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571 了因果定傳經

訪金鰲,走昆侖,入首陽。須菩提祖師此次東行,拜會了玄門三圣,雖然有些不愉快的事發生,但結果對須菩提祖師,對整個佛門來說,也是非常不錯的。
    可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離開首陽山,并沒有返回西牛賀洲,而是在南瞻部洲上游逛起來。
    自出世以后,就被須菩提祖師帶到西牛賀洲,孫悟空這么多年從未踏出西牛賀洲半步。此次東行雖走了不少地方,但不管到哪兒都匆匆忙忙的,須菩提祖師也無暇帶他在四方**。
    從首陽山出來,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在南瞻部洲上游歷,并將一些洪荒秘聞講給孫悟空聽,增長他見識。
    這一日,師徒二人來在一條大河前。孫悟空手搭涼棚,往對面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猛地回頭招呼身后的須菩提祖師,“老師,這河好寬啊。”
    須菩提祖師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徑自行至河邊一棵垂柳樹下,也不顧地上灰塵,盤膝而坐。
    孫悟空見老師沒搭理自己,也不在意,自顧玩耍起來。這猴子眼尖,看到不遠處有一片桃林,飛身過去,折斷一桃樹枝干,扛著這上有十來個大紅桃子的桃枝,孫悟空縱身來在須菩提祖師身前。
    揪下一個桃子,在袍服上擦了擦,孫悟空把桃子遞到須菩提祖師面前,“老師,這桃子一定甜!””
    須菩提祖師從孫悟空手中接過桃子,對孫悟空笑道:“悟空,可記得你我當日見過的截教教主?”
    孫悟空摘了個桃子,狠狠咬了一口,口齒不清的答道:“記得,記得。”
    須菩提祖師點了點頭,又道:“那位教主有**在地仙界上走動,不日就將至此。”說到此處,見孫悟空不以為意,“那位教主出行,身旁跟著兩個**,其中一人是掌天下萬妖的勾陳大帝。”
    “勾陳大帝?”孫悟空眼前一亮,也顧不得吃了,將手中啃了半拉的桃子往后一扔,湊到須菩提祖師身前,“老師,那勾陳大帝聽起來好是威風,不知**可否做得?”
    感覺到了孫悟空的上心,須菩提祖師笑道:“你我師徒可在此等那截教教主,到時為師與那教主論道,你就找機會與他門下**斗上一斗。若是勝了,即使爭不來大帝之位,你也可名揚天下!”
    須菩提祖師一番話入耳,聽得孫悟空心潮澎湃,雙手交叉在胸前連扇,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讓須菩提祖師忍不住發笑。
    就這樣,師徒二人在這天龍河畔一等就是三天。直至第三日月掛高天之時,坐在柳樹下的須菩提祖師猛然睜開雙眼,朗聲道:“教主攜徒游歷南州,好是逍遙,真是讓人羨慕。”
    聽到自己老師說話,依靠在樹冠上假寐的孫悟空一個翻身,從樹上躍下。順著須菩提祖師的目光望去,只見三人身披月色,至北方行來。
    這三人為首的是一跨坐在異獸上的青衣道者,這道者面容與當日在金鰲島羅浮洞中見過的那位教主,有七八分相似,孫悟空猜也能猜出來,此人就是截教教主陳九公**。
    可讓孫悟空在意的,還是在陳九公身后,那兩個身材魁梧的壯漢。一人面容俊朗似玉,頭上無冠,身披金葉連環甲,手提鐵棍。一人面貌粗狂,頭戴鐵冠,身披淡黃色寬敞道袍,扛著一口三尖兩刃刀。
    當目光落在這二人身上后,孫悟空感覺到一陣龐大的壓力撲面而來。雖不知那拎棍的和扛刀的哪個才是勾陳大帝,但此時孫悟空卻知這二人沒一個是好對付的。
    火眼金睛獸邁著大步,一跨跨出,就是三四丈之遙,幾步就來在近前。只聽坐在火眼金睛獸上的陳九公笑道:“道友貴人事忙,怎有這般雅興在南瞻部洲游山玩水?”說著,陳九公從火眼金睛獸上下來,徑自來在須菩提祖師面前。
    此時的須菩提祖師早已起身,哈哈一笑,“是沒那雅興,不過是在此等候教主罷了。”
    “哦?”陳九公聞言一怔,見須菩提祖師目光閃爍,指著孫悟空,回身對袁洪、金大升道:“這位小友是準提圣人門下高足,你們好生親近親近。”
    聽陳九公這么說,袁洪和金大升知道他是要與須菩提祖師單獨說話,而孫悟空則是暗喜機會來了。三人沿河岸往南方那邊樹林行去,火眼金睛獸也知趣的跑到遠處歇息,只留下陳九公與須菩提祖師在樹下相視而坐。
    坐下之后,陳九公很是好奇的向須菩提祖師問道:“道友說在此等我,不知所為何事?”
