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567 二教門下起爭端

密林中,看著面前亮出兵器的孫悟空,袁洪扭頭看了看金大升,笑道:“師弟,看來這位道友有些不善啊。”
    當年陳九公與玉帝聯手掌控天庭,為截教求來四御帝位。因是妖族出身的緣故,袁洪得勾陳大帝之位。勾陳大帝,統御天下群妖。可有女媧娘娘在,袁洪又能管得了誰?那大帝之名,不過是好聽罷了。而袁洪對這有名無實的帝位也不上心,或許在他心中,天庭大帝之位遠遠不如陳九公門下首徒或是截教護法重要。
    今日孫悟空提起勾陳大帝,袁洪真的有些不理解。早在剛才就覺得這猴子有些怪異,要不是聽陳九公說此猴子是佛門準提圣人弟子,袁洪還以為他中了什么邪術呢?
    看到孫悟空毛臉上濃濃的挑釁之意,金大升面上不顯,心中卻暗暗冷笑。“這小子敢挑釁大師兄,一會兒有他苦頭吃的。”想到此處,金大升上前一步,右手向后一抬,“我家大師兄,正是太極勾陳上宮天皇大帝!”
    瞪了金大升一眼,發現這老牛早就轉過頭去看孫悟空,袁洪搖了搖頭,將定海神針往地上一杵,那定海神針未沒入地土之中,卻穩穩立柱。這時,袁洪雙手抱拳,向孫悟空一拱手,“在下袁洪,蒙大天尊下詔,愧領勾陳之位。”
    “你就是勾陳帝君?”孫悟空把目光從金大升身上挪轉了袁洪,他那雙眼中精光一閃,熱切地望著袁洪,“袁洪老兄,可否能將你那勾陳之位,與俺老孫坐坐?”
    “什么?”袁洪聞言一愣,他怎么也沒想到準提佛母的弟子會這么渾。雖說他不在乎勾陳帝位,對自己而言有與沒有都沒什么兩樣,但這不是人間皇位,可以禪讓。可以傳位。這是當年老師陳九公與天庭至尊商定下來的,除非再經這兩位商議重定,否則是絕不能有所改變的。還讓給你坐坐?你算哪根蔥啊?
    可看著一臉期盼的孫悟空,袁洪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說好了。見過渾的,也沒見過這么渾的,圣人弟子竟然渾到這程度,簡直是比自己師弟金大升還要渾。往日與金大升交好,袁洪倒是知道怎么對付這種渾人。這種人你不能搭理他,你越搭理他,他就越來勁兒。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搭理他。晾他一會兒。他自己咋呼一會兒也就那么地了。
    “呔!好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勾陳大帝之位也是你配坐得?”
    一個洪亮的聲音在林間炸開,驚起林中鳥雀四處紛飛。金大升一雙牛眼通紅,怒視孫悟空。
    “兄弟!”袁洪聽金大升之言,連忙伸手拉了拉他。然后沖著孫悟空一抱拳,想要說兩句話好話,安撫一下孫悟空。這倒不是袁洪怕孫悟空,只是現在陳九公正在與須菩提祖師談話,袁洪不知道他們說的什么,但看上去二圣挺友好的,袁洪不想在這個時候打了孫悟空。
    金大升的一句話,孫悟空心中一股邪火沖起,那真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氣炸了心肝肺,措碎了口中牙。“哇呀呀,你這憨貨,竟敢瞧不起老孫!”此時的金大升。落在孫悟空眼中,讓孫悟空想起了那在昆侖山前狗仗人勢的白鶴童子。想到自己將白鶴童子撂倒在地時,那白鶴童子臉上的驚恐,再看看這可惡金大升,孫悟空決定要他好看。想到此處,孫悟空將身一縱,揮棒向金大升打去。口中呼喝道:“吃俺老孫一棒!”
