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569 殺向蜀山

在尋常百姓心中,妖怪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當家里小孩兒不聽話,特別是晚上不睡覺的時候,“再不睡覺老妖怪就來抓你了”明顯要比催眠曲管用得多。
    相比妖魔之流,仙佛在人們心中的地位是崇高的。世人長道仙家好,無有愁來無有煩。自古求仙問道者不知幾許,但從沒聽說過,哪家少年郎從小就夢想著長大了妖怪的。
    而誰又能想到,被武當山方圓萬里之內奉為陸地金仙的彌天道尊,竟然與個妖王是同門師兄弟?這要傳出去,非讓他那些信徒撞死在武當山下。
    眼看著拉扯著自己衣袖的紅孩兒,六耳眼中盡是寵溺之色。這紅孩兒自幼生長在六道輪回,后被鐵扇公主送到光明山,在陳九公座前學道。可陳九公身負振興截教之責,平日里哪有空閑教導紅孩兒。故此,紅孩兒與其他后入門的師兄弟差不多,都是由六耳代師傳道。
    紅孩兒在六耳身邊聽道多年,六耳對他亦兄亦父,疼愛的很。紅孩兒與六兒也親近得不得了,見他來了甚是高興。
    六耳正要和紅孩兒說話,突然聽見一陣嘈亂聲,抬頭望去,只見一群小孩兒各持刀槍結陣而來。以六耳的道行,怎能看不出這些粉妝玉琢的孩童都是些山靈精怪化形而成。
    看第一排最右邊那個,穿的花花綠綠的瘦弱男童,手里提拎著比他腦袋還大一圈的鐵錘,一溜小跑而來,連氣都不喘。在六耳眼中看到的分明是一只大黑熊。若是他現出真身,哪里會是眼下這般瘦小,其身形怎么也得三丈開外去了。
    還有那狐精、豹妖之流,都隱去真身,化作一個個孩童。
    看到這些妖精化作男童女童,饒是六耳。也對紅孩兒這種癖好感到無奈。
    這紅孩兒出生在佛門攻打六道輪回之前,算起來也有一千來歲了,可不光模樣似那七八歲的孩童,性子也與頑童無異,平日里處事全憑自己喜好。
    這些妖怪奔到六耳和紅孩兒身前丈余之處,紛紛停住腳步。看他們進退還算整齊,止住步伐后迅速結成陣勢。
    這時,剛剛還拉著六耳衣袖做小兒女狀的紅孩兒,向前跨出一步,將六耳讓到身后。
    而隨著紅孩兒一步跨出。群妖紛紛叩拜,高呼:“圣嬰大王!”
    紅孩兒向后面的六耳一拱手,轉回頭沖著群妖喝道:“這位是我師兄,爾等還不速來拜見!”
    群妖只知紅孩兒神通廣大,厲害非凡,就是此地山神土地見到他也得老老實實的。現在聽紅孩兒說那灰衣道士是他師兄,讓群妖叩拜。群妖雖不敢不拜,但卻不知該如何稱呼六耳。看他一身道家裝扮,難道要叫仙長?
    要說群妖之中。還是狐妖心思最為活絡。見氣氛有些不對,紅孩兒面有不愉之色,連忙扯著脖子高喊一聲:“拜見大大王!”
    “拜見大大王!”
    “拜見大大王!”
    ……
    那狐妖一喊,群妖回過神來。也不管對不對,跟著狐妖一起喊了起來。
    聽這些妖怪稱呼自己為大大王,六耳不禁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但以六耳的身份,哪里會去與他們計較。低頭對紅孩兒說:“圣嬰,找個清靜之處,師兄與你說些話!”
