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571 掃人教出局

六百里鉆頭號山。
    山腳下,紅孩兒獨斗四大高僧。別看是以眾敵寡,但這四僧聯手也不能將紅孩兒怎樣。
    若不是伽靈法師召喚出來的金龍皮糙肉厚,擋住了紅孩兒大部分的攻擊,四僧早就被火尖槍一一扎死了。
    再看紅孩兒,雖是以一敵四,但他根本未盡全力,丈八火尖槍在手中舞動,攔、拿、滑、扎、撩、挑、絞、砸、劈、掃……一條大槍在一雙小手之中使開,殺得四僧毫無還手之力。這還是紅孩兒看他們四個能耐太差,不屑動用神通、法寶。
    突然之間,紅孩兒一槍猛刺,金身羅漢普凈的三寶蓮臺被火尖槍刺破。在這大和尚驚慌之際,紅孩兒輪起火尖槍,一槍掃到普凈那顆大光頭。
    一聲脆響,光頭破碎,金光寺主持方丈金身羅漢普凈死得不能再死!
    提身上前,紅孩兒飛起一腳,將普凈那無頭**踢飛出去,而后回身抬槍,正刺在宏智禪師左肋處。
    眨眼之間,紅孩兒滅殺普凈,槍刺宏智,白眉方丈又有肩傷在身。那些跟著紅孩兒下山的小妖士氣大震,不用紅孩兒下令,就在領頭的帶領下,殺向四宗僧侶。
    兩軍交戰士氣很重要,相比氣勢滔天的眾妖,四大佛宗弟子早就沒了士氣。特別是金光寺的僧眾,有一些已經逃命去了。
    被紅孩兒血虐,自家徒子徒孫又被小妖殺得落花流水,白眉、宏智和伽靈心里又氣又怒。
    “啊!”
    一聲慘叫自高空中響起,被紅孩兒一槍刺中胸口的白眉方丈整個人炸開,化作一團血霧。
    看到死無全尸的白眉方丈,宏智禪師和伽靈法師難免有些兔死狐悲,可如今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能在紅孩兒槍下保住性命。
    咬緊牙關,伽靈法師站在金龍那碩大龍頭之上。雙手連結降魔法印。可他無論道行、法力都遠不及紅孩兒,對他發出的攻擊,紅孩兒躲也不躲,閃也不閃,直接扛下來了。
    對于紅孩兒的培養,陳九公讓他內外兼修,在修行上清仙法的同時,又傳他九轉玄功。此時紅孩兒的肉身雖比不得袁洪、金大升他們,但宏智、伽靈的攻擊,對他來說就是隔靴搔癢。
    連誅二僧。紅孩兒殺得興起,正打算將其余兩個也料理了。突然,紅孩兒心中生出一絲警兆。
    虛晃一槍,紅孩兒飛身暴退,頂上一道青光沖起,青光中現出玄元控水旗。
    就在紅孩兒棄了二僧飛退之后,一金一白兩道光華先后飛來。那金光中,一個通體金黃,越有三尺來長的圓柱形物體。上有三個金圈。在白光內,是一把二尺來長,白森森的短劍。
    遁龍樁!吳鉤劍!
    封神大劫中兩件赫赫有名的先天靈寶!
    紅孩兒沒趕上封神大劫,但他卻聽師門長輩提起過這兩件寶物。剛才察覺到一陣殺氣。紅孩兒才有所防備的現出玄元控水旗。
    遁龍樁又被喚作七寶金蓮,飛至紅孩兒上方時,其上金光萬丈。那原本三尺來長的主體,迎風長至兩丈開外。有十人合抱粗細,直向紅孩兒落下。
    還有那吳鉤劍,如閃電一般。瞬間飛至紅孩兒近前,凌空斬下。
    紅孩兒不慌不忙,用手一指,玄元控水旗展開,朵朵黑蓮自旗面上飛出,托住那落下的遁龍樁,擋住劈下的吳鉤劍。
    那遁龍樁、吳鉤劍上放射出億萬寶光,卻破不開玄元控水旗的防御。二寶微微顫動,遁龍樁重新化作三尺來長,與吳鉤劍一起向遠處飛去。
    紅孩兒也不去追,拄槍立在半空,目光隨著遁龍柱、吳鉤劍向遠方望去。
    當遁龍樁、吳鉤劍停下時,兩個人出現在紅孩兒的目光中。這兩人看上去年紀都不是很大,樣貌越有幾分相似,想來應是同胞兄弟。穿著上似僧似道,不免有些不倫不類。
    看到這二人,紅孩兒會心一笑,口中道:“我還道是誰呢?原來是兩個闡教叛徒!”
