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515 人間(一)

西海龍宮深處,青蓮造化佛連同七龍合斗祖龍。在青蓮造化佛將造化之道衍化完全后,已不亞于人教護法麒麟王。而太古三強,以麒麟王戰力最強,青蓮造化佛自信可在七龍相助下鎮壓祖龍。
    可想是這么想,動起手來,青蓮造化佛發現這祖龍神通之大,絲毫不在自己之下。雖有七龍相助,可面對他們父親,七龍不但不敢下重手,反倒有些束手束腳。
    七龍不敢下狠手,可那祖龍向自己這幾個兒子出手卻絲毫不留情。雙手成爪,漫天黑色爪影將七龍和青蓮造化佛籠罩。
    在眾人施展神通抵抗時,祖龍沖起,將嘲鳳抓在手中,祖龍左手掐著嘲鳳脖頸,那身為準圣的嘲鳳落在祖龍手中,整個人沒有發出一絲抵抗,任祖龍右手在頂上一拍,頓時昏死過去。
    當年祖龍肯舍那威力直追先天靈寶的龍珠也要換回自己九子,可今日的祖龍絲毫沒有憐子之情。將嘲鳳丟在一旁,緊接著將身一晃,沖著囚牛沖去。
    此時的囚牛還處在悲憤之中,眼見祖龍沖來,囚牛竟然呆住了,不知該不該向父親出手。
    一道青光閃過,化作十二品青蓮浮在囚牛頭頂。祖龍一爪抓下,抓破層層青光。可那十二品青蓮上放出層層青光,將囚牛牢牢護住。
    青蓮造化佛飛身沖到祖龍身前,揮戒刀向祖龍左臂斬下,逼祖龍收手。
    將祖龍攔下。青蓮造化佛怒喝一聲:“龍祖神智已失,汝等再不將其鎮壓。龍族恐有滅族之劫!”
    青蓮造化佛這一句話,終于擊碎了六龍心中對祖龍恢復靈智的幻想。剛剛受祖龍攻擊的囚牛長嘯一聲,囚牛琴憑空而現,落在囚牛懷中。囚牛左臂攔琴,右手在囚牛琴五弦一撫。隨著琴弦撥動,道道銀光自囚牛琴上疾射而出。與此同時,其余五龍也不再留手,紛紛催動靈寶、施展神通。向祖龍全力攻去。
    祖龍感覺到了壓力,將身一搖,全身上下魔氣滾滾,凝聚成一條條九爪黑龍向眾人撲去。同時祖龍張口噴出一口血霧,那血霧凝聚成一支支血箭向青蓮造化佛和六龍射去。
    青蓮造化佛袍袖揮動,十二品造化青蓮在空中轉動,億萬青光自十二品青蓮上放出。將祖龍的攻擊全部擋下。
    有青蓮造化佛主防,以囚牛為首的六龍一起向祖龍沖去。
    祖龍眼中流轉著嗜血的光芒,任六龍的攻擊臨身,以肉身硬抗,整個人沖起,直向囚牛沖去。
    囚牛連連撫動囚牛琴。發出陣陣攻擊,頂上沖起一道玄黃之氣,那玄黃之氣化作囚牛鼎,鼎蓋大開,大股大股的玄黃之氣自鼎中涌出。凝聚成玄黃色云團。
    祖龍一爪抓下,抓在玄黃云團上。祖龍五指指尖黑光如劍。將玄黃云團抓散,祖龍一爪拍在囚牛鼎上。
    囚牛鼎微微一顫,鼎身上玄黃色光芒閃爍。祖龍輕哼一聲,拍在囚牛鼎上的右手黑光大作。囚牛鼎,這功德至寶在祖龍攻擊之下,通體光芒一閃而逝,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囚牛頂上。
    防御被破,囚牛大駭。祖龍一爪抓下,囚牛竟然避無可避。
    就在這危難之時,青蓮造化佛出現在囚牛身前。這位佛門三教主頭頂造化鼎,腳踏十二品造化青蓮,手持戒刀,可以說武裝到了牙齒上。
    青蓮造化佛揮戒刀向祖龍胸口斬去,戒刀上紫芒流轉,散發著絲絲毀滅之氣。
    似乎能夠感覺到青蓮造化佛這一刀帶來的威脅,祖龍收手向戒刀抓去。知祖龍肉身強橫,當年那毀滅之道即將大成的陳九公以弒神槍也未將他如何,青蓮造化佛一刀斬在祖龍手上,二人皆向后飛退,青蓮造化佛用手一指,戒刀直直飛出,化作萬丈之長,向祖龍斬去。
    祖龍剛定住身形,不但有戒刀斬來,那六龍也各祭起一鼎。那六尊大鼎都是功德至寶,而功德最克魔氣。見六尊大鼎隱隱有將自己圍住之勢,祖龍直往上方沖起。誰知青蓮造化佛早就將造化鼎隱于虛空,祖龍往起一沖,正撞在造化鼎上。
    這一撞,饒是祖龍肉身強橫,也難免頭暈眼花。可撞了這一下,祖龍靈臺之處清明了許多,意識也有稍許恢復。
    祖龍何等修為,稍一恢復頓時感覺到有些不對,連忙收手不動,任由青蓮造化佛將他收入造化鼎中。
    造化鼎鼎蓋合上,青蓮造化佛隨手一招,造化鼎落在掌中。
    見青蓮造化佛鎮壓了祖龍,六龍連忙來在青蓮造化佛周圍。青蓮造化佛掌心上青光繚繞,造化鼎上青氣蒸騰。這時,青蓮造化佛對囚牛等六龍道:“諸位龍子,我這就帶龍祖回靈山,你們看是否將那三位龍子也帶上靈山?”
