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558 人間(四)

當袁洪和金大升滿心委屈地將三千多個儲物玉瓶都打入陳九公要求的陣法后,陳九公命他二人將這些玉瓶依陣勢擺放在山上。
    在袁洪將最后一個玉瓶放到陳九公要求的位置上后,一道道精光自三千四百二十三個玉瓶表面沖起,白玉的光芒交織在一起,似一張大網將整座山峰籠罩。
    與此同時,這些玉瓶那狹小的瓶口中,發出龐大的吸引力。彌漫整個山脈的白霧仿若潮水一般,向陳九公師徒三人所在山頭涌來。
    “大升,還不祭起混沌鐘!”
    聽陳九公之言,金大升連忙摘下腰間懸掛的鈴鐺,隨手拋在空中。這鈴鐺迎風便長,化作混沌鐘將金大升護住。
    白霧從四面八方涌來,此時主峰上的白霧仿佛凝聚成了實質,漸漸有液化的趨勢。而隨著陳九公一聲令下,袁洪張手打出一道掌心雷。
    雷聲一聲,三千四百二十個三玉瓶仿佛鯨吞一般,張開三千來張口,大口大口的吞噬充斥在周圍的白霧。
    這三千多個玉瓶都是材質不怎么樣,但其中都蘊含芥子須彌之術,就仿佛三千多個無底洞一樣,周遭白霧瞬間稀薄了許多。
    過了約有一刻之久,這就千萬年來籠罩著千里山脈的白霧,消失得干干凈凈,萬里晴空,烈日當中。若是不知,任誰也不會想到就在分分鐘前,此地還白霧遮日,覆蓋千里。
    對今日之舉,陳九公似乎很高興嗎,微笑著道:“徒兒們,速速將玉瓶收了,你我啟程往南瞻部洲一行。”
    “是。”袁洪、金大升得到命令,連忙將三千四百二十三個玉瓶收起,跟著陳九公離了此地,直往南瞻部洲之地。
    ……
    金鰲島,羅浮洞中。陳九公對水火童子道:“水火,你去南瞻部洲白潭山,與我分身匯合。”
    “水火遵命!”
    水火童子離去后,陳九公又吩咐金霞童子道:“金霞,你去洞外撞響金鐘,將去人間除魔的截教弟子全部召回。”
    “是,老爺!”
    金霞童子躬身領命,出到羅浮洞外撞響金鐘。這金鐘一響,前往暫居在武當山、鉆頭號山、終南山和峨眉山的截教弟子們,紛紛向六耳、紅孩兒、洪錦、朱子真、楊顯告辭。離開人間。返回金鰲島。
    再說人間局勢。自赤壁一戰,曹操近百萬大軍命喪火海,孫劉趁機反撲。劉備不但奪回荊州、益州之地,還親率大軍出祁山攻略雍涼。而孫權殺過長江。盡取揚州的同時,又收回徐州。趁著曹操虛弱,孫權命周瑜統兵攻打青州。
    曹操在兵敗赤壁之后,帶著玄妃、郭嘉回到許昌。面對孫劉的步步緊逼,曹軍暫時全線退守。就這樣,人間不再是曹操一家獨大,漸漸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適逢亂世,群雄逐鹿,大戰多年。此時百姓厭戰。人心思定。作為人間少有的凈土,武當山、鉆頭號山、終南山、峨眉山、昆侖山……這些仙人開府立派之地,對人間百姓而言,是再好不過的世外桃源。在這種局勢下,各大派廣開山門。納有緣人入山學道。
    有人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也有人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在玄門道家興于人間之時,魔也于人間不斷的發展壯大。
    與地仙界相同的是,在人間的昆侖山西面,也有西昆侖山脈。這西昆侖雖有個西字,但卻地處中原。而在這廣袤的大山中,魔族大圣赤血立中央魔教,傳魔族魔功法術。
    于此同時,在東海地魔崖,金身魔圣立東方魔教。在南疆百蠻山,碧焰魔圣立南方魔教;在西域天山,白發魔圣立西方魔教。在北境長邙嶺,嗜心魔圣立北方魔教。
