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56 九曲黃河陣懼留孫之計

聽著陳九公殺氣凜然的話語,一眾闡教門徒頓時從呆愣中清醒過來,怒火沖天,一起出陣直奔陳九公殺來。
    見闡教眾門徒欲以多欺少,鄭倫大怒,可剛要上前卻想起老師的交代,拉住碧水金睛獸,鄭倫手中降魔杵高舉,若是陳九公不敵,鄭倫肯定要出陣相救。
    若論武藝,別說是這些武將了,就連楊顯、朱子真也要比陳九公強上不少。
    但陳九公對敵靠的可不是武藝,而是法寶。就好像剛才擊殺黃天化一般,先以紫電錘將其放倒,然后再取其性命。
    看到一齊向自己殺來的闡教眾門徒,陳九公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催動黑虎上前,望著向自己殺來的哪吒,一道上清神雷將其轟得外焦里嫩。定海珠、紫電錘練練祭出,將木吒、金吒打翻。
    還好哪吒蓮花身端得不凡,一身修為也不低,不然挨上陳九公一道神雷早已化為飛灰。
    一個照面就被陳九公放倒三人,剩下的李靖、雷震子、韋護、龍須虎大驚。
    不過與陳九公對敵,最憋屈的還是自己不能用寶物,但陳九公卻可以肆意使用。
    “帶三位公子退!”
    龍須虎怒吼一聲,往前一縱,雙手發出無數飛石向陳九公打來。而李靖三人趁此機會,連忙將哪吒三兄弟扶起,往后方撤去。
    “找死!”以陳九公的修為,別說是這些巨石,就是一座大山壓下,恐怕也傷不得陳九公分毫。但自己新收的弟子就在后面看著呢,要是自己挨上一石,豈不丟了面子。
    將紫電錘持于左手,陳九公將紫電錘往空中一拋,一道上清仙氣打入其中。那紫電錘之上紫芒大作,化作一道數十丈閃電向龍須虎所在之地轟下。
    轟!
    在姜子牙等闡教門人驚訝的目光中,漫天煙塵消散,原本龍須虎所在之處空無一人。修行多年的洪荒異種龍須虎被陳九公以紫電錘得的化成飛灰。
    “回城!”姜子牙知道麻煩了,這陳九公太厲害了,根本不是自己手下這些闡教三代弟子能夠匹敵的。
    就是沒有姜子牙的命令,李靖等人也不想和陳九公繼續爭斗了,雙方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對方不但是金仙修為,而且一身法寶件件不凡。自己一方還不能使用寶物,這仗還怎么打?
    “哪里走!”
    自己出山就是為了誅闡教門下,那姜子牙不能殺,估計也死不了。但李靖等人誰也別想走。
    紫電錘、定海珠、化血神刀、縛龍索、捆仙繩,五件法寶全部被陳九公祭出,向闡教眾門徒而去。
    陳九公可是發狠了,刨除姜子牙和哪吒之外,其余五人都在陳九公五寶威脅之下。
    原本還想以杏黃旗護身的姜子牙此時也懵了,人家打得根本就不是自己。以姜子牙手段,催動杏黃旗,也護不住一眾師侄。
    “道友卻是過了!”
    一道白光閃過,一高瘦道人出現在陣中,擋在闡教眾門徒面前。
    這道人不是別人,正是闡教兩位大羅金仙之一的云中子。雖然不知道這云中子為何此時到來,但陳九公相信,就是準圣也不敢硬接自己這五件靈寶。
    云中子也知這五寶威力不比尋常,定海珠和紫電錘都不用說。那件血光籠罩的寶物恐怕就是當日誅殺自己師兄黃龍真人的異寶,而縛龍索和捆仙繩都是拿人的寶物,這種寶物就是自己被捆住恐怕想掙脫也是不可能的。
    云中子不曉得這陳九公怎么這么多寶物,而且件件威力非凡。此人正是仗著這一身寶物,當日三位師兄圍攻都耐他不得,還折損了黃龍師兄。要是讓自己一人獨抗這五寶,云中子還真扛不住。
    云中子平日在闡教之中尚且不顯山露水,要不是萬仙陣一役截教高手太多,恐怕云中子還不會顯露自身本事。
    只見云中子伸手虛抓,五點白光現于掌中,隨手一甩,五點白光迎上陳九公五寶。
    那五點白光擋在陳九公五寶之前,化為五個三尺高下的小人。
    看著被紫電錘、定海珠、化血神刀擊的粉碎的三個小人。還有縛龍索、捆仙繩擒住的兩個,陳九公眉毛一挑,暗道:“不愧是福德真仙,果然有些門道。”
    云中子手段不凡,但陳九公絲毫不以為意。那李代桃僵之法雖玄妙無窮,但看著對面那臉色有些發白的云中子,就知道擋住自己五寶,已經消耗了云中子一絲本命真靈。
    看著那連人帶坐騎都慘死的黃天化,云中子長舒一口氣,“道友下手是否狠了一些?”
    “哈哈哈……”陳九公聞言仰天長笑。
    見陳九公不答話,卻放聲大笑,云中子心中知道此人如此因何,也知道現在不是自己說話的時候。
    “哼!”冷哼一聲,陳九公怒視云中子,“汝闡教上下做得?我陳九公就做不得?”
    “哎……”云中子本不欲卷入其中,但萬仙陣前老師元始天尊告訴自己,日后要多多擔當闡教之事,否則云中子絕不會攙和這些事。
    微微搖頭,云中子目視陳九公問道:“道友究竟意欲如何?”
    “我欲如何?”陳九公嚴重精光閃爍,“吾欲與汝闡教門下做過一場!”
    “不知道友是想斗法還是斗力?”
    “斗陣!”
    “斗陣?”云中子一怔,但轉念就明白了。通天教主陣法無雙,那誅仙劍陣乃至寶所化,暫且不言。就是那十絕陣、萬仙陣……陣陣不凡。
    “不錯!”陳九公朗聲道:“三日之后,在當年萬仙陣處,貧道布下一陣,任由你闡教門下來攻。若汝等破了我陣,我陳九公在十年之內不會找你闡教麻煩。”
    “好!”陳九公說得十年正是武王伐商結束的日子。陳九公這話無疑是告訴云中子,若汝等不應戰,我就找姜子牙麻煩。應戰的話,無論結果如何,陳九公十年之內不會主動來犯闡教。
    陳九公都這么說了,云中子能不答應嗎?如果佛門已有興盛之機,所以就需要姜子牙盡快起兵伐紂,然后岐山封神,增加闡教氣運以抗佛門。
    所以,對面咄咄逼人的陳九公,闡教上下不得不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