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58 闡教門下俱遭擒

哈哈哈!我們終于勝利了!《截教仙》現在是首頁新人作者新書榜、仙俠新人作者新書榜雙榜第一!
    兄弟們,我愛你們!
    這是屬于我們大家的勝利,當我們齊心協力的時候,誰也壓制不了我們。你能鎖得我一時,卻鎖不了我一世!
    從今日至本書完本,每日萬字更新,絕不斷更!絕不太監!絕不爛尾!我相信有兄弟們的支持與厚愛,我們一定會走到底的!
    MeTaTron大大投了12票1w2的更新票,我努努力!
    ~~~~~~~~~~~~~~~~~~~~~~~
    懼留孫想的倒是不錯,陳九公雖有諸多靈寶在手,但缺少一件防御至寶。
    無論那定海珠、紫電錘,還是落寶金錢、化血神刀等等。雖然威力哪個也不差,但都攻擊有余,防御無力。
    懼留孫卻是打的好算盤,你陳九公就是寶物再多,但畢竟修行日短。面對兩個大羅金仙和十位金仙,不用別的,就一輪玉清神雷,陳九公都抵擋不住。如此不用進陣,也不用破陣,就可將陳九公誅殺。
    “大善!”
    這次不但是文殊廣法天尊,堂內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幾個與懼留孫關系密切的更是撫掌稱善。
    看著似乎找到了對付陳九公的法子,而欣喜的眾位師兄,云中子心中有些擔憂。
    “諸位師兄,請聽小弟一言。”雖然實在是不想多說,但事關自己和幾位師兄性命,云中子不得不說。
    見云中子開口,廣成子心中一喜,剛才讓懼留孫出了風頭,正好可讓這云中子替自己搬回一局。“師弟但講無妨。”
    眉頭緊鎖,云中子沖廣成子點了點頭,開口道:“陳九公手中定海珠、紫電錘,還有那血霧包裹的刀型靈寶,都是殺伐無雙的攻擊靈寶。雖然陳九公無法抵擋你我師兄弟的法術,但我等也無法抵擋他這三件寶物啊。陳九公即使修行日短,但也有金仙修為。前日小弟在城外曾與其會過一面,那陳九公也不知吃了什么靈丹妙藥,如今竟然有金仙頂峰修為。若是他臨死反擊,恐怕……”在座的都不是等閑之輩,云中子話無需說全,說到這兒大伙就都明白了。
    “這……”
    云中子這一句話,說的闡教眾仙啞口無言。一時間,廣成子也沒有了云中子為自己搬回一局的喜悅。是啊,那陳九公若是在臨死前拼死一擊,無論帶走了自己師兄弟中的哪一個,甚至兩三個,都不好向老師交代啊。
    有黃龍真人的例子在前,十二金仙無不投鼠忌器。按云中子所言,誰知道那陳九公臨死一擊是奔著誰去的?誰又能保證,那陳九公最后一擊不是沖自己來的?
    凡人怕死,神仙更怕死!在坐的各位,姜子牙不算,十二金仙哪個不是修行多年。這一路走來,可是不容易啊。現如今封神臺上無數真靈聚集,封神榜上各神位之下名諱尚未顯現。誰也不知道自己損命后,是上封神榜,還是前往六道輪回轉世重生。
    轉世重生也就罷了,要是上了封神榜可就麻煩了。無有肉身,縱使修行無數元會,道行、法力也不會有一絲增長。這讓作為圣人親傳弟子的闡教眾仙如何能夠接受?
    雖然修行日短,但姜子牙在昆侖山上四十年,對自己這些師兄的脾氣可是了如指掌。這些人都是自私之輩,而且貪生怕死,心中沒有絲毫責任感。
    不說別的,就說當年姜子牙在山上時,因為資質極差,除了云中子和師弟申公豹外,就沒有一個拿自己當同門師兄弟的。
    挑水、劈柴……當時昆侖山上的重活累活,幾乎都是姜子牙一人在干。有時候姜子牙甚至想,那白鶴童子都比自己的地位高。
    今日見諸位師兄先喜后抑,姜子牙就知道這些師兄心里害怕了。這種情況,要是不能有一個可行的辦法,恐怕到了明日與陳九公約定的時間,都不會有人去赴約應戰。
    十二金仙不去,他們倒是沒事兒了。可自己西岐怎么辦啊?姜子牙卻是不知那陳九公根本不會為難西岐,也不會為難武王。武王要是東征的話,陳九公更不介意隨軍一起去,經過沿途還能收攏一些截教門人弟子。這些人都是日后截教復起的根基啊。
    不過姜子牙畢竟不能監察人心肺腹,還以為陳九公又是師弟申公豹請來和自己為敵的呢。
    見廣成子等人還是不言不語,姜子牙長嘆一聲,命武吉準備香案。
    在廣成子等人驚訝的目光中,姜子牙跪在香案前,連拜九拜。“老師在上,那截教余孽陳九公在西岐城外布下陣法,欲害吾教同門,望老師恩典,助弟子一臂之力。”說罷姜子牙在案前連連叩首。
    就在姜子牙叩首之時,天外十二點白光從天而降,正落案上,驚得十二金仙齊齊起身。
    從香案上拿起十二塊玉符,姜子牙一一遞在十二位師兄手中,“師兄,此乃老師所賜,只要戴上身上,絕無性命之憂。”
    “好!好!”
    廣成子等人接過玉符紛紛大喜,但一旁云中子只覺得有什么不對,但又不知到底是哪里有問題。
    ……
    西岐城外,以東三百里處,九曲黃河陣中,閉目養神的陳九公突然睜開二目,只見鄭倫來在八卦臺前。“老師,明日一戰,弟子擔心那闡教中人不顧道義,圍攻老師。不若弟子率兵助老師一臂之力?”
    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陳九公冷聲道:“你這句話倒是說對了,那闡教上下就從沒有講道義的時候。他們與為師對陣,忌憚吾靈寶之威,自己又不能動用寶物,也就只能有些下三濫的手段。”
    “那老師……”
    “無妨。”陳九公淡淡一笑,擺手道:“為師自有分寸。”說到此處,陳九公望著鄭倫道:“為師雖與姜子牙為敵,但西岐武王乃天命之主,此乃天數,縱使混元圣人也不能改變。你我此次只是與闡教了去因果,討伐武王的事兒你想也別想了。”
    “啊?”鄭倫聞言一愣,這些日子在陳九公身旁,鄭倫也知道什么叫天數。聽老師這么一說,鄭倫也知道事不可為。只能長嘆一聲,道:“弟子聽老師的。”
    “嗯。”點了點頭,陳九公又道:“明日一早,你帶你帳下三千烏鴉兵出營,離開西岐,往南走,為師隨后就到。”
    “弟子遵命!”
    看著離去的鄭倫,陳九公長嘆一聲,心中暗道:“老師,保佑弟子明日將闡教門下盡數誅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