    “好哇!”與六耳不同。紅孩兒對這些小妖對六耳的稱呼非常滿意。這孩子從起他們占山為王稱霸一方時的威風。從那時起,紅孩兒幼小的心靈中,就有一顆為妖為王的心。
    可誰也沒想到的是,這紅孩兒百歲之時也還是孩童之身,這可急壞了鐵扇公主啊。鐵山公主也曾就此事問過冥河老祖,按冥河老祖的說法,紅孩兒是后天丁火之軀,當然要與眾不同了。這不是什么壞事,而且對他們這些大能來說,肉身只在乎強橫與否,什么模樣或美或丑都無所謂。
    或許對阿修羅一族來說,肉身美丑是無所謂。誰不知阿修羅一族男子個個奇丑無比,可紅孩兒不干啊。碰到的人都比自己高,和誰說話都得仰著頭,這多不舒服啊。
    在六道輪回時,紅孩兒忍了。到了光明山,紅孩兒更得忍了。
    現在,來到人間占山為王,占據這六百里鉆頭號山,山上一草一木無不歸他所有,山中精怪哪個敢不聽他號令?紅孩兒一聲令下,所有精怪紛紛化作童子模樣,這才有了今天這一幕。
    紅孩兒拉著六耳向他那紅云洞行去,群妖紛紛豎立兩側.
    進到火云洞中,紅孩兒請六耳坐在南面當中,自己在一旁陪著,吩咐手下道:“速去備些瓜果,與我師兄嘗鮮!”
    見那:“圣嬰,幾年不見,你倒是威風了許多。”
    紅孩兒聞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師兄,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小弟奉老師之命在此,平日不敢往四處走動。閑來無趣也就是操練操練這些小的,一來解悶,二來好得些助力。”
    “師弟此舉大善!”聽紅孩兒此言,六耳不禁撫掌稱善。凡人恐懼精怪,他六耳本就是妖族出身,又怎會看不起紅孩兒此舉。況且,六耳在武當山傳道是為了截教,紅孩兒占山為王不也是為了截教么?雖然紅孩兒的行為有些怪異,但只要不出大亂子,就都不是事兒。
    這時,有小妖奉上新鮮的瓜果。如今的紅孩兒乃是玄門正宗出身,萬萬不會向西游記中那般喜好血食。拿起一白瓜遞到六耳面前,紅孩兒笑道:“師兄,嘗嘗我山中瓜果吧。”
    從紅孩兒手中接過白瓜,六耳轉手將其置于盤中,發出一聲輕嘆,聲色有些黯然。
    紅孩兒雖是孩童心性,但畢竟也活了一千多年,愛玩鬧是不假,但卻能看出六耳此時心情不佳。想想師兄這些年都沒來自己洞府。今日駕臨,紅孩兒二目一瞪,口中嚷嚷著:“可是有人使得師兄不快!”說著,紅孩兒雙眼中火光四射,頭頂一團火焰沖起。
    六耳聞言搖頭,反問道:“圣嬰可還記得諸葛亮?”
    “諸葛亮?”紅孩兒眉頭微皺,看上去煞是可愛,“可是鬼谷師弟那個轉世的徒孫?”
    “正是……”聽紅孩兒還記得諸葛亮,六耳就將諸葛亮之事講與紅孩兒。當說完魏延已被自己誅殺后,六耳看著紅孩兒繼續說道:“諸葛亮陽壽將近。實乃天意,但卻不該損于他人之手!他龍族害我截教弟子,愚兄怎得也咽不下這口氣!”
    曾幾何時,六耳是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之輩,誰曾想這些年性情大變。雖除了加害諸葛亮的魏延,但仍然心有不甘。
    而那紅孩兒呢?當聽諸葛亮說魏延刺殺諸葛亮未果,卻將諸葛亮的主魂燈擊碎時,紅孩兒眼中的火光就已經射出三尺有余,驚得左右小妖顫顫驚驚。恐慌不已。他們還記得,自家大王剛在鉆頭號山為王時,南方三百里處的白松山妖王率一千小妖前來滋事,紅孩兒暴怒之下。催火將那白松大王連同一千小妖全部燒成灰燼。
    今日,左右的是什么,但見紅孩兒之舉,似乎比當日遇到白松妖王挑釁還要震怒。
    “龍族賊子!竟敢害我同門!”終于忍耐不住。紅孩兒一腳將面前案子踢飛,案上擺著的杯盤瓜果紛紛落地。
    “大王息怒啊!”
