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505 道魔并立佛法將傳

魔界天帝歸位,在魔界中并沒有造成什么影響。現在的魔界九大魔主,波旬不用說了,這位昔日的阿修羅王在得了魔界一方魔土之后,波旬將原來殘缺魔主的魔宮推倒,驚訝的發現在魔宮之下,竟然有一條血河直通地底。
    這血河在規模上雖遠遠不如幽冥血海,但波旬入河之后發現,在這血河中阿修羅眾可自行繁衍。想想自幽冥血海枯干后,已經快千年沒有新的阿修羅族誕生了。雖六道輪回中有一阿修羅道,但自地藏占陰山后,從阿修羅道中轉世的阿修羅族就入佛門化八部天龍。同樣,對于波旬這一脈阿修羅族來說,也不承認自六道輪回所出的阿修羅族為自己的同族。
    當看到這條血河的一瞬間,波旬無比的激動。有了這條血河,阿修羅族發展、壯大指日可待。想想當日幽冥血海臨難時,老祖將整個阿修羅族交給自己,這些年來波旬無日無夜不在苦思阿修羅族復興之機。今日,這條血海就是阿修羅族的機緣。
    入血河一游,波旬發現這條血河綿延萬里,真是阿修羅族的福地。可當從河中出來時,波旬臉色變得煞是難看。
    只見天空中八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感受著這些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橫氣息,波旬知道這就是陳九公臨走前,交代自己要小心應對的魔界八大魔主。
    波旬深吸一口氣,從血河中飛出,與八大魔主相對而立。
    魔天眼中寒光一閃,冷聲道:“你叫波旬?”
    波旬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魔天道:“老祖要見你,且隨我等往魔道宮一行。”
    聽魔天此言,波旬搖了搖頭,腳下血光一閃,十二品血蓮出現在腳下。
    看到波旬現出寶物,魔天眼中寒光一閃,寒聲道:“波旬,莫要找死!”
    隨著魔天此言一出,眾魔主紛紛亮出靈寶,似乎只要波旬敢說個不字,就一起出手將波旬斬殺。
    波旬面對著八大魔主,說不膽顫那是不可能的。但這西南魔土有這條血河的存在,波旬無論無何也不會退后半步。左臂一揮,一青一白兩道劍光飛出,化作元屠、阿鼻雙劍浮在波旬身側。
    就在雙方之戰一觸即發時,一黃、一青兩道光芒飛至,化作鎮元子和青蓮造化佛。
    波旬看到鎮元子心中一喜,而看到青蓮造化佛,眼中卻閃過一絲殺機。
    見波旬來了幫手,眾魔主也不在意,在魔界之中,他們都是能與圣人正面對抗的存在。除非是混元圣人入魔界,否則他們不在乎任何人。
    可這時,八大魔主耳旁卻傳來了魔界老祖的聲音。這八大魔主在波旬、鎮元子和青蓮造化佛驚訝的目光中轉身就走。
    看著八大魔主離去的身影,鎮元子向波旬道:“我受教主之托,送阿修羅眾至魔界!”
    一聽鎮元子將阿修羅族送來,波旬大喜。雖有八大魔王如刺在哽,但合阿修羅族全族之力,在這血河中以十二品血蓮為基,調集整條血河之力,布下阿修羅族鎮大陣。再有陳九公臨走前交給自己那件寶物,相信阿修羅族躲在血河中自保,應該不會有問題。
    八大魔主走了,青蓮造化佛與鎮元子、波旬都不對付,自然是不會久留。而鎮元子將阿修羅眾移交給波旬后,也返回地仙界。波旬帶著阿修羅族入血河,在這片屬于阿修羅族的樂土中建設家園。
    且不說阿修羅族在血河中怎么折騰,單說那八大魔主離開西南魔土,直上三重天外,來到魔道宮中拜見老祖。
    魔道宮中,老祖坐在云床之上,在他下方九個蒲團依次排開。這九個蒲團,本為魔界九大魔主當年在魔道宮中聽道時的座位,可現如今其中八個蒲團有人坐,另外一個上卻是空蕩蕩的。
    魔界魔主以魔天為首,看著那空著的蒲團,魔天心中氣不打一處來,向老祖道:“老師,為什么不讓我等殺了那波旬?”
