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564 道魔并立佛法將傳

陳九公和須菩提祖師無視旁人的談話,讓拎著孫悟空站在一旁的金霞童子有些尷尬。
    陳九公:“我當年在恩師門下學藝時,曾聽人說妖族兩位皇者,帝俊娶羲和為妻,而太一也與一女修相戀,不知是何方女仙,竟能得東皇垂青?”
    須菩提祖師也沒想到,陳九公會擁有一個八卦的心,當聽到陳九公問及此事,須菩提祖師面色一變,輕輕吸了一口氣。
    見須菩提祖師神色有異,陳九公擺了擺手,示意金霞童子退下。
    剛才陳九公問須菩提祖師的話,金霞童子也聽到了。此時金霞童子雖面色不顯,但暗地里卻豎起了耳朵。就好像人們總喜歡關注明星八卦一樣,上古妖皇在這洪荒就相當于明星,而且還是巨星。當陳九公揮手示意他退下時,金霞童子提了提手上的孫悟空。然后,就看到陳九公壓了壓手掌后,金霞童子將孫悟空放到地上,悄悄退出羅浮洞外。
    金霞童子離去后,須菩提祖師才道:“此乃上古洪荒秘聞,少有人知。教主知東皇太一,卻不知那女修的身份絲毫不比東皇太一差。”
    “哦?”聽須菩提祖師這么一說,陳九公心中的八卦之火越來越盛。那東皇太一什么身份?洪荒大能女修本就不多,能與他相提并論的更是少之又少。此時陳九公心中不禁有了個荒誕的想法,“莫非是女媧娘娘不成?”如果是真是這般,那可就有意思了。
    但當聽到須菩提祖師說出一個名字后,陳九公睜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道:“竟然是她?”
    須菩提祖師淡淡一笑,“教主也沒想到吧?”
    “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啊……不過,她與太一倒是般配。”陳九公連連搖頭,那與東皇太一相戀的女修雖不是女媧娘娘,但比起女媧娘娘來,更讓陳九公震驚。
    就在這時。只聽得一聲呻吟,那被金霞童子放在地上的孫悟空抽動了兩下,翻身蹦起,伸手一招,菩提棍出現在掌中。這猴子昏昏沉沉醒來,還道自己仍在甲乙萬木大陣之中。
    “混賬!”須菩提祖師心中惱怒,口中發出一聲怒喝。
    耳旁傳來一聲怒喝,孫悟空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才發覺自己已然不是在甲乙萬木陣內,而是回到了羅浮洞中。剛才那出聲呵斥自己。正是自己老師。
    即使剛才昏迷不醒。但此時孫悟空已經明白過來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連忙收起菩提棍,來在須菩提祖師面前,孫悟空拜倒在地,叩首道:“老師。徒兒給您丟臉了!”
    “你……哎……”須菩提祖師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話到嘴邊,卻化作了一聲嘆息。他不是在陳九公面前給孫悟空留面子,而是這位圣人對門下愛徒一向縱容。這幾千年來,孫悟空的所作所為他都知道,但他從沒有管教過孫悟空,有的只是一味的縱容。
    沖孫悟空擺了擺手,須菩提祖師向陳九公苦笑道:“貧道管教不嚴,讓教主見笑了。”
    陳九公搖了搖頭。“道友言重了,靈明石猴,天生地養,生性難免有些頑劣。只是若想為佛門傳經入東,還得磨練磨練性子。”
    “教主說的是。”須菩提祖師點了點頭。沖著那還跪在地上的孫悟空喝道:“還不速速謝過教主教誨?”