    “大王息怒……”
    ……
    紅孩兒一怒,嚇得洞中小妖跪倒一片。
    六耳一把按住紅孩兒。“師弟莫要如此,今日愚兄來此,就是要與你商議為諸葛孔明報仇一事!”
    “不錯!此仇必報!聽老師說那吳國孫權乃是龍族轉世,如今江東文武也多為龍族部下水族所化,不若你我師兄趕赴江東,將孫吳上下斬盡殺絕?”
    “此事萬萬不可!”紅孩兒剛說完,就被六耳否決。
    此時天下雖尚未一統,可那孫權也是建國稱帝的君王,雖不帝卻也為王,以六耳和紅孩兒的手段殺他不難,但這斬殺人王的因果可就大了去了。
    聽六耳反對,紅孩兒略一思索,也明白過來。知道這法子是行不通了,便道:“那依師兄,又該如何行事?”
    六耳眼中精光一閃,“如今正值微妙之時,我等雖不可與佛門正面相爭,不過卻可給他們添堵。!”
    “師兄的意思是……”就在這時,紅孩兒似乎想起了什么,“師兄,老師當年命我在此,是為了等一個去西牛賀洲取經的和尚。”
    “哦?”六耳聞言愣了愣,看著面露冷笑的紅孩兒,“圣嬰的意思是……”
    紅孩兒雙眼中寒光四射,冷聲道:“自明日起,從我六百里鉆頭山過的和尚……就給我留下來吧!”
    六耳點了點頭,他知道紅孩兒不是嗜殺之輩,那些和尚被他抓住,頂多就是受些壓迫罷了。對此六耳并無異議,截教和小乘佛教之間存在著微妙的關系,但卻無法改變截教與整個佛門的對立關系。
    當年人間劫時,截教、佛門相爭于長江之上。雖沒有像截教和妖族那樣火拼,但作為陳九公的弟子,六耳知道截教和佛門之間,必有一戰。
    相信在將至的這次量劫中,在小乘佛教那些人東歸之后,截教就要與佛門做過一場,了結二教至封神量劫至今積攢下的因果。
    如此的話,給佛門添堵,削弱佛門力量,對截教來說絕對是大大的好事。
    師兄弟二人又商議了一會兒,六耳起身離去。紅孩兒將他送出洞外,看著六耳離開,紅孩兒對身旁小妖吩咐:“你且去地府,請我娘親過來。”
    “小的遵命!”
    這小妖聽了紅孩兒的吩咐,連忙駕起妖風,直奔六道輪回而去。
    當年阿修羅族全族遷往魔界,身為阿修羅族的鐵扇公主卻留了下來。原因無他,只是為了孩子和老公。
    紅孩兒雖有道術在身,但性情與孩童無異,為娘的怎能忍心將他扔下?而且那頭牛魔王也不是什么老實人,當年鐵扇公主懷著紅孩兒時。他就在外面沾花惹草。若是鐵扇公主去了魔界,等她再回來,估計牛魔王都組建三宮六院了。
    反正是放不下孩子和老公,鐵扇公主就留在地府中與牛魔王為伴,也好起些監視作用。
    紅孩兒派出來的這個小妖,來地府的次數也不少了,那把門的鬼卒也認得他,直接將他帶到鐵扇公主面前。
    小妖見鐵扇公主坐在上方,連忙屈膝叩拜,高呼:“小的青麟拜見奶奶!恭祝奶奶萬壽無疆!”
    以前鐵扇公主在阿修羅族中。被族人喚作公主。與牛魔王在地府,旁人都尊稱她一聲夫人。現在聽這小妖對自己的稱呼,鐵扇公主頗有些無奈。但這小妖畢竟是自己兒子派來的,鐵扇公主也不會與他計較這些小事,“我那孩兒派你來此,所為何事?”
    “回奶奶的話!”見鐵扇公主抬手示意,這小妖從地上起身,恭恭敬敬地答道:“小的奉大王之命前來,請奶奶前去鉆頭山。”
    “哦?”鐵扇公主聞言。眉頭輕蹙,心中不禁暗想:“可是我家孩兒遇到了什么麻煩?”
