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492 封魔榜上第一人

佛門、妖族和闡教相繼離去,玄都**師還要往火云宮取回太極圖,與麒麟王向陳九公告辭。此時,這黑云山之地,就只有陳九公與截教眾仙。
    知陳九公是分身出行,盤庚老祖笑道:“教主,您真是趕得巧啊!剛一出東海,就遇到這等大事。”
    聽盤庚老祖之言,陳九公不禁有些尷尬。只是天道借自己之手使地仙界與魔界相連,就算沒有自己,也有那敖正、敖方來做此事。
    不過想到此處,陳九公突然想起那敖正、敖方為什么會擄四方妖族來做此事。這是他們的個人所為,還是祖龍的指示,亦或是佛門的差遣?
    個人行為恐怕是不可能,現在的東勝神州雖不是截教一家之地,但在東勝神州上的幾大勢力沒有一個是和龍族交好的。敖正、敖方沒事兒的時候,回來東勝神州晃蕩?也不應該是佛門圣人的差遣,想那準提佛母要派也會派白蓮童子、藥師王佛,亦或是青蓮造化佛這樣的強者來辦此事,絕不是龍族那兩個弱爆了的準圣。
    “難道是祖龍所為?可他怎知此地是地仙界與魔界的通道所在?”
    “教主!教主……”見陳九公雙眼發直,無當圣母輕聲喚道。
    “嗯,師伯請講。”
    “教主,我等先回金鰲島了。”
    “好!回島后師伯請大天尊派兵駐守此地。”
    “遵教主法旨!”
    截教眾仙拜別陳九公離去,陳九公對袁洪和金大升道:“本以為此地有寶物,不想弄出來一群魔族。走吧,你我師徒在地仙界好好走上一圈,若遇魔族,殺了就是。”
    袁洪問道:“老師,這些魔族可是犯了什么大錯?”自開天辟地至今,洪荒六圣第一次意見這么統一。派出門下弟子合力誅魔。在袁洪想來,這魔族必是不容于天地,不容于圣人的族類。
    聽袁洪此問,陳九公哈哈一笑,口中道:“魔族無錯,不過是我們這些圣人的私心罷了!”說著,陳九公一拍火眼金睛獸,示意二徒趕路。坐在火眼金睛獸上,陳九公高聲道:“圣人不死,大盜不止。不成圣不知。成圣之后,才知我亦如此!”
    袁洪、金大升聞陳九公自嘲之言,不敢多說。這時有天兵天將下界駐守此地,師徒三人繼續向西趕路。
    因由陳九公的存在,天庭與他記憶中大不相同。自截教與天庭聯手后,天庭氣運節節高升,無數散仙上天為官。今日奉玉帝之命,率十萬天兵天將駐守此地的,還是陳九公老熟人度厄真人。這位闡教靈寶**師的故友。當日被陳九公逼著入了天庭,至今已有兩千多年。
    這些年來,度厄真人早已接受了自己的命運。特別是隨著截教、天庭勢力一天天的壯大,而且還有圣人撐腰。度厄真人甚至與靈寶**師斷了聯系。
    今日黑光沖破三十三天,玉帝怎能不知。若不是陳九公派金大升、無當圣母又親自上天庭說明,玉帝早就帶兵下界了。而聽無當圣母說完之后,玉帝派度厄真人坐鎮黑云山。想那魔界準圣級別的強者全部回魔界去了。雖有一些隱匿與地仙界各處,可大羅金仙頂峰的度厄真人足夠了。
    不過,玉帝為了保險起見。見素色云界旗與昊天鏡都交給了度厄真人,讓他帶上,一來與人爭斗,可仗法寶之力。二來,那昊天鏡和素色云界旗是玉帝、王母之物,度厄真人催寶御敵,玉帝、王母立刻就會知曉,到時或派人相助,或親自下界皆可。
    度厄真人對于這個差事也沒想什么,自己修為已經到了大羅金仙頂峰,又有玉帝、王母的至寶在身。這洪荒之上,除了準圣級別的高手,自己不懼任何人。
    十萬天兵天將駐扎在黑云山,尋常散修哪里敢去找天庭的麻煩。那些圣人門下,又知此事已由六圣一起昭告天下,犯此地者死,誰敢胡來啊。
    夕陽西下,玉兔東升,黑暗降臨大地。可在黑云山,那被藥師王佛移來的山不知是什么名字,且以黑云山相稱。這黑云山上,一個個天兵天兵身上閃爍著銀光,這是借天庭星辰之力修煉多年的結果。在黑云山山頂,度厄真人盤膝而坐,神游天外。
    猛然間,感覺身形一顫,度厄真人連忙睜開眼睛。可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度厄真人睜眼的一瞬間,黑云山炸開,山石向四方飛去,度厄真人和那十萬天兵天將,隨著黑云山炸開,他們肉身全部爆開。
    就這一眨眼的功夫,大羅金仙頂峰的度厄真人與十萬天兵天將,無一生還。
    一道金光和一道玄光飛起,那金光是素色云界旗,那玄光是昊天鏡。昊天鏡上發出一道玄光,將度厄真人的元神收起,緊接著兩件寶物飛起,飛回天庭。
    隨著黑云山炸開,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從無盡深淵沖起,直沖破三十三天攪入混沌之中。
    “洪荒,我回來了!”黑光之中,一道身影飛出,此人是中年道者,身穿黑白雙色道袍,頭上無冠,黑白相間的頭發披散在肩上。望著洪荒天地,目光落在東勝神州之上,此人淡淡一笑,“是東勝神州。”
    “老祖!”
