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57 眾仙膽寒元始相助

九曲黃河陣,乃通天教主成道后所悟,曾在講道中傳給門下弟子。不過各人愛好有所不同,在截教萬仙之中,只有云霄一人對這九曲黃河陣感興趣。
    與十絕陣、火龍陣不同,這九曲黃河陣乃通天教主成道后參悟出的,威力比之前兩者更勝許多。只要未曾斬尸,若無至寶之身,如此陣必不能全身而退。
    此陣威力之大,可失仙之神,消仙之魄,陷仙之形,損仙之氣,喪神仙之原本,捐神仙之肢體,削掉頂上三花,消去胸中五氣。千年道行,一朝成化餅。
    其實按陳九公的打算,如今圣人不出,直接將闡教門下眾金仙全部拿了,啪啪打殺便是。讓他們都轉世重生去,為截教同門出口惡氣。
    但有孔宣的例子在前,陳九公知道若是自己今日將云中子誅殺,恐怕明日闡教眾仙就得帶著盤古幡、太極圖來收拾自己。
    所以,要在此處布下一陣,將闡教十二金仙全部引來。
    前文曾經說過,通天教主已將截教所有靈藥和功法傳給了陳九公,陣法當然也不例外。今日陳九公思索再三,那十絕陣和九龍陣闡教眾仙都已經見識過了,若是再擺,恐怕他們還以為截教陣法技窮了呢。
    命徒弟鄭倫在軍中挑選六百最精銳的士卒,在陳九公的指點下演練陣法。
    在營中,陳九公用白土畫成圖式,為六百將士講解此陣從何處起,何處止。講完,陳九公在這六百人識海內個打入一道靈光,靈光中包含的就是此陣玄妙,讓這六百士卒牢牢銘記于心。
    經過三日演練,六百士卒對此陣了如指掌,進退之中無有絲毫差錯。
    將六百人帶至當日萬仙陣所在,命將士們按方位站好,陳九公取出九九八十一支令旗一拋,一道掌心雷打出,一座大陣憑空而現。
    此陣內藏先天秘密,生死機關;外按九宮八卦,出入門戶,連環進退,井井有條。布陣之人雖不過六百,布陣之物不足拜旗,但陣中玄妙不啻百萬之師。縱是神仙入此,則神消魄散。
    讓弟子鄭倫好生待在大營之中,此戰闡教眾金仙齊出,自己那弟子雖有秘術,但要對付金仙,根本就不夠看。
    再說此時西岐城中,闡教十二金仙齊聚相府之中,商議對付陳九公的辦法。
    這陳九公在闡教眾金仙眼中,還真是扎手。一身厲害的法寶,還有落寶金錢這樣的逆天之物在手,簡直就是一只刺猬,渾身是刺,讓闡教眾仙根本無法下手。
    此時燃燈道人修為俱損,掌教元始天尊不出,闡教之中以廣成子為尊。
    不過,這位上古人皇帝師如今也感覺到事情有些棘手。
    “諸位師弟。”廣成子見眾人也不說話,無奈只得自己開口道:“那陳九公雖有寶物在手,但吾等兄弟與其廝殺起來也不怕他。不過……”說到此處,廣成子話鋒一轉,“截教陣法威力巨大,這次陳九公敢以一己之力與吾等為敵,恐怕此陣不太好破啊。”
    廢話!
    闡教眾仙心中想道,但都是金仙以上的修為,誰也不在面上表現出來。
    見諸位師兄如此,云中子微微搖頭,但作為小師弟,云中子在此情況下卻是不好多說什么。
    “大師兄。”被陳九公奪走兩根捆仙繩,懼留孫對陳九公之恨就是傾盡五湖四海之水也洗刷不盡,絲毫不在玉鼎真人之下。
    “師弟請講。”廣成子也知道自己說的是廢話,但要不是這么說,恐怕自己這些師弟也不會開口。
    以前曾說過,這闡教的十二金仙一共分為三派。現在云中子加入之后,因為云中子獨來獨往自己一派,導致闡教十二金仙分成了四派之多。
    讓廣成子揪心的是,雖然如今的燃燈道人法力全失,但是懼留孫、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道人也都心向燃燈,與自己一直不怎么對付。
    要是對付別人,懼留孫根本不會給廣成子面子。可要是陳九公的話,那懼留孫可是不能不說。畢竟自己那根先天靈寶級別的捆仙繩還在陳九公手里,要想方設法將其奪回。
    懼留孫卻是不知陳九公將那根分屬先天的捆仙繩送給了師弟姚少司,不然還指不定怎么生氣呢。
    “諸位同門,那陳九公一身寶物件件威力不凡,又有落寶金錢在手。雖為小輩,但仗靈寶之威,恐怕吾等單打獨斗還真不是他敵手。”
    “師兄之言甚是!”懼留孫話音一落,那邊文殊廣法天尊立刻撫掌稱善,同時還挑釁的看了廣成子一眼。
    廣成子眼中精光閃爍,但在諸位同門面前,卻是不好發作。不過廣成子暗暗發誓,此時燃燈法力全失,以自己大羅金仙的修為,日后定能將這四人收拾得服服帖帖。
    想到師弟云中子,廣成子不由得掃了這位師弟一眼。雖然同為老師門下,但云中子很少與各位師兄有什么交情。誰也沒有想到,這位最后入門的小師弟本事不一般,竟然能后來居上,比太乙、玉鼎還早一步成為大羅金仙。
    感受到廣成子向自己掃來的目光,云中子不由得心底一嘆,為自己的處境感到悲哀。就因為自己修為先行一步,此時在教中只在大師兄廣成子之下,其他師兄就對自己起了猜疑,以為老師給自己開了什么小灶。
    這多么讓云中子冤枉啊,別說小灶了。在云中子入門時,元始天尊已經分完寶物了,也沒有什么寶物賜給云中子,使得云中子兩手空空。
    闡教眾門徒之間間隙暫且不提,單說那懼留孫得了文殊廣法天尊支持,心里有了譜。“那陳九公不知天數,竟然敢助紂為虐,實非有道之人。吾等明日也不用何其講理,更不用講什么道義。他要布陣就讓他不,咱們也不入他陣,直接一擁而上,在陣外將其誅殺便是!”
    ~~~~~~~~~~~~~~~~~~~~~~~~~~~
    出去辦了點事兒,回來晚了一點,三更至。
    感謝MeTaTron、國家電力公司、sagfdhfcbn、黑鐵玄劍四位大大的打賞,我一定加倍努力,不辜負諸位的厚愛。
    MeTaTron的12章更新票,看著眼饞,可小弟碼字速度實在是太慢,而且還要思考情節是否合理,不能胡亂寫。面對著12章更新票,我努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