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488 圣人欺天

自曹操取徐州,郭嘉攻占益州之后,孫劉兩家只有江東、交州和荊州之地。曹操與郭嘉匯合于宛城,揮軍百萬下荊州,一路下宛城、破新野,兵鋒直指襄陽。
    襄陽,作為荊州治所,城池高大、堅固,城中聚集荊襄全部精兵,足有三十萬之多。
    州牧府中,劉備、關羽正與諸葛亮商議戰事。此時已經到了危急存亡之秋,雖然兩界屏障將曹操、玄妃的修為壓制到了天仙頂峰,不再是無人能敵,可如今曹操掌十州之地,擁兵數百萬。今日率百萬大軍攻荊州,巨大的壓力讓整個襄陽處于一種壓抑的氣氛之下。
    “劉公,這幾日襄陽四大世家似乎在密謀著什么。”
    雖然關羽沒有說出襄陽四大世家密謀的具體事情,但劉備猜也猜到了。無非就是百萬大軍壓境,人心不穩罷了。
    將目光投向諸葛亮,劉備問道:“軍師,曹操揮軍百萬南下,該如何應對?”
    諸葛亮搖了搖頭,沉聲道:“主公,那百萬大軍尚且不是最大的麻煩,最大的麻煩是人心。”
    “人心?”
    “不錯。”諸葛亮眼中光芒閃爍,道:“不光是四大世家,就是荊襄萬民也多有心向曹操之輩,這一仗難啊……”說到此處,諸葛亮長嘆一聲。當日丟了益州之地,在明面上是少了一塊地盤,無影當中帶來的影像更大。在天下百姓看來,今曹操掌十州之地,即將向上古人皇軒轅、秦始皇一樣,掃六合統一天下。在他們心里,劉備、孫權無疑是秋后的螞蚱,沒幾天蹦跶的了。
    在這種情況下,莫說是荊州四大世家,就連荊州黎民百姓、三軍將士,也覺得劉備沒有什么前途了。若不是劉備執掌荊州也有些年頭。荊州早就亂了。
    聽諸葛亮之言,關羽眼中寒光一閃,冷聲道:“莫不如先下手為強,將那四大世家全部抹殺!”
    “不可!”關羽此言一出,劉備、諸葛亮齊齊變色,異口同聲的說道。
    見劉備、諸葛亮都反對,關羽雖不清楚為什么不可。但也不再多言。
    關羽為澐仧道人惡尸分身,哪里知道人間和地仙界的不同。在地仙界,拳頭是最大的。在人間,殺伐并不能得到一切。特別是劉備要證人皇果位之人,一旦殺伐過甚,輕者使臣民驚恐。重則動搖根基。就好像昔日的嬴政,使天下流血,秦朝卻歷經二世而亡。
    搖著手中羽扇,諸葛亮靜靜的思索,半響,諸葛亮眼前一亮,對劉備道:“主公。亮有一連環計,或可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哦?”劉備聞言大喜,忙向諸葛亮請教。
    只聽諸葛亮道:“主公,將這襄陽讓予曹操可好?”
    “什么!”
    ……
    宛城郡守府中,曹操剛得到飛馬來報,說曹仁、曹洪兩位將軍已將新野攻下。破了這襄陽門戶,下一步就是要攻打襄陽。
    “咳咳……”
    聽著一陣咳嗽聲傳來,曹操只覺得心頭一痛。將目光轉向那坐在右手第一席的郭嘉身上。今日的郭嘉與往日大不相同,面色蒼白,骨肉如柴。以曹操的修為,能夠看到郭嘉身上環繞的陣陣死氣。
    “奉孝……”知郭嘉為何會落得如此,曹操張了張口,輕喚一聲,但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
    沖著曹操一笑。郭嘉道:“主公莫要為嘉擔憂,只要破了這襄陽,荊楚之地可得!”
    曹操輕嘆一聲,搖了搖頭。“操寧可不要兩川,也不愿奉孝如此。”
    郭嘉面色一變,大大咧咧的一擺手,“主公,正說這荊楚之地,說那益州作甚?”
    就在此時,荀彧進來稟報,“丞相,襄陽劉、蔡、黃、龐四大家族已將劉備逼走,派人送書至新野,說欲將襄陽獻于丞相!”
    “此話當真?”聽荀彧之言,曹操驚呼一聲。而不光是曹操,就連郭嘉也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是真的。
    荀彧連忙上前,從袖中取出書信一封呈于曹操面前,“此乃曹仁將軍手書,請丞相過目!”
    曹操一把接過,打開一開,黝黑的臉上頓時露出笑容,起身緊走兩步來在郭嘉身旁,“郭嘉,你快看!”