    心里想著,鐵扇公主問道:“你可知我那孩兒請我前去,是為了何事?”
    “這……”道:“應該是請奶奶過去吃酒吧。”
    “哎……”聽,鐵扇公主幽幽一嘆,起身道:“你且在此等著。待我去見過我家夫君,再與你同去。”畢竟是要出門,雖然是去兒子哪里。可鐵扇公主怎么也要告訴牛魔王一聲。要不就這么走了,回來牛魔王找不著人,那還不得把地府翻個底朝天啊。
    “小的遵命!”
    鐵扇公主去見牛魔王,將紅孩兒派人來請的事與他說了,又拽著牛魔王的耳朵囑咐他一些事,這才與小妖一起,出了地府,直往鉆頭山飛去。
    鐵扇公主到了鉆頭山,同樣受到紅孩兒的熱烈歡迎。看著那迎駕的隊伍,鐵扇公主拉著紅孩兒笑罵道:“多日不見,我兒倒有了些帝王的排場。”
    “嘿嘿!”紅孩兒畢竟還是孩童心性,聽鐵扇公主之言,嘿嘿一笑,小臉上盡是自得之色。
    啪!
    正在得意的紅孩兒冷不丁的挨了鐵扇公主一巴掌,這一下打在他后腦勺。
    紅孩兒不明所以地看著鐵扇公主,這是他娘,紅孩兒只能忍了。
    看出來紅孩兒眼中的委屈,鐵扇公主佯怒道:“教主命你在此,豈是叫你這般行事?你如此胡鬧,若惹得教主震怒,那可如何是好?”
    紅孩兒本來還想爭辯幾句,可聽自己娘親提起老師,不由得心里一顫。要說紅孩兒不怕陳九公,那是不可能的。但想想老師對自己溺愛,紅孩兒安心下來,
    “娘,您放心吧,老師吩咐的事,孩兒謹記心頭。只要不耽誤了大事,老師都不會怪我的。”說著,紅孩兒拉著鐵扇公主向洞內走去。
    進到洞中,紅孩兒生怕鐵扇公主繼續數落自己,忙道:“而且孩兒此次請娘來此,就是為了老師的吩咐。”
    “教主又有旨意?”在洞中坐定,鐵扇公主出言問道。
    陳九公對紅孩兒的安排,鐵扇公主是知道的。對于陳九公將她兒子放在截、佛爭斗的最前線,鐵扇公主雖有些不舍,但心里卻沒有怨言。
    作為阿修羅族公主,鐵扇公主歷經阿修羅族千百年來興衰沉浮,許多事看得很清楚。
    當年的冥河老祖如何?那是圣人之下,最頂尖的強者之一,但結局如何?氣運盛,天眷之。氣運散盡,性命難存。
    在紅孩兒剛出生之后,與陳九公定下師徒名分之時,紅孩兒的氣運就與陳九公相連。
    而陳九公復立截教,為截教之主,紅孩兒的氣運就與截教相連。截教氣運損,截教弟子必要遭劫,紅孩兒又怎能幸免?
    想要在量劫中保存實力,就要去爭,去爭奪那氣運。就是封神之劫,截、闡二教入劫,闡教處處爭得先機,最后截教被殺得滅教。
    娘倆在洞中坐定。紅孩兒將今日六耳到來,與他商議的事講與鐵扇公主聽了。
    鐵扇公主聽完,沉思片刻,點了點頭道:“教主讓你們師兄弟入人間,也有鍛煉你們的心思,我兒心里怎么想,只管去做,娘和你爹都會支持你的。”
    紅孩兒聽鐵扇公主此言,心中大為感動,“娘。孩兒以下令,從明日起,封鎖鉆頭山通往西牛賀洲的道路。凡是剃了光頭的,都要留在鉆頭山。”
    說完,紅孩兒看著鐵扇公主道:“孩兒若行此事,那佛門中人必不會坐視。所以,孩兒想請母親坐鎮于此!”