    金大升雖渾,但卻不傻。當孫悟空亮出菩提棍時,這老牛就做好了準備。見孫悟空殺來,金大升冷笑一聲,持刀迎上。
    菩提棍與三尖兩刃刀在空中相碰,孫悟空與金大升二人齊齊一震,金大升連退三步,孫悟空則退了四步。
    將菩提棍一甩,遙指金大升,孫悟空怪叫一聲,“你這憨貨,有些力氣,再吃俺老孫一棒!”說著,飛身躍起,雙手揮棒,一個力劈華山,向金大升頭頂砸來。
    “哼!”被孫悟空罵作憨貨,金大升心中不爽,暗下決心要叫這猴子好看,鼻孔中發出一聲悶哼的同時,雙手緊握三尖兩刃刀,來了個舉火燒天,硬抗孫悟空一記。然后順勢反手一刀,向孫悟空左肩砍去。
    孫悟空將菩提棍豎起,封住三尖兩刃刀,趁勢抽身,菩提棍掄起,帶著一陣惡風向金大升腰間掃去。
    二人在這林間,你來我往,斗得難解難分。一旁的袁洪看著與孫悟空爭斗的金大升,不禁眉頭緊皺。袁洪也不是怕事兒的人,既然金大升已經和孫悟空動起手了,那袁洪也就不怕揍孫悟空一頓的后果。現在重要的是,今日必須要讓孫悟空吃些苦頭,寧可落了須菩提祖師面皮,也不能落了自己老師面皮。
    金大升和孫悟空,一個修煉玄門護教神功九轉玄功,另一個習得佛門玄通**玄功。一個持天外神兵,一個持圣人所煉后天至寶。二人各展神通,斗在一起,戰在一處,你來我往,打得火熱。
    此時在一旁的觀戰的袁洪,他的注意已經轉移到了孫悟空的身上。這并非孫悟空多么優秀,而是這猴子讓袁洪想起了一件事情。還記得當年,老師命自己師兄弟七人在花果山開辟道場,為得是等待一人。不,準確的說應該是一猴。一個和自己一樣,同屬于混世四猴的存在。這事已經過去很多年了,在袁洪的記憶里漸漸變得模糊。可現在,袁洪想起了當年花果山瀑布后的金光。聽老師說,那水簾洞中孕育這一個天生地養的靈明石猴,原為女媧娘娘煉石補天后剩下的一塊五彩石,落在東海后被須菩提祖師移挪到水簾洞中,匯聚十洲靈氣于那五彩石上,才有靈明石猴的出世。
    看那孫悟空,袁洪知道他修煉時間遠不如金大升。但看他與金大升爭斗,絲毫不落下風,他那瘦弱的身體內,當真是潛力非凡。想想當日與自己對戰的馬超,再看看這孫悟空,袁洪心中戰意頓生。
    孫悟空與金大升又斗了幾十個回合,二人以手中神兵硬拼一記,受力之余紛紛向后飛退。那孫悟空連退七八丈遠,金大升卻在一退之際,就被袁洪扶住。
    看著金大升微微顫抖的雙臂,袁洪知道明面上二人拼了個平手,但卻是金大升敗了。若論氣力,金大升不比孫悟空弱。修煉的功法也不相上下,層次也相近。但孫悟空是靈明石猴成道,金大升雖也是洪荒異種,可比起靈明石猴卻差的太多了。金大升先天不足,眼下已然是撐不住了。
    將金大升扶到一旁,袁洪走過去,一把抓起定海神針,看著那飛回來的孫悟空。待孫悟空雙腳落地,不待他說話,袁洪二目一瞪,整個人往前一撞,瞬間沖到孫悟空身前。右手緊握定海神針,左手握拳直奔孫悟空面門砸去。
    “啊!”孫悟空反應可是不慢,在袁洪瞪眼時,他就有了準備。可袁洪沖到他身前揮拳,孫悟空就覺得這一拳砸來彷如泰山轟頂,四方退路盡沒,自己已無路可退。當下只能運足了力氣,揮棒迎上袁洪一拳。
    袁洪一拳轟在菩提棍上,孫悟空只覺得有萬鈞之力自菩提棍傳至自己雙臂,頓時雙臂一麻,兩條臂膀失去了知覺,手上一松。整個人如被擊飛的沙袋一般,向后面飛去。而那菩提棍則是向上空飛起,飛至三四丈高,才重重的跌落袁洪腳前。
    一拳擊出,轟飛了孫悟空。袁洪面色如常,提著定海神針,將身形一動,整個人出現在金大升身前,伸手拉起金大升,扶著這老牛向林外走去。
    在袁洪和金大升背后十丈之外,一棵棵大樹攔腰折斷。使這些有幾十年樹齡樹木折損的,正是那斷木堆中的孫悟空。掙扎著從幾截斷樹中爬出來,望著著袁洪遠去的背影,孫悟空咬緊牙關,看到前面不遠處,孤零零躺在地上的菩提棍。孫悟空手指微動,向招菩提棍近前,可全身全身每一骨節,每一寸血肉無不劇痛難忍,仿佛有千萬蚊蟻噬身一般。
    來到林外,金大升輕輕推開袁洪。袁洪皺眉道:“兄弟,你這是……”
    金大升搖了搖頭,“在佛門圣人面前,斷不可弱了我截教威風。”說著,金大升將身一挺,筋骨齊鳴,發出一陣好似爆豆子一般的聲音。
    袁洪聞金大升此言,不禁苦笑,但卻沒說什么,與金大升并肩往陳九公和須菩提祖師之處走去。
    聽到一聲腳步聲傳來你,陳九公起身,向須菩提祖師道:“此事既已定下,我會親往天庭與大天尊分說。”
    “有勞教主了!”須菩提祖師也站起身來,目送陳九公帶著袁洪、金大升離去。
    待那師徒三人走遠之后,須菩提祖師重新坐回樹下,雙眼微頜,神游天外,仿佛不知道自己唯一的弟子在袁洪手下吃了大虧,現在已被打得動彈不得。
    直至第二天正午,金烏高懸天空之時,拄著菩提棍的孫悟空,一瘸一拐走到須菩提祖師身前。當來在此地時,孫悟空仿佛耗盡了全身的力氣,腳上一軟,癱在須菩提祖師面前。
    這時,須菩提祖師睜開雙眼,看著孫悟空,眼中流露一絲不舍之色。
    “老……老……師……”孫悟空抬起眼皮,望著須菩提祖師,有氣無力的喚道。
    須菩提祖師緩緩搖頭,從袖中取出一個黃中李,手上青光一閃,黃中李化作一道黃光飛入孫悟空口中。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