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501 元始受氣

金霞童子小手上托著一顆散發著黑氣的珠子,遞在趙信面前,“此珠是老爺從魔界帶回的,名喚噬魂珠,你且將此寶祭煉,再去與那苦行戰過。”
    這時,楊顯拉了趙信一下,“還不向東叩拜,拜謝你師祖賜寶。”
    聽楊顯之言,群仙閃開,趙信向東方連拜九拜,口中道:“弟子趙信拜謝師祖賜寶。”然后起身從金霞童子手中接過噬魂珠,手中青光一閃,噬魂珠被包裹在青光之中。片刻之間,青光進入噬魂珠中,趙信感覺自己心神已與這滅魂珠相連。
    心頭一動,滅魂珠化作一道黑光沒入體內,趙信起身向苦行道人走去。“道友,趙信再來請教!”
    苦行道人面色一變,將目光轉向長眉真人,見他向自己點了點頭,苦行道人左手一撮,右手掐劍訣,劍影婆娑,道道劍光劃過,齊向趙信疾射而去。
    雖看不分明,但趙信知道這苦行道人已經出招,連忙用手一指,滅魂珠從頂門飛出,這件魔道至寶一現,在趙信頂上轉動,散發出陣陣黑光將趙信護住。
    黑光抖動,不斷有漣漪閃現,似乎受到不住的攻擊。見苦行道人攻擊詭異,趙信暗暗咋舌,這修煉千年的老道果然有些手段。
    滅魂珠,本為魔界九大魔主之一滅魔之寶,威力不亞于后天至寶。攻防一體,妙用無窮。趙信頭頂滅魂珠,防住苦行道人無形劍,催星辰劍向苦行道人殺去。
    二人斗在一起,苦行道人修煉多年,道法精純。怎奈趙信身具至寶,仗著滅魂珠在與苦行道人爭斗中先就不敗。苦行道人連連攻擊無果,反倒是那趙信在戰斗中法力不斷消耗,留在他體內的人參果漸漸被煉化。雖然趙信道行不足。修為無法再有增進,但人參果蘊含的靈力不斷擴充其經脈,溫養其元神。
    觀戰的眾人見趙信身上不住的有青光閃爍,常昊向楊顯道:“三哥,你這徒弟真是好機緣!”
    楊顯哈哈一笑,甚是自得,“此子卻是好機緣,竟能蒙老師厚愛。”
    這時,那金霞童子笑道:“老爺說此子深合截教教義,可為顯真派下任掌門。”
    聽金霞童子此言。朱子真、楊顯對視一眼,齊齊點頭。
    顯真門下趙信扭轉敗局與那苦行道人斗得難解難分,朱子真等人不急,長眉真人卻眉頭緊皺。別看苦行道人修煉千年,道行遠勝趙信。可要這么斗下去,勝敗還真好不說。
    見趙信祭起的星辰劍,被苦行道人以太清仙氣凝聚的大手疾飛,長眉真人朗聲道:“諸位道友,此戰再打下去也難分勝負。不如算個平手可好?”
    “好!”長眉真人話音剛落,那朱子真就應了一聲,然后對趙信喊道:“師侄,回來!”朱子真也知趙信只會勝不會敗。但有陳九公的話在,這趙信就是顯真派下一任掌門。在自己和楊顯回地仙界后,顯真派就交給他了。在這種情況下,朱子真要盡量的保存存留在趙信體內的人參果。
    伸手召回星辰劍。趙信抽身即退,飛在楊顯、朱子真身前,“老師、師伯!弟子未能得勝。還望老師、師伯贖罪!”
    楊顯哈哈大笑,“徒兒你且退在一旁,待此戰過后,為師傳你我截教仙法!”
    “是!”
    趙信聞言,心里十分高興,退在楊顯身后。這時朱子真向楊顯道:“三弟,想來那蜀山的三戰就是由那齊漱溟出戰,不知這一戰是由你門下接下,還是讓我弟子來?”
    “全憑師兄做主!”在朱子真讓趙信回來之時,楊顯就知道朱子真已然勝券在握。
    “好!”朱子真道了聲好,對長眉真人道:“長眉道友,你蜀山第三場可是要你那名弟子出戰?”