    來人聽紅孩兒之言,兩張清秀的臉憋得通紅。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昔日的闡教三代弟子,如今的惠明行者、惠岸行者---金吒、木吒!
    當年文殊廣法天尊和普賢真人隨燃燈道人叛出闡教,身為弟子的金吒、木吒雖心中不愿,但也不得不跟著老師西去。當時的金吒、木吒不過天仙修為,在那時的佛門中也是不起眼的小人物。
    還好這兄弟倆都有個好老師,文殊、普賢將他們護在羽翼之下。可當年光明山一戰,文殊、普賢損命于巫之祁鐵棒之下,金吒、木吒沒了靠山,不敢在洪荒上走動,老老實實的呆在文殊的道場中修煉。
    時至今日,佛門大興,氣運昌盛,身為佛門弟子的金吒、木吒也跟著借光。這不,兄弟倆道行大進,如今都有金仙頂峰的修為,在佛門也不再入炮灰之流,被藥師王佛封為惠明行者、惠岸行者。
    紅孩兒是沒見過他們兄弟,但知遁龍樁、吳鉤劍是文殊、普賢的法寶。早年間文殊、普賢身死,如今持遁龍樁、吳鉤劍者,自然就是那兩位的
    弟子。
    別看紅孩兒平日里貪玩好鬧,嘴可是挺黑,或許是跟他老師學的吧。見金吒、木吒被自己說的臉紅,紅孩兒嘴上更是不饒,“封神劫時,我家老師布下九曲黃河陣,削了你們老師頂上三花,才讓那大名鼎鼎的闡教金仙做出叛教西投之事。咱們都是做弟子的,今日我也削了你們三花吧!”
    紅孩兒說這番話時,小臉上滿是嚴肅,讓人看上去就不像是說假話的。正是如此,才更讓金吒、木吒憤怒。此時這兄弟倆是又羞又怒,恨不得把紅孩兒生吞活剝了。
    “小賊,休逞口舌之能,看我將你斬殺于此!”李家三兄弟根本就沒有脾氣好的,被紅孩兒如此羞辱,又怎能忍耐得住?木吒手持吳鉤劍一揮,吳鉤劍在其手中化作五尺三寸來長。木吒運轉神通,整個人如柳絮一般,隨風向紅孩兒飄來,手中吳鉤劍一抖,吳鉤劍一化為三,向紅孩兒斬下。
    方才紅孩兒敢以肉身硬抗四大高僧的攻擊,但現在的木吒非四大高僧可比,況且他手中的吳鉤劍乃先天靈寶,紅孩兒萬不敢受他一劍。
    紅孩兒催動玄元控水旗,玄元控水旗在紅孩兒的操控下。旗面上涌出三朵黑蓮,擋住三把吳鉤劍。
    木吒也是歷經過天地大劫,兩教決戰的人,見識也不短了。知道紅孩兒這旗子是頂尖的防御至寶,不是輕易就能破開的,一擊無果之后奮力催動吳鉤劍,一劍劍向紅孩兒斬去。
    有玄元控水旗護身,紅孩兒毫無后顧之憂,催丈八火尖槍與木吒戰在一起。那金吒見紅孩兒有寶物護身。連忙縱身飛來,左手持劍,右手揮降魔杵與木吒合戰紅孩兒。
    先天五方旗因先天分屬不同,所以各有玄妙。但論防御。五面旗子都差不多。封神劫中,姜子牙持杏黃旗躲過多少四劫。縱使孔宣的五色神光,也沒能破開玄元控水旗。當時的孔宣可是截教第八位大羅金仙,而姜子牙連仙道都未成。
    今日的金吒、木吒。無論從道行,還是從寶物上論,都遠不如孔宣。可紅孩兒卻遠勝過姜子牙。最重要的是,杏黃旗乃元始天尊之物,只是暫與姜子牙護身。而這玄元控水旗,卻是紅孩兒以元神祭煉數百年的寶物。就他金吒、木吒,除非有蘊含殺戮、毀滅之道的至寶,否則別想破開紅孩兒的防御。
    此時的紅孩兒就像是頂著個烏龜殼,任金吒、木吒百般敲打,也傷不到他一絲一毫。反倒是這兄弟倆被紅孩兒一條火尖槍殺得手忙腳亂,要不是互相配合,估計早就掛彩了。
