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508 出師未捷的孫悟空

朱子真的話一出,長眉真人頓時面色一變。聽朱子真這意思,今天這事兒是不能善了了。看截教這陣仗,動起手來,自己蜀山一脈不會有一絲勝算。
    暗暗使自己內心平靜,長眉真人直視朱子真,“道友真要為這些許小事壞我兩家情分?”
    朱子真搖了搖頭,回應道:“截教、人教為盟,這是二位圣人定下的,朱子真豈敢壞兩家情分。”說到此處,朱子真話鋒一轉,“可是我截教弟子不可輕辱。今日之事,還需有個了斷。”
    聽朱子真這么說,長眉真人心思稍定,看樣子這朱子真是不會挑起什么大戰。“不知道友想怎么做個了斷?”
    “斗劍!”朱子真眼中精光一閃,沉聲應道。
    “斗劍?”
    “你我雙方各出三人,比斗三場。”
    長眉真人聞言,心念轉動,沉聲道:“道友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不知這斗劍有什么彩頭?”
    還未等朱子真開口,一旁楊顯笑道:“三場兩戰勝者為贏,敗得一方讓出兩座峰頭即可!”
    “這……”
    當年長眉真人與朱子真、楊顯賭斗,將峨眉山分做南北。朱子真、楊顯門下在南,北面則是長眉真人的蜀山派。而在南山有峰一十三座,北山有峰一十五座。
    見長眉真人猶豫不決,常昊冷笑一聲,“怎么?長眉道友莫非是怕了?”
    長眉真人心中微怒,但卻保持著理智,二千五百多截教弟子在此,誰知這里面有什么樣的人物?當即向朱子真道:“朱道友,不知今日一戰,是你顯真派與我蜀山派之爭,還是截教與人教之爭?”
    朱子真聽明白長眉真人是什么意思,正色道:“朱子真豈敢壞二教情分。今日之爭只在道友蜀山一脈與我顯真派之間。”
    “好!”長眉真人生怕朱子真反悔,連忙應道:“既然如此,那就做過三場吧!”
    朱子真點了點頭,對長眉真人道:“不知道友門下誰人出戰這第一場?”
    早在長眉真人現身時,蜀山弟子就都從洞府里出來了,長眉真人環顧身旁弟子,朗聲道:“王柏,你來這第一戰!”
    “弟子遵命!”長眉真人話音剛落,蜀山弟子之中走出一人,此人眉清目秀。白袍如雪,背背雙劍。朱子真人認得此人,正是長眉真人這人間蜀山一脈首徒。
    王柏來在陣前,向朱子真、楊顯微微一禮,“兩位師伯,王柏有禮了!”
    雖然這王柏彬彬有禮,朱子真伸手虛扶,“王師侄無需多禮,既然你蜀山門下第一戰由你來。那我顯真派就由張乾出戰。”
    張乾,朱子真在人間收得第一個弟子,也是朱子真門下親傳第九弟子。這張乾與王柏,一為顯真派大師兄。一為人間蜀山派大師兄,二人平日就被兩派弟子拿來比較。一方說我顯真派張師兄道法通玄,為峨眉山兩派掌教之下第一人。另一方說我蜀山派大師兄神通廣大,金仙大道可期。這二人平日就有互相比試之心。但一直沒有機會。今日二派比斗,對他們來說可謂是天賜良機。
    聽朱子真說此戰由自己接下王柏,張乾連忙上前向王柏打一稽首。“王師兄,請!”