    凡人皆道神仙好,又哪知誰是正來,誰是邪!在普通人族百姓眼中,只要會法術的就是神仙,要不人間哪能都流傳狐黃白柳灰?有靈性的狐貍、刺猬、黃皮子都能被人尊為是仙,這些魔族修士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在魔教起初時,相比于收徒比較嚴格的玄門教派,不少凡人拜入了魔教,從此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相比于玄門正宗的厚積薄發,魔教卻有那速成之法。凡人血、肉、精、魂,為魔教修士最喜歡的東西。只要有足夠的血、肉、精、魂,提升修為根本不是難事。
    此時又值人間戰亂不休,無數魔族修士遍布四方,收集在戰爭中死去,卻未投入六道輪回轉世的厲魂。
    近幾十年來,人間大戰雖不少,死人也不少,都留在人間的厲魂也不少。但比起魔教修士的需求來說,還是遠遠不夠的。漸漸的,魔教修士就把目光轉移到那些活人身上,也就有了殺人取血、肉、魂魄之事。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出三年,人間百姓就知道了什么是仙什么是魔。而玄門弟子,也時不時的下山除魔,一來揚名立萬,二來可積攢功德。道魔沖突由此而生,相互廝殺爭斗。
    在道魔沖突愈演愈烈之時,洛陽白馬寺,人間的又一處凈土。方丈禪院中,白馬寺主持圓覺召集他師兄圓鳴、師弟圓真,在一起商議佛門要事。
    這圓覺早已不是當年陳九公見到的那個小和尚了,已是佛寺主持的圓覺一身的祥和之氣,襯托整個人莊重威嚴,周身淡淡金光隱現,卻是佛門寂滅佛法修煉到了一定的地步。
    圓鳴和尚,這位當年也得陳九公賜黃中李的佛門弟子,坐在蒲團上,手持念珠,身披蠶絲袈裟,一臉的慈悲祥和。
    再看那圓真,卻也是陳九公舊識。他不是別人,正是當年陳九公在白馬寺外遇到的宋忠,也就是陳九公門下弟子宋度的親爹。當日陳九公給他指了一條“明路”,宋忠還真入了佛門,而且還成了圓覺、圓鳴的師弟。現如今的宋忠,也不是前些年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儒家學子。只見他腦后一輪金光隱現,論修為,竟然還要在圓覺、圓鳴之上。
    白馬寺,是人間的佛門圣地。在當下,天下群僧皆出自白馬寺。而這圓覺、圓鳴、圓真三僧。就是白馬寺的三個主事者,也是僅有的三個高層。佛門在人間的事情,無論大小,皆由三人斷絕。
    今日,師兄弟在此商議,就是要討論在人間傳揚佛法一事。
    圓覺念聲佛號,當先開口道:“師兄、師弟,昨日佛母座前童子傳佛母口諭,命我等在人間傳教,揚我佛門妙法!”
    “善哉。善哉。”圓覺話音剛落。就聽圓鳴喜道:“兩位師弟不知。我等這一日已經等了三十年了。”說著,圓鳴周身金光大作,陣陣梵音憑空而起,圓鳴大聲念句佛號。站起身來,雙手合十向圓覺一禮,“師弟,下令吧!”
    “師兄不要著急。”見圓鳴如此心急,圓覺苦笑道:“師兄,今截教門下據武當、終南、峨眉山,闡教也在昆侖、崆峒等處傳道。我佛門傳道之初,還要避開他們才是。”
    圓鳴聞言,點了點頭。重新做回蒲團上,搖頭苦笑:“是我心急了。”
    圓覺笑道:“天定賢者劫,我佛門大興。此乃天數,縱使混元圣人也無法改變。你我師兄弟三人奉佛母之命主持弘揚佛法一事,這大功德早晚是你我的。”
    聽圓覺此言。不但是圓鳴,就連一旁的圓真也欣喜不已。就向圓覺所言,此事成了,那真是偌大的功德。
    見圓鳴、圓真都已經心動,圓覺道:“今時機已至,師兄、師弟可在人間擇一山川,開辟洞府,使我佛法廣傳人間!”
    “兩位師兄!”圓真道:“當年我求學時,曾路過嵩山。我愿往嵩山,開山立寺,傳我佛法!”
    “好!”圓鳴撫掌叫好道:“師弟往嵩山,那我就往五臺山,立文殊院,弘揚佛法!”
