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572 西昆侖入西方

鉆頭號山前,黑煙滾滾,烈焰騰空化作一條條火蛇,不斷地出擊,阻擋金吒、木吒,免得他們逃走。
    被那伏虎羅漢和伽靈法師逃了,紅孩兒便將怒火傾瀉在這兄弟倆身上。鼻中噴煙,口中吐火,煙火大作,席卷八方。
    金吒、木吒陷入黑煙火海中,烈焰灼燒都在其次,主要的是那滾滾黑煙,煞是辣眼。
    本來想沖破火浪脫身離去,卻被火焰化作的騰蛇纏住,又被紅孩兒揮槍攔住,墜于火海中,金吒左手托著遁龍樁,右手高舉,五指指尖竄出五道白光。
    這五道白光乃是正宗的玉清仙氣凝聚成形,在金吒指尖竄出一丈來高,便垂落下去,護在金吒身外。同時金吒頂上寂滅佛光陣陣,佛光中現出朵朵白蓮。在那一朵朵白蓮上,各有一盞金燈。
    金色燈火大作,以火對火,反倒將紅孩兒布下的黑煙火海擋在金吒身外。
    這金吒是文殊的弟子,文殊入佛門化佛后,將在闡教所學的玉清仙法與佛門寂滅佛法融合,將闡教金仙才有的慶云金燈與佛門神通融匯于一起。
    正是因為教義的不同,闡教收徒要求的特別多。金吒能被文殊看重收入門下,足以說明此子的不凡。歷經封神量劫,金吒得到很大的鍛煉。后隨文殊西行拜佛,金吒苦修兩教圣人玄功佛法,承文殊道統并且發揚光大。但看他今天施展出來的神通,比起文殊廣法佛戰死光明山前時施展的,卻是大不相同。這就是金吒道行還不深,否則必能大放異彩。
    還有那木吒,此子是普賢如意佛的得意弟子。當年光明山那一戰,普賢如意佛肉身被巫之祁斬殺,全仗吳鉤劍護著真靈逃出。就是因為放心不下木吒,普賢如意佛在真靈狀態下。靠著吳鉤劍飛回靈山,將一身本領傳與木吒,又將吳鉤劍與他護身。
    在闡教時,文殊、普賢關系就非常好,同屬燃燈這一派系。平日在道法上也互相印證,彼此有過很多的交流。但文殊、普賢畢竟不是親兄弟,彼此交好,卻又互相競爭。
    文殊、普賢他們兩個是師兄弟,人家金吒、木吒可是一奶同胞的親兄弟啊。在文殊、普賢相繼轉世之后,兩兄弟干脆搬到一起。互相照應著。平日修煉時,也是在一起,對彼此師長傳授的玄功都了如指掌。
    看那木吒,頂上白、金二色慶云翻騰,慶云八角,每角上各懸一盞金燈,金色的火光將木吒護住。
    金吒、木吒仗著玄功護體,在黑煙火海中肆意行走,不斷與紅孩兒對抗。紅孩兒噴吐出來的煙火一時間傷不到他們。雙方陷入苦戰之中。
    紅孩兒連連催動玄元控水旗,阻擋遁龍樁、吳鉤劍,看著金吒、木吒現出的法相,紅孩兒感覺到自己的不足。雖然自己也是金仙。但根底不如這二人雄厚,修行的時日尚短,對法力、神通的運用也有些生澀。
    就在三人混戰之時,一朵祥云飄來。祥云上立著的,是那大乘佛教眾菩薩之首的觀世音菩薩,也就是曾經的慈航道人。
    見下方黑煙、烈焰洶涌。觀世音菩薩以楊柳枝蘸取琉璃玉凈瓶中甘露凌空一甩,那甘露化作甘雨降下。
    黑煙遇雨而融,烈焰遇雨而滅,眨眼間黑煙、火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被人破了法術,紅孩兒大驚,抬眼望去,就見那朵云上金光繚繞,以他的道行還看不清金光內的觀世音菩薩。
    祥云降下,降至半空。
    這回紅孩兒看清楚那破自己法術的人了,同樣那金吒、木吒也看清楚。
    “師……”
    木吒剛想叫師叔,就被金吒拉了一下,察覺到了不對,木吒和金吒一起恭恭敬敬地向觀世音菩薩行禮,“拜見般若觀慧已得自在尊者!”
