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514 袁洪VS孫悟空

感覺到背上傳來一股巨力,敖方被打得一個踉蹌,險些卡倒在地。敖方將身一晃,直沖而起,大袖一揮,白龍劍從袖中飛出,直向來人斬去。
    來人是一身穿白袍的年輕道者,敖方不認得它,紅孩兒見到此人心中不禁一喜,原來來人正是他同門師兄六耳。
    剛以乾坤尺打了敖方一下,見白龍劍斬來,六耳催動乾坤尺化作一道黃光迎上白龍劍。
    乾坤尺與白龍劍斗在一起,你來我往爭斗不停。趁此時機,紅孩兒挺槍直奔敖方刺去。
    被紅孩兒和六耳圍攻,敖方尚能應付,可六耳不是孤身一人前來。這位陳九公欽點的武當掌門,此時門下雖沒有多少弟子,但他卻將這些日子以來聚集到武當山的截教弟子全部帶了過來。
    作為陳九公最器重的幾個弟子之一,六耳在截教中輩分雖然不高,但當年奉陳九公、烏云仙之命,教導光明山后上仙宮中截教晚輩弟子,使得六耳在截教晚輩弟子心目中有不一樣的地位。甚至顏回、冉有、冉求這些人,當年也在六耳座前聽道。六耳對他們來說,是亦師亦兄的存在。所以這幾日來,武當山聚集了截教弟子近四千之多。
    有這些從武當山趕來的截教弟子加入戰團,敖正、敖方帶來的龍族、水族修士頓時頂不住了。不少人死在星辰劍、星辰磚或上清神雷之下。
    見形勢不妙,敖正將身一搖。一條條水浪自其身后沖起。霎時間,水聲陣陣。一條大河滾滾而出,向眾仙卷去。
    看到敖正神通威猛,群仙紛紛退閃。趁此時機,敖正飛在敖方身前,揮槍避退紅孩兒,拉起敖方帶著殘余的龍族、水族退走。
    截教眾仙在六耳等人的帶領下隨后追殺,可這六百里鉆頭號山臨近西牛賀洲,被那敖正、敖方成功的逃出人間。
    ……
    西海龍宮深處。一古樸的石制水府中,祖龍盤坐在一蒲團上。此時的祖龍,絲毫沒有屬于洪荒強者的氣質。此時的他,滿臉猙獰,周身黑氣繚繞,黑氣中不斷傳來陣陣嘶吼聲。
    在水府外,九龍聚在石門前。一個個面帶愁容。
    聽到水府內不斷的傳出的陣陣嘶吼,蒲牢終于忍耐不住了,“大哥,父親似乎有些不妙,我等不可坐視不管啊!”
    聽蒲牢此言,囚牛眉頭緊皺。向身旁睚眥問道:“二弟,依你看,此事該如何是好?”
    睚眥思索片刻,向囚牛道:“大哥,我往靈山走上一趟。請佛門圣人決斷!”
    “好!”囚牛點了點頭,對睚眥道:“我與眾兄弟在此。二弟速去速回!”
    睚眥知事情緊急,忙出了西海,直往靈山而去。
    睚眥來在靈山腳下,看門羅漢迎上,雙手合十向睚眥一禮:“見過龍子!”
    睚眥微微一拱手當做還禮,然后向看門羅漢道:“我要面見佛母,還請羅漢為我通稟。”
    “龍子稍候……”看門羅漢剛說到此處,就見睚眥目光向山上望去,只見白蓮童子正從半山腰處飛速行來。
    來在睚眥面前,白蓮童子道:“佛母知龍子到此,特命白蓮來迎。”
    “有勞了!”
    白蓮童子帶著睚眥來在八寶功德池前,睚眥拜見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青蓮造化佛。
    看著睚眥,準提佛母問道:“不知龍子來此,所為何事?”剛才睚眥一到靈山,準提佛母就知道了。可掐指一算,準提佛母卻沒有算出睚眥為何而來。感覺天機混亂不清,準提佛母知道有圣人遮掩了天機,所以準提佛母才命白蓮童子下山去迎睚眥。
    當準提佛母聽睚眥將祖龍的情況描述一遍后,不禁有些驚訝。這位洪荒龍族之祖稱得上神通廣大,除了混元圣人,恐怕沒人能讓他著道。而自被陳九公趕出東海后,祖龍就窩在西海,除了來自己靈山之外,從未外出過。
    莫說靈山與西海相隔不遠,就算離得遠,只要不出西牛賀洲,就沒有圣人能在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的眼皮底下向祖龍出手。
    祖龍來西海時,曾上靈山拜見二圣。當年佛門放棄孫堅,扶孫策上位時,祖龍也來過靈山。那兩次見祖龍,準提佛母都沒有看出在他身上發生了什么。
    開始沒事兒,這些年也沒有圣人向祖龍出手,這祖龍怎么就著了圣人算計呢?
