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564 宋度下山

昆侖山,玉虛宮。
    自量劫之后,元始天尊就帶著闡教上下重回地仙界。在一個量劫未入洪荒之后,今五大圣人教派中,定數闡教的氣運最弱,就連在剛完結的殺劫中,一敗涂地的妖教,在氣運上也要勝過闡教一籌。這樣心高氣傲的元始天尊如何甘心?
    這還不算什么,最讓元始天尊難以釋懷的是,截教竟然在短短幾千年內復興。如今的截教在陳九公的帶領下,雖還未恢復昔日的洪荒第一大教,但只要闡教被截教蓋過,元始天尊這口氣就不會順。
    不知是因氣運,還是因果糾纏,盤古玉清、上清兩位圣人,自出世之日起,就有著迥然不同的性子。未證道時還好,有太古三族、上古巫妖的威脅,三兄弟不得不同心協力謹守昆侖山。
    等到紫霄宮開,道祖分圣位,三清立教證道混元之后,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只要聚在一起,就會因教義而爭執不休。雖有老子在旁相勸,可能修成圣人的,除了大氣運、大機緣之外,哪個不是同時兼備大智慧、大毅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較真,就是老子也勸不了啊。就這么一來二去,吵著吵著,一體同出的兩兄弟勢同水火,難以同在昆侖山。這才有了三清分家,通天教主出走金鰲島。
    隨著千萬年過去了,因為相距甚遠,很少相距的緣故,二圣之間少了許多的爭吵,關系漸漸緩和下來。可這不過是表象罷了,無論是元始天尊,還是通天教主,在心里都憋著一口氣。那就是要壓倒對方。
    不知是否因為二圣千萬年來的明爭暗斗,巫妖之戰后的封神大劫給了二圣一個一較高下的機會。可當時截教已為洪荒第一大教,闡教雖也不差,但對上截教無異是以卵擊石。以元始天尊的高傲,不會容忍失敗。更不會容忍自己敗給通天教主。就這樣,有了相邀西天兩圣人二圣,四友相會誅仙陣。
    無論手段光彩與否,對元始天尊而言,結果最重要。可取得了封神之戰的勝利,滅了截教之后。還沒有享受勝利的果實,闡教門下所有的精英,包括云中子在內的十二金仙,盡被陳九公以混元金斗擒拿。除云中子外,其余十一人都被陳九公削去了頂上三花,閉了胸中五氣。千萬年修為化為流水,只能重新來過。
    作為封神之戰的勝利者,在量劫之后,闡教氣運大漲,合該大興。可元始天尊門下精英殆盡,即使氣運加身,赤精子、太乙真人等人也無法增進修為。元始天尊爭來的氣運。又有何用?
    元始天尊證道于昆侖山,立教傳道,門下弟子不多,遠遠比不了通天教主,但也不少,門下弟子數量遠遠超過老子、女媧娘娘和準提佛母。就是和昔日的接引道人,如今的阿彌陀佛比起來,也少不了多少。可在封神大劫中,除了云中子、南極仙翁和姜子牙之外,元始天尊的其余弟子全折在了陳九公手里。
    但真正讓元始天尊惱怒的。并不是門下弟子的損失,而是陳九公竟然在短短兩千年里重立截教,并使截教氣運壓過了闡教。
    昔日與他相爭的通天教主已被道祖鎮壓,但陳九公是通天教主的傳人,自己為盤古玉清圣人。盤古元神所化,竟然斗不過個小輩,又何談與通天教主爭鋒?
    今量劫已畢,元始天尊將門下二代盡數打發下人間傳道,為的是重興闡教,再與截教爭鋒。
    今日準提佛母分身須菩提祖師東來,為的是什么,元始天尊心里一清二楚。這佛法東傳絕不小事,無論是元始天尊,還是陳九公,都不愿意。但須菩提祖師既然來了,就有十足的把握。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之上,白鶴童子懷抱羽扇侍立在側。白鶴童子先是見元始天尊默算天機,突然看到元始天尊神色一變,臉上現出怒氣,不禁心頭一顫。與金霞童子在截教不同,白鶴童子在闡教就是下人,雖與闡教二代弟子同輩,但沒有把他放在眼里。在昆侖山上,白鶴童子的地位也不過比那些雜役強些罷了。所以,看到元始天尊發怒,白鶴童子生怕自己受到牽連,被元始天尊拿來撒氣。
    “白鶴!”
    聽到元始天尊喚自己,白鶴童子連忙上前,恭候元始天尊差遣。
    “昆侖山前有二人來訪,你去將他們迎來玉虛宮。”
    “謹遵老爺法旨!”
    白鶴童子領命,出了玉虛宮,直往昆侖山山門外,見一青衣老道席地而坐,在他身旁站著一身穿黃袍,毛臉雷公嘴的怪人。想來這兩人就是自家老爺要見之人,白鶴童子緊走兩布,直向須菩提祖師走來。
    見白鶴童子向須菩提祖師走來,孫悟空上前一步,橫在須菩提祖師面前,手上青光一閃,菩提棍遙指白鶴童子,口中喝道:“止步!”
    “你……”被孫悟空呼喝,白鶴童子面露怒色。侍候元始天尊多年,白鶴童子自恃識得洪荒八方強者,今日這二人白鶴童子都不認得,想來不是什么厲害角色。別看他白鶴童子在元始天尊面前畢恭畢敬,在云中子、廣成子等人面前也老老實實。但在外人面前,白鶴童子架子還真不小呢。
    看著土里土氣的孫悟空,白鶴童子不但心生鄙夷,還拿定主意,要讓孫悟空吃些苦頭。想到此處,白鶴童子二目一瞪,指著孫悟空罵道:“不懂規矩的東西,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豈容你在此撒野!”
