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501 祖龍入魔

魔界三天外,魔道宮中,魔界老祖突然睜開雙眼,大笑不止。
    而在紫霄宮中,道祖緩緩睜開雙眼,喚身旁童子道:“童兒!”
    “老爺。”聽到道祖喚自己,這童子連忙上前,恭候道祖差遣。
    道祖用手一指,一枚玉符和一張黑**卷出現在童子面前,只聽道祖說:“此符可護你前往魔界,將這封魔榜與那魔界之祖,告訴他非天地大劫不可出手,否則必將神形俱滅。”
    “遵老爺法旨!”童子向道祖一拜,收起玉符和封魔榜,離開紫霄宮。剛一出紫霄宮,那玉符上玄光大作,將童子包在玄光中穿過混沌,飛下三十三天,從東勝神州進到魔界之中。
    童子一到魔界,魔界老祖立刻感應到他,消失在魔道宮中,出現在童子面前。
    玄光猛然停下,眼前多了一人,童子不禁一愣。
    魔界老祖道:“小友可是道祖座前仙童?”
    手中封魔榜微微一動,童子知此人應該就是魔界之祖,當即拱手道“奉道祖之命,前來將封魔榜交予老祖。”說著,將那封魔榜遞給魔道之祖。
    從童子手中接過封魔榜的一瞬間,魔界老祖頓時明了天機,不禁大喜,“我魔道能為天道所容,真是我魔界之幸!”
    這老祖話音剛落,就聽童子又道:“道祖還有一言,讓小童轉告老祖。”
    “仙童請講。”
    “道祖說非天地大劫,老祖不可出手,否則必將神形俱滅。”
    “什么!”魔界老祖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臉上頓時露出猙獰之色,滾滾魔氣自其身上勃發。
    魔氣一出,童子手中的玉符頓時放出玄光,魔界之祖心頭一顫,連忙收了魔氣,對童子笑道:“一時之失,還望小友莫怪!”
    “無妨。”見這老祖一會兒是慈眉善目,一會兒是猙獰恐怖,童子也不敢多留,當即出言告辭,在玄光的護持下飛出魔界,回紫霄宮去了。
    看著童子離去的背影,魔界老祖冷哼一聲,寒聲道:“不想我也受到這般限制,還好魔道已為天道所容,為洪荒第四界。他日我若**到盤古、鴻鈞那般境界,就可使我魔道與天道并列!”說到此處,魔界老祖將封魔榜祭起,封魔榜飛起,懸于魔界天空中。霎時間,魔界天地在顫抖,,懸浮在海上的八方魔土向中央聚集,一塊塊大陸連在一起,九大魔土合而為一。魔土之下滾滾海水向四方涌去,化為東、西、南、北四海。隨著四海形成,魔土開始緩緩下沉,落在實處,東、南、西、北四方魔土與四海相連。
    這時,懸于高空的封魔榜放出各色光芒,整個魔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是無盡的黑色,天空變成藍色,云朵變成白色,海水變成藍色……
    中央魔土上,陳九公看著魔界的變化,發現現在的魔界除了小一些之外,其他的與地仙界沒什么兩樣。
    此時六圣都明了天機,老子向陳九公說了一聲,扶著扁拐離去。元始天尊不理會任何人,徑自回洪荒去了。女媧娘娘也與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告辭離去。此時中央魔土上,那座連接魔界天地的大陣前,就只剩下陳九公、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
    陳九公向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道:“今日之事,有心無力,還望兩位莫怪。”
    聽陳九公之言,準提佛母笑道:“教主好意,我師兄弟記下了。”
    陳九公點了點頭,向二圣一拱手,轉身離去。
    見女媧娘娘也走了,阿彌陀佛見一道黑光從天空劃過,向準提佛母道:“師弟,你我回靈山吧。”
    “好,且先回去,再從長計議。”
    ……
    陳九公回到金鰲島上,有那太白金星奉玉帝之命前來羅浮洞拜見陳九公,太白金星說當日從魔界出來的魔族,有一些已經被天兵天將發現,就地格殺。大多數流竄到了人間,被日夜游神、山神土地發現,上報天庭,但天兵天將無法入人間追捕。
    聽完太白金星所述,陳九公讓其轉告玉帝,追殺魔族一事就此罷了。太白金星離去后,陳九公命金霞童子敲響金鐘,鐘響三聲,在地仙界上的所有截教**聽到鐘響,全部聚集在羅浮洞前。
    坐在八卦臺上,陳九公對眾門人**道:“今有魔界之人潛入人間,凡我截教四代**、五代**、六代**皆入人間誅殺魔族。”說著,陳九公取出二寶,一是誅心魔刀,一是誅心魔尺。
    “這一刀、一尺雖不入先天,但都威力不凡,不亞于后天至寶。凡我截教門下,誅殺普通魔族最多者,得此刀,次者得尺!”
