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497 趙信

浩瀚中央魔土,盡被黑氣籠罩。在層層黑氣之中,一片赤光煞是顯眼。赤光萬丈,似乎將一片漆黑的中央魔土隔開,在赤光之中,老子手頭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左手持太極圖,右手持扁拐與魔天斗在一起。
    這魔天在地仙界不過與袁洪斗個旗鼓相當,在這魔界竟然力斗老子,絲毫不落下風。
    其手中一桿長槍,槍尖上黑色槍芒吞吐,不斷刺破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的玄黃之氣。論威力,這魔天這桿槍絲毫不比陳九公的弒神槍差。
    這魔界自成一界,在魔界誕生時,有三十六道先天魔氣。其中九道生出靈智,正是今日魔界九大魔主。其余二十七道遇魔界山、石、金、銀、玉、土、火、木……凝聚成形,化為先天魔寶。
    洪荒有先天靈寶,魔界就有先天魔寶。不過魔界地土遠不如洪荒廣闊,所以先天魔寶只有三九之數。與先天靈寶相同,先天魔寶也分等級,像魔天這桿圣魔槍,殺魔的殺魔劍,就是頂級先天魔寶。
    這圣魔槍雖不凡,但也破不開相當于先天至寶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好在這魔天肉身強橫,在魔界之中作戰,源源不斷的魔氣涌入他體內。任老子手中扁拐打在身上,魔天就好像沒事兒一樣。
    在東方魔土,一座仙宮上空,元始天尊連連搖動手中盤古幡,一道道混沌劍氣向那貌美的琴魔殺去。琴魔周身環繞四面黑幡,黑幡上黑氣繚繞,黑光閃閃,不住的抵擋著混沌劍氣。但那混沌劍氣犀利無比,連連撕碎黑氣、黑光,殺至琴魔身前。
    琴魔將身上天魔衣一抖,黑光陣陣,將從四面八方射來的混沌劍氣擋住。
    見琴魔身上寶衣防御力不凡。元始天尊面不改色,將盤古幡一抖,混沌劍氣仿佛無窮無盡,向琴魔射去。
    琴魔仗四桿天魔幡與天魔衣護體,右手抱琴,左手輕輕撥動琴弦,赤、青、黃、白、黑、金、銀、藍、紫,天魔琴上閃爍億萬光芒,鋪天蓋地向元始天尊涌去。
    元始天尊用手一指,現出杏黃旗。朵朵黃蓮漫天飛舞,黃光連成一片。
    不斷的搖動盤古幡,若是其他圣人在此,一定能看出來元始天尊未盡全力,不知這位玉清圣人打得什么算盤。
    南方魔土,女媧娘娘與這南方魔土魔主天魔老祖斗在一起。這二人一為洪荒圣人,一為魔界魔主,身份截然不同,本也應無有交集。但這天魔老祖竟然和女媧娘娘一樣,修煉的都是造化之道。
    在天魔老祖頂上懸著一鼎,通體漆黑,有四足。鼎身上無數天魔栩栩如生。頂上垂下條條黑氣天魔,鼎中不斷飛出天魔,撲至女媧娘娘近前,撕咬造化鼎垂下的黃光。
    在魔界。只有兩個老祖,一個是魔界的最高存在,九大魔主之師。另一個就是這天魔老祖。天魔老祖能有這樣的地位,是因為魔界后天魔族,都是從他以天魔鼎所造。可以說,這天魔老祖就相當于魔界的女媧娘娘。
    一個是洪荒人族圣母,一個是魔界魔族圣父,二人不斷的攻擊對方,看誰能先破對方的造化之道。
    西方魔土之上,阿彌陀佛大戰文魔無天。這文魔一身儒雅之氣,不像魔界霸主,就好像人間書生。手中一支二尺三寸長的毛筆,連連揮動,一個個魔文自筆下生出。仿佛無數蜂蟲,向阿彌陀佛涌去。
    阿彌陀佛盤坐九品金蓮之上,面色仍如往日一般疾苦。千萬魔文用來,阿彌陀佛舌燦如雷道:“滅!”
