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503 麒麟入魔界白蓮拜圣人

群魔聚集在黃面魔王身旁,只見這些魔族個個持旗持幡,似乎在魔界,最常見的寶物就是旗、幡、塔這三樣。
    隨著黃面魔王一聲令下,群魔一起搖幡、霎時間魔氣滾滾,黑光閃閃,無數天魔在魔氣中現身,那一個個身高不滿三寸的天魔,齊齊張口吞噬空中彌漫的魔氣。然后,一個個天魔身形暴長,高的直至百丈,矮的也有三四十丈高下。
    成百上千的天魔向玄妃與那些修士撲去,將一個個修士撕碎或是生吞入腹。這些修士的元神,甚至肉身,都成了天魔的養料。
    玄妃催動倚天劍將一個個天魔斬碎,但那么多的天魔,豈是玄妃一人能殺得完的?而且群魔不斷的搖幡,新的天魔接連飛出,借魔氣暴長,然后加入戰團。
    看到那些修士死在天魔爪牙之下,元神、肉身都沒有浪費,黃面魔王心中暗喜:“怪不得老祖讓我們來這人間,此地太適合我魔族發展了!”
    愿意依附曹操的修士,大多是散修。平日高傲的很,在戰場上就是一盤散沙。見那些魔頭兇猛,這些人紛紛向四方逃竄,
    見眾修士各奔東西逃命,玄妃陷于魔群之中,曹操焦急萬分,持青釭劍就要上前,卻被左右大將拉住。“主公,不可啊!”
    “滾開!”一腳將于禁踹開,雙眼通紅的曹操持劍沖起,去救玄妃。可就在這時,一道道神雷從四面八方轟下,如雨一般,將一個個天魔轟碎,化作絲絲魔氣在空中飄蕩。
    神雷不絕,雷光之中魔氣泯滅。無數天魔在千萬神雷之下,被滅得一干二凈。
    “玄妃!”曹操沖到玄妃身旁,將她扶住。抬頭望去,只見一群修士,約有百十來人,立于青云直上。曹操看到這些人身上閃爍著熟悉的法力波動,不禁喜道:“多謝截教諸位仙長相助!”
    這些人正是截教弟子,為首的正是陳九公門下親傳弟子宋度。這剛上山沒多久的弟子,在陳九公已黃中李為其筑基之后,已有地仙修為。這次截教萬仙出山,陳九公讓他也下山增長些戰斗經驗。
    這宋度經驗不足,聽曹操出言感謝。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時,在宋度身旁一人向曹操打一稽首,“曹公言重,除魔衛道,乃我等分內之事。曹公且扶玄妃娘娘回營休息,這里就交給我們了!”
    “老師!”這時,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郭嘉駕云飛來,跪在剛才說話那人面前。
    “仙長是奉孝老師?”
    伸手將郭嘉扶起。這人向曹操笑道:“貧道蘇秦,奉孝之師!”說到此處,蘇秦眼中寒光一閃,怒喝一聲。“魔頭,哪里走!”說這,將手中星辰劍祭起,向那些魔族殺去。
    早在截教群仙趕至破了千百天魔時。黃面魔王見對方人多勢眾,又不像那些散仙一般毫無紀律。而且,這些人發出的神雷對天魔的損害極大。似乎克制自己魔族,就有了撤走之心。
    可隨著蘇秦一聲大喊,截教弟子紛紛催動靈寶,或是打出上清神雷,向剩下的五十多個魔族轟去。
    見那道道銀色劍光璀璨,又有道道神雷天降,黃面尊者狠狠地向手中黑幡上噴出一口精血,榮獰又在空中現身,張口吞噬上清神雷。
    “還有這等異獸?”見那榮獰可吞噬上清神雷,蘇秦從袖中取出一三寸見方,銀光閃閃的寶物,祭在空中。這寶物當空一轉,化作如小山一般,向榮獰轟下,直將那榮獰打碎。
    星辰磚,這是陳九公早年命在天庭上為官的截教眾星君煉制的。此寶通體為星辰之精凝聚而成,在用材上,一塊星辰磚可比三把星辰劍。正因如此,這星辰磚只煉了一批,后來截教弟子越來越多,眾星君就只煉星辰劍。
    蘇秦、張儀,鬼谷子門下最出色的兩個弟子。當年鬼谷子帶他二人拜見陳九公,陳九公賜他們每人一把星辰劍,每人一塊星辰磚。
    星辰磚砸碎了榮獰的同時,黃面魔王嘴角有鮮血流下,身受重傷的他連忙率眾奔逃。截教眾仙此次下界誅魔,若是完成得好,可是有獎勵的。見這些魔族欲走,眾仙哪里肯依,各自催動靈寶誅殺魔族。
    星辰劍將一個個魔族肢解,上清神雷將這些魔族的元神轟碎。五十多個魔族哪里夠這一百二十個截教弟子殺的,一個個神形俱滅死于非命。
    當僅剩黃面魔王,將黑幡催動,將自己肉身包住,向巫峽飛去時。蘇秦運轉上清仙法,那星辰磚飛起,也不見長,只是散發著陣陣銀光向黃面魔王襲去。
    砰!
