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490 赤壁之戰

經過一萬多小妖不斷挖掘,黑云山山腹已經被挖的差不多了。可就在這時,一股黑煙從山腹中噴出,那些離得近的妖族紛紛化為血水。
    “呀!”見山中突生異變,袁洪臉上浮現躍躍欲試之色,這猴子巴不得能遇到個好對手痛痛快快的做過一場。
    可陳九公卻不這么想,不知怎得他在那滾滾黑煙中感覺到了危險,當即將火眼金睛獸一拉,對袁洪、金大升道:“走!”
    袁洪、金大升雖有些不好,但也不敢違背陳九公之命,跟在火眼金睛獸身后向東方疾飛。此時,天地間六位圣人仿佛是在同一時間同時感應到了什么。
    “金霞,速去洞外敲響金鐘。”
    “白鶴,快去宮外撞響金鐘。”
    “白蓮,速傳旨至大雷音寺、婆娑凈土,凡我佛門準圣立即前往東勝神州黑云山。”
    “金角、銀角,你們一個去喚玄都,一個去請護法!”
    “彩鳳,速去取招妖幡來!”
    黑云山間,黑煙滾滾,將整座大山籠罩。那些陷在山中的小妖,一遇黑煙,渾身即化為血水。一時間,一個個冤魂在黑云山上飛蕩。
    轟……
    一聲巨響,亂石紛飛,一道黑光自山腹中沖起,這道巨大的黑色光柱穿過罡風層,穿過雷火層,穿過三十三天,直至混沌之中。霎時間混沌內無盡黑光絞得粉碎,如一片漿糊,風、水、地、火蜂擁而出。
    玄都**師和麒麟王剛至八景宮中,就聽老子道:“玄都,你速去火云宮,將太極圖張掛火云宮外。”
    “弟子遵命!”見老子面色嚴肅,玄都**師連忙奉命前往火云宮。
    見老子面露凝重之色,麒麟王問道:“教主。可是出什么事了?”
    “嗯。”老子點了點頭,對麒麟王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洪荒三界,六道輪回,今日魔道現世,以補全洪荒氣運。”
    “魔道?”
    “不錯。”老子用手一指,金剛鐲出現在麒麟王面前,“護法且持此寶前往東勝神州黑云山,凡是魔界入洪荒者。殺!”
    “遵教主法旨!”麒麟王領命,往八景宮外走去,剛要踏出宮門,就聽老子道:“護法且往火云宮迎玄都一迎,你們一起去,也好有個照應。”
    “好。”對于老子的話,麒麟王心里不以為然,在他看來自己一人一刀足以縱橫天下。但老子這么說了,麒麟王出了大赤天往火云宮趕去。
    卻說那玄都**師遵老子之命。持太極圖一路朝火云宮飛來。行不多時,突然見一座皇宮立于混沌之中,皇宮三分,正宮門口。書三個通紅似火的大纂,正是火云宮。
    玄都**師剛到門口,幾個守護火云宮的神將認得玄都,“哎呀。玄都仙長來了!”說著連忙上前參拜,隨后要進去稟報。
    知道天、地、人三皇已經靠向妖教,玄都**師也不想去見三皇。當即道:“無需通稟,我奉老師之命,來此張掛太極圖。”說完,玄都**師將太極圖一抖,太極圖化作一道金橋,貫通在火云宮上方。這道金橋巨大無比,金光閃閃,將整個火云宮罩住。
    玄都**師掛過太極圖,一道黑光穿過三十三天,直入混沌之中,絞得混沌中涌出無數風水地火,氣勢比當年陳九公開辟天地還要浩大。
    就在玄都**師驚訝之時,一個聲音傳入耳中,“道友,教主讓你我速往東勝神州黑云山。”
    “好!”玄都**師隨麒麟王下界,也不取回太極圖,任它留在此地護著火云宮。雖說此時人族三皇已經靠向妖教,但他們三個還是人族的象征,若是有什么損失,倒霉的就是人教。
    玄都**師、麒麟王下界,前往東勝神州黑云山。在東海上,無當圣母、云霄娘娘、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赤松子、白憬道人、長嵐子匆匆忙忙的飛往黑云山。同是趕往黑云山的,還有闡教廣成子、云中子,佛門大乘小乘佛教眾佛,妖族眾強者。
    此時黑云山山腹中,傳來一聲聲尖銳的聲音,這聲音好似是什么東西發出來的,特別刺耳。身旁跟著袁洪、金大升,陳九公盤坐火眼金睛獸上,抬頭望著那直沖破三十三天的黑氣,對袁洪、金大升道:“你等聽著,一會兒只要有人從黑氣中飛出,格殺勿論!”
    “弟子遵命!”袁洪、金大升聞言,齊齊向陳九公一拜,然后各取出兵器嚴陣以待。
    這時,只聽得一個個聲音從黑云山那已經被掏空的山腹中傳出。
    “洪荒!洪荒!這就是老祖說的洪荒!”
