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556 人間(二)

圣人在混沌中開辟的天地,雖然不如洪荒大地之廣袤,但也有千萬里之遙。
    麒麟王身為人教護身,一個人在大赤天中占據了一座蔓延三千里的廣闊山脈。
    這片山脈往日一片祥和,可今日卻被滾滾黑氣籠罩,在黑氣中,無數天魔飛舞。
    大赤天是老子道場,在此地出現魔氣,太請圣人在第一時間就趕到了。
    張手打出一道太清神雷,太清神雷炸開,那籠罩三千里的魔氣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片天地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可這時的老子臉上卻沒有一絲得色,原來他趕到之時,麒麟王的氣息已經消失在大赤天中。
    “老師!”突生的異變不但驚動了老子,也引來了玄都大法師,還有孔丘、鄒衍、墨翟、澐仧、燚恴幾位準圣。
    見老子立于麒麟王所在的仙山前,孔丘、鄒衍、墨翟這三個與麒麟王有特殊關系的人都有些詫異。但當眾人也感覺到這山中沒了麒麟王的氣息時,身為麒麟王之子,墨翟忙向老子問道:“教主,我父他……”
    老子眼中寒光一閃而逝,沉聲應道:“護法以入魔道。”
    “什么?”眾人聞言大驚,都不知道這入了魔道是什么意思。
    老子又道:“護法已被魔氣吞噬了神智,恐怕是不會回來了。”
    聽老子此言,墨翟急道:“教主,我愿入魔界救回我父!”
    “我也去!”
    “教主,我也愿與墨翟同往!”
    墨翟話音剛落,就有孔丘、鄒衍隨聲應道。可卻見老子微微搖頭,“護法神智已失,恐已認不得你們。況且護法入魔,全是那魔界之祖所為。有他在,即使是混元圣人出手,也未必能救出護法。”
    “這可如何是好……”知道老子身為圣人,不會說假話,墨翟又急又氣,心中又充滿了悲痛之情。
    拍了拍墨翟肩膀,孔丘向老子拜倒,朗聲道:“教主功參造化,必有可救我兄長脫難!”
    那鄒衍、墨翟見孔丘之舉,不由得恍然大悟,一起撩袍服拜在老子面前。
    老子輕輕一揮手,一股輕柔的法力將三人托起。“三位莫要如此,且與我回八景宮,此事還得從長計議。”說著,老子整個人消失在眾人面前。
    知老子是回八景宮去了,玄都大法師向眾人道:“諸位道友,我等且往八景宮。”
    “好!”
    眾人都是準圣級別的大神通者,一步跨出,就來在八景宮前。由玄都大法師為首,眾人進到宮中,分別落座。
    此時老子正坐在蒲團上掐指推算,眾人不敢打擾,只能安靜的坐著。但明顯可以看出,孔丘、鄒衍和墨翟臉上盡顯著急之色。
    半響過后,老子睜開雙眼,看到三人期盼的眼神,老子正色道:“護法走時,將我人教至寶金剛鐲一起帶走。有金剛鐲在,他日護法自可回歸人教。”
    老子此言一出,墨翟從蒲團上站起,向老子躬身拜道:“教主,我父身陷魔界,我心難安。還請教主施恩,傳我解救我父脫難之法!”
    見那孔丘、鄒衍紛紛起身,老子擺手道:“因果循環,自有定數。護法命中合該有此一劫,他日劫期一滿,自可脫劫而出。莫急,莫急。”
    聽老子的一番話和兩個莫急,孔丘、鄒衍、墨翟三人心神稍定。既然老子說麒麟王有脫難之期,那就不會有假。既然是命中該有的一劫,作為上古大能的三人,就斷不會去行那不智之事。
    卻說那麒麟王飛出大赤天,一路直奔東勝神州黑云山飛去。趁著佛教眾佛趕到黑云山的一剎那,麒麟王沖入兩界通道之中。
    看到一道光芒閃爍,眾佛忙飛到黑云山上空。只聽青蓮造化佛道:“不必追了,剛才飛入魔界的是太古獸王。”
    聽說那人是麒麟王,眾佛不禁有些驚訝。這時,一道白光從西方飛來,白蓮童子從西牛賀洲飛來,向眾佛道:“奉佛母之命,傳召諸位佛祖皆回靈山!”
    “我等都回去,這黑云山又該由何人駐守?”說話的是孔雀如來,剛剛在祖龍手下受了傷,這位小乘佛教教主很是惱火。
    白蓮童子應道:“佛母有言:‘祖龍、麒麟王已入魔道,這黑云山不守也罷’。”原本魔族在無極老祖無法出手的情況下,魔界九大魔主進入地仙界,即使合九人之力也未必是孔雀如來和地藏王佛的對手。但現在有了祖龍和麒麟王,佛門中強者雖不少,但能與這二人一對一打個平手的,恐怕就只有青蓮造化佛一人。
    青蓮造化佛對上祖龍或麒麟王中的一位,另一位起碼要合三位斬去二尸的準圣之力才能擋住。這樣一來,黑云山就會過度的牽扯佛門實力。今佛門將行,準提佛母萬萬不會在這個時候讓魔族牽扯佛門太多的精力。
    既然有準提佛母發話,孔雀如來也不再多言。就這樣,眾佛一起返回靈山。而白蓮童子,則是往南方飛去。
    一路向南,白蓮童子在將臨南瞻部洲時停住身形,向四方眺望,又往西南方飛去。
    白蓮童子速度極快,片刻就飛出百萬里之遙。當遙望見一片云海時,白蓮童子從空中落下,落在一白霧飄渺的山中。
    白蓮童子降身在山上,但似乎心中有什么顧忌,小心翼翼的望四周望了望,這才往山頂行去。
    這山上彌漫著氤氳白氣,在這山上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但以白蓮童子的神通,能夠看出這山中氤氳白氣是此地山脈孕育萬年所成,這白氣看著仙幻飄渺,似乎是了不得的仙家圣地,但對準圣以下的修士而言,卻是大兇之地。因為這白氣與世間任何一種的靈氣都不同,吸入體內不但不會被煉化增長修為,還會損傷經脈。所以這山上無有一草一木,也沒有一禽一獸。即使是白蓮童子,也很不喜歡此山。
    眼看著剛至山頂,白蓮童子突然停住腳步,看著憑空出現在眼前的大漢,白蓮童子打一稽首,“還請道友通稟一聲,就說白蓮奉師叔之命前來拜見截教圣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