    聽須菩提祖師之言,孫悟空起身,來在陳九公面前,躬身一揖到底,“多謝教主教誨。”
    見陳九公伸手虛扶,以法力將孫悟空托起,須菩提祖師一顆心終于落了肚。陳九公雖強勢,但與通天教主相仿,從不以勢壓人,這要是元始天尊,即使不當面發作,日后也會算計孫悟空。想著回去后該好好管管你孫悟空的同時,須菩提祖師起身,向陳九公道:“教主,我師徒二人還要往大赤天、昆侖山走上一遭,就不在此叨擾了。”
    陳九公聞言,眉頭微微一皺,“道友既然來了,何不多留幾日,也好讓我以盡地主之誼。”
    “教主也知貧道有要事在身,若是一刻不將此事定下,我心就難以安生。教主盛情,貧道銘記于心,他日必再來仙島,與教主暢談。”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留道友了。”陳九公起身,要送須菩提祖師出洞,又指著案上那四枚黃中李,“我這島上也無甚待客之物,這幾個果子,道友若不嫌棄,就帶上吧。”
    這些黃中李,須菩提祖師沒吃,就是想走時帶回去給孫悟空。只是孫悟空做出了那樣的事,陳九公若不開口,須菩提祖師也不好意思將這四個黃中李收走。現在陳九公既已說話,須菩提祖師謝過陳九公,袍袖一卷,將黃中李收入袖中,在陳九公相送下,出了羅浮洞。
    來到羅浮洞外,須菩提祖師向陳九公道一聲:“教主留步。”
    “好,道友慢走。”
    須菩提祖師點了點頭,拉起孫悟空飄然而去。在羅浮洞前,望著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消失在天邊,陳九公二目之中青光流轉,是在心中默算天機。
    片刻之后,陳九公眼中青光退去,對金霞童子吩咐道:“金霞,你去將鄭倫喚來。”說完,陳九公轉身走入洞中。
    得了陳九公吩咐,金霞童子連忙去鄭倫往日所在之地,可到了鄭倫平日所在蘆蓬,發現他已不在此處。金霞童子嘿嘿一笑,“好個鄭倫,老爺命你駐守此地,以迎往來賓客,你竟四處亂走。”說著,金霞童子向四周望了望,發現鄭倫的確不在此地,又想了想,就往金鰲島北端行去。
    在金鰲島最北端,臨海之處,一座草廬之中,鄭倫、陳奇席地相視而坐,鄭倫口中滔滔不絕,陳奇則是耐心的傾聽。
    耳旁傳來的一陣聲響打斷了鄭倫和陳奇的談話,二人聽得出這是以縱地金光術趕路發出的聲音。二人相視一起,相繼起身時,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鄭倫師弟可在?”
    “是金霞師兄。”陳奇聽出金霞童子的聲音。對鄭倫道:“想來是師伯找你有事,讓金霞師兄出來找你。”
    聽陳奇這么說,鄭倫連走出草廬,見金霞童子站在外面,鄭倫拱手道:“師兄,鄭倫在此。”
    金霞童子向鄭倫拱了拱手,笑道:“師弟當值期間,怎得亂跑?現在老爺召見,師弟還不快跟我來。”
    “老師召見?”鄭倫一怔,忙道:“有勞師兄引路。我等速速去見老師。”
    鄭倫聽陳九公要見自己。跟著金霞童子就走。等那陳奇出來一看。只看到兩個朝著羅浮洞行去飛速行去的背影。
    金霞童子將鄭倫帶到羅浮洞前,向洞內一指,“師弟,老爺正在洞中等你。你自己進去吧。”
    鄭倫點了點頭,正了正衣冠,疾步走入羅浮洞中。進到洞中,向陳九公行禮之后,鄭倫坐到蒲團上,等著陳九公說話。
    陳九公道:“方才須菩提祖師來我金鰲島,你已見過了吧?”
    “是,弟子已與佛門圣人見過。。”
    “那他門下弟子呢?”
    鄭倫聞言一怔,想起跟在須菩提祖師身后的孫悟空。心中無由的生出一絲厭惡。“回老師,也見過了。”
    看到鄭倫臉上一閃而逝的厭色,陳九公問道:“那人名喚孫悟空,與你大師兄同為混世四猴,你大師兄是通臂猿猴得道。而他是靈明石猴。”說到此處,陳九公見鄭倫神色無異,問道:“你覺得那孫悟空如何?”
    “孫悟空……”鄭倫不知陳九公為什么會問自己對孫悟空的看法,但被陳九公這么一問,鄭倫卻不知該怎么向陳九公回話。
    當鄭倫抬頭看向陳九公的時候,卻見陳九公沖自己擺手。鄭倫一愣,從蒲團上起身,向陳九公一拜,躬身退出洞去。
    鄭倫出到羅浮洞外,看見金霞童子和水火童子正聚在一起嘀咕著什么。看到鄭倫從洞中出來,金霞童子有些好奇,“師弟不是剛進洞么……”說著,金霞童子面色一變,“莫不是師弟惹老爺發怒,被趕出來了?”
