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491 哼哈二將

天道最公,洪荒三界有仙有佛,就當有魔。今日魔道現世,洪荒才算是完全。
    起初陳九公算不出天機,但黑光沖天,無數魔族從黑云山中飛出時,不光是陳九公,其他圣人也在第一時間明了天機。知從今日其,又有一魔與佛、道并立。這被挖空的黑云山,就是連接地仙界與魔界的通道。
    就像老子對麒麟王說的,天道五十,大衍四九,遁去其一,魔道出現是補足天道。可即使如此,五教六圣人卻不想魔道傳于洪荒三界。魔族,就讓他們留在魔界吧。
    人、闡、截、佛、妖五教所有的準圣全部出動,向黑云山趕來,一路上見到魔族,就是一個字:殺!直至黑云山近前,各展神通,將方圓萬里之內團團圍住。
    五教強者至,魔族也有高手出現。只見八個被黑光籠罩的身影,立于八方。
    正東方,一女子肩若削成,腰如約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身著黑色的紗衣,雪白的肌膚若隱約現,手持一三尺琴,此琴有九弦,長三尺。在此女身后,四個身披黑紗的女子,一人持一黑幡,每個黑幡上有一個大字。四面黑幡八個字,連在一起是:東天琴魔。
    正西方,一青年男子身長八尺,頭戴一字方巾,身穿青色布衣,衣上繡著一個個魔字。那字不是上古妖文,亦不是巫文、人族人族,似大纂,又像小纂,卻是魔族獨有的魔文。在這男子身后,六個小童,每人手持一幡,幡上也有字,連在一起是:西天文魔無天。
    正南方,一白發白須老者,頭上無冠,三尺白發散落后背,面容慈祥,氣度恢弘。身后四個白衣男子,各持一幡,幡上字連在一起為:南方天魔。
    北與東北方,二人相立不遠,這二人相貌約有九分相似,一個身穿黑袍,一個著白衣。一個白色短發,一個黑色短發。在他們身后,六個**上身的大漢,手中各持一幡,分別寫著:北天殺滅魔主。
    東南方,一女子身穿七彩錦衣,頭上無冠,秀發在空中飄散。與那東天琴魔不同,此女相貌丑陋無比,一道疤痕如蜈蚣般趴在臉上。在他身后,只有一黑毛巨猿,巨猿身高百丈,下肢粗壯,那雙可以垂地的雙臂舉著一桿,桿上掛一幡,幡上七字曰:東南天云魔圣女。
    西北方,一片黑光中,一粉嫩小童,手中把玩著一尺來長的短劍。在他身后,一排小童舉著黑旗,每面旗上各有一字,連起來是:西北天魔心童子。
    西南方,一獨臂獨眼大漢,缺右臂而缺左眼,高約十丈,僅有的左臂上布滿了鱗甲,手中一把大刀,刀身漆黑,有濃濃黑氣不斷從刀上散發。在他身后,同樣是一個獨臂獨眼的大漢,只不過這人缺右眼而少左臂,右手中持一桿,桿上一旗,旗上有七個大字:西南天殘缺魔主。
    這八人,加上那與袁洪相斗魔天王,正在魔界九大巨頭。他們身居八方,在他們中央,正是那道沖天黑光。在不遠處,袁洪與魔天王斗得正酣。
    被五教眾準圣圍住,面貌丑陋的云魔圣女面露笑容,可她那笑容真的比哭還難看,“今日至洪荒,就有這么人來迎我等,怪不得老祖說這洪荒乃我魔族的好去處。”
    云魔圣女話音剛落,就見那魔心童子眼中冒著綠光。這長得粉嫩,可愛的無比的童子臉上露出與其極不相符的猙獰之色,“云魔,你說的不錯,他們會好好招待你的!”話音剛落,魔心童子瞳孔一縮,手中小劍飛起,直奔他對面,佛門眾強者中的孔雀如來刺去。
    今日佛門至此,小乘佛教釋迦牟尼、孔雀如來也至。來時得白蓮童子傳準提佛母之命,遇魔族就殺,一路上孔雀如來五色神光不知絞殺了多少魔族。來在此地,將群魔圍在當中,雖與群魔對持,但孔雀如來絲毫沒掉以輕心。魔心童子突然出手,孔雀如來冷哼一聲,將肩一抖,一道金光從背后一出,金光一刷,將那小劍刷走。
    金光刷了小劍,去勢不改,直向魔心童子刷去。靈寶被人收走,魔心童子大吃一驚,見那金光向自己刷來,小手一揮,其身后那七個童子舉著的七面黑旗中,上繡“西”字那面旗飛起,立于魔心童子頂上。旗子招展,黑光閃動,魔氣縱橫,無數天魔從旗上飛出,凌空飛舞。金光刷至,將無數天魔絞碎,卻被黑光擋住。
    “還我寶貝!”魔心童子大喝一聲,小手再次一招,那面“北”字大旗飛起,旗面招展,無數天魔從旗面中飛出,直奔孔雀如來撲去。
    此時孔雀如來已收了金光,見天魔撲來,孔雀如來用手一指,一片佛光平地而起,將那些天魔擋住。誰知那些天魔一遇佛光,發出聲聲慘叫,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神色各異。人、闡、截、佛、妖五教之人有的冷笑,有的欣喜……雖表情不一,但似乎有一種定吃了這些魔族的感覺。而群魔則是面色大變,流露恐慌之色。
    遠處,陳九公坐在火眼金睛獸上,金大升站在他身旁。陳九公的目光從那萬魔之中掃過,心里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大升!”