    剛剛金吒、木吒現身,卻是解了宏智禪師和伽靈法師的為難。這二僧差點命喪紅孩兒之手,如今脫了大難,卻是將怨氣撒在紅孩兒麾下那群小妖身上。
    本來四大佛宗的弟子們被群妖殺得落花流水、四下奔逃,如今宏智禪師和伽靈法師加入戰團,瞬間就扭轉了戰局。
    看到那兩個手下敗將正在屠戮自己部下,紅孩兒大怒,棄了金吒、木吒,直奔宏智禪師和伽靈法師殺去。
    讓金吒、木吒悲哀的是,他們傷不到紅孩兒也就罷了,就是想阻攔他也不行。
    那宏智禪師和伽靈法師正在那鉆頭號山小妖撒氣,突然聽得一聲呵斥,那讓他們刻骨銘心的聲音,驚得二僧膽寒。
    紅孩兒沖至近前,一槍刺入奔逃的宏智禪師體內,用力一挑,宏智禪師的尸體飛出數丈之外,重重地跌落在地。
    “啊!”見宏智禪師命喪紅孩兒槍下,伽靈法師驚叫一聲,催動金龍托著自己就要逃走。
    雖然陳九公很少教導弟子修行,但卻教過他們不少在洪荒中生存的法則。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紅孩兒牢記陳九公的教導,見那伽靈法師要走,哪里肯容他?兩只小腳丫在空中連踏,幾步就追上了伽靈法師,挺槍直刺其后心。
    剛被紅孩兒甩開,金吒、木吒就是想救伽靈性命也來不及。二人欲行那圍魏救趙之事,催動法寶狠狠地向紅孩兒殺去。可紅孩兒仗著寶物護身,根本不去理會他們的攻擊,全力以赴就要誅伽靈法師于槍下。
    伽靈法師也感覺到了從身后襲來的層層惡浪,可自身佛法低微,根本無法抵抗,只能催動那條金色巨龍。
    這金色巨龍與伽靈法師心意相通,知道主人到了危難之時,兩只龍眼中閃過一絲悲哀之色,口中發出響亮的龍吟聲。只見那龍頭一甩,站在龍頭上的伽靈法師甩了出去。
    隨著伽靈法師被金色巨龍甩出,那巨大的龍頭正迎上紅孩兒的火尖槍。
    紅孩兒也清楚發生了什么,心里也為這金色巨龍感到惋惜。但想起老師陳九公告訴過自己,對敵人千萬不能動惻隱之心,紅孩兒心中殺機一閃,火尖槍上火光大作,一槍刺在那龍頭上。
    這條金色巨龍身長約有五丈,他那龍頭也有十幾個的紅孩兒大小,火尖槍與龍頭相比。連根繡花針都不如。可一槍刺中,從龍頭開始,龍頸、龍身、龍尾……連著化為血霧,彌散在空中。
    “小賊!我與你不死不休!”被巨龍甩出去,跌落在地的伽靈法師,回頭看那金色巨龍為紅孩兒所滅,心中悲痛萬分,指天發誓。
    “你恐怕是沒這機會了!”紅孩兒本就不打算放過他,這廝還這么叫囂,紅孩兒將火尖槍擲出。火尖槍化作一條火蛇,直奔伽靈法師而去。
    眼看著伽靈法師就要被火蛇吞沒,此時他的臉龐已經被火光映得通紅,一個金色的圈子自天外飛來,浮在伽靈法師頭頂。那圈子連連轉動,陣陣金光灑下,將伽靈法師護住。
    本來已經閉目等死的伽靈法師,發覺那將自己包裹的熱浪退去,抬眼一看。看到那金色的圈子,頓時一愣,眼圈中隱隱有淚光閃現。
    “又來一個?”伸手接住飛回來的火尖槍,紅孩兒望著飄在伽靈法師頭頂的圈子。不滿地嘟囔了一句,回手輪槍橫掃千軍,逼退金吒、木吒。
    此時,伽靈法師從地上站起身來。瘦弱的身軀如青松般挺直,口中喃喃道:“伏虎,我那好兄弟……”
    一道金光落在伽靈法師面前。那身著黃袍,頭戴金箍的頭陀現出身來,望著伽靈法師,喜形于色地說:“降龍,我來了!”
