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533 四教皆退

廣成子、南極仙翁以混元一氣陣不斷攻擊麒麟王和墨翟,準確的說應該是攻擊墨翟。要不是有墨翟在身旁拖累,現在廣成子和南極仙翁恐怕都輪回轉世去了。
    得云中子一道玉清仙氣,廣成子臉上恢復了些許血色,見云中子到來,廣成子忙將盤古幡往云中子手中一塞,“師弟你來得正好,快快催動大陣!”
    聽廣成子之言,云中子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也不看看那人教多少人在,玄都**師有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又豈會怕你這混元一氣陣?
    廣成子的話也傳入玄都**師耳中,玄都**師微微搖頭,扶起墨翟的同時,玄都**師拉住麒麟王,“護法,且回大赤天!”
    麒麟王狠狠的瞪了廣成子一眼,轉身與玄都**師離去。
    看著人教眾人離去,云中子輕嘆一聲,搖了搖頭,“師兄,收了大陣回去見老師。”
    “這……”廣成子聞言不由得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剛恢復血色的面容瞬間煞白。
    云中子、廣成子、南極仙翁三人回到昆侖山后,小心翼翼的進入玉虛宮中。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見三人走進宮中,元始天尊一言不發,目光淡然的望著三人。
    被自己老師看得心里發毛,廣成子一咬牙,跪倒在地,向元始天尊拜道:“老師,弟子有罪,誤了大事,請老師責罰!”
    見廣成子如此,與他一起在混元一氣陣中與麒麟王、墨翟爭斗的南極仙翁跪在廣成子身旁,也向元始天尊認錯。而云中子雖沒什么錯,但也卻拜倒,為廣成子和南極仙翁求情。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略帶著怒氣的說道:“都起來!”
    三人在元始天尊門下學道多年,豈能不知道自家老師面冷心熱,聽元始天尊這么說,就知道沒事兒了,連忙謝過元始天尊,紛紛起身。
    目光從三個弟子身上掃過,元始天尊嘴上不說,心底也不禁一嘆。自己一向要強,總好與三弟通天教主相爭,可無論如何。自己在教徒收徒上遠不如通天教主。
    想想當年自己總說通天教主收徒良莠不齊、亂收一氣,可到最后呢?看看自己門下這些個弟子,被通天教主徒孫給一窩端了不說,還有好幾個叛教的。萬仙陣一戰后,元始天尊聽準提佛母誠心稱贊通天教主還心有不屑,現在看來,自己當年說的話,不是再打自己的臉么。說通天收徒良莠不齊,可人家門下以死護教。自己門下呢。出了好幾個叛徒。人截教門下出了個圣人,自己門下連三個準圣也只有三個。現在人、闡、截、佛、妖五教,頂數自己闡教勢力最弱,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元始天尊怎么能受得了?
    心里暗暗搖頭。元始天尊趁機教導幾個徒弟,“今日之事是有圣人算計,與汝等無關。”
    “圣人算計?”此時云中子想起玄都**師的話,不禁向元始天尊開口詢問。
    玉虛宮中師徒問答暫且不說。單說那佛、妖二族眾強者一起往六道輪回,本想仗著兩方聯手的氣勢橫掃截教、天庭。可不想尚未出西牛賀州,就被誅仙劍陣困住。莫說去六道輪回了。今日沒人折損在誅仙劍陣中,就算他們揀著了。
    就向玉帝所說,量劫剛了結不久,佛門剛開始興盛。可剛一興起,就被挫了氣運。在這種情況下,那位精通算計的準提佛母一定會選擇穩扎穩打,不會行那冒險之事。
    西方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淡淡的望著從空中飄落的金色花瓣,伸手接住,拿在眼前端詳。那剛回到靈山青蓮造化佛、藥師王佛等佛門準圣見準提佛母這般表情,個個垂手而立,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見氣氛有些凝重,眾人不敢開口,阿彌陀佛輕喚道:“師弟……”
    準提佛母微微搖頭,沉聲應道:“師兄。”
    阿彌陀佛不知該從何說起,只是問道:“師弟,事已至此,我佛門又該何去何從?”
    聽阿彌陀佛之問,眾佛的目光都集中在準提佛母身上,只聽準提佛母道:“自太古之時起,我西方就貧瘠不堪,遠非東土可比。天道最公不過,我佛門當興為天數,截教教主雖能占六道輪回一時,卻不能長久。”說到此處,準提佛母揮揮手,“你們退下!”
    “是!”眾佛雖沒從準提佛母口中聽到佛門日后該如何行事,但卻不敢多問,一起退下,就連往日隨二圣同在八寶功德池前修煉的青蓮造化佛也隨著眾人離去。
    眾人離去,八寶功德池前就剩下二圣。阿彌陀佛張了張嘴,卻不知從何說起。
    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向阿彌陀佛道:“怎么?師兄,與師弟還有什么不能說的?”