    觀世音菩薩微笑著揮了揮手,道了聲:“二位行者不必多禮。”然后就把目光轉向了紅孩兒。
    觀世音菩薩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紅孩兒就覺得身上好是不自在,一瞪眼,大聲道:“你!就是那慈航?”
    觀世音菩薩聞言也是一愣,他以前是叫慈航,這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很少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若是洪荒大能也就罷了,這區區一個金仙也敢當年打臉,觀世音菩薩怎能不怒?
    算起來這位菩薩也是天皇年間得道的老牌修士,養氣功夫還是不錯的。甭管心里怎么惱怒,面上卻是不顯,一手托著凈瓶,一手豎在胸前,念聲佛號,口中道:“慈航已去,世間不再有慈航……”
    “嘿!什么去不去的!不過是你這叛教之人無有廉恥,為自己找的借口罷了!”紅孩兒知道這菩薩來此必是要與自己為難,也不給他留面子,直接掀他老底。
    紅孩兒這句話的威力可是不小,將觀世音菩薩說得滿臉通紅火冒三丈,那豎著的手掌伸出,食指指著紅孩兒怒道:“賊子安敢辱我!”
    “呸!”紅孩兒唾道:“非是我辱你,是你行那不知廉恥之事……”
    紅孩兒還沒說完,就見一道金光襲來,感覺到那道金光中蘊含的強**力,連忙催動玄元控水旗放出朵朵黑蓮。
    金光至,黑蓮破,隨著一朵朵黑蓮破碎,紅孩兒見事情不妙,隨手一招,那玄元控水旗迎風便長,將紅孩兒一裹,直向鉆頭號山上飛去。
    剛飛出不遠,紅孩兒就停了下來,裹在身外的玄元控水旗化作一道黑光沒入頂上,望著山腰處的鐵扇公主,“娘!”
    一把拉住紅孩兒,鐵扇公主冷冷地看著觀世音菩薩和伴在他左右的金吒、木吒。
    “原來是阿修羅族長公主。”觀世音菩薩迎上鐵扇公主冰冷的目光,“公主既然生了這孩子,為何不好生教養,致使其這般無禮?”
    “你這……”聽觀世音菩薩之言,紅孩兒大怒,就要過去罵他,卻被鐵扇公主緊緊拉住。
    鐵扇公主笑道:“我兒自出生之日,就拜在截教教主門下。有他老人家教導,我是再放心不過了。”
    觀世音菩薩一聽截教教主這四個字,不禁想起了當年在西岐的那個惡人,若不是他,自己又豈會叛出闡教?
    心里怨恨著陳九公,觀世音菩薩將目光投在紅孩兒身上,心想著:這小子是陳九公弟子,我若將他渡入門中,豈不是落了他陳九公面皮?
    想到此處,觀世音菩薩心里不禁有些意動。一般人不會想著去算計圣人。可他與陳九公之間,可謂是不死不休,根本沒有緩和的余地。無論他難為紅孩兒與否,他日陳九公碰到他,都不會放過他。所以觀世音菩薩才想到狠狠落陳九公面皮,先出胸中一口惡氣。
    觀世音菩薩越想越開心,開心之下聲音也不由得高了三分,沖著鐵扇公主喝道:“看來他陳九公也沒將令郎教導成材,不如讓令郎入我門下。我必帶他回靈山好生管教!”
    看著面露兇光的觀世音菩薩,鐵扇公主拉住紅孩兒,微微笑道:“恐怕你是沒那機會了!”
    “哦?莫非你還能攔我不成?”觀世音菩薩傲然一笑,毫不留情地說道。
    鐵扇公主搖了搖頭。“我是沒那能耐,不過有人可以。”
    “誰!”觀世音菩薩聞得此言,心頭沒有由來的一顫。自九曲黃河陣之后,他可是沒少在陳九公手下吃虧。日積月累的。在他心底深處有著對陳九公深深的畏懼。
    鐵扇公主看出觀世音菩薩的色厲內荏,輕笑道:“教主神通廣大,豈會不知他門下弟子有難?你若還不走。稍后就會有人來降你!”
