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52 定居魔界的阿修羅族

看著眼前這個身著黑白雙色道袍的老者,波旬不禁心頭一顫。這個老道就站在身前,波旬卻感覺不到他一絲氣息。此時波旬不禁有一種面對陳九公的感覺,對于已斬出惡尸的波旬來說,即使是青蓮造化佛、鎮元子那樣的高手,給他帶來的感覺也沒有眼前老者這般震撼。
    伸手將要沖上前大梵天攔住,波旬死死盯著魔界老祖,“你是何人?來我血河作甚?”
    就好像沒有聽見波旬的話一般,老祖把目光落在阿修羅族供奉的畫像上。這張畫像中的冥河老祖,腳踏十二品血蓮立在幽冥血海之上,手持元屠阿鼻雙劍望天。
    老祖幽幽一嘆,輕聲道:“冥河,當年臨劫,我以為我難逃一死。不想多年之后,你卻先我一步……”
    聽魔界老祖之言,波旬眉頭一皺,低聲喝道:“你到底是誰?”
    隨著波旬一聲低喝,阿修羅族呼啦一下將老祖與化靈魔童團團圍住。見這些阿修羅族圍上,老祖身后的化靈魔童冷哼一聲,小手一翻,一把精致的小戟現于手中。
    老祖搖了搖頭,頭也不回的說道:“化靈不可。”
    “是。”化靈魔童聞言,連忙將小戟收起,束手垂立在老祖身后。
    看了化靈魔童一眼,就他剛才現出小戟時散發出來的法力波動,波旬就知道此人修為不亞于在洪荒時的自己。連忙揮手示意族人們莫要妄動,波旬向老祖道:“你可就是這魔界之祖?”
    老祖淡淡一笑,也不答話,將縮在袍袖中的右手伸出,伸在波旬面前。
    當看到老祖右手掌心上一顆雞卵大小的血色蓮子時,包括波旬在內的阿修羅族無不神色一緩。這血色蓮子,自己阿修羅族至寶十二品血蓮孕育萬年方結一十二顆。自開天辟地至今,也不過四九之數。冥河老祖在時。或將這蓮子賜予阿修羅眾資質佳良之輩,或送于與阿修羅族交好之人。像當年陳九公復立截教時,冥河老祖就送了三顆血蓮子。
    現在大多數阿修羅族雖不知面前這老道究竟是誰,但見他拿出血蓮子,就知他與冥河老祖交情不淺。
    波旬看到這顆血蓮子,不由得一怔。在陳九公將他送到這魔界時,就曾告訴過他,在魔界中不光有八大魔主個個不比他波旬差。魔界中還有一位老祖,有通天徹地之能,相當于混元圣人。波旬見這老者的第一印象。就知其為魔界之祖。而這魔界新生不久,他又如何會與自家老祖相識?
    看到波旬眼中流露懷疑之色,老祖將血蓮子往波旬身前一推,示意他拿起看看。波旬從老祖手中拿起血蓮子細細端詳,雙手捧著將血蓮子奉到老祖身前,“原來是老祖故人,我阿修羅族有失禮之處,還望前輩莫怪。”
    從波旬捻起血蓮子,老祖將血蓮子收起。袍袖一卷,坐在香案前的蒲團上,“波旬,我有一些話要單獨與你說。讓你這些族人暫且退下吧。”
    波旬聞言,輕輕揮了揮手,阿修羅族紛紛退出幽冥宮。
    見阿修羅眾退去,老祖長出一口濁氣。“波旬,你可想知我是誰?”
    “您不是魔界之祖?”
    老祖哈哈一笑,將頭抬起。二目之中滿是傲然之色,“我自鴻蒙未判就開了靈智,名號無極!”
    “無極老祖!”聽到老祖報出姓名,波旬不由得驚呼一聲。這名字波旬不只一次聽幽冥老祖提起過,似乎此人卻是曾與自家老祖有過一段善緣。
    聽波旬的語氣,無極老祖能聽出來冥河老祖和他提過自己,當即道:“波旬,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今日我來,是想讓你阿修羅族并入我魔界。”
    波旬心念急轉,面上卻絲毫不顯異色,“波旬已將阿修羅族帶至魔界,魔祖又何出此言?”