    見朱子真以目視齊漱溟,長眉真人面不改色,點了點頭,回身喚道:“漱溟!”
    “弟子在!”
    長眉真人一揮手,齊漱溟向長眉真人一揖,上前向朱子真、楊顯拱手一禮,“蜀山齊漱溟,不知兩位師叔門下哪位師兄上陣賜教?”
    聽齊漱溟之言,朱子真微微一笑,對長眉真人道:“長眉道友蜀山門下多俊才,我顯真派中無一人是此子對手,這第三戰就算我顯真派輸了。”
    長眉真人一愣,他想到了齊漱溟上陣后朱子真的諸多應對之策,但沒想到朱子真這么輕易的就認輸了。朱子真這么干脆,還真讓長眉真人有些不知所措。
    心念急轉,長眉真人向朱子真道:“如此這般,你我二派三戰各勝一場。這平局也好,免得傷你我兩家和氣。”
    長眉真人剛說完,就聽朱子真冷笑道:“今日之事事關我截教掩面,絕不可就這么算了。三場未分勝負,那就再來三場!”
    長眉真人面色一變,他終于知道朱子真打得是什么主意了。就聽朱子真道:“韓黎!”
    “老師!”在朱子真身后眾弟子中,走出一人,身穿褐色道袍,背背星辰劍。此人身高不滿五尺,但非是童子模樣,身小瘦弱,可二目之中精光流轉不停。
    看此人道行不比那方才出戰的齊漱溟差,長眉真人不禁暗暗苦笑。這朱子真派出他在地仙界收得徒弟,長眉真人還偏偏無法說朱子真違規。
    見朱子真剛才的第三戰不派韓黎,現在才將他派出,截教群仙都明了朱子真的用意。
    聽到截教眾仙紛紛大笑,不知是在笑顯真派勝券在握,還是在嘲笑自己蜀山一脈,長眉真人心中微怒,面色卻如往常一般平靜。
    此時的韓黎,學著齊漱溟的樣子,向長眉真人拱手道:“顯真門下韓黎,不知師叔門下哪位師兄上陣賜教?”
    韓黎此言一出,截教群仙又是一陣哄笑。長眉真人也不惱怒,微笑著向朱子真、楊顯道:“二位道友,今日斗劍是我蜀山派輸了,按照你我約定,就將摩云、寒嶺二峰讓出。”
    “好!”從蜀山手里贏下二峰,朱子真心中大喜,稱贊道:“道友果然信人!”當年與長眉真人賭斗,將峨眉山北山輸給了長眉真人。時至今日,朱子真、楊顯仍然耿耿于懷。這兩年,朱子真、楊顯連金鰲島都沒臉回,就在這蜀地傳法授徒。今日截教與蜀山起了沖突,若是截教弟子一擁而上,完全可以將北山推平,將蜀山派連根拔起,但日后鬧到兩位圣人面前,可就不那么好說了。所以朱子真才想出斗劍之舉,今天贏下兩座峰頭,明日再贏下兩座峰頭,直至將蜀山趕出峨眉。
    還就別說,今天輸了兩座峰頭,長眉真人心怒難平。向朱子真、楊顯道:“二位道友,我等修道最忌一味苦修,這斗劍卻是有益于你我二教門下弟子。今日二位道友在此,不如定下百年之期,每百年斗上一次,每次都以二峰做賭,不知二位道友意下如何?”
    長眉真人這番話正中朱子真下懷,他想也不想當即應道:“道友此言大善,就以百年為期,百年之后我顯真派與你蜀山一脈仍在此地斗劍!”
    “好!”
    兩派掌門定下百年之期,截教弟子在朱子真的帶領下退回南山,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戴禮將金霞童子送出峨眉山。
    出了峨眉,金霞童子回身向朱子真、楊顯道:“兩位師兄,老爺還有一言要我轉告兩位師兄。”
    朱子真、楊顯一聽,連忙端正神色。金霞童子正色說道:“老爺說一千三百年后,師叔將轉世人間,兩位師兄到時要在人間護得師叔周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