    聽魔天之言,老祖搖了搖頭,“殺了波旬,那西南天魔主之位又有誰來坐?”
    “殘缺啊!”老祖話音剛落,魔心童子和滅魔異口同聲的說道。
    “殘缺已入冥界轉世,轉世后為我魔界地皇。”
    冥界,就相當于洪荒三界的六道輪回,是魔族轉世之地。聽殘缺日后會為魔界地皇,文魔無天眉頭一皺,起身向老祖一揖,“老師,何為地皇?”
    伸手示意無天坐下,老祖道:“自當日六圣入我魔界一戰,我魔界為天道所容。當如洪荒一般,定下三界三皇,日后方可融入洪荒。”
    “老師,我們魔界dúlì于世不好么?為什么要融入洪荒?”
    對于天魔這個問題,老祖苦笑道:“若不是天道為了補足洪荒氣運,根本不會魔界的存在。”
    八大魔主聞言大驚,沒想到整個魔界還有自己這些人,竟然是這樣的存在。一時間,魔道宮中無有一絲聲音,八大魔主不知都在想些什么。
    知道八大魔主難以接受這個說法,老祖正色道:“今我魔界已得天道認可,就可爭奪洪荒氣運,只要我魔族氣運強盛,就可為洪荒主角。到那時,你等都有機會成為不死不滅的存在!”
    這一次,八大魔主面上都露出熱切之色。在魔界中,他們雖然有超凡的戰力,但也會損落。整個魔界,也只有老祖一人是不死不滅的存
    在。
    文魔無天,魔族文字的創造者,魔界文明也是自他傳出的。對于老祖的話,無天雖然期盼,但卻想起一事,“老師不讓我們殺那波旬,可是因為他關乎我魔界氣運?”
    贊賞的看了看無天,老祖點了點頭,“不錯!洪荒下一量劫為佛門賢者劫,賢者后我魔族當興。到時我會以我魔族為基,立下魔教。而那波旬,就是天定的魔教教主!”
    “魔教教主!不想那波旬竟有如此機緣……”
    看了身旁喃喃自語的無天一眼,琴魔道:“老師,既然那波旬對我魔界如此重要,可有如何能讓他為我魔界所用?”
    老祖淡淡一笑,說道:“天道限制我不可出手,但不限制我在外走動。既然那波旬不愿來魔道宮,我就去西南天見他。”
    老祖此言一出,八大魔主紛紛站起身來,魔天眼中寒光閃爍,“老師什么身份,豈可去見他波旬?”
    “不錯!”殺魔本就因那波旬奪了殘缺的魔主之位而耿耿于懷,現在聽老祖要親自去見波旬,不禁怒道:“老師只管宮中等候,我去將那波旬擒來!”
    見八大魔主群情激奮,老祖一擺手,“你們各自回去,此事由我來處理。”
    “老師!”
    “老師!”
    ……
    老祖冷哼一聲,道了句:“退下!”
    八大魔主見老祖發怒,不再敢多言,齊齊向老祖一拜,躬身退出魔道宮。
    在八大魔主退去之后,化靈魔童來在老祖身旁,“老祖真要去見那波旬?”說到此處,見老祖點頭,化靈魔童又道:“那化靈請求與老祖同去。”
    “那就走吧!”
    西南魔土中心地帶,一條血河一頭在地上,一頭卻直入地底。在血河深處,一座通體由洪荒幽冥血海特產的幽冥寒石鍛造的宮殿,坐于河眼之上。幽冥宮,昔日冥河老祖的行宮。在幽冥血海遭劫時,冥河老祖將這幽冥宮收起,交予波旬帶出。
    今日,阿修羅族定居在這魔界血河,波旬開啟幽冥宮,率阿修羅上下入宮參拜冥河老祖畫像。
    就在阿修羅眾跪在冥河老祖畫像前痛哭時,兩道黑光落在香案前,魔界老祖攜化靈魔童來此。
    突然有外人到來,阿修羅眾都先是一愣,然后紛紛起身,怒視這二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