    “好!”鐵扇公主毫不猶豫地應了下來,“有為娘在,我兒只管放心。”
    母子二人在洞中把事定了下來。第二日一早,紅孩兒率三千小妖下山,扼守住向西的道路。從這一天起,往是想過鉆頭山西行的人。不管你是僧是俗,只要有頭發,那就對不起了。
    第一天下來,紅孩兒就抓了八個光頭。這個年代的人講究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一般人沒有隨便剃光頭的。那些光頭,無疑都是和尚、尼姑。
    說起來佛教在人間興起也沒有幾年,信眾大多分布在江東一帶。少有一些在各地布道。紅孩兒第一天就抓了八個。第二天也擒了三個,第三天五個……
    沒過幾天,在方圓幾千里之內,就傳開了。人們都說,在鉆頭山附近,有一伙強人,專門截殺過往的僧尼。
    紅孩兒的這種做法,不光是簡單的擒拿了幾個佛門弟子。他這么一來,敢來這里弘揚佛法的僧人就少了。沒有人傳法,信徒就少了。而且人們聽說紅孩兒他們專對和尚下手,對信佛就難免心生恐懼。
    西牛賀洲是佛教的大本營,越靠近西牛賀洲,佛門的勢力就應該越強。可要是再這么讓紅孩兒弄下去,佛門就要出大笑話了。
    佛門強者無數,紅孩兒的所為,根本無法瞞過佛門那些大能。就在紅孩兒風風火火的大搞滅佛運動時,靈山大雷音中,大乘佛教諸佛,此時討論的就是紅孩兒在鉆頭山捉拿僧侶之事。
    尸棄佛性情火爆,當先怒道:“截教小兒欺我佛門太甚,不若我等火速趕往鉆頭山,將那……”
    尸棄佛還未說完,就見藥師王佛搖了搖頭,“師弟此法萬萬不可。”
    “敢問師兄有何不可?”尸棄佛就是這性子,他倒不是純心對藥師王佛不敬,純屬是就事論事。
    藥師王佛也知他脾氣,對此根本就不計較,溫和地說道:“師弟稍安勿躁,且聽大日如來尊者是如何說的。”
    藥師王佛口中的大日如來尊者,就是那大乘佛教三大教主之一的大日如來。
    在吸取了太陽星上太陽精氣,又得了日精輪后,大日如來的神通可謂是一日千里。
    再加上他那原本就豐厚無比的身家,現如今就是藥師王佛出手,也未必是他敵手。
    聽藥師王佛將皮球踢給了自己,大日如來正了正神色,“尸棄如來且熄雷霆之怒,聽我一言。”
    “尊者請講,尸棄洗耳恭聽。”
    大日如來笑著沖尸棄佛點了點頭,說道:“今我佛門大興,無人可阻。縱使有人從中作梗,對我佛門大勢也不會有所影響。”
    “尊者的意思是那些弟子就白死了?”聽大日如來此言,剛剛平靜些許的尸棄佛就又忍不住了。
    大日如來聞言,搖了搖頭,反問道:“尸棄如來可知大浪淘沙?”
    大日如來佛此言一出,群佛紛紛為之變色。只有與大日如來并肩而坐的藥師王佛神色如一,仿佛入定一般。
    尸棄佛性子急了些,但也不傻。見藥師王佛神色如常,就明了其意,長嘆一聲,起身離去。
    看著尸棄佛走出大雷音寺,群佛紛紛起身,向兩位教主告辭。最后,大雄寶殿之中,就只剩下藥師王佛與大日如來佛。
    二佛在大殿中靜坐,誰也不言語。過了多時,藥師王佛才發出幽幽嘆息之聲。
    藥師王佛的嘆息聲起,大日如來隨之睜開雙眼。待藥師王佛嘆息聲落下,大日如來笑道:“看來諸位佛祖,對你我的決定都心存不滿啊。”
    藥師王佛不置可否,“大日如來尊者,我等如此行事,是否有些不妥?”
    大日如來佛聞言,沒有回答藥師王佛的問題,只是哈哈一笑,整個人消失在蓮花臺上,化作一道長虹而走。(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