    一聲巨響,不是星辰磚擊中黃面魔王。而是在即將打碎黃面魔王頭顱時,青澤魔圣殺至,一拳將星辰磚轟飛。
    伸手將星辰磚接住,蘇秦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口中道:“好強的肉身!”
    “大圣!”死里逃生的黃面魔王撲到青澤魔圣面前,哀嚎道:“大圣,兒郎們都死了,要為兒郎們報仇啊!”
    將黃面魔王一把拉起,把他攔在身后,青澤魔圣怒視截教眾人,“竟敢殺我族人,今日必拿你們元神祭煉天魔。”說著,青澤魔圣直向截教陣中沖來。
    見黃面魔王叫他大圣,截教眾人知道這青澤魔圣在魔族中地位不低。雖然陳九公為了保持競爭力,宣布只有擊殺普通魔族才有獎勵。但有高等魔族在眼前,若能殺了,他身上有什么寶物、靈丹之類的,眾人還可平分。這一路殺來,不知分到多好好處的截教弟子們,見青澤魔圣這一沖,紛紛祭起星辰劍或是打出上清神雷。
    這青澤魔圣乃中央魔土魔天麾下魔圣,走的是錘煉肉身的路子,修行魔界頂級煉體功法天魔大化已至第六層,在戰力上相當于大羅金仙。在人間雖修為被壓制,但肉身卻不受限制,青澤魔圣沖起,星辰劍、上清神雷轟在他身上,傷不得其分毫,根本無法阻止青澤魔圣沖到截教陣前。
    “師叔,出手!”見這青澤魔圣肉身強橫,若是沖到己方陣中造成的損傷絕對是難以承受的,蘇秦連忙大喊一聲。
    聽到蘇秦呼喊,宋度袍袖一卷,紫電錘從袖中飛出,在空中一轉。只聽宋度輕聲吟道:“雷即為我,我即為雷,千變萬化,皆由我身!五雷天罡決!”
    宋度話音剛落,四道上清神雷合四相之勢轟下,轟在青澤魔圣身上,青澤魔圣驚訝的發現,這四大上清神雷的威力,竟然比得上剛才那數百道。就在這時,咔嚓一聲,一道巨大的紫電轟下,正轟在青澤魔圣身上。
    轟……
    紫色電光將青澤魔圣籠罩,只聽得電光中一聲大吼,頭上冠被轟碎,身上袍服破碎的青澤魔圣從電光中沖出,直向宋度撲來!
    “不可!”見宋度臨危,包括蘇秦在內的幾個截教弟子一起沖到宋度面前,欲以肉身護住宋度。與此同時,剛剛將玄妃送回大營的曹操看到這一幕,連忙將青釭劍祭起,去斬青澤魔圣。
    此時的青澤魔圣身形一晃,真身長至百丈,揮舞著小山一般的拳頭轟下。同蘇秦、宋度在內的十幾人全部處于青澤魔圣這一拳之下,這一拳落下,這些人全部尸骨無存。
    “哼!”一聲輕哼聲在眾人耳旁響起,一道白氣卷至,趕在拳頭砸下之前,打在青澤魔圣身上。
    這一道白氣比那上百道上清神雷,上百把星辰劍都要厲害,雖然打在青澤魔圣身上,白氣破散。可這時再看青澤魔圣,翻身栽倒,從空中落下。
    一聲獸吼傳來,一頭火眼金睛獸負著一人從南方飛來。此人白面長須,身披黃子連環甲,外罩素羅袍,頭戴鐵盔,手持一桿降魔杵,正是:五行道行皆堪并,萬劫輪回共此生。白光有影能覆將,須知妙法無后先。
    看到此人飛來,截教眾仙紛紛上前參拜,那被嚇得臉色蒼白的宋度顫顫兢兢的道:“多謝鄭倫師兄救命!”
    看了宋度一眼,鄭倫淡淡一笑,“師弟且閃至一旁,看師兄取這些邪魔性命為你出氣!”說著,鄭倫祭起降魔杵,將那黃面魔王打死。
    被那白氣擊中,青澤魔圣墜入滾滾長江之中。但仗著神通,青澤魔圣在墜江的一瞬間清醒過來,沖出江水。可剛飛出水面,就見鄭倫誅殺黃面魔王。
    暴怒之下,青澤魔圣飛身殺至,取出一口大刀與鄭倫斗在一起。
    當年鄭倫入陳九公門下,不光修煉上清仙法,也修煉了九轉玄功。今日的鄭倫已將玄功五轉,但比起青澤卻差的許多。
    眼見鄭倫被青澤魔圣壓制,剛剛趕至的曹操卻見截教弟子沒有一個擔憂的,全站在那里看熱鬧。
    “主公!”這時,截教弟子中走出郭嘉,來在曹操身旁,“娘娘可好些了?”
    “奉孝放心,玄妃她沒事兒。”說完這個,曹操有些好奇的問道:“奉孝,你那些師門長輩似乎不敵那魔頭,你這些同門為何不出手相助?”
    聽曹操之言,郭嘉還沒答話,一旁的蘇秦道:“哼哈二將,必不相離。鄭師伯至,想來陳奇師伯也不遠了!”
    蘇秦話音剛落,只聽得一陣破空聲傳來,陳奇騎避水金睛獸趕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