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494 無極老祖

連通地仙界和魔界的兩界通道并沒風水地火之類的攻擊,似乎就是一條很長很深的通道。不是很寬敞,大約能容五六人并行。陳九公穿過通道,來在另一端時,就進入魔界之中。
    整個魔界給人的感覺是陰森森的,漫天黑云滾滾,在滾滾黑云中,有那點點月光灑下。整個魔界,似乎就只靠這透過黑云的月光照明,怎能不顯得陰暗。
    陳九公入到魔界之中沒有亂走,作為最后一個入魔界的圣人,陳九公要推算一些其他五圣都去了哪里。掐指一算,老子去了中央魔土,也就是那與袁洪爭斗的魔天的地盤。不知道這位在地仙界肉身相當于九轉玄功七轉的魔主,在魔界肉身是否會達到以力證道的地步。
    陳九公清楚老子選魔天作為對手是有原因的,那魔天專修肉身,老子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和太極圖護身,魔天近戰再強,也破不開兩件至寶的防御。
    元始天尊前往東方魔土,女媧娘娘往南,阿彌陀佛往西,準提佛母往北。如此,東南西北中皆有人選定。陳九公想了,決定去西北魔土。因為這西北魔土與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相臨,陳九公不愿在魔界碰到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那兩位和自己不對付,平日爭斗也算了,要是在這兒打起來,讓那些魔主撿了便宜,那這人可就丟大了。
    想到此處,陳九公騰空而起,直往西北魔土飛去。
    這魔界沒有城池,只有一座座村莊。陳九公圣人之尊,怎么也不會對那些魔界凡人出手。此地還是魔界外圍,居住在此地的多是普通魔族。
    突然,一聲尖銳的鳥鳴聲入耳,這鳴叫聲似乎帶著攻擊。陳九公不受其害,抬眼望去。只見一只通體漆黑,似鶴卻有三足的大鳥正在不遠處。
    陳九公隨手一招,那大鳥被攝到近前,陳九公手上青光一閃,在那鳥頭上一拍,大鳥瞬間老實下來。盤膝坐于鳥背上,陳九公指揮往西北飛去。
    一路飛去,陳九公發現這魔界中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黑的。雖然知道黑色是魔界的主色調,但不想黑的這么徹底。飛禽走獸,花草樹木。也全是黑的。
    正飛著,突然一道寒光沖著陳九公背后斬下。陳九公似乎沒有感覺到一樣,那道寒光如刀,將陳九公連同其身下大鳥一起斬做兩段。
    “方外妖魔,竟敢入我魔界!”一個缺右眼少左臂的獨臂獨眼大漢立于半空,嘴角露出冷笑,那僅存的獨眼中閃爍著兇光。
    突然,大漢猛然回頭,看著那面帶微笑的陳九公
    認得這大漢是跟在那殘缺魔主身后。與殘缺魔主殘缺之處正好相反的那舉旗之人。剛才聽他稱自己為方外妖魔,陳九公不禁感到好笑,也不知究竟誰是魔。
    大漢根本不知道陳九公怎么就出現在自己背后,一震手中怒喝道:“你這妖魔。受死!”說著,縱身躍起,僅有的右臂揮刀,向陳九公斬下。
    陳九公用手一指。大漢手中刀寸寸斷裂,其人也從空中落下。陳九公降下身,大手一揮。一朵青云將那大漢托著落到一山上。大漢一個咕嚕翻身而起,怒視陳九公。
    魔界的山與地仙界的差不多,只不過是黑色的。陳九公坐在一塊大石上,伸手招呼那大漢,“過來!”
    大漢往左右看看,搬起一塊大石向陳九公砸來,陳九公搖了搖頭。
    那磨盤大小的黑石飛到陳九公身前一丈之內就化為飛灰,這時那獨眼獨臂大漢只覺得法力凝固,全身力氣也消失的一干二凈,整個人在這一瞬間變得無比虛弱。
    “你叫什么名字?”
