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96 斗劍

“多年不見,不想你已成圣。昔日因果,今日一并了結了吧!”
    沙啞的聲音在西北魔土上回蕩,陳九公把弒神槍一甩,紫光席卷,將魔心童子與殘缺魔主逼退。
    見那魔心童子、殘缺魔主又一起殺來,陳九公袍袖一甩,毀天劍化作道道紫色劍氣席卷。就在魔心童子、殘缺魔主抵擋劍氣之時,陳九公笑道:“多年不見,不想你有這般機緣,能為一界之主。”
    “哼!”一聲冷哼,如雷般在天上炸開,震散了朵朵黑云。突然,那聲音在整個魔界響起,“孩兒們,為我魔族爭奪氣運,擊敗他們!”
    話音剛落,無邊的黑氣從天上降下。霎時間,連那絲絲月光被掩蓋,整個魔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陳九公用手一指,頂上現出畝大慶云,慶云上清涼如水,慶云上三朵青蓮托著混沌鐘。無盡青光將陳九公籠罩,在這黑暗上仿佛一盞青燈忽明忽暗。
    黑暗降臨,那殘缺魔主哈哈大笑,手中那黑色的大刀仿佛與周圍黑暗融于一體。“老祖以引動魔界本源,方外妖魔,死吧!”說著,揮刀向陳九公殺去。這一刀斬出,滾滾黑氣向左右擴散,那刀在殘缺魔主手中不斷的長大,劈在陳九公護體青光上時,此刀已有百丈。
    而那魔心童子一雙小手不斷亂抓,一道道黑氣化作一只只天魔,從四面八方向陳九公撲去。
    “小道兒!”陳九公淡淡一笑,頂上混沌鐘發出一聲清響,無數天魔被鐘聲震得粉碎。混元圣人元神寄于虛空,與洪荒天地相合,哪里會著這些無相天魔的道。而那殘缺魔主持刀斬下,陳九公將手一揚,混沌鐘從其慶云上飛起,與大刀相撞。
    鐺……
    隨著混沌鐘響。殘缺魔主只覺得一股大力從刀上傳來,大刀險些脫手而出。擋住了殘缺魔主的刀,混沌鐘去勢不改,直奔殘缺魔主頂門砸去。
    混沌鐘將殘缺魔主打翻在地,那魔心童子見殘缺魔主在陳九公手中吃虧,連忙揮錘來打。陳九公知這魔心童子手中靈寶有些詭異,沒有用混沌鐘去擋,頂上三花放出青氣,青氣凝聚成云將魔心童子的震心錘托住。
    那殘缺魔主被陳九公砸了一下,半天沒站起來。西北魔土之上滾滾黑氣涌入殘缺魔主體內。殘缺魔主呻吟一身,翻身躍起,揮刀從后面向陳九公殺去。
    魔心童子、殘缺魔主一前一后殺來,陳九公全力攻擊魔心童子,可那魔心童子有天魔塔、天魔旗,在這魔界之中,有無盡魔氣供給,天魔塔、天魔旗足可護魔心童子周全。
    弒神槍、毀天劍連擊無果,陳九公將二寶收起。伸手一招混沌鐘入手。陳九公雙手上紫光大作,紫光將混沌鐘包裹,在紫光中那混沌鐘變了模樣,化作開天斧刃。
    陳九公雙掌夾著開天斧刃向魔心童子斬去。一道紫光自開天斧刃上閃現,瞬間巨大的紫光劃開無盡魔氣。在魔心童子驚恐的目光中,只聽得咔嚓咔嚓聲響,一只只天魔旗被紫光斬破。緊接著天魔塔垂下的道道黑光被破。轟得一聲,天魔塔在紫光下碎開。
    魔心童子不知陳九公為何突然變得這么厲害,但見其發威。連忙抽身就跑。
    見魔心童子逃走,陳九公也不去追,回身向殘缺魔主斬去。一道紫光劃過,鮮血迸濺。
    自左肩到肚臍,一條巨大的傷口出現在殘缺魔主身上。感覺到絲絲毀滅之氣在自己體內肆虐,殘缺魔主面色大變。見陳九公向自己殺來,殘缺魔主轉身就跑。
    “哪里走!”陳九公向殘缺魔主追去,以毀滅之道全力催動那開天斧刃,一抹紫光劃過。
    殘缺魔主感覺到身后傳來無盡的毀滅之氣,似要將自己吞噬。知道自己逃脫不掉,殘缺魔主大叫一聲,止住身形,回身向輪動他那非比尋常的右臂攔向紫光。
    殘缺魔主這條右臂擋得住混沌鐘,擋得過毀天劍。可來擋紫光,整條右臂自手肘處斷開,血光沖天。
    口中發出劇烈的慘叫聲,殘缺魔主化作一道黑光,向北方飛去。
    “咦!”陳九公剛要追去,突然止住腳步,望著腳下那殘缺魔主掉落的半截手臂。
    見那半截手臂不再是血肉之軀,陳九公伸手一招,半截手臂落在手中。斷裂之處無有血跡,入手一陣冰涼,并沒有血氣,似乎不是血肉之軀。
    陳九公將這半截手臂收起,直向北方飛去,去追那殘缺魔主。