    若是誅殺魔族最多,那最后得寶的肯定是截教四代**中的幾位。但陳九公說誅殺普通魔族最多的,那可就不一定了。望著那一刀一尺,眾人紛紛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
    陳九公用手一指,一面三丈見方的鏡子出現在臺前,“你們前往人間的每個人,將一縷神念留下。下山后誅殺多少魔族,都會在鏡中顯現。你們入門有先后,道行有深淺,那些魔族中也不乏道行高深之輩,要謹慎行事,不可因貪圖獎勵而丟了性命。”
    “謹遵老師(師祖、祖師)教誨!”
    眾人見陳九公消失在八卦臺上,依次上前在鏡中留下神念,然后紛紛離開金鰲島前往人間。
    就在截教萬仙入人間后,佛門圣人準提佛母傳召佛門兩教,凡修為在天仙以上,大羅以下的佛門**,全部入人間誅殺魔族。此次行動若遇截教**,不可與之發生沖突,并且要退避三舍。
    誅殺魔族這沒什么,可不可與截教發生沖突,這讓佛門**有些不解。但準提佛母之命,佛門**也不敢有違。
    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青蓮造化佛各坐蓮臺之上,在他們面前,是佛門幾位準圣。釋迦牟尼、藥師王佛、孔雀如來、地藏王佛、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拘留孫佛和拘那含如來。那大日如來、白澤大智勢佛和計蒙無量功德佛卻不在此處。
    準提佛母坐在十二品三色蓮臺上,開口說道:“孔雀如來、地藏王佛。”
    聽準提佛母叫自己,孔雀如來和地藏王佛出列。準提佛母看著二佛道:“你二人往東勝神州黑云山,鎮守兩界通道。四教之人入魔界不必理會,切記不可讓一個魔族進入地仙界!”
    “遵佛母法旨!”孔雀如來聞言,向準提佛母一揖,開口領命。而地藏王佛卻有些擔憂,“佛母,我與孔雀如來去那黑云山,若是有玄門**前來滋事,又該如何是好?”
    準提佛母眼中一抹寒光閃過,淡淡說道:“截教**不會與你們為難,妖教……也不會。若是人、闡二教門下滋事,就讓他知道我佛門的厲害!”
    孔雀如來與地藏王佛離去,釋迦牟尼道:“佛母,那魔界從何而來?”
    將魔界由來和魔界情況向眾佛講述一翻,準提佛母道:“佛魔相克,魔族與我佛門用不兩立,凡我佛門**,遇魔族則殺之!”
    “佛母,魔界之祖雖不能出手,但魔界尚有八大魔主,單憑孔雀如來與地藏王佛,恐力有不逮。不若讓我小乘佛教四大菩薩,前往黑云山相助。”
    聽釋迦牟尼之言,準提佛母知其是怕孔雀如來有事,當即笑道:“釋迦牟尼放心,他魔族八大魔主已自顧不暇,我讓孔雀如來和地藏王佛前去鎮守,不過是以防萬一罷了。”說到此處,準提佛母對身旁的青蓮造化佛道:“還請師弟往魔界一行,助那波旬一臂之力。”
    “好!”青蓮造化佛從十二品青蓮上站起,十二品青蓮化作一道青光飛入其體內。從阿彌陀佛手中接過戒刀,青蓮造化佛離開靈山,直往魔界飛去。
    與此同時,羅浮洞中,陳九公對鎮元子道:“兄長,還要勞你走上一趟,將阿修羅眾送入魔界。”
    “賢弟,那魔界八大魔主,單憑波旬一人,如何能保全阿修羅族?”
    “兄長放心,我曾予那波旬一寶,還有那佛門也會相助。”
    “佛門?”鎮元子有些奇怪,那佛門雖不像闡教、妖教和截教關系那樣惡劣,但也沒到會相助截教的程度。
    見鎮元子有些疑惑,陳九公笑道:“佛魔先天相克,佛門雖有賢者劫大興,但大興之后,必會與魔族糾纏不休。準提佛母何等人也,必會先下手削弱魔族實力。”
    鎮元子點了點頭,但又想起一事,“賢弟,那魔族不知有何手段,竟能擋你等六圣聯手?”
    對于鎮元子的這個疑問,陳九公冷笑道:“若合我六人之力,莫說是那八大魔主,再加上那魔祖也不行。只是那老子、元始、女媧行欺天之事,放了魔祖一馬。”
    “哦?這三圣竟敢欺瞞天道?”
    “兄長,天道小勢可改,大勢如一。魔界不過小勢,他們故意放水,天道也不會追究。”
    “可他們為何要如此?”
    “無他,不過是嫌洪荒三界太小,還想分這第四界罷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