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507 議傳經話靈根

無極老祖走后,波旬一個人坐在幽冥宮中默默不語。不知過了多久,波旬起身,從袖中取出十二都天神煞陣置于香案上。向十二都天神煞陣連拜三拜,波旬默默禱告:“混元無極至圣截教教主在上,阿修羅族波旬有愧教主厚恩,請教主念在昔日情分上,只怪罪波旬一人,不要遷怒我阿修羅族族人。”
    波旬話音剛落,那包著十二金人的黑色陣圖上閃起一陣青光,包著十二金人飛出幽冥宮。
    見十二都天神煞陣飛走,波旬長舒了一口氣。但抬眼看見冥河教主畫像時,波旬不禁愣住了。
    十二都天神煞陣直飛回羅浮洞,正在洞中打坐的陳九公伸手將包著十二金人的陣圖接住。隨手一推,十二金人與陣圖飛入洞中深處。此時陳九公絲毫沒有因波旬的背盟而憤怒,反倒輕笑道:“我送你就敢收,無極,你還真不錯。”
    ……
    人間,近萬截教弟子在四方除魔。漸漸的魔族感覺到有有一股龐大的勢力在找他們麻煩,有的藏在深山老林之中,有的則聚在一起與截教弟子相抗。
    遁入人間的魔族足有幾百萬,在截教的壓迫下,一個個魔族勢力在人間形成。因魔族功法多以生靈精血、魂魄修煉,進展極快。人間因量劫之后的幾次大戰民不聊生,在有了所謂的仙緣后,許多人拜投魔族,修習魔族功法。一來二去,魔族勢力越來越大。
    截教弟子在人間是不少,但與這些魔族比起來是遠遠的不如。在經歷過幾次圍剿不成反被圍剿后,截教弟子分成幾大部分,有的在峨眉山朱子真、楊顯那里。有的聚在武當山,有的在終南山,還有一部分到了紅孩兒的六百里鉆頭號山。
    在武當山、終南山和六百里鉆頭號山那是沒的說,可來在峨眉山的截教弟子卻有些不大高興。當然這不是朱子真、楊顯容不下這些同門。而是峨眉山不光是截教一家的,那北山是歸人教長眉真人所有。
    在峨眉山這幾年,長眉真人還真收了不少徒弟,蜀山派日益壯大,比起隔壁的顯真派,蜀山派要強盛許多。可這幾日,陸陸續續的有截教弟子來到峨眉山,直至今日在峨眉山的截教弟子竟然達到了兩三千百之多。
    這人一多,就容易有麻煩。
    截教弟子最重同門之情,這是毋庸置疑的。但顯真派是截教一脈。朱子真、楊顯在人間收得弟子是同門,彼此親近自是不用多說。可隔壁那些蜀山弟子么……
    這些弟子大多都是陳九公傳道于北俱蘆洲后,才拜入截教門下的。那時的截教正處在最鼎盛的時候,從那時起就享有整個北俱蘆洲之地。到后來又有了東海,這些截教弟無論是北俱蘆洲或是東海上轉悠,碰到的都是自己同門。可在人間的峨眉山,截教弟子總能看見一些人教弟子。雖說現在截教與人教同盟,可即使這樣截教弟子也有些不大適應。
    就這樣,截教弟子和蜀山弟子從不適應到起了摩擦。雙方雖然克制克制再克制。也漸漸的有了火氣,從火氣演變成了爭斗。
    起因是這樣的,今天幾個截教五代弟子在峨眉山南山論道,發現一只修成人身的參娃。這幾人中有一人。前日剛在峨眉山西面八百里外一個村子收了個徒弟。若是能取這參娃幾滴血,煉制一爐丹藥,可為門下弟子筑基。
    雖沒有害其性命之心,但這參娃哪知道啊。就這樣。一個跑一個追,從南山就跑到了北山。
    沖到北山將那參娃抓去,正好好好跟他商議一下。就放幾滴血,然后給他些好處。誰知沖出幾個蜀山弟子,說他來南山奪靈物,讓他參娃放下。
    這截教弟子哪里肯依,說著說著火氣就大了,火氣一大就動起了手。這一動手,蜀山弟子仗著人多勢眾,那截教弟子以一敵眾敗下陣來,不但丟了參娃,還被蜀山弟子搶走了佩劍。回到北山,眾同門見他沒帶參娃歸來,一問之下,不由得紛紛大怒。
    截教弟子入門時,師長們有教導,同門要相親相愛,榮辱與共。千百年的教導銘記于心,可往日幾乎也沒什么沖突,都是師門長輩帶著出去和其他幾教大戰,那只要并肩子上就得了。今日這有人欺負到自家同門頭上,傳開之后呼呼啦啦的五百來人就涌到了北山。
    今日長眉真人的兩個弟子苦行道人、齊淑溟從地仙界的峨眉山來在了人間。正在洞中向老師稟報蜀山地仙界一脈的發展情況,突然有人慌慌張張跑入洞中,“老師,大事不好!”