    “洪荒!我魔天來了!”
    ……
    仿佛蝗蟲一樣,無數的人影從黑光中瘋狂的沖了出來,向四面八方飛去。此時,自那黑云山山腹中,源源不絕的人影仿佛河流一般。
    看著那無比瘋狂的人群,袁洪、金大升不由得一怔,耳旁緊跟著就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殺!”
    陳九公一聲零下,袁洪、金大升想起了老師剛才的交代,二人連忙揮動兵器向那些人殺去。往日用不上的法相天地,今日可是派上了用場。只見那袁洪身軀長至三千余丈,揮動如天柱一般的定海神針橫掃八方。那些沖出來的人,只要被定海神針擦上、碰上,無邊的巨力足以要了他們性命。
    袁洪聚棒,金大升揮刀,二人沖入洪流一般的人群之中大殺四方。不出手不知道,一出手才知這些人,不,這些已經不能稱作是人了。雖都是人身,但有的身上有鱗,有的身上有毛,袁洪和金大升起初還以為這些人是妖族。誰知斬殺幾個之后,才發現他們死后化作一道道黑光,飛入那黑云山山腹中沖起的黑光之中。
    突然,一道強橫的氣息從黑光中傳出,瞬間席卷四方。同時,一個兇狠的聲音響徹在方圓千里之內,“誰敢傷我魔族子民,死來!”
    一道陰風憑空而起,直向袁洪刺來,袁洪將手中定海神針一甩,刺耳的鑌鐵交加聲響起。袁洪身軀微微一顫,手中定海神針險些脫手。
    “好力氣!”一個身穿黑袍,外罩黑甲,面容猙獰,臉上盡是一道道疤痕的大漢從黑光走出,身后跟著一個個身黑衣男子。
    此人一出,那向四面八方逃竄的黑影頓時止住身影,顫顫驚驚的望著此人。紛紛高舉雙手,一個個大聲喊道:“拜見魔(大)王!”
    大漢冷冷的看著袁洪,緊緊攥著手中長槍,“我乃魔天王,你是何人?”
    將定海神針橫在身前,袁洪沉聲道:“截教袁洪!”自當日袁洪九轉玄功突破到第七轉后,無論好似修煉天妖屠神訣的馬超,還是修煉**玄功的孫策都敗在袁洪手中。剛剛只與魔天王拼了一計,袁洪就知道此人肉身之強,不在自己之下,甚至還在自己之上。
    “截教?”魔天王手中槍高舉,指著袁洪道:“看你是圣人門人,今日繞過你一次,快點給我滾!”
    不想這魔天王還知道截教是圣人道統,可聽他對自己說的話,袁洪勃然大怒,將手中定海真身一搖,如天柱倒塌一般向魔天王砸去。
    定海針神砸來,魔天王舉槍攔住袁洪一棍。袁洪奮力,運十成力氣揮動定海神針砸下,魔天王大喝一聲,將槍一晃,再次攔住袁洪一棒。
    “好強的肉身!”在遠處,陳九公望著與袁洪交手的魔天王,此人肉身之強不亞于巫族祖巫,不知那魔道中,似魔天王這般神通能有幾人。
    “老師,此人手上功夫厲害,連大師兄都拿不下他!”
    “嗯。”陳九公聽金大升此言,點了點頭,指著那些不斷向四方散去的魔族,“去,殺了他們!”
    此時黑光中源源不斷的有魔族沖出,隨著這些人出來后,有的停下來看魔天王與袁洪之戰,有的干脆直接離去。得陳九公吩咐,金大升沖起,持三尖兩刃刀追殺四散奔逃的魔族。
    見金大升兇狠,剛才那隨魔天王現身的幾個男子互相使個眼色,其中一渾身是青色鱗片,生有四臂,面相兇狠的男子向金大升沖去。
    感覺身后一陣惡風撲來,金大升將頭一回,大口一張,一道黃光從口中噴出,正打在那魔族頭上,只將其打翻在地。金大升縱身上前,三尖兩刃刀斬下,將其頭顱斬下。那魔族死后,無論是頭顱,還是無頭的身軀,都化作黑氣沒入那沖天的黑色光柱中。
    看到金大升出手將自己的同伴秒殺,跟隨魔天王的五個魔族紛紛大吼著向金大升沖來,將金大升圍在中央。五個魔族齊齊張口噴出黑氣,黑氣滾滾,一個個無形魔頭自黑氣中生出,向金大升撲去。
    身受萬魔撕咬,金大升暴喝一聲,周身青氣繚繞,青光大作。青光過處,一個個魔頭如浮雪遇驕陽,融化得干干凈凈。
    這時,那沖天的黑光中轟轟作響,一道道強橫的氣息自黑光中傳法,一個個高大的身影從其中走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