    須菩提祖師長嘆一聲,“截教門下多俊才,此話絕然不假。方見道友門下二徒,令我好生的羨慕。”
    須菩提祖師這番話,聽起來有些怪異,陳九公也不知他究竟是何意。想那準提佛母還不如老子,老子除了玄都**師外,還有長眉真人這記名**。可準提佛母呢?除了孫悟空之外,再無門人**。陳九公也知,誰也不會想到,這位極好說話的圣人,對收徒卻是格外的嚴格。這些年,洪荒俊才能入他眼的,除了昔日的孔宣之外,就只有孫悟空一人。
    見陳九公沒有接自己的話,須菩提祖師淡淡一笑,“我那**資質雖不凡,但怎奈生性頑劣,讓我好生頭疼。”
    陳九公搖了搖頭,“道友有什么話,不妨直說。”
    “教主說的是,倒是我不爽利了……”須菩提祖師道了聲罪,才將自己的想法一一道出。
    聽完須菩提祖師這一番話,陳九公眉頭緊皺,搖頭道:“道友,此事萬萬不可!”
    “教主……”
    還未等須菩提祖師把話說完,就被陳九公打斷,“道友,天庭乃三界正統。那有損天庭威嚴的事,萬萬不可行。”
    雖被陳九公拒絕,但須菩提祖師還是有些不甘心,“教主,此事還可商量。”
    須菩提祖師話音剛落,就聽陳九公堅定的道:“道友,此事沒什么好商量的。且不說大天尊不會答應,我也不同意。”
    就這么被陳九公拒絕,須菩提祖師面上卻沒有一絲不悅之色,反而笑道:“既然教主不答應,那此事就作罷。貧道還有一事相求,萬望教主應允!”
    陳九公聞言,不由得苦笑,“道友但說無妨,還望莫要讓我為難才好。”
    須菩提祖師微微一笑,口中道:“大天尊奉道祖之命,執掌三界。想我西牛賀洲,萬年來風調雨順,生靈安泰。然多年來,我西牛賀洲,山無山神,地土無有城隍、土地,亦無日夜游神。我愿請大天尊派人進駐西牛賀洲,不知教主意下如何?”
    聽須菩提祖師這么說,陳九公也不禁為之動容。
    地仙界四大部州,東勝神州、南瞻部州,西牛賀州,還有北俱蘆州。其中東勝神州和南瞻部洲面積差不多,幾乎都在西牛賀洲、北俱蘆州的兩倍之上。可就是那相對狹小、貧瘠的西牛賀洲,卻是鐵板一塊。自接引道人、準提道人立西方教于西牛賀洲后,其他勢力都無法在西牛賀洲上扎根。即使是陳九公威震四方的時候,截教勢力遍布東勝神州、南瞻部洲,甚至獨霸北俱蘆洲,也無法踏足西牛賀洲半步。
    玉帝奉道祖之命執掌天、地、人三界,可西牛賀洲上,無有山神,也沒有土地、城隍。這些天庭部下小仙沒有一個敢入西牛賀洲的,而玉帝知西牛賀洲的情況,也不會派人上門去自討苦吃。
    今日,須菩提祖師說讓玉帝向西牛賀洲派遣山神、土地、城隍等眾,即使玉帝派人前去,也無法控制西牛賀洲。但卻是像天下人表明,西牛賀州也歸天庭麾下。玉帝雖得不到什么實質性的好處,但可昭顯天庭實力,威懾天下散修。
    給天庭長臉,佛門就必然要吃虧。想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多年來寸土不讓,今日竟能下此血本,所求之事絕不會小。想到此處,陳九公向須菩提祖師道:“我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道友欲求何事?”
    “無他,不過是想讓我那**受些磨練罷了。”
    “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陳九公心念急轉,算計著得失。見他沉思,須菩提祖師也不打擾,靜靜地坐在垂柳樹下,望著滾滾河水,面上露出濃濃的笑意。
    二圣**于樹下商談,在不遠處的樹林里,孫悟空停下腳步,回身望著袁洪與金大升。
    看到孫悟空的眼神,即使袁洪和金大升心思單純,也看出這猴子有些不大正常。但想到此人是準提佛母唯一的**,袁洪、金大升拿定主意,只要這猴子不胡來,自己師兄弟也不會與他為難。
    剛才陳九公說讓他們三個好好親近親近,袁洪和金大升的理解就是陳九公讓他們退到一旁,他和須菩提祖師單獨談話。可在孫悟空看來,那位圣人給自己挑戰妖族勾陳大帝創造了絕佳的機會。現在到了這林中,孫悟空從耳中掏出一根繡花針似的東西,往空中一丟化作菩提棍落在掌中。
    持棍在手,孫悟空眼中精光閃爍,沖著袁洪、金大升道:“不知哪位是勾陳帝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