    降龍、伏虎!
    佛門眾羅漢之首,當年陳九公占據北俱蘆洲,佛門前去征討。這兩大羅漢作為先鋒,引佛兵至光明山前,被袁洪截住。一場惡戰下來,降龍斃,伏虎逃。
    昔日的降龍羅漢,今日的伽靈法師,望著多年未見的好兄弟,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紅孩兒可不管他們是什么關系,眼瞅著伽靈法師被伏虎羅漢救下,紅孩兒很是不滿。右手持槍,左手捏著拳頭,往自己鼻子上捶了兩拳。
    看到紅孩兒的動作,無論是金吒、木吒,還是伏虎、伽靈都驚住了,紛紛揣測紅孩兒自己打自己的原因。
    與他們不同,紅孩兒麾下那些小妖中,有幾個眼尖的看到了這一幕,大喊著:“快跑啊!大王捶鼻子了!”
    這喊聲傳開,那些小妖仿佛聽到世界末日的消息一般,紛紛棄了對手,爭先恐后地向鉆頭號山山中逃竄。有些聰明的,還現出了原形,這樣多了幾條腿跑得還能快些。
    看到那些粉嫩的“童子”、“童女”化作狼蟲虎豹之類,佛門眾人被這一幕驚住了。若是紅孩兒被佛門強者斬殺,這些小妖這般慌張逃竄也就罷了。可死得都是佛門中人啊,你們這么逃是鬧的什么啊?
    在鼻子上捶,紅孩兒輕哼一聲,一股黑煙如箭,從他鼻中穿出。那股黑煙出紅孩兒鼻子時,不過拇指粗細。可一到外面,瞬間鋪散開來。霎時間黑煙滾滾,席卷四方。
    這煙還算不得什么,就見紅孩兒一張口,噴出騰騰烈焰。
    一時間煙火迷漫,熯天熾地。無邊黑煙、烈焰瞬間將佛門眾人吞沒,四宗僧侶在火中掙扎哀嚎,鉆頭號山下化作一片火海地獄。
    金吒、木吒雖懸在高空,可周圍也是煙焰滾滾,兄弟二人忙念動避火訣,向遠方逃竄。
    還有那伏虎羅漢與迦葉法師,因迦葉法師道行不高,只能靠著伏虎羅漢護持,這逃出火海。
    因為有伽靈法師這個拖油瓶的,伏虎羅漢雖出了黑煙、烈焰籠罩的范圍,但卻迷失了方向。紅孩兒這一手太狠了,那烈火還是其次,主要是那黑煙,能奪人二目,一個不留神就會被那熏傷眼睛。伏虎羅漢不但要護著伽靈法師,要是護住自己雙眼,這才沒有找準方向。不過只要能逃出了黑煙火海,也管不得那么多了。伏虎羅漢也不去辨方向,拉著伽靈法師一路往前疾飛。
    突然,一陣惡風襲來,伏虎羅漢只覺得一股寒意將自己籠罩。怒吼一聲,伏虎羅漢肩膀一抖,挎在肩上的金圈飛起。
    好一條巨棒!
    破空砸下,威勢更勝泰山壓頂。被伏虎羅漢祭起的金圈仿佛蜉蝣撼樹、螳臂當車,在鐵棒之下化作飛灰,連阻都無法阻擋一下。
    自己金圈化為飛灰,伏虎羅漢驚駭萬分,再想抵抗都來不及了。他與那伽靈法師在鐵棒之下,被砸成肉餅。
    兩塊肉餅從空中墜落,被幾只覓食的豺狼分食,不多會兒,一陣清風吹過,帶走空氣中彌漫的血絲味。
    在高天之上,一高大男子踏云而立。
    摩挲著手中定海神針,袁洪目光望向鉆頭號山,心中不斷盤算著什么。
    “嗯?”袁洪好似察覺到了什么,抬眼望去,一道金光入眼,袁洪冷哼一聲,提棒就要趕往鉆頭號山。
    一步踏出,袁洪止住腳步,回身望去,見東方瑞彩陣陣云霞飄飄,連忙將定海神針立在一旁,躬身下拜,“弟子袁洪,恭敬師叔祖!”(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