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574 佛門攻二教

人教副教主是玄都大法師;闡教的副教主先是燃燈,現在是云中子。截教最早的副教主是多寶道人,封神之戰后由陳九公繼任。再后來陳九公復立截教,副教主之位落在了無當圣母。
    金霞童子奉陳九公之命來找無當圣母,無當圣母連忙放下手頭事,隨金霞童子來到羅浮洞前。
    進到羅浮洞中,見陳九公站在洞內,在他面前的,是趙公明、定光仙和龜靈圣母三人的牌位。
    “教主!”無當圣母緊走進步,來在陳九公近前躬身行禮。
    “師伯免禮。”陳九公轉過伸手,伸出左手,金光在陳九公掌心上閃耀。
    “教主……”無當圣母一愣,不明白陳九公的意思。陳九公手上這寶物她倒是認得,正是那隨陳九公威震洪荒、打家劫舍的落寶金錢。
    見無當圣母沒有伸手接寶,陳九公一抖手,落寶金錢飛至無當圣母面前,“師伯且往人間鉆頭山一行,助云霄師叔一臂之力。”
    “無當謹遵教主法旨!”聽陳九公讓她去幫云霄,無當圣母不敢怠慢,伸手接住落寶金錢,將其放入袖中,向陳九公一拜,準備離去。
    就在無當圣母踏出羅浮洞時,耳邊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慈航的琉璃玉凈瓶不錯,師伯可將它帶回來。”
    無當圣母腳下一個踉蹌,苦笑著應道:“無當盡力而為。”
    無當圣母出了羅浮洞,往人間而去暫且不提。單說陳九公
    ,坐在羅浮洞中,頂上沖起一股青氣。青氣一出,仙音繚繞,青氣彌漫,青氣化作慶云,慶云上叮當鐘響。混沌鐘在慶云上飄蕩。陳九公揚起頭,平淡的目光在一瞬間透過層層阻隔,空間、時間都無法擋住他的目光。
    很快陳九公就收回了目光,混沌鐘隨著慶云消散,只有一股青氣從陳九公頭頂沒入其體內。
    收了神通,陳九公面色沉如水,似乎有什么煩心事,讓身為圣人的他也不開心顏。
    “哎……”許久之后,陳九公輕嘆一聲,起身走到懸掛的通天教主畫像前。“師祖,我截教危難之時,九公又該如何行事?”
    早年間,陳九公背負青萍劍游走洪荒,那時可通過青萍劍與通天教主溝通。可如今,通天教主被道祖鎮壓在紫霄宮,青萍劍中那一絲真靈也被通天教主自己震散,陳九公對著畫像說話,也不會得到任何回應。
    伸手摘下掛在畫像旁的青萍劍。陳九公輕輕撫摸劍身,心中一陣恍惚,早年間的一幕幕仿若走馬燈一般在陳九公眼前閃過……
    “吾,陳九公!今日于此。復立截教,秉承太極混元教主通天圣人道統,教化三界蒼生!”
    最后一幕,是自己當年在光明山復立截教的情景。一番慷慨激昂的話縈繞在耳旁。陳九公眼中不復迷茫,堅定無比。
    “吾陳九公不光復立截教,還要復興截教!封神劫前。吾截教為洪荒第一大教,以后也會洪荒第一大教!”