    大漢聞言,將頭一扭,不去理會陳九公。
    “還是快硬骨頭。”陳九公淡淡一笑,背后毀天劍出鞘,將大漢頭顱斬下。大漢死在魔界,與那些死在地仙界的魔族不同,他的身軀沒有化作黑氣,但從其體內,一道黑氣飛出,直往上空飛去。
    想來那黑氣就是魔族的元神,陳九公張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將那道黑氣轟碎。
    陳九公猜的沒錯,那黑氣就是魔族的元神,肉身死元神毀,那大漢已經神形俱滅了。
    殺完了人,陳九公從石頭上起身,直向西北方向飛去。
    西南魔土,在魔界被喚作西南天。在西南魔土正中央,一座方圓萬里,通體為魔界獨有的黑鈺鑄造成的宮殿中,殘缺魔主正在深宮之中煉器。
    昨日聽老祖說,那洪荒圣人要入魔界與自己等九大魔主交戰,殘缺魔主從回到他這魔宮,就開始煉制魔寶。突然,在殘缺魔主身后長案上,高三寸,通體漆黑,跳躍著黑色的黑燈的魔燈突然滅了。
    雖是背對著燈火,但燈火熄滅的一瞬間,殘缺魔主猛然站起身來,望著那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大哥?大哥!”深宮中發出慘烈的叫聲,叫聲傳遍整個魔宮,萬里魔宮中,無數魔族侍衛、侍從聽見殘缺魔主的叫聲,一個個顫顫驚驚,全都跪倒在魔宮中。
    一道黑光沖出殘缺魔宮,殘缺魔主立在高空,二目之中寒光爆射,四方八殛觀望,龐大無匹的氣息隱隱在其周身流轉,絕代魔主的風采顯露無遺。
    “誰殺我大哥,誰死!”殘缺魔主怒吼一聲,直向北方飛去。
    陳九公哪知那殘缺魔主已經往西北魔土趕來,剛殺了那獨臂大漢后,陳九公慢慢悠悠的向西北魔土飛來。
    這一路前行,就聽前方大海潮起潮落之聲,久居東海金鰲島,陳九公對這聲音很是熟悉。
    抬眼望去,卻見這魔界的海水竟然也是黑的。天上黑云滾滾,下方海潮聲澎湃,黑浪滾滾。在大海上方,一片黑色的大地憑空浮在海面。陳九公眼中精光閃過,望見陸地的盡頭也就是海的那一端。
    知這就是西北魔土,陳九公飛身上了魔土,只見魔土上不再是像剛才那么荒涼。有城池,有山村,也有寨子,有的在大地上安居,也有魔族修士在空中飛來飛去。
    當那些魔族修士看到陳九公時,都是先一愣,然后高呼一聲“方外妖魔”,再向陳九公殺來。
    陳九公也不理會這些魔族修士,一路往前飛,凡他所過之處,那些撲上來魔族修士紛紛從空中墜下。無論修為高低,只要肉身不達到一定的強橫程度,都摔成了肉泥。
    這陳九公太缺德了,明明能一步達到西北魔土正中央的魔心宮,可他卻一路御風而行,引得那些魔族修士主動前來送死。
    陳九公速度極快,瞬息間飛出十萬里之遙。這時,已經沒有多少魔族修士上前送死了。陳九公剛想直接去那西北魔土,突然感覺到一股強橫的氣息向自己急速飛來。
    陳九公感覺來人的法力波動,覺得真不比圣人差上多少,不知是哪位魔主,難道是魔心童子知道自己來了,親自來迎。
    當陳九公看到那殘缺魔主時,心里清楚這位魔主是來報仇的。雖不知那**跟這位殘缺魔主恰恰相反的大漢,和殘缺魔主是什么關系,但陳九公也不廢話,用手一指,毀天劍飛出,化作一道紫光直奔殘缺魔主而去。
    剛想開口詢問,卻見一道紫光襲來,殘缺魔主大怒,大手一翻。大刀落在掌中,直向那道紫光斬去。
    陳九公心頭一動,那道紫光化作千千萬萬把毀天劍,萬劍齊發,將殘缺魔主籠罩在千萬毀天劍下。
    殘缺魔主大吼一聲,周身黑光大作,那護體黑光仿佛是實體一般,毀天劍斬、刺在其上,發出鑌鐵交加之聲。
    陳九公用手一指,那千千萬萬的毀天劍消失,只有一把毀天劍上紫光繚繞,散發著毀滅之氣,向殘缺魔主斬下。
    黑光在毀天劍下破開,殘缺魔主大驚,揮刀迎上毀天劍。
    刀劍相交,殘缺魔主身形一震,毀天劍也飛回陳九公手中。
    持劍在手,陳九公饒有興致的望著殘缺魔主手中的大刀,這刀堅硬、鋒利,不在自己毀天劍下。若能奪到手,即使自己不用,賜予門下弟子也好啊。
    殘缺魔主不知道陳九公再想什么,否則非氣死不可。但單就殺兄之仇,已經讓殘缺魔主瘋狂了。飛身沖起,沖至陳九公身前,殘缺魔主揮刀就砍。
    見殘缺魔主手中大刀上閃爍著陣陣黑光,陳九公不敢掉以輕心,以毀滅之道御劍相迎。連斗幾個回合,陳九公發現這殘缺魔主身上沒有修煉過大道法則的痕跡,但能與自己相斗,不知這些魔主靠的是什么。
    斗至十六個回合,陳九公虛晃一劍,飛身暴退。見陳九公退走,殘缺魔主哪里肯容,合刀就追。
    陳九公將毀天劍祭起,掌心一翻,一道紫氣從掌心飛出,飛入毀天劍中。毀天劍微微一顫,劍身紫光大作,直奔殘缺魔主刺去。
    就在殘缺魔主揮刀去斬毀天劍時,陳九公雙手一震,弒神槍現于掌中,陳九公將弒神槍一抖,一道紫色槍芒從槍尖上射出,直奔殘缺魔主胸口射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