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45 斬殘缺立波旬

波旬的聲音傳遍整個魔界,魔界千萬魔族大驚失色,其余八大魔主無不震驚萬分。
    在魔界中正與四大魔主廝殺的老子、元始天尊、女媧娘娘、阿彌陀佛也都有些驚訝。他們都知道波旬是誰,卻不知這位阿修羅族族長怎么就成了魔界之主。
    四圣掐指一算,頓時明了天機。老子眼中寒光一閃,手中扁拐一揮,扁拐一化為三,向魔天面門抽去。東方魔土上與琴魔爭斗的元始天尊也開始發狠,將手中盤古幡一震,道道混沌劍氣在空中凝聚成一把混沌巨劍向琴魔斬下。在西方魔土,女媧娘娘也開始發力,祭起件件靈寶向天魔砸去。
    西南魔土之上,波旬立在滾滾魔氣之中,就感覺自己的道行、發力不斷的攀升。在冥冥之中還有一種感覺,好像自己與這魔界有一種莫名的聯系。
    看著高空中的波旬,準提佛母向陳九公問道:“教主早就算到波旬有次機緣?”
    陳九公點了點頭,道:“天機顯示波旬當為魔界之主。”
    “哦?”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似乎是對陳九公說,又似乎是自言自語,“那其他人是否有此機緣呢?”
    聽準提佛母之言,陳九公淡淡一笑,指著天上道:“佛母只要將這兩個魔主殺了,一切自知。”陳九公話音剛落,在陳九公指著的天空,兩道黑光急速飛來。
    在兩道黑光中,一道血光、一道紫光射出,分別向陳九公和準提佛母擊來。陳九公用手一指,混沌鐘飛出,將血光擊碎,去勢不改向一道黑光撞去。
    “魔界終與我佛門無緣。”準提佛母輕輕地說了一句,然后將手中七寶妙樹祭起,七寶妙樹上七彩佛光退去,白光閃爍。紫光遇白光瞬間消失,七寶妙樹緊跟混沌鐘,向另一道黑光打去。
    兩道黑光在空中一轉,化作殺魔、滅魔。殺魔腳下踏一朵十二品黑蓮,十二品黑光在殺魔腳下一轉,一陣黑光將殺魔籠罩。混沌鐘擊在黑光上,被黑光擋住。
    看到殺魔腳下的十二品黑蓮。準提佛母不禁眼前一亮,伸手一指,那七寶妙樹在空中一震,棄了滅魔,直向殺魔擊去。
    見準提佛母所為,陳九公哈哈一笑。“怎么?那黑蓮與佛母有緣?”
    準提佛母沖陳九公一笑,對陳九公道:“我佛門十二品金蓮不足,這十二品黑蓮可補我佛門氣運!”
    “好。”陳九公也不在意,左肩一抖,背后毀天劍出鞘,直奔滅魔殺去,將殺魔交給準提佛母。
    滅魔頂上現出一座高有三十三層的黑色寶塔。垂下條條黑氣,黑氣垂直滅魔腳下倒往上卷。毀天劍斬至,斬破道道黑氣,可那黑氣好似無窮無盡,破了又聚將毀天劍擋住。
    這時,波旬從天而降,向陳九公躬身一拜,“多謝教主成全!”
    陳九公受了波旬一禮。指著滅魔道:“此人乃魔界東北魔土之主,你且在此阻他一阻。”
    “教主放心,此人就交給我了!”見那滅魔向陳九公沖來,十二品血蓮托著波旬飛起,揮動元屠、阿鼻雙劍與滅魔戰在一起。
    陳九公站在原地看了一會兒,發現波旬承魔界魔主之位后,道行、法力大增。與那滅魔不相上下。滅魔有魔界靈寶,波旬也有三件頂級先天靈寶,絲毫不落下風。
    伸手一招,毀天劍落在掌中。陳九公飛身而起,直向西北魔土飛去。這殺魔、滅魔不知從哪里弄來幾件寶物,陳九公要殺他們也不容易,還是去找那比較弱的魔心童子比較好。
    陳九公向西北魔土飛去,在魔界三天外魔道宮中,魔界老祖見那波旬得到魔界認可,氣的須發皆張,又看到陳九公向西北魔土飛去,頓時知其想法,坐在云床上,閉上雙眼,空中喃喃自語。
    這時,魔界九大魔主,連同波旬在內,耳旁都傳來魔界老祖的聲音:“速至中央魔天抵御方外妖魔!”
