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489 洪荒第四界

正像陳九公說的一樣,當飛到那山前,袁洪已經將那敖正、敖方趕跑。這二龍只是普通的準圣,沒有像樣的靈寶,又沒有參悟出大道法則,合力也不是袁洪的對手。
    看著那向西方逃去的敖正、敖方,袁洪怒喝一聲,定海神針高舉,就要去追。這時,卻聽見金大升的聲音,“大師兄!大師兄!”
    袁洪想起陳九公還在后面,連忙止住身形,來在陳九公近前。
    見金大升向自己直使眼色,袁洪忙道:“弟子奉老師之命來此山中,見這山中無數妖族,又有那兩個龍族準圣,本想探查一翻在稟報老師,不想被其發現。”
    “真是如此?”
    袁洪被陳九公看的心里發毛,指著山中道:“老師,他們聚萬余小妖在山中搬運山石,想來是山中有什么寶物。”
    “走,進山!”
    袁洪、金大升護著陳九公來在山中,這山中向袁洪說的,小妖的確不少,約有萬余。可經過方才袁洪與敖正、敖方的一場惡戰,將這些小妖嚇得顫顫驚驚,早就將從四方搬來的大石棄在一旁。
    “袁洪。”
    “弟子在。”
    目光在那些東躲西藏的小妖身上掃過,陳九公指著一個隱于崖后,青面獠牙的妖怪道:“去將他帶來。”
    袁洪順著陳九公手指望去,只見那山崖后之妖果然與眾不同,竟有大妖修為。
    妖族大妖,相當于天仙,袁洪出手那還不是手到擒來?袁洪將那妖帶在陳九公面前,此妖顫顫驚驚的望著面前三人,磕磕巴巴的道:“三……三位老……老爺,叫小……小的有什么事?”
    以陳九公現在的身份,怎么也不會和他為難。聲音溫和的向他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老爺,小的命叫青獰。”
    “好,青獰,我來問你,你可知剛才離去那二龍是何人?”
    青獰聞言,不禁將頭晃得跟撥浪鼓一樣,“老爺,小的不認得他們啊。”
    “此話當真?”
    陳九公話音剛落,袁洪在旁邊威脅道:“我老師問你話,你若敢有半句虛言。就送你往六道輪回走上一遭!”
    袁洪此話一出,將那青獰嚇得跪在陳九公面前,“老爺,小的沒說假話,小的真不認得剛才那兩位,小的是被他們抓來的。”
    聽到此處,陳九公倒有些驚訝,“哦?你是被他們抓來的?”
    “是啊,小的本是這黑云山八百里外一綫山摩云大王麾下。昨日那二位至一綫山殺了摩云大王。將我們抓來此地做苦工。”
    聽著青獰說的,陳九公感覺到那敖正、敖方從西海至此必是有所圖謀。“他將你們擄到此處,讓你們做什么?”
    青獰此時面露苦澀,答道:“回老爺。他們將我等擄來讓我們挖山。”
    “挖山?”
    不光是陳九公,就連那袁洪、金大升也納悶了。想那敖正、敖方在洪荒眾準圣中不怎么樣,但也是準圣,移山倒海在他們手中根本算不得什么。為了他們要擄這些小妖來挖山?有此處擄妖的功夫。隨手就將能這山挪走。
    陳九公盤膝坐在火眼金睛獸上,雙眼緊閉,周身青氣繚繞。與此同時。那在羅浮洞中閉關的陳九公睜開雙眼,掐指推算。
    過了半響,陳九公看了看袁洪,對袁洪道:“你去督促這些小妖,三日之內,必要將此山挖空!”
    “弟子遵命!”袁洪也感覺到這山中有秘密,此時不禁有些好奇,所以對陳九公這個命令,袁洪并沒感覺到枯燥,帶著青獰落在山間,將眾妖聚集在一起,選出十個頭領,命他們分成十隊,其中三隊挖山,其余七隊搬運山石。
    這時,金大升向陳九公問道:“老師,這山中到底有什啊?”
    “不知。”陳九公搖了搖頭,直接應道。
    聽陳九公此言,金大升有些詫異,以陳九公的神通,這世上能瞞得過他的事恐怕不多。
    剛才溝通在金鰲島上的本尊推算,卻發現天機一片模糊,似乎云里霧里看不分明。對這種情況,陳九公知道這不是圣人攪亂天機,而是天道將有關這山的一切掩蓋。
    想想那逃走的敖正、敖方,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得知此地有秘密。但他們知道,祖龍一定知道。祖龍知道,佛門就有可能知道。想到此處,陳九公連忙命袁洪督促群妖加快速度。
    本以為袁洪出手將那敖正、敖方趕走,自己能夠不用再受這苦了。沒想到走了的那兩個還是好說話,現在這幾位真將自己這些妖當牲口使喚啊。
    看著那一個個小妖叫苦連天,陳九公對身旁金大升道:“你速去紫微宮,請你兩位師叔祖降下五十八點星辰之力,與這些妖族些許好處!”