    殘缺魔主先天身殘,無有右臂、左眼。但在魔界中,他可借魔界本源之力凝聚右臂、左眼。凝聚成形之后,左眼主攻,右臂主防,一攻一守,威力無窮。當年,殘缺魔主正是靠這一臂一眼,奪得九大魔主之位。
    今日,被陳九公斬了右臂,殘缺魔主直奔北方逃竄。他在見識過陳九公的厲害之后,心知只有東、南、西、北、中五大魔主,才能敵得過此人。
    魔界中九大魔主,修為、法力相當,但在神通上,東、南、西、北、中五大魔主要遠勝其他四大魔主。殘缺魔主與那北方魔主殺魔私交甚好,今日被陳九公斬了右臂,殘缺魔主的第一反應就是前往北方魔土,請殺魔相救。
    殘缺魔主逃,陳九公在后緊追,一直往北方魔土飛去。
    此時,北方魔土之上,準提佛母正與白發黑衣的殺魔激戰。準提佛母手中七寶妙樹連刷,陣陣七彩佛光向殺魔刷去。而那殺魔手中一把血色長劍,劍長四尺三寸,寬三指,劍身上以魔族文字刻著一個個殺字。
    與殺魔連斬百十回合,準提佛母感覺到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向此地飛來。這氣息不甚熟悉,想來應該是魔界魔主之一。
    還沒拿下殺魔,又有魔界魔主前來相助,準提佛母不禁有些暗暗著急。可就在這時,準提佛母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當即不再擔憂,將手中七寶妙樹杖一卷,一陣七彩霞光涌起,向那殺魔罩去。
    殺魔手中長劍一斬,血光一閃,將七彩霞光破開。縱身向準提佛母沖來,卻有一道金光在其身后憑空出現,化作菩提金身揮舞著般般法器向殺魔打來。
    殺魔二目之中閃過兩道血光,猛然轉身,一劍斬出,口中輕喝道:“殺!”
    一道血光沖起,沖破了滾滾黑氣,沖破了魔界黑云。只聽得一聲巨響,血光、金光四散。
    見殺魔一劍破了自己金身,準提佛母面色一變,周身金光大作,七寶妙樹通體化為金色,向殺魔后心擊去。
    殺魔將身一扭,轉過身來,長劍迎上七寶妙樹,口中低喝道:“殺!”
    又是血光沖天,與血光同在的,還有一道金光。
    血光與金光相撞,殺魔劍與七寶妙樹相碰,無有一絲聲音。而在這一瞬間,血光、金光一起碎開,消散在滾滾黑氣之中。
    持七寶妙樹而立,準提佛母周身金光閃閃,照耀十丈之內。望著那殺魔,準提佛母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口中淡淡道:“能將殺戮之道修煉到這等地步,洪荒三界也無一人。”
    聽準提佛母此言,殺魔如寒冰般的臉頰上浮現一絲冷笑,“方外天魔,今日必死于我劍下!”說著,殺魔持劍一斬,一道血光直奔準提佛母斬來。
    這魔界之人不知什么是圣人,更不知圣人不死不滅,只以為憑自己神通能斬殺圣人。剛才的殘缺魔主、魔心童子如此,現在這殺魔也是這樣。
    準提佛母將手中七寶妙樹一震,頓時七寶妙樹上七色佛光閃爍。準提佛母持七寶妙樹一刷,見殺魔斬出的血色劍光刷碎。
    這時,殘缺魔主剛飛在北方魔土上,遠遠看到血光與金光泯滅,不禁心頭一顫,“不好!殺魔也遇到了強敵!”
    回身一看,見一道青光從遠方遁來,殘缺魔主無奈只能向殺魔與準提佛母爭斗之處飛去。飛著飛著,眼看著衣著奇怪之人正與殺魔激戰。殘缺魔主左眼睜開,一道紫光直奔準提佛母射去。
    眼看著紫光直沖在準提佛母十丈之內的金光之中,準提佛母腳下十二品三色蓮臺上金、青、紅三色光芒大作,將準提佛母護在當中。
    準提佛母有十二品三色金蓮護身,也不理會那殘缺魔主,專心與殺魔對戰。殺魔看到殘缺魔主至自己北方魔土,想他能相助自己,本還在暗喜。可抬頭一看,卻見殘缺魔主右臂只剩半截,不由得心頭大驚。
    準提佛母何等人也,見殺魔神色有異,全力催動七寶妙樹向殺魔緊攻。有準提佛母連連緊逼,殺魔無法詢問,將手中劍一晃,血光道道橫掃。在準提佛母揮七寶妙樹連刷紫光時,殺魔飛身來在殘缺魔主身旁。“殘缺,是誰傷得你?”
    “是我!”
    殘缺魔主剛要答話,就聽一個聲音從傳方傳來,一片青光在滾滾黑氣中閃爍。只聽準提佛母哈哈一笑,“教主來了,你我聯手誅殺這二魔可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