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50 哼哈二將

鄭倫、陳奇,當年為陳九公封為哼哈二將鎮守地府。這二人一個是陳九公弟子,一個是姚少司弟子,只因常年在一起,關系格外的親近。就像蘇秦說的,哼哈二將,必不相離,鄭倫在,陳奇也不會太遠。
    陳奇催動避水金睛獸趕至,見鄭倫被青澤魔圣壓制,陳奇揮蕩魔杖加入戰團,與鄭倫合斗青澤魔圣。
    青澤魔圣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鄭倫向手中降魔杵一舉,陳奇心有靈犀,拍避水金睛獸橫在青澤魔圣面前,蕩魔杖橫起,全力擋住青澤魔圣一刀。
    有陳奇在前擋刀,鄭倫將火眼金睛獸一拉,跳去圈外,沖著青澤魔圣哼了一聲。隨著響如洪鐘的哼聲響起,鄭倫鼻孔中噴出二道白光。兩道白光飛出,打在青澤魔圣身上。
    剛才受了鄭倫一擊,青澤魔圣早有防備,可被白光打中的一瞬間,青澤魔圣還是覺得元神一顫,有隱隱昏沉之感。
    就在青澤魔圣運轉魔功,打算消除這種不適的時候,在他對面的陳奇大嘴一張,發出“哈”的一聲。
    哈聲一響,一道黃氣從陳奇口中噴出,在青澤魔圣身前一轉,青澤魔圣晃了晃從空中跌下。
    青澤魔圣落至半空,頭腦一陣發昏時,火眼金睛獸負著鄭倫趕至,手起杵落,一杵將青澤魔圣頭顱打爆。
    隨著青澤魔圣頭顱爆碎,一道黑氣竄出,直往東方飛去。知那是青澤魔圣元神,鄭倫、陳奇齊齊張手,各打出一道上清神雷,向青澤魔圣元神轟去。
    可當上清神雷臨到時,青澤魔圣的元神憑空消失了,讓截教眾仙好是驚訝。就在同一時間,魔界中央魔土上空高懸的封魔榜前。一道黑氣憑空出現。在封魔榜前化作青澤魔圣的模樣。這個青澤魔圣只是元神之體,而無肉身的存在。
    封魔榜無風自動,發出一陣黑光將青澤魔圣包住,當黑光散去時,青澤魔圣揮了揮胳膊,感到有些不可思議。而在這時,空白的封魔榜上浮出一行字,是以魔族文字所寫:魔界天帝青澤,掌魔界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
    看到這一行字,青澤有些驚訝。這時。一道黑光從天空落下,是一身穿黑袍的童子。
    青澤知這是老祖座前童子,連忙上前道:“道長,可是老祖有法旨傳下?”
    這童子生的粉嫩,青澤喚他兄長似乎有些滑稽,可這童子坦然受之,“傳老祖法旨!青澤,你為魔界天帝,執掌魔界三天。且往魔溟天天庭圣魔宮。”魔界三天為魔云天、魔幻天和魔溟天,依次為第一重天、第二重和第三重,魔界天庭就位于第三重天。
    “青澤領旨!”
    傳完了老祖之命,童子向青澤一拜。口中道:“化靈拜見天帝!”