    聽到魔界老祖的聲音,琴魔、天魔、無天、殺魔、滅魔棄了各自對手,云魔圣女、魔心童子離開自己魔宮,一起往中央魔土飛去。
    老子、元始天尊、阿彌陀佛、女媧娘娘和準提佛母也都向中央魔土飛去,陳九公飛回西南魔土,交代了波旬幾句,讓波旬去殘缺魔主留下的魔宮。然后,陳九公才慢慢悠悠的飛往中央魔土。
    來在中央魔土上,其他五圣皆在。在他們身前不遠處,一座大陣方圓萬里,大陣拔地而起,直入滾滾魔云之中,即使是混元圣人也看不到這大陣的頂在哪兒。
    見陳九公到來,元始天尊冷哼一聲,冷冷地望著陳九公。
    陳九公沒有理會元始天尊,也不降下身形,浮在半空望著那大陣,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與元始天尊不同,看到陳九公,老子扶扁拐來在陳九公身旁,“教主,這魔界大陣有些門道。”
    望著那魔氣滾滾的大陣,陳九公點了點頭,對老子道:“此陣連通魔界天地,借魔界天地之力而成,陣中有魔界至寶鎮壓,想破此陣,恐怕不易。”
    早在陳九公未至前,五圣曾入陣中觀陣,但入陣后發現此陣精妙無比。就像陳九公所說,大陣集魔界天地之力,想要破陣就是與整個魔界較量。即使五圣神通廣大,也難破此陣。在洪荒六圣之中,當然是陳九公陣道第一,所以五圣在等陳九公,看他是否有破陣之法。
    這大陣只有一門,陣門中黑氣滾滾,仿佛一只巨獸張開了大嘴,準備吞食一些入口的生靈。
    陳九公藝高人膽大,頭頂混沌鐘飄然入陣。見陳九公入陣,五圣目不轉睛地望著大陣。
    眼前一片漆黑,陳九公用手一指,指尖飛出一道紫氣,紫氣犀利無比,撕開滾滾魔氣。一陣紫光隨著紫氣過處,將周圍三丈之內映成紫色。
    陳九公看到魔氣不斷壓迫著紫光,紫光漸漸的越來越弱,毀滅之氣也逐漸地無法前行。陳九公催動混沌鐘,混沌鐘震動,鐺鐺作響,虛空之中好似微波蕩漾,圈起兩道弧紋向外擴散。周遭滾滾魔氣向兩旁卷開,一條大道出現在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沒有往前走,張手打出道道上清神雷,打入兩旁魔氣之中。誰知上清神雷落入滾滾魔氣中,竟然悄然聲息。
    陳九公心頭一顫,望著前方,二目中青光閃爍,看到千萬里之外,魔界八大魔主坐在無邊魔氣之中。陳九公搖了搖頭,收了混沌鐘轉身出陣。
    陳九公走出陣門,老子迎上,向陳九公問道:“教主,可有破陣之法?”
    在老子詢問陳九公時,其他四圣都看著陳九公。當看到陳九公點頭時,即使是元始天尊也不由得心中大喜。
    不過,點了兩下頭,陳九公又搖了搖頭。
    看到陳九公點頭又搖頭,老子不禁皺眉,“教主有話不妨直說。”
    陳九公面露冷笑,開口道:“幾位真想破陣么?”
    聽陳九公此言,老子眼中寒光閃爍,元始天尊握了握手中盤古幡,女媧娘娘秀眉輕蹙,阿彌陀佛念聲佛號,準提佛母面露冷笑。
    見五圣表情不一,陳九公哈哈一笑,“既然幾位不想破陣,那不如回去罷了!”在紫霄宮時,得到道祖的命令后,陳九公推算天機,發現此次至魔界結果不會太好。當時陳九公出言,有意六圣聯手將魔界擊敗。只是老子、元始天尊、女媧娘娘不愿,陳九公也沒有辦法。
    等到了魔界之后,陳九公才想明白這三位圣人不是不愿,而是根本不想在與魔界的爭斗中取勝。
    準提佛母看了一眼女媧娘娘,見這位妖教教主眼中有躲閃之意,不禁輕輕一嘆,“諸位道友真要行那欺瞞天道之事?”
    準提佛母話音剛落,就聽元始天尊冷笑道:“準提不可胡言,此陣聚魔界天地之力,以我等之力,恐怕無法破陣。”
    準提佛母輕哼一聲,“截教陣道洪荒第一,陳教主必有破陣之法!”
    聽準提佛母此言,元始天尊怒道:“我豈會與通天門下聯手!”說著,便走到一旁,盤膝而坐,雙眼一閉,神游天外去了。
    陳九公聞言,不怒反笑,向準提佛母道:“佛母,這幾位心意已決,又何必與他們分說!”
    這時,阿彌陀佛走到準提佛母身旁,與準提佛母并肩而立。此時這位佛門大教主面帶怒色,“師弟,罷了。”
    看了阿彌陀佛一眼,見師兄向自己搖頭,準提佛母雙眼微頜,將眼中怒火隱藏,聲色淡然的說道:“三位道友行此欺天之事,他日因果循環,非我佛門一家之劫。”
    女媧娘娘輕嘆一聲,向準提佛母道:“佛母,今日之事,卻是女媧愧對佛門,他日必有償還。”
    準提佛母心中冷笑,面上卻絲毫不顯,“娘娘說的哪里話,你我相交多年,此等小事不必掛心。”說著,準提佛母臉上再也沒有了怒色,與往日一般帶著微笑,一臉和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