    “張師兄請!”王柏向張乾回禮,將雙肩一抖,兩道劍光從背后飛出,正是玄都**師為蜀山派祭煉的天慧、乙光雙劍。
    兩道劍光疾射而來,張乾雙手齊翻,一把星辰劍、一把鎢鋼劍現于雙手。張乾將雙劍祭起,迎上天慧、乙光。
    這張乾和王柏,不論他們師弟怎么吹,他們剛拜師學道不久。雖得各自師長以靈果、靈丹筑基,但還都未成仙道,都處在煉氣化神頂峰,在修為上倒是相當,比斗起來倒也半斤八兩。
    只見場中劍光璀璨,此時張乾、王柏已經各持雙劍斗在一起。張乾那口鎢鋼劍不入靈寶之內,被王柏的天慧劍斬斷,驚得張乾連忙將星辰劍召回。
    看到張乾撤劍,王柏提身而上,雙劍齊向張乾斬去。
    在一旁觀戰的朱子真見張乾吃虧,手上青光一閃,就要出手相救,可卻被常昊攔下。
    “二哥放心,我那師侄自有取勝之法。”
    朱子真聽常昊之言,不禁搖了搖頭。張乾是自己的徒弟有什么本事,自己這個做老師的豈會不知?但常昊是自己兄弟,他既然這么說,就有他的道理。
    此時陣中,那王柏縱身揮劍,張乾右手將星辰劍橫起相迎。左手一揮,一股黑煙從袖中飛出。
    黑煙撲面而來,王柏躲閃不急,將一口黑煙吸入腹中,整個人從空中落下,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啊!”見王柏突然落敗,蜀山門下弟子一陣驚呼。而張乾以黑煙放倒了王柏,連忙收手,來在朱子真面前。
    看到張乾不但取勝,還頗有氣度,朱子真不禁大喜,暗暗點頭,心想日后好生教導此子必可揚自己這一脈道統。
    與朱子真相反的是,長眉真人命人扶起王柏,將他帶到自己身上。長眉真人揮手將一道赤光打入王柏體內,見王柏并無大礙,長眉真人知道自己蜀山一脈被動了。三局兩勝已經輸了一場,再輸一場,就得將兩座峰頭讓與顯真派。
    這時,朱子真與楊顯對視一眼。楊顯喚道:“趙信!”
    “弟子在!”隨著楊顯一聲呼喚,自人群中走出一中年道者。此人面貌普普通通,身著灰色道袍,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沒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蜀山、顯真二派是鄰居,長眉真人豈能不認得這個楊顯門下最出色的弟子。
    長眉真人心中盤算著自己門下這些弟子,倒是有不少人能與這趙信斗個旗鼓相當,但誰輸誰贏就說不準了。
    望著長眉真人,楊顯捋著下巴上一小撮山羊胡子,“長眉道友,這第二戰就由我門下趙信來吧。”
    被楊顯這么一逼,長眉真人眼中寒光一閃,對身后的苦行道人說:“苦行,這一戰由你來吧!”
    “弟子領命!”聽長眉真人之言,苦行道人上前,向趙信打一稽首,“道友,請!”
    “慢著!”趙信剛要開口,就聽楊顯大喝一聲。此時這位顯真派二教主勃然大怒,“長眉!蜀山、顯真二派相爭,這苦行是怎么回事?”
    這時不光是楊顯發怒,截教眾仙無不震怒。雖然許多人都不認得這苦行道人,但能看出此人已仙道有成。讓他出來和趙信這煉氣化神頂峰的打,那不是欺負人么?
    對于楊顯的質問,長眉真人面上毫無尷尬之色,指著苦行說道:“此人名喚苦行,為我蜀山弟子,為何不能出戰?”長眉真人此話也不假,這苦行道人的確是蜀山弟子,只不過此蜀山非彼蜀山,乃是地仙界蜀山一脈。
    聽長眉真人這番話,吳龍冷笑一聲,“圣人門下竟然這般不要面皮!”
    長眉真人聞言,眼中寒光一閃,怒視吳龍,“道友不要胡言,免得有劫難上身。”
    “哈哈哈……”吳龍哈哈大笑,手臂一揮,一道星光落在掌中。吳龍持劍在手,周身道袍鼓蕩,“你長眉如此不要面皮,還怕得我說?我吳龍有無劫難還自不知,但我知道,你蜀山一脈今日就有滅派之禍!”
    吳龍話音剛落,截教眾仙紛紛亮出靈寶,道道氣息連在一起,浩瀚的上清仙氣鋪天蓋地的壓下。
    “諸位同門且慢出手!”這時朱子真高呼一聲,截教眾仙紛紛收了法力,只聽朱子真對長眉真人道:“道友既然這般行事,那好!這一戰算我顯真派輸了,且來第三戰決出勝負!”
    “慢著!”突然,一個聲音在眾人耳旁響起,那趙信來在朱子真面前躬身一拜,“師伯,請讓弟子出戰!”(未完待續
    ps:前天臨時被派出去下鄉,無法更新,實在抱歉。剛剛回來,趕出一章,明日正常更新。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