    陳九公在羅浮洞中大聲呼喊。
    作為混元圣人,陳九公的話可謂是言出法隨,他剛才那番話就是在像天地起誓。起誓之后只要沒有天譴降下,他的誓言就得到了天道的認可。
    走到羅浮洞外,陳九公徑自走到碧游宮前。
    微風吹過,細柳枝隨風輕輕搖曳,陳九公站在碧游宮前仿佛看到了當年萬仙來朝時,金鰲島上火熱的景象。突然,眼前景象大變,自己坐在羅浮洞前,以無當圣母、金靈圣母為首,截教二代至九代,數萬人向叩拜……這時,景象又是一變。這時的金鰲島上一片蕭瑟,風輕輕拂過,落葉飄散,碧游宮窗欞破敗,羅浮洞前蜘蛛網密密麻麻……
    “哼!”陳九公冷哼一聲,眼前景象消失得無影無蹤。陳九公抬眼向四方眺望,茫茫東海無一角落不落入他眼中。
    三仙島、方丈島、蓬萊島、瀛洲島,在四大仙島上,有些截教弟子聚在一起坐而論道、講法,或是說些洪荒趣事、三界秘聞;有些在洞府閉關修煉、靜頌《黃庭》,有的錘煉肉身、苦熬力氣;還有不少,或群聚、或獨自的鉆研陣法,參演截教陣道……
    這些截教弟子的一舉一動都落在陳九公眼中,他們這些人有不少都是截教七代、八代弟子,很多陳九公都不認得,更別說知道名字了。當然,這是陳九公沒有去費心推算。不用認識,也不用知道名字,但看那與自己同源的上清仙氣,陳九公就知道這些人,就是他奮斗的原因。這些人是他道心所系,無論何時都不會放棄。截教是他的根,這些人則是截教的根本,有他們在,截教就在。截教在,他陳九公就在。
    不知怎的,在這一瞬間,陳九公仿佛看到趙公明、長耳定光仙、龜靈圣母、烏云仙、火靈圣母……這些人都沒有死,他們就在金鰲島,他們就在自己身邊。這里是截教,他們是截教弟子,只要截教在,他們就在。
    “哈哈哈……”陳九公開懷大笑,仰天高呼:“吾道不孤!吾道不孤……”
    喊了幾句,陳九公止住聲音,望著南面。不一會兒,金霞童子走到陳九公面前,恭敬地說道:“老爺!祖巫項羽求見!”
    “帶他來此!”
    上次量劫,天道明示:巫族當有十二祖巫重現洪荒。因為這句天機,諸圣都以為巫族是這次量劫的主角。可是到了最后,誰也不知道這次量劫的主角到底是誰。好像除了闡教之外,其余五教互相戰了幾場,量劫就結束了。雖然死了不少人,但給人的感覺是他們死的稀里糊涂。到最后,甚至無法給這次量劫定名。
    開天辟地起,第一次量劫被稱作是巫妖之劫。顧名思義,應劫的是巫妖二族,二族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最后的結果大家都曉得。第二次量劫是封神之劫。闡教和截教的所有戰斗可以被統稱為封神之戰。封神二字是取自封神榜,這也是此次劫起的原因。
    而第三次量劫呢?巫之劫?陳九公未成圣后,眾圣的確是這么認為的。可從大劫開始到最后,整個巫族一共也沒殺多少人,除了十二祖巫相繼現世吸引了不少眼球之外,整個巫族在這劫中就好像是個高級龍套,名氣大,但戲份少。后來陳九公復立截教,立教之后殺至靈鷲山誅殺佛門七大古佛之首的燃燈上古佛,震動三界。各方勢力以為這次主角會是陳九公。是截教。可到量劫完結之后,才發現截教雖復立,但也沒有大殺四方,重新復興。好像在這次劫中,沒有哪一方勢力占到便宜。
    對于這樣的一次量劫,各方勢力選擇性的將其遺忘了,甚至沒有費心為它定名,只有些好事者提起這次量劫就以人間之劫代稱。意思是這次量劫發生在人間,五教與巫族的戰場也都在人間。
    可對于巫族而言。這次量劫帶給他們的是勃勃生機。十二祖巫相繼出世,仗著十二都天神煞陣,在圣人不出的時候,巫族不懼任何人。因為在劫中向截教靠攏。陳九公允許他們重回北俱蘆洲,將原本祖巫殿那片土地賜予他們。
    巫族殿對于巫族而言,就好像耶路撒冷之于以色列一般。不說陳九公以前對巫族的傷害有多大,但憑這一點。巫族就很感激陳九公。心里被回家的喜悅充滿,巫族甚至忘了,當年就是這個人使他們背井離鄉。遠遁出走。
    巫族被陳九公欺壓的時候,項羽還沒有出世。在他單純的心里,對陳九公只有感激之情。雖然從人間來到地仙界,與祖巫們相處的非常融洽。和白起、相柳、刑天都親如兄弟,可每當這些祖巫講述陳九公血虐他們時,項羽都會遠遠的躲開。他不想和這些兄弟鬧翻,也不想聽他們講述陳九公的惡行。雖然陳九公不承認他是自己的弟子,但項羽在陳九公面前始終執弟子之禮。
    金霞童子帶著項羽來到羅浮宮前,項羽恭恭敬敬地向陳九公行禮,“項羽拜見教主!”
    陳九公揮揮手,示意項羽免禮,“今日來此,所謂何事?”