    觀世音菩薩被鐵扇公主說得一愣,想想陳九公的厲害,他心里不禁有些發毛,可真的就這么退走,那以后他就不用混了。
    “強渡了這母子,就回靈山!”觀世音菩薩也是心狠手辣之輩,瞬間就拿定了主意,托著琉璃玉凈瓶的手微微一抬,準備催寶收人。
    可就在這時,一陣香風吹來,觀世音菩薩猛地轉身,望著那御空走來的兩人。
    發現到觀世音菩薩的怪異,鐵扇公主順著望去,見到端莊秀麗的云霄娘娘乘風而來,在她身后的則是身為截教護法的袁洪。
    “見過娘娘!勾陳帝君!”鐵扇公主看到這兩人,那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別看她剛才與觀世音菩薩針鋒相對,絲毫不落下風,可她心里根本就沒底,不過是想唬住觀世音菩薩罷了。能拖延這么長時間,完全是因為觀世音菩薩心底對陳九公的恐懼。現在看到救兵,鐵扇公主不怕了,歡歡喜喜的與云霄娘娘和袁洪見禮。
    云霄娘娘和袁洪向鐵扇公主還禮,二人越過觀世音菩薩、金吒、木吒,來在鉆頭號山之上。
    “弟子圣嬰,拜見師叔祖!”這時,紅孩兒來在云霄娘娘面前,大禮參拜。在云霄娘娘說了句免禮后,才起身撲向袁洪,嘴里嚷著:“大師兄,那禿賊要抓我去當和尚呢?”
    “嗯?”本來看到多年的師弟,袁洪心中很是高興,可聽紅孩兒這話,頓時勃然大怒,伸手一招,定海神針憑空現于掌中。鐵棒遙指,袁洪怒道:“兀那禿賊,過來受死!”
    被紅孩兒和袁洪一口一個禿賊的叫著,觀世音菩薩怎能不怒?胸口顫動不止,狠狠地說道:“誰死還不一定呢?我今天將你這截教護法打殺,必能挫截教氣運!”
    當年陳九公收袁洪入門時,就賜他定海神針鐵,這功德至寶是好,但無疑中也是份巨大的責任。袁洪接過的不光是定海神針這功德至寶,還有截教護法的職位。在袁洪的印象里,始終記得陳九公對他說要他以此寶護衛截教。這時聽觀世音菩薩說不光要殺他,還要損截教氣運,袁洪雙目通紅,恨不得將觀世音菩薩一棒轟死。
    “師叔祖!袁洪請戰!”有云霄娘娘在一旁,袁洪不敢放肆,強忍著心頭怒火,恭恭敬敬地向云霄娘娘開口道。
    能夠感覺出袁洪即將暴走,可云霄卻笑著拒絕了,素手一揚,示意袁洪退下。
    云霄娘娘是趙公明的妹子,趙公明是陳九公的授藝恩師。同樣是師門長輩。云霄卻與無當圣母、金靈圣母他們還有不同。她的吩咐,袁洪就是再不情愿,也不敢有違。
    嘆著氣退到云霄身后,與紅孩兒站在一起,袁洪仍然瞪著觀世音菩薩。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觀世音菩薩早碎尸萬段了。
    見云霄揮退了袁洪,觀世音菩薩道:“云霄,莫非是你要與我做過一場?”
    “不錯!”云霄美目之中寒光閃爍,左手上金光一閃,混元金斗托在掌中。右手一震,一把長劍憑空入手。云霄望著觀世音菩薩,手中混元金斗上金光陣陣,“當年封神一戰,你隨四圣殺害我教同門無數,今日我云霄要以你的血肉,為我截教同門報仇!”