    千萬魔文憑空消失,阿彌陀佛用手一指,戒刀向無天飛去。無天取出一張圖卷,輕輕一抖,一片黑光出現在無天身前,將戒刀擋住。
    阿彌陀佛突然道了聲滅,黑光憑空消失,那戒刀速度比剛才更快向無天斬去。
    無天將一筆探出,一團黑氣從筆尖上涌出,將戒刀擋住。看到那團黑氣,阿彌陀佛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祭起接引寶幢向無天擊去。
    六圣奉道祖之命入魔界,陳九公、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全力以赴,奮勇殺魔。而那老子、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似乎根本未盡全力,不知這三位圣人為何會有如此相似的舉動。
    ……
    再說北方魔土,陳九公至,雙手合開天斧刃在身前一劃,一道半月形的百丈紫光向那殺魔、殘缺魔主斬出。
    感覺到紫光中蘊含的毀滅之氣,殺魔大吼一聲,手中殺魔劍化作百丈之長。殺魔將劍揮出,迎上那道紫光。
    隨著殺魔揮劍,殺魔劍上血光大作。紫光與血光相遇,血光瞬間被撕開,紫光直擊在殺魔劍本體之上。
    殺魔劍瞬間化回四尺三寸長,殺魔身形一顫,周身繚繞的血光向其手中殺魔劍涌去。
    這時,準提佛母揮七寶妙樹向殺魔打去。殺魔持劍相迎,又有陳九公以毀滅之道催動開天斧刃發出紫光,殺魔抵擋不得,虛晃一劍,拉起殘缺魔主就走。
    陳九公與準提佛母相視一眼,二圣都沒說話,并肩向那殺魔、殘缺魔主追去。
    殺魔與東北魔土魔主滅魔是一體而出,合稱殺滅雙魔。此時從東北魔土上逃離,殺魔第一選擇就是去找自己兄弟。
    殺魔一入東北魔土,滅魔就有了感應,連忙從自己宮中飛出,趕來迎殺魔和殘缺魔主。
    追至東北魔土,陳九公祭起毀天劍,毀天劍化作一道紫光直向殘缺魔主后心刺去。殺魔揮殺魔劍與毀天劍相碰,將毀天劍擊開,卻被準提佛母趕至,七寶妙樹直向其頭上打去。
    殘缺魔主左眼中射出道道紫光,如機關槍一樣紫光不絕。可陳九公、準提佛母都有至寶護身,根本不懼他這紫光。
    將開天斧刃一劃,一道紫光斬向殘缺魔主。此時陳九公卻有將其斬殺,把他那左眼挖出來給宋度參悟毀滅之道的心思。
    見那可怕的紫光又來了,殺魔又被準提佛母托住,殘缺魔主心中恐懼,張口噴出一口黑血,黑血一出瞬間化作血霧,血霧中聲聲哀嚎傳出。血霧消散,一條血色巨龍沖起,長牙舞爪地向那道紫光撲去。
    轟!
    就在紫光將血色巨龍斬做兩段之時,血色巨龍炸開,將紫光炸碎。
    看這殘缺魔主所為,陳九公面露冷笑,又劃出一道紫光。
    殘缺魔主剛才的秘法是以其本命精血引動的,這等秘法肯定不能常用。又見一道紫光斬來,殘缺魔主眼中閃過一絲狠辣,將左手中的大刀橫在面前。
    剛要向刀身上噴血,一道紫光自殘缺魔主身后飛來,飛過了殘缺魔主與開天斧刃發出的紫光相碰。
    兩道紫光相遇,一道毀滅,一道不滅。不滅的那道,是陳九公催動開天斧刃發出的,這道紫光去勢不改直奔殘缺魔主斬去。卻有一把紫色大刀從天而降,將后勁不足的紫光斬破。
    黑發白袍的滅魔飛在殘缺魔主身旁,望著陳九公道:“方外天魔,你的毀滅之道好生厲害!”
    看了眼滅魔手中的紫色大刀,陳九公問道:“你手中那是什么刀?”
    聽陳九公之問,滅魔將刀橫在身前,傲然道:“屠圣刀!”
    “哦?”陳九公聞言,不怒反笑,口中道:“好名字,真是好名字!”說完,陳九公運轉毀滅之道,催動開天斧刃,一道紫光劃出,直奔滅魔斬去。
    滅魔揮刀相迎,連斬三刀破了紫光,直奔陳九公斬下。
    陳九公看了看雙掌中的開天斧刃,輕嘆一聲,口中喃喃道:“還是不行啊!”說著,雙手一翻,開天斧刃化作混沌鐘立于頭頂。鐺鐺鐘響,混沌之氣凝聚,將屠圣刀擋住。
    見陳九公頂上現出一口大鐘,自己連斬四五刀,雖斬破了混沌之氣,卻未能破開那大鐘,滅魔不禁有些驚訝,“你那毀滅至寶,怎變成這樣子?”
    陳九公沒有答話,取出毀天劍向滅魔殺去。開天斧一分為三,斧刃化作混沌鐘,混沌鐘被陳九公返本還源既是開天斧刃。開天三寶終無開天斧刃,那開天斧刃即使在陳九公手中也不能長久。時間一到,還會化作混沌鐘。
    陳九公想到當年自己奪弒神槍、摧天杖,再加上紫電錘,從三件頂級先天靈寶中參悟毀滅之道成圣。今日見那殘缺魔主左眼,還有這滅魔手中刀,都蘊含毀滅之道。特別是滅魔那口刀,想來滅魔的毀滅之道就是從中所悟。
    有了殺魔奪寶之心,陳九公頭頂混沌鐘,左手持毀天劍,右手持弒神槍,欺身而上與滅魔近身搏殺。見陳九公兇狠,殘缺魔主左手揮刀與滅魔齊斗陳九公。
    頂上三幡持三才之勢放出黑光護身,擋住弒神槍連刺,滅魔右手持刀斬破混沌鐘發出的混沌之氣,左手取出一寶向陳九公擊去。
    就在滅魔拿出寶物的一瞬間,陳九公大喜,那殘缺魔主大驚,連忙喊道:“不……”
    一個不字剛出口,滅魔已經寶物祭起,只見一道黑光破空而出,直向混沌鐘擊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