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495 峨眉起沖突


    殘缺魔主正全力揮刀去斬毀天劍,突然有那一道紫色槍芒瞬間襲來,殘缺魔主躲閃不及,連忙運轉魔功,周身發出黑光。
    弒神槍芒擊在黑光上,未能破開黑光。可這時,陳九公卻殺至殘缺魔主近前,一槍刺出。
    上有毀天劍,中有弒神槍。兩件毀滅之道都能破殘缺魔主護體黑光,殘缺魔主大喝一聲,揮刀去砍毀天劍。
    見殘缺魔主不防中路,陳九公眼中寒光一閃,弒神槍槍尖上紫芒吞吐,一槍破開殘缺魔主護體黑光,直奔他胸口刺去。
    可就在這時,殘缺魔主那缺少臂膀的右肩突然生出一條手臂,這手臂生出之后,仿佛就像天生就有一樣,絲毫看不出是后來長出的。
    左手揮刀與毀天劍相碰,殘缺魔主右掌平伸,正迎上那鋒利的弒神槍。
    弒神槍上紫光大作,殘缺魔主右掌掌心之處,一滴鮮血流下,但卻僅此而已。
    將刀一震,逼退毀天劍,殘缺魔主向后飛退。在他臉上,只有右邊一眼,左邊的眼睛不是瞎了,而是壓根就沒有眼睛。可隨著殘缺魔主臉上黑光一閃,左臉上突然生出眼皮,眼皮一眨,一個瞳孔呈紫色的左眼憑空出現在殘缺魔主臉上。
    隨著殘缺魔主左眼一睜,陳九公感覺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氣息,是毀滅之氣的氣息。
    一道紫光從殘缺魔主左眼射出,直奔陳九公射來。陳九公心頭一動,混沌鐘從頂門飛出,擋住那一道紫光。
    鐺……
    紫光擊在混沌鐘上,打得混沌鐘一顫。這時,那殘缺魔主左眼中不斷射出紫光。
    陳九公仗混沌鐘護身,飛身持槍向殘缺魔主殺去。那殘缺魔主也不示弱,一邊掄刀砍殺,左眼中又有道道紫光射出。
    這殘缺魔主沒有什么靈寶。其肉身也不怎么樣,但他那后生出來的右臂、左眼確實有些逆天。他那右臂的堅硬程度不亞于頂級防御至寶,每當防御不住弒神槍或毀天劍時,殘缺魔主就以其右臂相迎。無論弒神槍還是毀天劍,對他這右臂的傷害都微乎其微,片刻之后,傷口就會復原。
    而殘缺魔主那左眼。射出的紫光蘊含著毀滅之道,威力也不小。這樣的殘缺魔主近戰遠攻都沒有缺點,陳九公想拿下他,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就在陳九公和殘缺魔主激戰之時,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響起,“殘缺。怎得這般好心,來西北天助我?”來人正是這西北魔土之主,魔心童子。
    聽魔心童子之言,殘缺魔主也不廢話,持刀向陳九公猛攻,左眼又不斷射出紫光。
    見殘缺魔主左眼射出的道道紫光擊出,被陳九公以混沌鐘抗住。在承受了不下百道紫光后,混沌鐘懸于陳九公頭上仍穩如泰山,魔心童子心中貪欲橫生。“好寶貝啊,好寶貝!我若能得到此寶,必可擊敗云魔那娘們。”
    想到此處,魔心童子小手一翻,一把長約一尺三寸的黑色小刀落于掌中。魔心童子默聲念咒,那黑色小刀上閃爍著陣陣黑光。隨著魔心童子將刀祭起。黑色小刀直奔陳九公射來。
    陳九公為何來這西北魔土?除了與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相臨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陳九公想這魔心童子是童子之相,想來不是修煉肉身的魔主。這樣的人,對敵多靠靈寶。而陳九公,最喜歡有寶貝的對手。
    早在魔心童子到了之時,陳九公就防備著他。見其祭起靈寶,陳九公單手持槍向殘缺魔主刺去,左手一翻,掌心上托著一枚生有一雙白翅的金錢。
    陳九公將落寶金錢祭起。落寶金錢飛出,正與魔心童子的黑色小刀相碰。
    魔心童子就見陳九公丟出一金錢,然后自己的誅心魔刀就憑空而落。同時,自己失去了與誅心魔刀的聯系。而那金錢在空中一轉飛回陳九公袖中,然后就見陳九公袍袖一卷,誅心魔刀也飛入其袖中。
    昨日在洪荒,被孔雀如來收了誅心魔劍,今日又被陳九公收了誅心魔刀,魔心童子勃然大怒,小手一甩,又祭起一件靈寶向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見這寶物是一把長三尺,通體漆黑的尺子,心中暗道這魔心童子傻缺的同時,將落寶金錢祭起。
