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570 蜀山遭劫

自諸葛亮隕落五丈原后,仿若擎天之柱崩塌,漢國國運大損,國力一落千丈,國勢日微。
    再觀那江東孫吳,國勢向來不強,多年以來不過是與漢聯手共抗曹魏罷了。自東吳大都督魯肅病逝后,再無進取之力,只能仗著長江天險茍延殘喘。
    此消彼長之下,漢、吳越來越弱,魏國越來越強,似有鯨吞天下之勢。
    天下人本以為當年魏帝曹睿能完成昔日武帝曹操未盡之霸業,一統天下。可不想曹氏大好的基業,卻被人不聲不響的篡奪去了。
    當年那個率大軍數次與諸葛相抗的司馬懿,在一次次對外征戰中,漸漸地掌控了魏**政。又有峨眉、武當相助,司馬氏遍布天下,不光把持魏國上下,其勢力更是深入漢、吳之地。
    隨著魏國越來越強,漢、吳越來越弱,司馬懿經過先后征伐,先滅漢,后亡吳,終于一統天下。
    在一統天下之后,司馬懿終于將自楚末年來的亂世結束,于長安登基為帝,立國號為晉。
    作為開國之主,司馬懿的皇帝生涯并沒有持續多久。僅僅三年,司馬懿就在寢宮中病逝。而自司馬懿立晉以來,曾下旨大晉以截教為國教,天下人上至君王,下旨庶民,都當拜截教教主。
    這是自商以來,截教再一次成為國教。可與商時不同,自司馬懿立晉以來,滿朝上下無一截教中人。無論是峨眉顯真,還是武當,紛紛封山,都與晉劃清界限。
    不知是先天不足,還是怎得?自三國歸晉后,先是八王之亂,導致五胡亂華。匈奴、鮮卑、羯、氐、羌五大胡族先后進入中原,晉帝為匈奴所殺。
    后有晉之宗室司馬睿南渡長江,建立起占據江南半壁的東晉,與北方胡人分庭抗爭。
    再后來,來自大漠的鮮卑族拓跋氏統一北方,建立北魏。而東晉最后的權臣劉裕廢掉東晉末帝,建立宋朝,自此南北二朝并列于世。
    楚末年間,佛門流入人間。多年來,佛門一直被道門壓制。始終不見興起。可讓人意料不到的是,晉以截教為國教,截教教義卻不在國中流傳。
    而誰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時候,是在哪一天。佛門弟子突然就在一夜之間,遍布在人間的每一個角落,而且很是容易讓人接受。
    至南北朝時,佛法大興于人間,短短幾年間,佛堂廟宇遍布南朝各州各郡。所謂:南朝四百八十寺。這還是香火最為鼎盛的一些寺廟,一些大世家自建的佛堂、禪院還沒有算在其中。
    六百里鉆頭號山!
    枯松澗火云洞中,紅孩兒端坐在石椅上,正聽麾下小妖帶來的消息。
    “大王!檀古寺、青云寺、金光寺、觀音禪院。四門聯手圍困我鉆頭號山。昨兒小牧兒往南山巡山,就被一群僧人抓走了!”
    著。紅孩兒縱起一腳,踢飛石桌,吼道:“來人啊!抬我槍來!”
    四大佛宗圍山三日以來。抓走紅孩兒麾下小妖近百。不光紅孩兒怒了,就連山中紅孩兒要引兵出戰,群妖大喜,紛紛取兵器、抬盔甲,準備下山殺敵。
    紅孩兒從不穿盔戴甲,只是在腰間束一條錦繡戰裙。從小妖手中接過丈八火尖槍,就出了火云洞。
    紅孩兒出得洞來,早有三千小妖列陣以待,紅孩兒手中長槍一舉,只聽咔嚓一聲,一道驚雷在天上炸開。
    雷響之后,一條坦蕩的山道自紅孩兒腳下延伸到山下。紅孩兒一揮槍,直向山下沖去。
    紅孩兒一動,那三千小妖口中發出聲聲怪叫,呼呼啦啦地跟在紅孩兒身后,向山下涌去。
    鉆頭山下,無數僧侶席地而坐,再往后一座臨時搭建的蘆蓬中,四個大和尚分坐四方。
    猛然間,仿佛是感應到了什么,四個大和尚齊齊睜眼,坐于北方那位白眉老僧念聲佛號,環視三僧:“這些年來,鉆頭號山中妖魔不知殘害多少佛門弟子,今日我等就要行那斬妖除魔之事!”
    “白眉大師所言甚是!”白眉老僧話音剛落,端坐在南面的一黑面中年僧人應道:“斬妖除魔實乃大功德,若斬得此山中妖邪,你我可立證羅漢果位!”
    這黑面僧人乃是觀音禪院主持宏智禪師,三歲時被觀音禪院上任主持收入門下。此人資質甚佳,修煉佛法僅三十五年,就已為人間佛門第一人。
    聽宏智禪師之言,三僧紛紛大笑,那身穿錦緞僧袍,外罩金絲袈裟的金光寺住持金身羅漢普凈有言:“諸位大師,那妖王將至,你我也該出去會他一會了!”