    對于曹操對郭嘉的寵信,荀彧已經見怪不怪了,如今天下,除了玄妃之外,就是當今天子也不能讓曹操這般。
    只見那郭嘉拿著曹仁手書伏在案上觀看,曹操面帶笑意的站在一旁。若是不知道的,只會以為郭嘉是主公,曹操是臣子。
    “咳咳……主公,此事似有蹊蹺!”一目十行將書信看完,郭嘉面露凝重之色對曹操說道。
    “奉孝的意思是……”聽郭嘉此言,曹操也感覺到有些不妥,按理說荊州雖人心不穩,但劉備麾下尚有精銳三十萬。在曹操看來劉備這等梟雄,在危難之時絕不會心慈手軟。將襄陽讓出,就向郭嘉說的,必有蹊蹺。
    郭嘉手上青光一閃,一股青色的火焰憑空而生,將那書信燒為灰燼。“主公,莫說那劉備,就是我那師兄也非等閑人也。其讓出襄陽,必有所圖!”
    “嗯,奉孝言之有理。”曹操道:“文若,速傳書于子孝,讓他統兵三萬入襄陽。”
    “是。”
    ……
    漢津渡口,劉備遙望襄陽,久久默然無語。看了劉備一眼,諸葛亮道:“主公,可有不舍?”
    劉備搖了搖頭,笑道:“軍師,我前世曾與項羽爭奪天下,即將功成之時,不料卻功虧于潰。今日不過區區襄陽,又算得了什么。”
    “主公真明主也!”諸葛亮聽劉備這番話,不禁贊嘆一句,又道:“主公放心,他日莫說這襄陽,荊州、益州仍為主公所有。”
    見諸葛亮自信滿滿,劉備微微一笑,轉身進到船艙。諸葛亮望著襄陽,口中喃喃道:“師弟,師兄不會再輸給你了!”說完,諸葛亮轉身進入船艙。
    此次劉備離襄陽時,昭告三軍,愿隨自己往夏口者,可與自己同離襄陽。不愿者,就留在襄陽等候曹操。劉備素有愛民、愛兵之名,聽他一番話,愿與他同行的將士約有五萬。雖失了數座城池,數十萬大軍,但此時劉備軍中上下一心,再無朝秦暮楚之輩。
    揮軍至夏口,劉備按諸葛亮之計,派人送書至江東,欲聯孫權共抗曹操。
    ……
    卻說東勝神州之上,袁洪、金大升隨著陳九公西行。這一路上倒也遇見幾個不長眼的毛賊、野怪,也只有在這個時候,袁洪和金大升能舒活舒活筋骨
    “來!”
    聽見陳九公呼喊,走在前面的袁洪知道他是叫自己,連忙來在火眼金睛獸前,向陳九公問道:“老師有何吩咐?”
    指著前方約有三十里外一座山頭,陳九公道:“你去那山中探查一翻,看看山中可是修士、妖族。”
    “弟子遵命!”袁洪聞言,心頭大喜,在金大升幽怨的目光中,飛身而起,直向那山飛去。
    看著袁洪離去的身影,金大升暗自感傷。這時,頭上挨了一下,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還不快走!”
    “是。”金大升有氣無力的答應一聲,拉著火眼金睛獸就往前行。按理說能出來走動走動是件好事,可是像陳九公這般趕路法,不騰空不駕云,莫說是袁洪和金大升,就是那火眼金睛獸都快要被逼瘋了。
    金大升牽著火眼金睛獸不斷前行,一口氣走了十多里路,走了大半個時辰,卻不見那袁洪歸來。盤坐在火眼金睛獸上,陳九公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猴子,莫不是跑哪兒也去了。”
    “老師,您且在此稍等片刻,弟子去將大師兄叫回來!”
    “回來!”見金大升要走,陳九公輕喝一聲,讓那老牛立刻止住腳步,乖乖的走回來。
    照著金大升那聳拉的腦袋拍了一下,陳九公罵道:“看看你們兩個這性子,還不好好磨練一下……嗯?”
    正罵著金大升,陳九公突然抬頭,往向前方十里外那座山。只見山頂黑云密布,滾滾黑云中,一只巨猿與兩條巨龍斗在一起。
    那巨猿陳九公認得,不久是那消失大半個時辰的袁洪么。兩條巨龍也很熟悉,正是龍族敖正、敖方。
    “他們怎么會在這兒?”陳九公不怕袁洪打不過二龍,他在意的是這敖正、敖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難道這山中有寶物?”突然想到一種可能,陳九公一拍火眼金睛獸那碩大的頭顱,“快往那山去!”
    “老師不可啊!”聽陳九公之言,金大升一把拉住火眼金睛獸。金大升知道自己老師這身份無有一絲法力,莫說是那準圣,就連煉氣化神的修士都能把他打殺。雖說死了個分身對陳九公本尊沒什么影響,但這關系到整個截教的面子。
    不光是金大升,那火眼金睛獸也知輕重,不敢前行。陳九公在金大升腦袋上打了一下,罵道:“你這笨牛,速速前行,等你我到了山前,那二龍都已經被你大師兄打跑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