    這就是冤冤相報!自十絕陣,十二金仙齊出之日起,到萬仙陣一戰。觀世音菩薩也曾想到會有今日,這就是所謂的因果循環。就像袁洪與那降龍羅漢一樣,當年袁洪將其棒殺,如今他轉世人間。為人間佛宗高僧伽靈,他日必會與袁洪尋仇。
    今日那時,伽靈被紅孩兒逼著喚出昔日侍協,也就是那條金色巨龍。就在那一剎那。天機指引,不但降龍羅漢當初的好友伏虎羅漢有所感覺,袁洪這個大仇人也感應到了。這才有袁洪出山。打殺伽靈之事。
    這就是所謂的因果糾纏,人在洪荒飄,哪能不挨刀?誰還沒有個三兩仇家?今天他來找你尋仇,明天你去找他報復,這一來二去的,他們都說這是在了結因果,但更多卻是在加增仇恨。
    觀世音菩薩當年出身闡教,那也是玄門正宗,平日仗著有元始天尊撐腰,行事也沒什么顧忌,結過一些梁子,可那些人多是散修,再就是巫、妖。相信有元始天尊在,那些人不會,也不敢動他。可封神量劫中,闡教與截教大戰一場,截教弟子死傷無數,闡教卻未傷筋動骨。雖然當時的闡教大勝,可較之那些散修,截教弟子身后也有圣人撐腰,所以闡教眾仙在完成殺劫時,都對以后有著打算,只要量劫一了,就各回道場封山不出,好好的修煉。
    眾仙打算的是挺好,可誰也沒想到,收拾了截教二代,卻被一個截教三代弟子給一窩端了。那九曲黃河陣真是惡毒,削去眾仙頂上三花,閉他們胸中五氣,使得他們數千年苦修化為流水。在想到當日道祖下令,圣人非大劫不出,闡教眾仙也怕量劫一了,云霄娘娘、無當圣母就會殺上道場來找自己尋仇。想那四仙隨燃燈叛教,其中也有這個原因。
    看著美目含煞的云霄,觀世音菩薩心中反是舒了一口氣,淡淡地說道:“既然你有此意,那就做過一場吧。”說罷,觀世音菩薩頂上一陣云光閃動,云光中三朵巨大的白蓮浮現,三朵白蓮上托著金燈呈天地人三才之勢。在三盞金燈中,一尊丈八金身二十四頭,三十六條手臂,持伏魔杖、降妖鏟、加持杵、琉璃珠、日月鏡、七星劍、卍法刀、金剛錘……
    見觀世音菩薩現了法相,云霄娘娘也不廢話,微微抬頭,頂上沖起五道氣浪,在上空一個盤旋,化作半畝慶云,慶云上三朵青蓮由虛到實,全部綻放,放出億萬青光,璀璨至極。
    手上輕輕一托,混元金斗憑空現于一朵青蓮上,發出金光與青光相合。與此同時,一個身穿黑衣,滿臉冰霜的白發女子出現在其余一朵青蓮上,這正是云霄斬出的惡尸化身。
    黑衣女子一出現,就立在青蓮上,目光如冰冷冷地看著觀世音菩薩,素手連動,天上雷聲陣陣,一道道上清神雷如雨般降下。
    雙方狹路相逢,云霄娘娘主動要求做過一場,觀世音菩薩可以選擇戰,也可以遁走。而他既然選擇了戰,那就不會示弱。此時云霄娘娘既然已經出手,觀世音菩薩自然要施展神通與之抗衡。
    云霄娘娘慶云那個黑衣女子是她的惡尸化身,觀世音菩薩的惡尸化身則是那尊多頭多手的金身。道道上清神雷轟下,金身的二十四個頭一起揚起,二十四張嘴齊齊張開,齊喝道:“唵!”
    說來也是奇怪,二十四張口就這么一喊,那一道道上清神雷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破了上清神雷,那金身的二十四張口又齊喊道:“嘛!呢!”
    聲音如雷,傳音萬里。隨著聲音落下,一道道金光如劍,從四面八方向云霄娘娘而去。
    這時,云霄慶云上青蓮托著的混元金斗飛起,凌空一轉,仿佛鯨吞一般,那道道如劍金光吸食一口。剎那間天光方亮,恢復如常。
    將手中劍往天上一扔,云霄手掐劍訣,那把寶劍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化作千千萬萬,萬劍齊發!
    還是那尊金身,口吐真言,“叭!咪!”瞬間萬朵蓮花憑空而出,每一朵蓮花托住一把寶劍。而在蓮花托住寶劍的一剎那,蓮花與劍盡都泯滅。最后,萬朵蓮花消失一空,萬劍也只剩一把孤零零地浮在空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