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565 這才是截教教主

“玉清圣人,貧道東來,只為當年的因果。不知玉清圣人可還記得?”
    聽須菩提祖師之言,元始天尊反倒安下心來,“道友今日來,是為了了結那段因果?”
    “正是。”須菩提祖師正色道:“我佛門有三藏真經,可以勸人為善,我與師兄商議,愿傳經于東土,教化東方億萬生靈。”
    元始天尊聞言,后退兩步,盤膝坐在云床上,淡淡說道:“道友此舉功德無量。”
    元始天尊突然態度大變,須菩提祖師也不介意,伸手將身后的孫悟空拉到前面,朗聲道:“此乃我門下弟子孫悟空,可為護經傳法之人,圣人意下如何?”
    元始天尊連眼皮都沒抬,道了一句,“道友高徒,理應當次重任。”
    “圣人此言大善!”須菩提祖師也不理會元始天尊的態度,向元始天尊一拱手,拉著孫悟空離去。
    出到玉虛宮外,須菩提祖師對孫悟空道:“徒兒,我們去南瞻部州。”
    “好嘞!”孫悟空伸手一招,一片祥云聚在腳前,師徒二人踏上祥云,直往南方飛去。
    須菩提祖師剛離開昆侖山,一道白光落在昆侖山前,化作闡教副教主云中子。
    看著那小腿彎曲變型的白鶴童子,云中子面色一紅,來在白鶴童子身前,皺眉道:“白鶴,是誰傷了你?”
    “師兄……”被人打傷后,那傷人者上了山,白鶴童子只覺得腿上劇痛難忍,這傷勢影響的他全身法力凝聚不起,連動都動不了。
    這昆侖山是圣人道場。根本沒有人敢在這里走動。昆侖山中童子、雜役在山中除了做活就是修煉,誰沒事在這山門口晃悠?就這樣,白鶴童子在山前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多虧機緣巧合之下。云中子從人間返回昆侖山。
    云中子從袖中取出一葫蘆,揭開葫蘆塞,從中倒出一粒金丹納入口中。將金丹嚼碎后,敷在菩提棍打中之處,隨著云中子吹出一口仙氣,白鶴童子只覺得一股涼氣在自己受傷的小腿上游走。疼痛感瞬間就消失了。
    “怎樣?”
    “多謝師兄!”白鶴童子從地上起身,向云中子拜謝。
    云中子搖了搖頭,對白鶴童子道:“我雖不知你為何被人所傷,但想來那傷你的來頭不會弱了,且與我上玉虛宮見過老師,看老師怎么說吧。”
    “好!”聽云中子提起打傷自己的孫悟空。白鶴童子恨得咬牙切齒,跟在云中子入昆侖上直上玉虛宮。
    和白鶴童子一起過來的,也不用費事通稟了,云中子直入宮中,拜見元始天尊。
    須菩提祖師走后,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一言不發。云中子、白鶴童子進來后,參拜元始天尊。卻發現元始天尊仿佛沒有看到自己一般。見元始天尊如此,云中子和白鶴童子不敢妄動,恭恭敬敬的跪在元始天尊面前。
    不知過了多久,寂靜的玉虛宮中,終于響起了元始天尊的聲音:“都起來吧。”
    “謝老師(老爺)!”云中子、白鶴童子齊齊暗擦一把冷汗,從地上站起身來。只聽元始天尊道:“白鶴,你剛受了傷,下去歇息吧。”
    元始天尊這一句話,將白鶴童子感動的不得了,向元始天尊躬身一拜。緩緩退出玉虛宮。
    直到白鶴童子出到玉虛宮外,云中子小心翼翼的元始天尊問道:“老師,那打傷白鶴之人是誰?”在云中子看來,敢在昆侖山前打傷白鶴童子,元始天尊又沒找他麻煩的人。來頭一定不小。
    元始天尊眼中寒光一閃,“白鶴冒犯了圣人,合該吃些苦頭,此事到此為止,莫要再提。”
    “是。”云中子雖不知白鶴童子如何冒犯的圣人,但聽元始天尊這么說,就不再多問,向元始天尊道出自己今日回昆侖山所為之事。“弟子奉老師之命,在青城山開辟道場,立青城一脈。今日回山,請老師賜下法旨!”
