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560 截魔聯盟

金鰲島,羅浮洞中。
    陳九公坐在蒲團上,周身青光繚繞,卻是在推算天機。
    半響,陳九公開口輕喚道:“金霞。”
    “老爺。”聽陳九公呼喚,侍立在一旁的金霞童子連忙上前聽命。
    “你往瀛洲島,迎準提圣人分身來此。”
    “謹遵老爺法旨!”金霞童子向陳九公一拜,躬身退出羅浮洞,使其縱地金光術,直往瀛洲島疾行而去。
    來到金鰲島最西端,金霞童子剛要離島往金鰲,就聽有人喚道:“金霞師兄!”
    金霞童子聞聲,連忙止住身形。雖然只聞其聲,還未見其人,但金霞童子聽出來了,這人正是奉陳九公之命,駐守金鰲島最西端的鄭倫。
    一道青光閃過,鄭倫出現在金霞童子面前,向金霞童子一拱手,“師兄匆匆忙忙是往哪里去啊?”
    “師弟,師兄我奉老師之命往瀛洲島去迎準提圣人分身。”
    “哦?佛門圣人東來?”鄭倫聞言,眼中閃過異色,忙道:“此事事關重大,師兄速去。”
    金霞童子向鄭倫一拱手,雙腳點地,整個人從金鰲島上飛起,飛在茫茫東海之上。
    看著金霞童子離去的身影,鄭倫心頭一顫,只覺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大事要發生。
    回到蘆蓬中,鄭倫盤膝于蒲團上掐指推算,一種莫名之感縈繞心頭,揮之不去,但又理不清因果。
    卻說那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從靈臺方寸山出發,穿過西牛賀洲、東勝神州。直來在東海之上。看著茫茫大海波濤洶涌,孫悟空心里感覺到一陣暢快,忍不住心頭激動,時而在海面上飛來飛去追逐海鳥,時而沉入水底抓魚捕蝦。
    看著玩著高興的孫悟空。須菩提祖師面含笑意,一臉慈祥之色。
    “老師!老師!”孫悟空捧著一近一米來長的大青蝦從海中竄出,來在須菩提祖師面前,“老師,這蝦是成精了吧!”
    須菩提祖師看著那在孫悟空懷中不斷掙扎的大青蝦,不由得苦笑道:“悟空。此乃洪荒異種青背龍蝦,這等異類修行不易,你快將他放了!”
    “好嘞!”孫悟空雙臂一揚,將那大青蝦拋入水中,然后又要入海,卻被須菩提祖師一把拉住。
    “老師。怎么了?”
    須菩提祖師搖了搖頭,對孫悟空耐心的說道:“悟空,這東海乃截教圣人道場之所在,你不要亂跑了,且與為師上金鰲島。”
    “老師,您是說整個東海……都是截教圣人的地盤?”聽了須菩提祖師的話,孫悟空驚呆了。占山為王這些年。孫悟空也從他人處得知這天地間有六位圣人。但對這無法無天的猴子來說,天地之間只有兩個人值得他尊崇,一個是自己老師須菩提祖師,另一個則是孔雀如來。圣人什么的雖高高在上,可他們離自己的世界太遠了。
    可今日聽須菩提祖師說,整個東海都是陳九公的,孫悟空才在恍然間感覺到圣人是怎樣的存在。自己自號齊天大圣,麾下勢力綿延十幾萬里,已經很了不起了。但和這東海一比,根本不值一提。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物能占據一海之地?這個問題在孫悟空腦海中揮之不去。此時孫悟空有一種渴望,渴望見到自己老師口中的截教圣人。
    須菩提祖師不知道孫悟空心里想的什么,但見他安靜下來,便帶著他往瀛洲島飛去。來在瀛洲島前,須菩提祖師看到一青衫道人帶著一金衣童子立在云端。不禁笑道:“勞道友相迎,實在是吾之罪過!”
    那金衣童子是金霞童子,這不用多說。而那青衫道人,則是受陳九公之托坐鎮瀛洲島的盤庚老祖。
    見須菩提祖師帶著徒弟駕云而來,盤庚老祖打一稽首,“圣人東來,盤庚豈敢不來迎接?”
    須菩提祖師聞言,微微一笑,以道家稽首還禮。而在他身旁的孫悟空,聽到盤庚老祖稱自己老師為圣人,不由得大吃一驚。自己老師竟然也是圣人,天地間不是只有六位圣人么,那六個名字里明明沒有自己老師啊。
    “悟空……悟空!”
    “啊?”被須菩提祖師從沉思中喚醒,孫悟空連忙將目光轉向須菩提祖師,“老師,您……”
    感覺到這猴子有些不對,須菩提祖師直接將他的話打斷,為孫悟空引見盤庚老祖。“悟空,這位大仙號盤庚老祖,論輩分而言,你當喚他一句師叔。”說到此處,須菩提祖師見孫悟空還是昏昏噩噩的,不禁叱喝一聲,“還不過去拜見師叔!”