    三僧聞言,皆稱大善,互相謙讓著出了蘆蓬。
    四大高僧賴在蘆蓬外,坐在外面的眾僧侶相繼起身,向四大高僧見禮。
    此時,白眉方丈、宏智禪師、金身羅漢普凈、伽靈法師,這四大高僧的目光卻落在那直通鉆頭山巔的山道之上。
    四大佛宗圍困鉆頭號山已有三日,四大高僧一直在這蘆蓬中坐鎮。在三天前,還沒有這條山道,所以四大高僧并未下令攻山。現如今,一條山道直沖山頂,此絕非人力所為,甚至平常仙家法術也難為之。
    伽靈禪師盯著那山道看了半響,長吸一口涼氣,艱難地開口:“三位大師,這山中妖怪似乎并非尋常啊!”
    四僧中以宏智佛法最深,論見識廣博卻還要數年紀最大的白眉方丈。此人已活了一百二十多年,看著那通往山巔的坦途,白眉方丈淡淡開口:“此非妖魔法術,而是山神相助!”
    “什么!”金身羅漢普凈聞言大驚,與紅孩兒不同,他們四僧都生于人間,長在人間。他們雖是佛門弟子,平日拜佛供菩薩。為佛門興盛出力。但在這些僧人心中,神靈也足以讓他們敬畏。聽白眉方丈說這山中妖王有山神助力,眾僧侶心中不免有些畏懼。
    其實,就連剛剛看出端倪的白眉方丈心里也十分忐忑。傳說這鉆頭山中妖王神通廣大,妖法通天,不想他還能差使山神開山道,看來今天這一戰勝敗難測啊。
    虎嘯狼叫,鹿鳴鷹啼……這些聲音從山道上傳來,白眉方丈念聲佛號,一步跨出。整個人飄然而起,直奔前方飛去。
    白眉方丈一動,宏智禪師駕著金光,金身羅漢普凈踏著三寶蓮臺,伽靈法師手扶禪杖,皆不落白眉之后。在這四大高僧身后,四大佛宗的眾僧侶紛紛跟上,向山道前行去。
    來在鉆頭山近前,四大高僧止住身形。望著眼前這群“娃娃”,伽靈法師冷笑道:“貧僧降妖多年,見過不少紅粉骷髏,不想今日能見到這么多‘童子妖’。”
    眾人聞言轟然大笑。紅孩兒卻是不怒反笑,二話不說揮槍直取伽靈法師。
    紅孩兒一出手,眾僧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只能見那一道紅光瞬間撲到伽靈法師面前。接著就聽伽靈法師驚叫一聲,整個人便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
    擊飛了伽靈法師。紅孩兒將身一晃,飛回群妖之中,冰冷的目光在白眉方丈、金身羅漢普凈和宏智禪師身上掃過。
    當紅孩兒的目光觸及到自己時,三大高僧都覺得心臟好似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揪住了,再看紅孩兒的目光和剛才就不一樣了。雖然此時三大高僧仍然浮在半空向下俯視,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幾只蒼蠅、蚊子在騷擾蟄伏的蛟龍一般。
    好歹也是活了百十來年,白眉方丈當先緩過神來,怒喝道:“妖孽,膽敢行兇!”說著,白眉真人大手一揚,被他抓在左手的念珠飛出,凌空一轉,那一串一十八顆白玉寶珠放出陣陣白光。
    這白光是佛門的寂滅佛光,在先天上克制著妖族、魔族。但這其中是有前提的,這前提就是雙方的差距不能太過懸殊。一個小沙彌催發而出的寂滅佛光,怎么也拿不下大妖啊?