    “弟子在!”
    “速去天庭,請大天尊派遣天兵天將下界,巡視地仙界,將一切隱藏在地仙界的魔族全部斬殺!”剛才從黑光中跑出來的魔族太多了,袁洪和金大升根本殺不完那多么。雖有各教強者沿途擊殺,但必有那漏網之魚。
    “這……”聽陳九公之命,金大升有些遲疑,他怕自己一走,沒人保護老師這分身。
    陳九公擺了擺手,指著那無當圣母等截教準圣,“有他們,為師不會有事,你速去速回。”
    “弟子遵命!”
    金大升飛身趕往天庭暫且不說,單說魔心童子與孔雀如來動手,卻發現那佛光似乎是魔族的克星。這一下可壞了大事,只見那佛門眾強者身上皆有佛光涌現,萬丈佛光普照,鋪天蓋地向群魔壓去。
    佛門普照,慘叫聲不絕于耳,無數魔族在佛光之下化作黑煙。這些黑煙在佛光中,甚至不能遁回魔界,全都消在佛光之中。
    佛光無盡,魔族八大巨頭紛紛催動靈寶抵擋。可那與袁洪爭斗的魔天王,被袁洪逼住騰不出手來。又有那釋迦牟尼、孔雀如來暗助袁洪,全力催動佛光向魔天王涌去。只聽魔天王一聲慘叫,化作一道黑光遁回魔界。
    見那魔天王在佛光之下也受了上,群魔爭先恐后的逃回魔界。在最后一個魔族在逃入魔界前被佛光消融,那沖天的黑光突然消失。五教強者看著那黑云山山腹中散發著幽幽黑氣,黑氣下是無盡的深淵,誰也沒有開口。
    在魔天王走后,袁洪沒有去以無當圣母為首的截教陣營,而是飛到陳九公身旁。此時五教強者也都注意到了陳九公,其雖是分身出行,其余四教弟子也不敢頂撞。那人教麒麟王、玄都大法師還隨截教眾人上前,向陳九公見禮。
    “見過截教教主!”這時,藥師王佛雙手合十,向陳九公一禮。
    “佛祖無需多禮。”坐在火眼金睛獸上,陳九公向藥師王佛點頭示意,然后指著那地仙界與魔界的通道:“佛門神通與魔族相克,這封鎖魔界,還要有勞諸位佛祖了。”
    “不敢,不敢。”藥師王佛連道不敢,有些疑惑的向陳九公問道:“藥師有一事不明,還望教主能為我解惑。”
    “佛祖請講。”
    “藥師自天皇年間得道,從未見過此族類,不知他們是從何而出。”
    陳九公自然不會說這些魔族是他放出來,面不改色的說道:“天道之下,合該有魔族出世,僅此而已。”圣人不打誑語,陳九公也沒說假話,魔族出世的確是天數。但那本以為此地有寶,卻挖出魔族的事,陳九公是萬萬不會說。
    聽陳九公之言,藥師王佛向陳九公一禮,“多謝教主,這封鎖佛界之事就交予我佛門了。”說著,藥師王佛與眾佛商議,眾佛一起施展神通,在那深淵上空布下層層佛光,又搬來一座大山,鎮在被挖空的黑云山上。群佛又各寫了一道符印貼在山上,就與那西游記中釋迦牟尼以五指山鎮壓孫悟空一般。任你有多大的神通,無人揭去山頂的符印,你在山下就出不來。
    做完這一切,藥師王佛向陳九公道:“教主,禁制以下,還請教主派人駐守此地,免得有那逃至地仙界的魔族揭開符印,放那些魔族出來。”
    陳九公點了點頭,正色道:“我稍候派人告之大天尊,請他派遣十萬天兵天將駐守此地!”
    聽陳九公這么說,藥師王佛也放心了,向陳九公告辭離去。妖教幾大強者,也隨著諸佛離去。闡教就不用說了,來的廣成子、云中子和南極仙翁都與陳九公有仇。而且看截教人多勢眾,怕找他們麻煩,佛門、妖教一走,他們也會昆侖山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