    無極老祖淡淡的望著波旬,口中道:“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波旬心神一震,正色道:“魔祖,自我家老祖在時,就與截教教主立下盟約。這些年來,我阿修羅族深受陳教主大恩,不敢相叛。”
    “截教教主?可是那陳九公?”在波旬提起陳九公時,無極老祖眼中閃爍一絲為不可察的寒光。陳九公這三個字,在無極老祖記憶中是帶給他苦難的存在。當年一次次直接、間接的在陳九公手中吃虧,最后還間接的因為陳九公被蚩尤滅了元神。若不是天道之下,有魔界當立,自己一絲元神烙印才得以保存。
    “正是!陳教主早已得證混元,為洪荒第七位圣人!”波旬知道無極老祖也是開天第一批生靈,恐怕他不知道陳九公成圣,現在將陳九公搬出來壓他無極一壓。
    無極老祖怎能不知波旬的心意,淡淡的看了一眼波旬,“陳九公雖證道混元,我無極也不比他差。無論是在洪荒,還是在魔界,我無極不弱于洪荒任何一位圣人。”
    隨著無極老祖將這幾句話緩緩道出,波旬就感覺到一股壓力撲面而來。
    二目與波旬雙眼對視,無極老祖道:“天道命我與洪荒諸圣一般,非天地大劫不可出手。你阿修羅族若不合吾意,他日量劫來臨之際,我必出手滅你一族!我不信那陳九公能天天在魔界護著你們!”
    感受到無極老祖濃濃的殺機,波旬雙臂一抖,元屠阿鼻雙劍飛出,浮在波旬頂上。
    見波旬現出元屠阿鼻雙劍,化靈魔童眼中寒光閃爍,手持小戟一步跨出。將化靈魔童拉住,無極老祖冷笑一聲,“只要魔界還在,我無極就不會死,你要想這般行事,卻是有些可笑。”
    聽無極老祖此言,波旬神色不住變幻,元屠阿鼻化作一白一青兩道光芒沒入波旬體內。波旬伸手一指,一個蒲團出現在腳下,波旬盤膝坐在蒲團上,與無極老祖相視而坐。
    看著波旬坐在自己面前,無極老祖微微一笑,大殿中彌漫的殺氣憑空消散。“波旬,我魔界有先天魔寶十二品黑蓮可鎮壓氣運。佛門賢者劫后,我會在魔界立魔教,到時你波旬為魔教教主,阿修羅眾也可享魔教氣運。”
    打一棒子,給一甜棗。這被人用到爛得不能再爛的手段,可無論是之前的威逼,還是現在的利誘,對波旬都非常適用。作為阿修羅族族長,波旬最先考慮的是自己阿修羅族的利益。在這魔界,阿修羅族勢單力薄,且不說這位深不可測的魔祖,就是那八大魔主受自己阿修羅族喝一壺的。
    雖然這位魔祖量劫時才能出手,但就像無極老祖說的,誰能保證陳九公在量劫中可以時刻護著阿修羅族。畢竟截教也有敵人,陳九公也有同為混元圣人的對手。在這位等同于混元圣人的無極老祖面前,波旬不敢拿阿修羅族來賭。
    而且無極老祖的承諾真是太誘人了,魔教教主、阿修羅族可享魔教氣運。波旬以前不止一次的聽冥河老祖說,若是他阿修羅族能享大教氣運,自他之下,就不會只有波旬一位準圣。
    面對這滅族的危機和阿修羅族大興的誘惑,波旬心念急轉,半響長嘆一聲,從蒲團上起身,向無極老祖躬身一揖,“全憑魔祖做主!”
    “好!好!”聽波旬此言,無極老祖撫掌大笑。“波旬,你不會后悔今日的決定!你放心,若是陳九公因此找你麻煩,這因果我無極會替你接下。”
    “多謝魔祖!”
    成功的收服了阿修羅族,無極老祖帶著化靈魔童出了幽冥宮,在飛到三重天上時,無極老祖突然止住身形,冷笑道:“陳九公,你既然將阿修羅族推給我,那我就收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