    剛才孫悟空要闖昆侖山,須菩提祖師也是這么斥責他的。但須菩提祖師是誰?白鶴童子是誰?孫悟空會須菩提祖師罵他,孫悟空乖乖的聽著,你白鶴童子敢這么說,孫悟空哪里會慣著你?
    本來被須菩提祖師訓了一道,孫悟空就不怎么高興。來在昆侖山。又吃了閉門羹。現在又被人大呼小喝的,孫悟空怒氣值爆管,揮菩提棍就向白鶴童子打去。
    “啊!”見孫悟空揮棍打來,白鶴童子大叫一聲,抽身就走。在白鶴童子看來。來昆侖山求見元始天尊的,誰敢和自己為難?卻是萬萬沒想到,還真有敢向自己出手的。還是和金霞童子對比,白鶴童子在元始天尊座前,雖能旁聽圣人講道,但元始天尊對他不管不問。平日有好東西也輪不到他。白鶴童子修煉近萬年,雖有金仙修為,但卻不如今日的孫悟空。見孫悟空棍棒夾風,白鶴童子曉得厲害,沒有法寶護身,只能避其鋒芒。
    孫悟空既然出手。又豈會叫你得好?見白鶴童子逼退,孫悟空欺身而上,手中菩提棍橫掃,見白鶴童子翻身躲過,孫悟空將棍一撩,雖被白鶴童子在空中一閃躲過,但孫悟空反手一棍。正擊白鶴童子左小腿之上。
    只聽白鶴童子口中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從半空中栽下,跌落在地。
    “悟空!”
    就在孫悟空雙手持棒,向白鶴童子頭顱打下的時候,須菩提祖師的聲音在孫悟空耳旁響起。孫悟空收棒回到須菩提祖師身旁,乖巧的不得了,更剛才動武的兇猴完全是兩個樣子。
    瞥了那捂著腿在地上打滾的白鶴童子,須菩提祖師站起身,對孫悟空說:“悟空,隨為師上山。”
    “好嘞!”孫悟空是什么性子?眼前就是刀山火海。他也敢闖。若不是須菩提祖師攔著,他早就打上昆侖山,現在聽須菩提祖師說上山,孫悟空緊隨其后,二人向昆侖山山門處行去。
    “你……你們……”被孫悟空打傷的白鶴童子。見這師徒二人要上山,似要說些什么,但被孫悟空回身一瞪,立馬將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被孫悟空氣勢所震,白鶴童子又羞又怒,但想自家老爺的性子,必不會與他們好看,白鶴童子一邊揉著腿,一邊暗暗詛咒須菩提祖師和孫悟空。
    就在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入了昆侖,直往山頂行去時,玉虛宮中的元始天尊面色鐵青,怒不可赦。這位玉清圣人倒不是因為孫悟空打傷了白鶴童子,而是白鶴童子太給闡教丟臉了。無論在須菩提祖師面前出言不遜,還是讓孫悟空打傷。這兩件事做的一件比一件丟臉,讓元始天尊憤怒不已。本來還想和須菩提祖師好好談談,現在么,自己完全被動了。
    且說那師徒二人來在玉虛宮前,看著莊嚴、華麗的玉虛宮,孫悟空不由得一陣失神。
    拉了這沒見過世面的猴子一把,須菩提祖師向玉虛宮內走去,“悟空,隨為師進去。”
    “好……好!”面對金碧輝煌的玉虛宮咽了咽了口水,孫悟空滿是心事的跟在須菩提祖師身后。
    也沒有人通稟,也沒有客氣,須菩提祖師、孫悟空大刺刺的進到玉虛宮中。
    在看到須菩提祖師的一瞬間,元始天尊面上怒容盡退,微笑著從云床上起身,向須菩提祖師迎來,“道友東行,至我昆侖,未曾遠迎,萬望恕罪。”
    須菩提祖師心中冷哼一聲,淡淡笑道:“道友掌大教,貴人事忙,貧道哪里敢怪罪道友。”
    聽須菩提祖師冷言冷語,元始天尊雖惱怒不已,但他座前童子失禮在先,元始天尊此時也只能忍讓。哈哈一笑,元始天尊到了個請,“道友快請,待我命童子奉上仙果、仙茗……”
    “不必了!”面對好客的元始天尊,須菩提祖師大手一揮,對元始天尊道:“小徒頑劣,打傷了道友那童子,恐怕那果吃不得,茶也用不得了。”
    “道友哪里話,我昆侖山童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道友且先坐下歇歇,也好嘗嘗我昆侖山滴露玲瓏果。”元始天尊哪里還會怪孫悟空打傷白鶴童子,連忙不露聲色的將此事揭過。
    元始天尊的退讓,讓須菩提祖師心里別提多舒暢了,就好像30來度的桑拿天,喝了一大杯冰鎮可樂一般,就一個字:爽!
    不過即使如此,須菩提祖師也沒打算給元始天尊好臉色看。無論是敵是友,圣人威嚴皆不可輕犯,這是圣人之間達成的共識。而圣人之下皆螻蟻,就算那白鶴童子不知自己身份,就憑他出言不遜,剛才孫悟空揮棒將他打殺,元始天尊也說不出什么。
    須菩提祖師也不落座,雙手負立,沖著元始天尊道:“玉清圣人,貧道東來,只為當年的因果。不知玉清圣人可還記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