    鄭倫聞言,不禁面露苦笑。若真是像金霞童子說的這樣,那也就罷了,好歹還能知道老師的心意如何。可現在……老師喚自己來究竟是何用意,尚且不知就被趕出來了。“難道是自己說錯話了?”鄭倫暗想著,但卻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因為剛才在洞里,壓根也沒說什么啊。
    且不說稀里糊涂的鄭倫,單說須菩提祖師和孫悟空這對師徒,出了金鰲島,離開東海,直奔昆侖山而去。
    這一路上,須菩提祖師可是把孫悟空給好一頓數落。孫悟空也知道自己有錯,垂頭低首不敢多言。
    說了半天,師徒二人腳下云頭過了西昆侖,眼看就要到達昆侖山,須菩提祖師對孫悟空道:“悟空,那闡教元始天尊可不如陳九公那般好說話,你在昆侖山且不可肆意妄為。”
    “弟子不敢。”被須菩提祖師訓了一道,現在他說什么,孫悟空都不敢有二話。
    就這樣,師徒二人來在昆侖山前降下云頭。見山前無人,須菩提祖師冷笑道:“元始好大的架子。”
    “嗯?老師,咱們來,這山中主人知道?”
    “當然。”須菩提祖師面露不屑之色,“混元圣人心念動,三界萬事皆知曉。這話雖有些夸大之嫌,但你我到了昆侖山,他若還不知,也不配稱為是混元圣人了。”
    聽到須菩提祖師的話,想想自己師徒剛一到瀛洲島,盤庚老祖已然是等候許久的樣子。再看看這昆侖山中人,明顯是不把自己師徒放在眼里。一時間,孫悟空心中怒火焚燒,將方才須菩提祖師的交代忘得一干二凈,手上現出菩提棍,“既然他們不出來,那我就把他打出來!”
    “悟空!”一把拉住孫悟空,須菩提祖師怒道:“你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豈容得你撒野!”
    “老師,他們……”
    “住嘴!”
    若是別人跟孫悟空這么說話,孫悟空早就一棒子摟過去了。但這是須菩提祖師,孫悟空只能忍了。只見這猴子憋得滿臉通紅,不住的抓耳撓腮。
    見孫悟空滿臉不忿,須菩提祖師暗暗嘆息。千萬年來,自己門下就只有這么一個弟子。在西牛賀洲,佛門弟子因為自己的緣故,即使是那桀驁的孔雀,也暗中照顧孫悟空。而妖族部眾,哪個能不顧女媧娘娘的面子與他為難?這孫悟空如此,當真是集千萬寵愛于一身,就是這樣,才導致他無法無天,肆意妄為。
    想那金鰲島是什么地方,孫悟空敢為了黃中李行兇,若不是陳九公大量,單憑自己這無有法力的分身,孫悟空絕出不了金鰲島。現在來到昆侖山,元始天尊這般,明顯是要與自己為難。若是孫悟空再不知好歹,恐怕會引來大麻煩。
    《西游記》中,須菩提祖師趕孫悟空下山時,曾嚴令他在外不許說是自己的弟子,就是怕出現這種情況。可西游時,佛門興盛,將玄門三教壓制在南瞻部洲。那時準提佛母門下首徒是孔雀大明王,絕不止孫悟空一個弟子。
    此時的須菩提祖師,望著昆侖山上空云海,想的并不是元始天尊的態度,而是要怎么磨磨孫悟空的性子。
    孫悟空哪里知道須菩提祖師心里是怎么的想的,在孫悟空此時的心里,恨極了闡教,恨極了元始天尊。望著昆侖山,孫悟空握緊了菩提棍,心中暗暗發誓,總有一日要推了這昆侖山!不,要將這洪荒第一仙山打下,作為自己的道場。
    盤古玉清圣人元始天尊,不知自己被一個無法無天的猴子記恨。這位混元圣人盤膝坐在云床上,閉目養神,好像根本不知道準提佛母分身須菩提祖師,帶著孫悟空來到了昆侖山。
    不知過了多久,元始天尊睜開雙眼,這位教主眼中白光如炬,在兩道白光中,大道衍化不休。
    “咦!”突然,元始天尊眼中白光消逝,掐指算了算,一絲怒容浮上面容。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