    “老祖!”
    ……
    一個個聲音自黑光中傳出,琴魔、文魔、天魔、殺魔、滅魔、云魔圣女、魔心童子、殘缺魔主、魔天,魔族九大強者從黑光中一一現身,聚在那人身旁。
    那被他們稱作老祖的人沒有理會他們,目光在億萬里之內掃視,觀看東勝神州山川河流奔走,口中喃喃道:“即時為魔,將罷法座,于師子床,攬七寶幾。回紫金山,再來憑倚,普告天魔,及阿難言。汝等有魔,緣覺聲聞,今日回心,正大無魔。無上魔道,吾今已說。”
    這老祖一番話,那九大魔主根本聽不明白,但卻不敢多問,紛紛低頭垂手而立。
    這時,黑光中一個個魔族飛出,老祖袍袖一卷,“去吧!去吧!將吾魔道,傳于洪荒!”
    “老祖!”見無數魔族向四方飛去,文魔無天上前一步,向老祖躬身拜道:“我等是否也要在洪荒傳道?”
    老祖收回眺望的目光,搖了搖頭,“天道五十,大衍四九,遁去其一。今日我魔道得這遁去的一,但卻不得天道認可。還要與六圣做過一場,方可是魔道為天道承認。”
    “圣人?”聽老祖之言,眾魔主都不知這圣人是什么,難道是今天那些發出金光的人么?
    老祖抬頭望天,見陣陣銀光從九重天上下落,銀光中似乎有無數天兵天將。看東方,陣陣青光從東方涌來。還有三道白光,自昆侖山方向急速飛來。望西方,金光萬丈。
    知是各大勢力趕來,老祖長出一口濁氣,“圣人,圣人!你們九個聯手也擋不住圣人一招。”
    “什么!”
    “怎么可能?”
    九大魔主聞言,震驚萬分。但以老祖在他們心中的地位,他們又不得不信。
    這時,老祖哈哈一笑,“在洪荒卻是如此,但要是在魔界就不一定了!”說著,老祖袍袖一卷,對九大魔主道:“走!回魔界!”
    就這老祖與九大魔主入到黑光之中,那沖天的黑光消失,萬丈深淵處只有道道黑氣溢出,再無沖天黑光,也無魔族竄出。
    無盡銀光灑落,玉帝、王母率天庭眾星君,天兵天將千萬下界。億萬里銀色云團凝聚,玉帝望著那散發著黑氣的萬丈深淵,眉頭緊皺。
    玉帝帶人剛到不久,人教玄都**師、麒麟王;闡教廣成子、云中子、南極仙翁,還有截教眾準圣皆至。
    這時,西方佛門連同妖教齊至,讓玉帝驚訝的是,佛門、妖教眾強者簇擁著一人。看到此人,玉帝、王母面色皆變,齊聲道:“見過師兄!”
    那人淡淡一笑,連忙閃身躲過,“貧道須菩提,不敢當大天尊、娘娘師兄之稱。”這人原來就是準提佛母分身斜月三星洞須菩提祖師。這次黑云山驚變,卻見將讓準提佛母震驚不已,派自己分身親至。
    須菩提祖師望著南方,笑道:“教主也來了!”
    南方一朵祥云飄來,云頭立著袁洪,云尾立著金大升,中央是盤坐在火眼金睛獸上的陳九公。
    今日上午剛將那兩界通道封鎖,晚上就發生了這等異變。剛剛陳九公正帶著袁洪、金大升在東勝神州上找尋妖族,突然聽到一聲巨響,見那黑色光柱沖天,陳九公就命袁洪、金大升速往此地趕來。而在趕來的途中,見到無數魔族,袁洪、金大升殺了一路,故此時才至。
    陳九公、須菩提祖師兩大圣人分身在此,佛門、妖教自是以須菩提祖師為首。截教、天庭、人教自然是聽陳九公的。那闡教只有三人,實力最弱,雖沒什么話語權,但不用受任何人指使,倒也清閑。
    陳九公和須菩提祖師望著那散發幽幽黑氣的萬丈深淵,過了半響,二人對視一眼,相視一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