    聽云中子這番話,元始天尊面色稍緩,不再是繃著一張臉,“為師已將闡教事務盡交于你,此事你自己做主吧。”
    “這……”
    云中子還想說些什么,只見元始天尊左手一擺,“你在人間只管放開手腳,不管出了什么事,自有為師替你擔著。”
    元始天尊都這么說了,云中子還能說什么?深吸一口氣,云中子從蒲團上起身,向元始天尊拜道:“弟子必不負老師厚愛,興我闡教道統。”
    從須菩提祖師離去到如今,元始天尊臉上終于露出笑容,沖著云中子揮了揮手,“去吧!”
    云中子又向元始天尊一揖,躬身向后退了九步,才轉身出了玉虛宮。
    來到玉虛宮外,云中子深深吸了兩口昆侖山上的靈氣,二目中閃過堅定之色,整個人化作一道白光,直往人間飛去。
    云中子飛離昆侖山后,元始天尊神色變幻不定,口中喃喃道:“我能贏得了通天,又豈會在乎一小輩?”
    ……
    首陽山,洪荒人族的發源地,也是洪荒人族的圣地。當年盤古三清之首,太清老子從昆侖山至此,見首陽山四圍聚集的千萬人族,感天機以洪荒人族為本立下人教。
    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從昆侖山至首陽山,剛落在首陽山前,就聽見一個個脆生生的聲音,“貴客臨門,小童奉我家老爺之命,在此恭候多時了。”
    孫悟空循聲望去,只見一身穿紅色錦緞衣的小童出現在山門前。
    見這小童彬彬有禮,須菩提祖師點了點頭,“貧道從西牛賀州而來,有要事與老君相商。”自量劫之后,作為勝利一方,老子從首陽山回到了大赤天。此時在首陽山兜率宮中坐鎮的,是老子的分身太上老君。
    姜子牙冊封眾周天星君后,老子置一分身太上老君坐鎮兜率宮,有節制玉帝的打算。可玉帝與陳九公聯手,勢力強盛,將太上老君架空。表面上雖對其尊重有加,但不過是高高供起,毫無實權。
    見事不可為,老子干脆將分身召回。如今留在首陽山,倒也適合。
    由小童引路,須菩提祖師、孫悟空來在兜率宮前。這時,小童止步,向須菩提祖師道:“老爺已在宮中等候多時,貴客請!”
    “有勞小友了。”須菩提祖師沖小童點了點頭,跨步邁入兜率宮中。
    進到兜率宮中,見太上老君正坐在爐前煉丹。看到須菩提祖師入內,老君也不起身,仍然揮扇扇火,只是口中說道:“道友來意我已知曉,既然元始師弟、女媧娘娘和截教教主都無異議,那吾也沒什么好說的。”
    須菩提祖師聞言,心中大喜,“多謝道友成全!”
    老君一邊扇火,一邊搖頭,“什么成全,不過是為了結因果罷了。”
    今日在金鰲島、昆侖山、首陽山轉了一圈,得三位圣人首肯,饒是須菩提祖師,也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
    就在這時,老子將手中羽扇往旁一扔,轉過身看著須菩提祖師,“道友,此事吾雖應下,但具體事宜,還需諸圣三商方可。”
    須菩提祖師聞言,面色不變,“好!三商就三商!”說著,須菩提祖師向老君一拱手,“事已定下,就不打擾老君煉丹了,他日紫霄宮再會!”
    “道友慢走!”
    當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離開首陽山后,立在云頭,孫悟空才向須菩提祖師問道:“老師,您剛與那老兒說的都是什么啊?”
    須菩提祖師微微一笑,滿是慈愛的望著孫悟空,“悟空,你現在還不懂,以后就曉得了。”
    孫悟空聞言一愣,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向后一仰,悠哉的躺在云頭。他沒有看到須菩提祖師望著他的目光中,流露著濃濃的不舍之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祝大家雙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