    “不敢,不敢!”盤庚老祖怎能不知準提佛母是什么樣的人物,這須菩提祖師是準提佛母的分身,可以說和準提佛母就是一個人。這位智計冠絕洪荒的圣人,饒是盤庚老祖,也感覺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
    孫悟空知自己老師不高興,連忙向盤庚老祖躬身一拜,口稱:“拜見師叔。”
    盤庚老祖伸手虛扶之際,心中暗暗叫苦,無奈之下,在袖中摸出一只指甲蓋大小的黑色小蟲,“小友喚我一聲師叔,沒有見面禮卻是不好。此物雖不為天材地寶,但是我盤庚獨門之物,且贈與小友防身。”
    看著盤庚老祖手中的蟲子,孫悟空心里不禁有些犯膈應。想他齊天大圣占據齊云山,方圓幾萬里之內妖王時常獻上禮品。可這么多年,孫悟空都沒見過送禮有送蟲子的。暗道盤庚老祖小氣的同時,孫悟空也沒有伸手去接。
    “悟空!”
    聽到須菩提祖師語氣中濃濃的不滿之意,孫悟空強硬著頭皮從盤庚老祖手中接過那小黑蟲子,將它攥在右手中,向盤庚老祖躬身拜謝,“多謝師叔!”
    知道孫悟空沒看上自己拿出的東西,盤庚老祖也不以為意,指著金霞童子向須菩提祖師道:“此乃教主座前金霞童兒,由他引圣人師徒前往金鰲島。”
    “那就有勞小友了!”
    “不敢!”金霞童子向須菩提祖師躬身一拜,側身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后當先而行,引須菩提祖師往金鰲島行去。
    知須菩提祖師東來,盤庚老祖早用陳九公給的符印定住了絕仙劍,此時瀛洲島通往金鰲島是一片坦途。
    金霞童子帶著須菩提祖師和孫悟空來在金鰲島上,須菩提祖師雙腳落在金鰲島上時,口中嘆息道:“當年我與師兄曾來金鰲島同通天道友論道,不想今日再來,已然物是人非……”
    對于須菩提祖師的一番嘆息之言,孫悟空不明所以,金霞童子知道一些,但卻沒有言語。
    就在這時,鄭倫從蘆蓬中迎出,向須菩提祖師一禮道:“截教鄭倫,見過圣人。”
    “原來是教主高足,果真不凡。”
    “教主謬贊,鄭倫實不敢當。”
    與鄭倫客套幾句,須菩提祖師在金霞童子的帶領下向羅浮洞行去。當落后須菩提祖師一步的孫悟空走過鄭倫身旁時,看著鄭倫近在咫尺的臉龐,沒有由來的感到一陣厭惡。
    腳下不停,一直往前走,但孫悟空回頭看著鄭倫。不知怎得,今日是第一次見面,可孫悟空就感覺從心里往外的討厭鄭倫。
    當孫悟空的目光對上鄭倫雙眼的一剎那,孫悟空看到的是鄭倫眼中毫無掩飾的殺機。這一瞬間,孫悟空心頭一顫,一股涼氣從腳底板直竄到脊梁骨,使得孫悟空激靈靈打了一個冷顫。
    此時的孫悟空不過將八九玄功功行四轉,莫說鄭倫修煉九轉玄功,已經到了五轉,其與袁洪、金大升不同,在修煉九轉玄功的同時,鄭倫還一直苦修上清仙法。雖然孫悟空自稱大圣,但他和真正的妖族大圣差著十萬八千里呢。若不是身份的原因,就他這么個囂張法,早不知死上多少回了。
    狠狠的盯著那跟在須菩提祖師身后力求的孫悟空,鄭倫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為什么會對一個初見的人有這么厭惡的情緒。長出一口濁氣,鄭倫默誦黃庭三卷,可仍然無法使心情平復。
    直到孫悟空消失在視線中后,鄭倫才收回目光。想了想,鄭倫向金鰲島北端行去,因為在金鰲島最北面駐守的,是鄭倫的好兄弟陳奇。
    須菩提祖師仿佛不知道孫悟空與鄭倫之間無形的碰撞,隨著金霞童子來在羅浮洞前,立在洞前的水火童子迎上,向須菩提祖師拜道:“水火拜見圣人,小老爺已在洞中等候多時了。”
    須菩提祖師當年來金鰲島時,水火童子就在通天教主座前服侍。沖著水火童子點了點頭,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進到羅浮洞中。
    一進羅浮洞,須菩提祖師就看到了坐在蒲團上的陳九公。
    陳九公起身,向須菩提祖師打一稽首,“道友東來,未曾遠迎,還望道友恕罪。”
    須菩提祖師向陳九公還禮,口中道:“惡客上門,不請自來,還望教主莫要見怪。”
    “哪里,哪里,道友請!”
    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在案前坐定,剛一坐下,孫悟空就聞到一股香氣,原來在面前石案上的白玉蟠龍盤中,擺著四枚拳頭大小,黃澄澄的果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今兒封推,心情有些小激動。這陣子更新不給力,不是身體的問題,是因為工作太忙。入夏時節,上面查的嚴,每天跟著領導走山巡林,晚上六點多回來,累的跟那啥似的了。
    我保證,忙過了這一周,就好好更新,爭取七月末八月初完結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