    “怎么?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長眉真人抬眼一看,見是自己在人間收的弟子王林。長眉真人心想這小子平日還算穩重,今天這是怎么的了。
    “老師!那顯真派殺過來了!”
    “什么?胡說什么!”
    見長眉真人發怒,王林有些委屈,“老師,您快出去看看吧!那顯真派數百人沖入我蜀山之地!”
    與朱子真、楊顯當了一陣子的鄰居,長眉真人知道他那顯真派發展的還不如自己。這數百人哪里是顯真派弟子,明明就是截教弟子!
    想到自己門下與截教起了沖突,長眉真人不由得一陣頭疼。他老師沉默少言,但玄都**師對長眉真人可是很照顧,沒少和他說洪荒軼事。
    長眉真人連忙起身,出了洞府。一出洞,就見天上漂浮著一個個截教弟子。還有許多人不斷地從南山飛過北山,此時聚集在北山的截教弟子哪里是數百,明明有一千好幾。看自己門下那幾個弟子,早被嚇得跑回到各自洞府之中。
    長眉真人深吸一口氣,朗聲道:“朱、楊二位道友,還請現身一見!”
    長眉真人的聲音悠悠傳開,傳遍整個峨眉山。正在顯真洞中與常昊、吳龍、戴禮嘮嗑的朱子真、楊顯聽到長眉真人的聲音,連忙出了顯真洞。
    等朱子真、楊顯出到洞外,往北山一看,見上千同門聚于北山,還有不少人不斷向北山飛去。朱子真、楊顯怎能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從洞中走出,來在朱子真身旁,戴禮冷笑道:“那長眉竟敢算計你們,今日就要他們知道我截教的厲害!”
    “不錯!”戴禮話音剛落,常昊道:“二哥、三哥,咱們且回洞中,讓那些晚輩教訓教訓他人教門下。”
    “這……”朱子真想了想,還是搖頭,“三弟,你我往北山看個究竟,若是他蜀山弟子不對,我們再與他討個說法也不遲。”
    “好!”
    朱子真、楊顯騰空而起,往北山飛去,常昊、吳龍、戴禮怕他們和長眉真人起沖突吃虧,也一起飛往北山。
    看到朱子真等人,截教弟子紛紛讓開一條去路,朱子真等五人來見長眉真人。
    與長眉真人相見,雙方將事情說開。這是雖是截教弟子誤入北山再先,但蜀山門下以多欺少搶了參娃也就算了,還搶了截教弟子獨有的星辰劍,這事可就不好說了。按理說這兩家同盟,你做的這么絕,那就不對了。
    聽完了事情原委,截教眾仙大怒。
    看出截教眾仙群情激奮,長眉真人連忙將自己門下那弟子喚出,取了星辰劍向朱子真、楊顯道:“二位道友,今日之事是我門下不對,長眉代弟子向截教門下陪個不是,這星辰劍就此奉還。”
    長眉真人這番話又是賠禮,又是道歉,可是給足了截教面子。但朱子真伸手將星辰劍召入手中后,卻說了一句話。“道友,此事不可能就這么算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