    見準提佛母不言不語,睚眥不禁有些著急,但在圣人面前,又不敢太過放肆。
    看出睚眥著急,青蓮造化佛向準提佛母道:“師兄,不如我與龍子往西海龍宮一行。”
    “好,那就有勞師弟往西海走上一遭了。”
    青蓮造化佛從十二品青蓮上起身,與睚眥離開靈山前往西海。
    以青蓮造化佛和睚眥的神通,秒秒鐘就到了西海。剛以出現在西海上,二人耳旁就傳來了陣陣嘶吼聲。而且在西海上,浮著一層黑氣。
    青蓮造化佛面色一變,顧不得身旁的睚眥,一步跨出,整個人消失在西海之上。
    當青蓮造化佛來到西海龍宮深處祖龍所在水府外的時候,已經有黑氣從水府中涌出。一直候在水府外的囚牛等八龍齊齊出手,施展神通消除黑氣。
    見八龍壓制不住黑氣擴散,青蓮造化佛連忙落在水府前,袍袖揮動,陣陣青光自青蓮造化佛現出。那些黑氣遇青光,仿佛積雪遇驕陽,在肉眼可見之下消融開來。
    青蓮造化佛的到來,解了八龍之危。就在睚眥離開之后,水府中傳出的嘶吼聲越來越大,還有黑氣從水府中涌出。
    祖龍乃先天壬水之精所化,掌控壬水之力。后天之水是藍色,先天之水則為黑。所以那玄元控水旗在返本還源之后,催動時涌出的蓮花是黑色的。
    可作為祖龍之子,九龍知道祖龍身上散發出來的黑氣絕不是壬水之力,因此睚眥才上靈山請佛門圣人做主。
    九龍不認得這不斷從水府中涌出的黑氣,青蓮造化佛卻認得。此時青蓮造化佛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此地為何會有魔氣的存在?”
    當日無極老祖以大法力破開佛門諸佛的封印,放出無數魔族。可佛門、魔族為先天死敵,準提佛母下令佛門二教掃蕩西牛賀洲,不許西牛賀洲上有任何一個魔族的存在。西海與靈山相隔不遠,這西海中若有魔族,佛門二位圣人又豈會不知?而且聽睚眥描述,祖龍就在這水府之中。在這位洪荒頂級強者面前,又有什么魔族能夠容身?
    對眼下這情況,青蓮造化佛也不和九龍分說,袍袖一卷,伸出左手向水府石門抓去。
    青蓮造化佛的手還沒碰觸到石門,就聽轟得一聲,石門飛起,直向青蓮造化佛撞來。
    看到迎面飛來的石門,青蓮造化佛知道水府內之人要出來,不禁眉頭微皺。
    石門呼嘯而至,迎面砸來,青蓮造化佛沒有將左手收回,五指一抓,五指指間紫光一閃,五點紫光落在石門上。就這五點紫光一碰,石門炸得粉碎。隨著石門破碎,滾滾黑氣從水府中涌出。在那黑氣之中,無數天魔呼嘯而出,向青蓮造化佛與九龍撲來。
    青蓮造化佛默念一聲佛號,頂上現出朵朵青蓮,那一朵朵青蓮浮著一顆顆舍利子。顆顆舍利子放出金色佛光,佛光連成一片鋪天蓋地,與魔氣相抗。
    黑云山前一戰,洪荒五教都知道佛可克魔。但佛克魔的同時,魔何嘗不克佛?可是那魔界老祖無極被天道限制不可出手,魔界九大魔主入洪荒后又都不是青蓮造化佛的對手。那么此時水府中的這位,又會是魔界那位強者?
    青蓮造化佛頭頂萬朵青蓮、舍利,在層層佛光護身之下往水府中沖去。突然,青蓮造化佛仿佛察覺到了什么,頂門上飛出造化鼎,直向前方撞去。
    轟……
    一聲巨響,造化鼎倒飛而回,被青蓮造化佛托在手中。這時,滾滾黑氣之中,頭戴金冠,身穿金色袍服,一身貴氣的祖龍腳踏黑氣而出。
    “父親!”見祖龍現身,九龍大喜,全都飛身直奔祖龍飛去。
    “不可!”看到九龍所為,青蓮造化佛大呼一聲,揮手間一陣青光將七龍擋住。卻有狴犴、負屃二龍,沒有被青光阻住沖到祖龍面前。
    只見祖龍眼中閃過一道血光,帶著絲絲殺意的目光落在狴犴、負屃身上。這時二龍也感覺到祖龍的異樣,想抽身離開可卻晚了。
    祖龍雙手一抓,一把將二龍頭顱抓在掌中。二龍仿佛在一瞬間失去了掙扎的能力,就那么被祖龍抓在手里。祖龍雙手上黑光一閃,二龍好似被抽走了全身氣力一般,雙眼一翻,不知是生是死!
    看到祖龍對二龍下手,其余七龍悲憤萬分。此時看出自己父親不正常,可七龍卻不知如何是好。
    青蓮造化佛用手一指,造化鼎向祖龍砸去。同時,青蓮造化佛對七龍喝道:“龍祖已為魔氣侵襲,諸位龍子速速出手助我將其鎮壓帶回靈山,請圣人出手救治!”
    青蓮造化佛此言一出,七龍紛紛明白過來,都壓住心中對祖龍的敬畏,出手相助青蓮造化佛。(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