    落寶金錢飛出,尺子如誅心魔刀一樣從空中掉落。陳九公一邊與殘缺魔主交手,一邊敢在魔心童子之前,將那尺子收了。
    “啊呀!方外妖魔,還我寶物!”魔心童子見自己那誅心魔尺也被陳九公收了,兩日之內失了誅心三寶的魔心童子,實在是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口中發出一聲怒吼,一柄比魔心童子還要高的大錘落于其手中。
    一雙小手揮舞著大錘,魔心童子惡狠狠的向陳九公殺去。
    不知自何時起,洪荒各教修士就防著陳九公的落寶金錢。成圣之前,也只有那剛回洪荒的東王公吃了落寶金錢的大虧,丟了摧天杖。除此之外,陳九公再沒落過什么像樣的寶物。而成圣之后,陳九公清楚圣人的寶物落寶金錢能落,但封不住圣人留在寶物中的元神印記,只要圣人心念一動,寶物就恢復如初。所以陳九公在與其他圣人交手時,也不落寶金錢,用了也沒什么用。
    可今日來魔界,這魔界九大魔主,雖然在魔界中戰力不亞于圣人,但他們真正的修為不過準圣。元神沒有達到相應的層次,即使他們有不亞于圣人的法力,寶物再被落寶金錢落下后,也無法保證留在寶物中的真靈印記不被落寶金錢封印。
    以陳九公的眼力,能看出來那一刀一尺都不錯。一來消弱了對手,二來為門下弟子增添了寶物,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陳九公是高興,可那魔心童子不干了,殺至陳九公近前,輪錘就打。
    鐺……
    一錘砸在混沌鐘上,混沌鐘被砸的震動,發出一聲鐘響。
    混沌鐘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般,立于頭頂先就不敗。自陳九公成圣之后,與其他圣人相斗,混沌鐘從來沒有被破過。今日受魔心童子一錘,混沌鐘雖震顫了一下,但仍懸于陳九公頂上。
    可此時,陳九公就感覺心仿佛被人揪了一把,煞是難受。周身青光一閃,那種不適的感覺消失。陳九公心念一動,毀天劍在空中一轉,直奔魔心童子殺去。
    魔心童子這錘叫震心錘,與敵對陣就是以錘去磕對手寶物,通過寶物震動人心。趁著對手心神顫動的一瞬間,抓住機會殺敵致勝。
    今日遇到陳九公,震心錘雖未能發揮出往日的效果,但也使陳九公心神微微一顫。對于魔心童子這詭異的攻擊,陳九公非常重視。重視到棄了殘缺魔主,抽槍回劍全力來攻他魔心童子。
    想那殘缺魔主一手一眼的確不凡,但卻無法對陳九公造成威脅。陳九公尚有些手段未使,只要時機一至,即使不能將其誅殺,也能去了他大半條命。可這魔心童子,卻能威脅到自己,陳九公就棄了殘缺魔主,猛攻魔心童子。
    見陳九公揮槍刺來,魔心童子揮錘去擋弒神槍。陳九公已經猜到這魔心童子的震心錘是怎么回事,將弒神槍一抖,一道道紫色槍芒向魔心童子刺去。
    這道道槍芒不是實體,不是靈寶,速度又極快,魔心童子感覺到槍芒上散發出來那毀滅萬物的氣息,連忙一拍頂門,一座三十三層寶塔現于魔心童子頂上。
    這寶塔仍是黑色,塔身上黑光繚繞,滾滾魔氣垂下,在那道道魔氣之間,無數天魔飛舞。
    弒神槍槍芒至,那條條魔氣一卷,一道道槍芒消失的魔氣之中。
    當看到魔心童子頭上懸著的魔塔時,陳九公想起為什么在黑云山前,見那些魔族手段熟悉了。現在看到這魔塔,陳九公想到了當年那位魔道祖師無極老祖。
    一槍挑開殘缺魔主砍來的大刀,催動毀天劍化作萬道紫色劍氣向殘缺魔主殺去。陳九公雙手合槍,那弒神槍在陳九公手中化作一道紫光。陳九公雙掌一翻,紫光飛出,直奔魔心童子頂上那尊魔塔擊去。
    紫光所過之處,魔塔發出滾滾魔氣如紙被刀割一般破開,無數天魔哀嚎著消散。
    見陳九公這一擊威力巨大,魔心童子顧不得揮錘,連忙取出七面黑旗祭起。這七面旗子,正是分別繡著“西北天魔心童子”七個字的七旗。
    七旗飛出,無數天魔從七個旗面上飛出,那一個個天魔揮舞著手臂,一團團黑光、魔氣凝聚。無盡的黑光連成一片,魔氣連成一片,弒神槍所化紫光斬破一層魔氣,那些天魔就結出第二層……
    陳九公看出這寶物關鍵所在,心念一動,弒神槍化作的紫芒沖起,紫光大作,向那些天魔掃去,可卻被黑光所阻。
    見攻擊無果,陳九公召回弒神槍。剛將槍持在手,就聽耳旁傳來了一個略熟悉的聲音:“多年不見,不想你已成圣。昔日因果,今日一并了結了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