    聽青蓮造化佛此言,蒲牢、狻猊、赑屃連忙走過去,將昏迷不醒的嘲鳳、狴犴、負屃扶起。
    可就在這時,遠在魔界三天之上,無極老祖睜開雙眼,臉上露出笑容。
    隨著無極老祖左手掐動法決,青蓮造化佛手中的造化鼎發出嗡的一聲,鼎蓋被沖開,一道黑光自鼎中疾射而出。
    “不好!”青蓮造化佛心頭一顫,左手托著造化鼎,右手揮戒刀向那道黑光斬去。
    黑光凌空一轉,化作祖龍模樣。這祖龍沒有飛離西海,而是向青蓮造化佛撲來。
    那蒲牢、狻猊、赑屃三龍扶著三個兄弟一時間騰不出手來,囚牛、睚眥、螭吻三龍則出手相助青蓮造化佛。青蓮造化佛與六龍的注意力全在祖龍身上,誰也沒注意到,那分別被蒲牢、狻猊、赑屃扶著的嘲鳳、狴犴、負屃在同一時間齊齊睜開眼睛,在他們眼中血光閃爍。
    蒲牢、狻猊、赑屃三龍只覺得元神一震顫抖,胸口傳來一陣疼痛,低頭望去,看到的是自己兄弟血紅的眼睛。
    “啊!”
    “啊!”
    “啊!”
    三龍口中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驚動了那青蓮造化佛與囚牛、睚眥、螭吻三龍。青蓮造化佛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大袖一揮,一片青光將囚牛、睚眥、螭吻卷起,破開海浪沖出西海。
    青蓮造化佛攜三龍離去,祖龍緩緩落在海底。此時嘲鳳、赑屃、蒲牢、狻猊、負屃、狴犴站在他面前。父子七龍沒有說一句話,只見祖龍揮動袍袖,大袖飄飄,不少龍族、水族飛入他袖中,而其他六龍也如此為之。
    不知收走了多少龍族、水族,祖龍帶著六龍飛出西海,直奔東勝神州飛去。
    青蓮造化佛帶著囚牛、睚眥、螭吻出了西海,直往靈山飛去。眼看靈山就在不遠處,青蓮造化佛聽到了藥師王佛的聲音,“可是青蓮師叔?”
    青蓮造化佛停住身形,見一片金光閃過,大乘佛教眾準圣與小乘佛教教主釋迦牟尼齊現。
    向青蓮造化佛一禮,藥師王佛道:“青蓮師叔,西海之事老師與師叔都已知曉,師叔讓我等速速趕往黑云山!”
    “不錯!”青蓮造化佛話音剛落,釋迦牟尼開口道:“我等當速往黑云山,阻那祖龍遁入魔界。”釋迦牟尼嘴上如此說道,心里卻是擔心那駐守在黑云山的孔雀如來。
    諸佛之中,修為最差的也是斬出一尸的準圣,向黑云山飛去的速度極快。可那祖龍和嘲鳳等六龍修為也不差,這時已沖至黑云山前。
    奉準提佛母之命坐鎮黑云山的孔雀如來、地藏王佛都是斬去二尸的準圣,在祖龍他們遠在萬里之外時,二佛就感覺到七股強橫的氣息自西向東飛來。雖然西方是佛門之地,但二佛已經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當祖龍帶著六龍飛到黑云山前時,孔雀如來和地藏王佛已經感覺到了自他們父子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氣。孔雀如來二目中寒光一閃,背后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沖起,黑光刷向祖龍,其余四道神光則卷向那六龍。
    此時的祖龍已不認親兒,但似乎能夠感知五色神光的威力。口中發出一聲龍吟,祖龍現出真身。萬丈之長的九爪金龍在空中一翻,縮于腹下的第九爪探出,迎上黑光。
    孔雀如來的五色神光有無敵之名,今日欲以黑光收祖龍,可與祖龍之爪相遇,黑光仿佛遭受重擊,倒飛孔雀如來背后。孔雀如來只覺得心頭一顫,一口鮮血噴出的同時,那卷向六龍的四道神光全飛回孔雀如來身前。只見赤、青、黃、白四色神光流轉不停,將孔雀如來護在當中。
    地藏王佛見祖龍一爪之威,不禁大駭,連忙沖到孔雀如來身旁,祭起地藏九環杖逼退嘲鳳、負屃,拉起孔雀如來飛身即走。
    地藏王佛感覺到西方傳來熟悉的氣息,連忙催動寂滅佛光護著孔雀如來向西方飛去。而祖龍與六龍也不追擊,直入黑云山那空蕩蕩的山腹,穿過兩界通道,直入魔界之中。
    就在祖龍遁入魔界之時,遠在大赤天中一座仙山上,一洞府中,麒麟王猛然睜開雙眼。此時這位太古獸王與那祖龍一樣,眼中盡是血色。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