    “是。”金大升也知道這山不可硬破,還得讓這些小妖出力,聽陳九公之言,金大升連忙飛身而起,前往天庭。
    陳九公說的紫微宮,就是他當紫薇大帝時在天庭的行宮。可自他當了那紫薇大帝后,這行宮就一直是瓊霄、碧霄在居住,他們也就是陳九公口中金大升的師叔祖。
    金大升徑自來在紫微宮中,有侍女進到宮中稟報,然后帶著金大升去見瓊宵、碧霄。
    來在二霄面前,金大升大禮參拜,口稱:“弟子金大升,拜見師叔祖!”
    “你這牛頭……”
    碧霄剛開口,就被瓊宵攔住,“大升,可是教主有什么吩咐?”
    金大升暗暗擦了把冷汗,向瓊宵一揖,“回師叔祖,老師請二位師叔祖降五十八點星辰之力于東勝神州黑云山上。”
    “黑云山?”
    “不錯,此時老師正在黑云山。”
    “什么!”瓊宵、碧霄聞言大驚失色,瓊宵急忙道:“教主乃混元圣人,豈可輕離道場?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見瓊宵、碧霄從云床上蹦起,一個在壁上摘了雙刀,一個取了仙劍似要下界,金大升連忙道:“兩位師叔祖,老師是化分身出行……”剛說到此處,金大升就見瓊宵、碧蓮一臉殺氣的望著自己。
    “老師在黑風山有要事,還請二位師叔祖速速降下星辰之力。”金大升卻是不傻,這時連忙將陳九公搬了出來。
    別說,一聽金大升提起陳九公,瓊宵、碧霄齊齊冷哼一聲,將雙刀、寶劍仍在云床之上,命手下侍女去取星辰幡來。
    金大升哪里還敢久留,連忙告辭離去,就在轉身的一剎那,金大升就感覺背后涼颼颼的。
    三十三層天,三百六十五個巨大的星辰按周天之數排列在虛空。每顆星辰縱橫億萬余里,其中那一陰一陽,出了龐大的恐怖力量,直直照射下方的地仙界與人間,正是太陽和太陰二星。
    周天星斗為天庭所掌控,平日這些星辰中蘊含的星辰之力被天庭眾星君封存,只流出很小一部分外泄,混合到下方的靈氣元力之中,以供下界的修道之人采集修煉。
    天庭最大的好處就是掌管天星日月之精華,只有得了日月天星之精華,才能開始修形的第一步,下界的山精草木,如果采集夠了日月天星的精華,就會成妖。這就是為何上古妖族那般強盛,當年陳九公至北俱蘆洲時,在十萬大山中尚有十萬之多。
    瓊宵、碧霄也在周天星君之中,二人各掌一顆星辰。二人得了陳九公之命,不敢怠慢,連忙向黑云山降下星辰之力。
    陳九公只是想給這些小妖增添些法力,同時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所以讓二霄只降五十八點。
    一絲絲幾乎肉眼可以看得見的晶瑩銀光,自三十三天落下,清涼幽靜,宛如仙露。在那高空飄飄蕩蕩,又被清風吹得四處涌動,最后化為雨水一樣的銀光墜落下來,散落在黑云山上。
    這些許星辰之力,袁洪和金大升是看不上,但那些小妖如獲至寶,一個個將手中大石一扔,紛紛出原形,一個個張開大口,使了法力,全力吞噬月華星斗之光,也來不及煉化,就全部儲存在體內。
    不過這天上直接灑下的星辰之力,還沒有和天地靈氣融合,毫不駁雜,純色無比,根本不用自身真火淬練,就可以和真元融合,趁這機會,多多聚集一點。
    說五十八點就五十八點,直至星辰之力不再降下,那一個個小妖全都意猶未盡地望著天空。陳九公示意袁洪,袁洪大吼一聲,“爾等若是好生做事,待將山腹搬空,必少不得你們好處。”
    那些小妖也不傻,剛剛只有黑云山有星辰之力降下,想來就是與這師徒三人有關。聽袁洪之言,群妖奮力搬山,就好像不知疲倦一般。
    立在云頭,陳九公看著下方忙得熱火朝天的群妖,不禁輕輕點頭。照著這種速度,今晚就將能這山挖空。只是不知道那龍族,或是佛門、妖教會不會來搗亂。
    想到那被袁洪趕走的敖正、敖方,陳九公想著要是自己未成圣時,莫說是他們,就是那祖龍也不敢踏出西海半步。
    就在陳九公想事之時,一個獐頭小妖持刀撬起一塊磨盤大小的巨石,這巨石一起,一股黑煙噴出,方圓三丈之內一個個小妖化作血水。(未完待續。。)
    ps:剛才碼完第一章歇一會兒,睡著了。今兒就這兩章了,明天多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