    紅孩兒是牛魔王和鐵扇公主的兒子,牛魔王是上古妖族統領,乃是妖族。鐵扇公主是阿修羅族公主,可以劃入魔族。如此說來,紅孩兒就是妖、魔混血。但鐵扇公主懷胎時,一點后天丁火之精入體,紅孩兒降生之后,修得是截教上清玄功,早已仙道有成。莫說是區區的白眉方丈,就是佛門菩薩、佛陀親至,單憑寂滅佛光也絕收不得紅孩兒。
    紅孩兒不怕,可他要顧忌身后那些小妖。畢竟都是他的手下,自己帶著他們下山,若回去的時候這些小妖們一個都不剩,紅孩兒臉上也不會有光。
    手中火尖槍一震,一點火光自槍尖上射出,化作一朵火云,浮在群妖頂上。
    那寂滅佛光傾瀉而下,為火云所阻,身處火云籠罩下的眾妖紛紛嚷著,嘲笑著無功的白眉方丈。
    剛一出手就被紅孩兒所阻,白眉方丈也感覺沒面子,用手一指,那串白玉念珠一顆顆的落下,一顆連一顆的,向紅孩兒墜落。
    那些白玉念珠顆顆似龍眼大小,但落下時表面佛光陣陣,瑞彩條條。顆顆念珠仿佛一顆顆彗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向紅孩兒頭頂擊來。
    其實不用多加描述,就能看出那十八顆白玉念珠的威力。可紅孩兒絲毫不懼,縱身揮槍直取白眉方丈。
    隨著紅孩兒沖起,十八顆白玉念珠仿佛生眼一般,瞬間改變了方向,飛速地向紅孩兒追去。
    啪!啪!啪!啪……
    一顆顆白玉念珠擊仔仔紅孩兒身上。有的打在頭上,有的打在背部,有的撞擊在胳膊……可紅孩兒就像沒事兒人一樣,殺至白眉方丈面前,挺槍直刺白眉方丈咽喉。
    這時的白眉方丈也慌了神,想他修佛八十多年,將近九十年,行走天下斬妖除魔。自認佛法高深,他日可證羅漢果位。那十八顆白玉念珠是他祭煉多年的降魔至寶,就是修煉五百年的老妖也扛不住幾下。誰想今天碰到這硬茬子,單憑肉身就抗下了他白眉方丈的終極手段,試問他白眉怎能不驚?
    吃驚歸吃驚,現在的關鍵是紅孩兒這一槍已經到了身前,白眉方丈大喝一聲,衣袖鼓蕩,雙掌合十,陣陣金光自周身散發。
    通過剛才的短兵相接,伽靈法師和白眉方丈已經親身感受到了紅孩兒的厲害。而一旁觀戰的金身羅漢普凈和宏智禪師,也有所察覺。
    見紅孩兒殺至白眉方丈近前,金身羅漢普凈年聲佛號,左臂一揮,其身上披著那件金光閃閃的袈裟呼啦一下卷起,仿佛一桿大槍,向紅孩兒頭上砸去。宏智禪師則取出一把戒刀,從弱側砍向紅孩兒軟肋。
    這時,那被紅孩兒打飛出去的伽靈法師也趕了回來。這四大高僧既是同盟,之間也存在著競爭關系。方才被紅孩兒一招轟飛,伽靈法師面皮滾燙,揮舞著禪杖惡狠狠的向紅孩兒打去。
    被四大高僧圍攻,紅孩兒絲毫不以為意,抖動手中火尖槍,火尖槍微微顫動之下,朵朵火紅色的槍花自槍尖上飛出。朵朵火紅的槍花燦爛無比,卻又帶著死亡的氣息。
    一朵槍花穿過白眉方丈的護體佛光,墜落在他左肩上。一陣咝咝聲響,槍花所落之處,僧袍被燒了個窟窿,一絲肉香自白眉方丈左肩上飄出。
    左肩處傳來陣陣灼燒疼痛,白眉方丈強忍著催動白玉念珠來在自己身前,化作一道白色光幕擋住其余幾朵槍花。
    作為紅孩兒的主攻對象,白眉方丈吃了大虧,如今左肩受傷,整條左臂也不大靈活了,戰力一下就去了大半。
    其余三僧見白眉方丈受傷,心中都有了顧忌,不敢全力攻擊,紛紛留力防御。宏智禪師锃亮的頭頂上金氣涌起,在那金氣之中,一顆舍利子上下浮動,垂下條條金氣,護持起身。金身羅漢普凈似乎是眾僧中家底最厚的,其腳下的三寶蓮臺竟是件后天靈寶,在普凈腳下轉動,放出道道金光。那一道道金光縱橫交錯,將向普凈襲來的幾朵槍花絞碎。
    再看那伽靈法師,長嘯一聲,一聲龍吟自其體內發出,伴隨著龍吟之聲,陣陣龍威勃發而出,一條金色巨龍虛影出現在伽靈法師身后。而在眨眼之間,金色巨龍虛影隨著伽靈法師不斷供給的寂滅佛光,從龍頭到龍頸,龍身、龍尾……那虛影漸漸凝聚成實,一條金色巨龍呼嘯而出,張牙舞爪地向紅孩兒殺去。
    “龍族?”看到伽靈法師弄出的金龍,紅孩兒只以為他是龍族中人。想想自己師門晚輩諸葛亮就是被龍族害死的,紅孩兒心中一怒,棄了白眉方丈,直奔金色巨龍殺去。
    在那金色巨龍現身的那一刻,西牛賀州靈山腳下一座廟宇中,一個身穿黃色僧袍,頭戴金箍,肩挎金圈的頭陀猛然睜開雙眼,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廟中。
    與此同時,花果山水簾洞前,正在舞弄定海神針的袁洪停下身形,皺眉思索,“老師說了,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啊!”說著,袁洪回身,看了看守衛在洞前的幾個話卻不禁心頭微動,“老師還說了,就是準圣搏天仙,尚應盡全力。”想了兩句陳九公的名言,袁洪足下生云,直往人間而去。(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