    “回教主,今日項羽來此,是有一事想要稟明教主。”
    “何事?”
    “光明國中發現佛門僧侶傳教,有許多人背離截教,叛入佛門。”項羽小心翼翼地說道。他知道北俱蘆洲是陳九公的地盤,不容外人染指。自他清理北俱蘆洲至今,立光明山于西、北二洲交界處,親自阻擋佛門進入北俱蘆洲。上次量劫時,有他教弟子入北俱蘆洲傳道,陳九公施辣手,滅數國,死難人數高達百萬。時至今日,北俱蘆洲上許多土地仍是血紅色的。
    前幾年一些地方生成了死敵,生出不少僵尸、惡鬼,被土地、山神報與天庭,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聞仲親率雷部眾神下界,將那些東西全部滅殺得干干凈凈。
    在項羽想象中,陳九公得到這個消息,一定會派人前往北俱蘆洲大開殺戒。特別是那光明國,乃是陳九公親手所立,陳九公絕不會任那國中百姓皈依佛門。
    可陳九公聽說此事之后,微微一笑,對項羽道:“好了,此事我知道了。你既然來了,也別著急走,在各島上轉轉,看看你那些朋友。”項羽曾在金鰲島上住過很久,與截教許多弟子都有交情。他沒事兒的時候會來東海訪友,許多人也會到北俱蘆洲去找項羽。今日他來此根本沒有訪友之心,想的是如果陳九公要派人去北俱蘆洲清理門戶,他這個地頭蛇可以引巫族相助。不想陳九公根本沒有這個心思,倒是讓項羽詫異。
    見項羽十分不解地看著自己,陳九公笑道:“怎得?”
    “咳……教主,那些人就由著他們了?”
    陳九公搖了搖頭,輕聲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
    “額……”項羽聞言一愣,這些年里陳九公每次講道他都會來,對陳九公口中時不時冒出一些特別語句,他已經能夠接受了。聽陳九公這么說,項羽也就不再糾結了,準備按陳九公說的,去方丈島上會會獅駝王。這個耿直的獅子很合項羽胃口,他倆關系超鐵。
    想到此處,項羽向陳九公道:“教主,若是無事,項羽就退下了。”
    “慢著!”陳九公想起一事,開口攔住他,“你回去后,時刻留心。如果有北俱蘆洲山神、土地之流去尋你,你就按他們指引的方位發兵!”
    “項羽謹遵教主法旨!”
    “去吧!”
    “是!”
    項羽離去后,陳九公回到羅浮洞中,在洞中坐定,暗自盤算佛門進入北俱蘆洲對截教的影響。
    這幾千年來,北俱蘆洲完全在截教的掌控下,北俱蘆洲為截教道統的傳承地。如今被佛門勢力滲入,陳九公卻選擇了無視。一來是將至的量劫是佛門大興之機,此劫中的佛門氣運鼎盛,恐怕不是一個截教能攔得住的。有的時候,該收手就要收手。二來么,就是不破不立。以前截教根基薄弱,人教占南瞻部洲,闡教占東勝神洲,佛門占西牛賀洲,如果在保全不住北俱蘆洲,截教就真的完了。現在么,北俱蘆洲已經不是那么太重要的。而且陳九公想讓北俱蘆洲化作錘煉之火,讓截教上下經受烈火的錘煉。
    走到羅浮洞前,見金霞童子和水火童子分立洞口左右,陳九公吩咐水火童子道:“水火,你往天庭走上一趟,去見大天尊,告訴他佛門入北洲傳教,我的意思是暫且由他們去吧,不過還要派人好好監視。”當年陳九公占據北俱蘆洲,天庭可是出了不少力。雖然一直以來,玉帝、王母什么事都聽陳九公的。但雙方不是從屬關系,是互為盟友。雙方共同的利益受到外人侵害,怎么也應該告訴玉帝一聲。
    “水火領法旨!”聽陳九公讓自己上天,水火童子十分高興。去了天庭能見見自己那些同門,與他們敘敘舊。當下,水火童子向陳九公告假,送信之后在天上玩幾天。
    對此陳九公沒有反對,讓他只管在天上玩。
    水火童子得了陳九公允許,歡天喜地的往天庭去了。
    看著水火童子離去的背影,陳九公對金霞童子道:“金霞,起風了,進洞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