    “兄長折煞我也!”青澤魔帝連忙閃身讓過。
    童子也不在意,起身對青澤魔帝道:“魔界當有天地人三尊帝位,天帝為天庭之主位高權重,當造福族人。莫要讓老祖失望。”
    “謹遵兄長教誨。”不知為何,這青澤前前后后對這童子都十分恭敬,絲毫沒有半點逾越之處。
    化靈魔童帶著青澤魔帝來在魔溟天天庭之上。在天庭眾轉了一圈,見亭臺樓閣殿宇都有,可就是無有一人。
    見青澤魔帝皺眉,化靈魔童道:“天帝放心,有緣者死后會被封魔榜接引,化為天庭百官,助天帝執掌天宮。”
    一聽不用自己去招攬手下,青澤魔帝放心了。以前在魔天麾下,雖也位高權重,但上頭畢竟還有魔主,現在受老祖冊封,掌魔界天庭,還有手下,慢慢積攢實力,有朝一日自己也可與那九大魔主平起平坐。
    跟著青澤魔帝在天庭中轉了一圈,化靈魔童告辭離去,只留下青澤魔帝一人在偌大的天庭之中。
    ……
    卻說鄭倫、陳奇擊殺了青澤,雖被其遁走了元神,但二人不以為意。鄭倫來在宋度面前,見宋度沒有受傷,只是臉色有些蒼白,放下心來。
    這時,曹操上前請截教眾仙前往大營,卻被陳奇拒絕。出金鰲島時,陳九公曾有交代,只可斬妖除魔,不可在這節骨眼兒上插手人皇之爭。
    聽陳奇婉言拒絕,曹操也不以為意。在他看來,如今自己形勢一片大好。這些截教弟子不相助自己沒什么,只要他們不相助孫、劉就可。
    眾人向曹操告辭離去,蘇秦留在最后,望著郭嘉一嘆:“徒兒,你自己選擇的路,他日莫要后悔。”
    知道自己老師說的是什么,郭嘉微微一笑,向蘇秦躬身一拜,“弟子無怨無悔,只是他日輪回轉世,無法服侍老師,還望老師保重。”
    “哎……”蘇秦幽幽一嘆,不再多言,只見曹操向自己一拜,嚇得蘇秦連忙讓開。且不說這位曾在紫霄宮中聽道,乃準圣級別的大神通者。單說他最有機會證人皇之位,這一禮也不是自己能受的。
    見蘇秦閃身讓過,曹操正色道:“操知截教圣人功參造化,想懇請仙長求教主一求,免了奉孝輪回之厄。”
    看了曹操一眼,蘇秦剛想說什么,卻聽郭嘉道:“老師,弟子愿輪回轉世磨練道心,還望老師成全。”
    “奉孝……”聽出郭嘉似乎是不想讓蘇秦開口,曹操急了,忙上前要說些什么。卻見蘇秦袍袖一甩,化作一道青光離去。
    “奉孝,你!”指著郭嘉,曹操氣急道:“蘇秦仙長或是有解你劫難之法,你為什么……”
    曹操還沒說完,就被郭嘉打算,“主公,快看,那東吳退兵了,你我速速回營,命水軍出營追殺。”說著,郭嘉往下方飛去。
    看著郭嘉落在營中,曹操眼中精光一閃,口中喃喃道:“奉孝,我必不會讓你遭那輪回之厄。”
    ……
    赤壁東吳水軍大營前,本來看著己方那些身穿黑衣的修士,將曹操麾下三千散修殺的落花流水。突然有截教弟子出手,將己方黑衣修士殺的片甲不留。周瑜不禁默然無語,半響才向諸葛亮道:“孔明先生,你不是說截教門下不會插手你我雙方與曹操之戰么?”
    諸葛亮搖了搖頭,對周瑜道:“都督,那些黑衣人似乎不是正路,亮那些同門出手,應該不是針對你我。”
    周瑜心念急轉,對諸葛亮道:“先生,如今形勢對我方不利,不知先生還有個妙計?”
    聽周瑜問計,諸葛亮輕輕搖著羽扇,思索片刻,沉聲道:“欲破曹軍,宜用火攻。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火攻?東風?”周瑜聞言一怔,很快就明了諸葛亮的意思,“先生可有呼風喚雨之能?”
    諸葛亮淡淡一笑,點了點頭,“亮雖不如我那師弟得祖師傳授火龍陣,但卻從師伯祖那里學到五龍丁火陣。只要東風一起,即可火燒曹操大營。”說到此處,諸葛亮看著周瑜,“只是還要都督想法,敵住曹軍中那些修士,此計方可成事。”
    聽諸葛亮此言,周瑜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在與諸葛亮各自回帳后,周瑜命人請來魯肅,將諸葛亮破曹之計說與魯肅,“二弟,此事是否該稟明龍祖?”
    魯肅沉吟片刻,搖頭道:“量劫已了,眾圣也不敢讓門人弟子參與人皇之爭,我龍族若參與此事,日后因果恐糾纏不清。”
    就在周瑜、魯肅說話之時,一道玄光出現在帳中化作一人,周瑜、魯肅一見此人,連忙起身拜道:“敖帛(敖玉)拜見父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