    圓鳴說完,圓覺、圓真齊齊念聲佛號,霎時間室內金光閃閃,香氣彌漫,朵朵金蓮平地而生。
    三僧皆非凡人,說做就做,說走就走。圓鳴、圓真起身向圓覺告辭,而圓覺也將二僧送出白馬寺。
    來在寺門外,圓覺從袖中取出金色的小錘遞給圓真,“師弟,此去嵩山非但路途遙遠,尚有艱難險阻,愚兄無以為贈,此物雖我多年,雖不入先天,但卻有幾分威力,可助師弟一臂之力!”
    入白馬寺這些年來,圓真早已不是當年那個窮酸儒生,參禪念佛之后,竟然一改性情,變得無比豪爽。心知此次下山,不會那么容易,圓真也不客氣,接過金錘,向圓覺拜謝,“這些年來承蒙兩位師兄照顧,圓真沒齒難忘!”說完,也不待圓覺、圓鳴回話,轉身就走。
    看著圓真離去的身影,圓鳴微笑道:“不想轉世人間,還能有這么一位師弟。”
    圓覺同樣笑道:“圓真師弟身具大氣運,應我佛門大興而出,真是我佛門之福。”
    圓鳴點了點頭,對圓覺道:“師弟,事不宜遲,我也走了。”
    “師兄保重。”圓覺說到此處,突然想起一事,“師兄在五臺山立道場,還要小心那闡教中人。”
    圓鳴聞言,不由得面色一變,“多謝師弟提醒。”
    “師兄客氣了。”
    圓鳴雙手合十,向圓覺一禮,就要離去。可剛跨出一步,突然收住腳步,回身向圓覺道:“師弟坐鎮洛陽,還請多多留意我那師弟。”
    “師兄放心,普賢尊者若是轉世,我必引他入文殊院!”
    聽到圓真的承諾,圓鳴似乎放心了心頭重擔,一步跨出,消失在白馬寺前。
    接連送走了圓真、圓鳴,圓覺淡金色的臉龐上露出一絲笑容,口中輕吟道:“禪心朗照千江月,真性清涵萬里天。”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睜開二目,望著八寶功德池那金色的池水又上漲了一寸零三點,疾苦的面容稍緩。想了想,阿彌陀佛轉頭向那神游天外的準提佛母輕喚道:“師弟。”
    “師兄。”準提佛母睜眼,看向阿彌陀佛。
    “師弟,是時候了吧?”
    準提佛母掐指一算,點了點頭,開懷笑道:“是啊,是時候了。”說到此處,準提佛母幽幽一嘆,“師兄,多少年了?”
    被準提佛母這么一問,阿彌陀佛面色一怔,目光有些迷離,口中喃喃道:“多少年了?不知道,不知道,有些記不得了……”
    這時,在阿彌陀佛左邊不遠處,十二品造化青蓮上坐著的青蓮造化佛也從入定中醒來。聽著二圣的對話,青蓮造化佛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二圣這幾句話中蘊含怎樣的玄機。
    阿彌陀佛又向準提佛母問道:“師弟,此事事關重大,不如就由青蓮師弟出面,去見那玄門三圣。”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笑道:“佛法東傳,為我心神所系,日盼夜盼之事。今日終成,我當親往東土走上一遭!”
    知道準提佛母說的親往就是他那分身須菩提祖師,阿彌陀佛點了點頭,“如此更好!”
    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中,須菩提祖師端坐云床之上,在他下面,孫悟空抓耳撓腮的看著自己那閉目養神的老師。這些年,孫悟空在西牛賀洲,以齊云山為中心,將方圓萬里內所有妖王全部收服。
    此時他掌控數萬里之地,麾下小妖不下十萬,自號齊天大圣,煞是威風。但在須菩提祖師面前,孫悟空還是一如既往的恭敬。雖然早都坐不住了,但須菩提祖師沒發話,孫悟空也只能強耐著性子,繼續這么坐著。
    就在須菩提祖師睜開雙眼的一瞬間,孫悟空忙撲到云床前,“老師,您醒了?”
    聽孫悟空之言,須菩提祖師微微搖頭。這猴子和陳九公門下袁洪極為相似,都只喜肉身搏殺,對參禪悟道不屑一顧。在須菩提祖師門下學藝這么多年,孫悟空只修那**玄功,還有孔雀如來傳他的菩提金身之術,對佛門寂滅佛號,根本不敢興趣。在這三千多年來,孫悟空平日就是舞弄棍棒,從沒有閉關打坐之舉。
    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須菩提祖師對孫悟空道:“悟空,你隨為師往東方走走。”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