    “不是,不是。”阿彌陀佛疾苦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對準提佛母道:“師弟莫要怪他們才是。”準提佛母對門人弟子一向溫和,可剛才將臉一沉,那氣場之足,將眾佛嚇得顫顫驚驚,就連阿彌陀佛也以為自己師弟生氣了。
    面上露出笑容,準提佛母眼中閃著濃濃笑意,口中道:“那截教教主卻是不凡,與這樣的對手過招,才有會樂趣!”
    聽準提佛母此言,阿彌陀佛不禁搖頭苦笑。相伴幾萬年,阿彌陀佛怎能不了解準提佛母的性子。
    準提佛母望著八寶功德池中緩緩上漲的池水,雖然上漲的程度非常弱,一般人肉眼根本看不出來,但卻清晰的映在準提佛母眼中。“佛門已興,無人可阻,我倒要看看陳九公能擋得了我佛門幾時!”
    東海之上,一朵祥云上。看著那與自己老師面容有七分相似,卻又弱不禁風的青衣道人,不禁暗暗叫苦。
    瞪了袁洪一眼,陳九公問道:“怎么?你往日不是說最想與為師出行么,現在怎么?”
    袁洪聞言,連連作揖,“老師息怒。弟子不敢,弟子不敢!”
    “哼,這還差不多!”陳九公冷哼一聲,想起這青蓮化身無有法力,出行還得靠袁洪聚來祥云,卻是有些不便,當即對袁洪吩咐道:“速去抓只靈獸與為師代步!”
    “這……”袁洪聽陳九公這個吩咐,不禁有些犯難。在茫茫東海,靈獸是不少,但都是水族。這眼看著就出東海,那些有道行的水族是可以在陸地上行走,但讓人看著難免有些不倫不類。
    同樣是保沒有法力的師父原行,袁洪可是比那西游記中孫悟空慘多了。孫悟空在唐僧面前還有耍性子的時候,袁洪敢么?而且陳九公和唐僧還不一樣,唐僧是因為沒修煉過,陳九公是化身出行,沒有法力。自從金鰲島出來,就由袁洪帶著。
    就剛出金鰲島這么一會兒。陳九公一會兒要下海看看,一會兒要上九天之上的罡風層望望。他看不要緊,袁洪得保護他無恙,不知廢了多大勁兒。
    現在陳九公又要靈獸為坐騎。這茫茫東海哪去找合適的坐騎。可老師的要求,袁洪又不得不馬上實施。苦苦思索,突然心頭一動,袁洪對陳九公道:“老師。您且在此等候,弟子去去就來!”說完,袁洪飛速向遠方飛去。
    不一會兒。袁洪回到陳九公身邊,還帶來了一人一獸。那人就是金大升,那獸則是金大升的火眼金睛獸。
    “這是……”拜在陳九公門下也有兩千多年了,金大升見眼前之人與自己老師熟悉,但樣貌上還是有些許差異。
    “啪!”
    突然腦袋上挨了一下,金大升一臉怒氣望著袁洪,剛要說些什么,卻聽自己大哥道:“還不拜見老師!”
    “老師……”雖然見面前之人與自己老師有些差異,但金大升清楚自己大哥平日是沒什么正型,可絕不敢拿老師開玩笑,當即向陳九公拜道:“弟子拜見老師!”
    “好了,在外就不必多禮了!”也沒有法力,陳九公無法將這老牛扶起,揮了揮手命他起身。
    將金大升拉起,袁洪道:“兄弟,老師化身出行,需一靈獸代步,你那火眼金睛獸……”
    金大升是憨直,但也能出袁洪之意,一把將那火眼金睛獸拉過來,對陳九公道:“老師,以此代步可好?”
    “好!”陳九公拉著韁繩,翻身跨上火眼金睛獸。這火眼金睛獸早已通靈,知道這人雖身無一絲法力,但也不能冒犯,在背負陳九公時,顯得極為溫順。
    有了坐騎代步,陳九公滿意之余,對金大升問道:“傷勢可好了?”
    “好了,好了!”當日金大升在陳留城下與妖族相斗,受了重傷,回花果山閉關幾年,前幾日方才出關。
    陳九公點了點頭,正色道:“為師本可以為你療傷,但你修煉九轉玄功,不破不立,所以才讓你自行療傷。”
    “老師苦心,弟子明白!”
    說起來當年陳九公在梅山收徒,當時除了袁洪以外,其余的六妖陳九公都沒有看上。只是念截教勢微,才收他們入門。經過這些年,這些弟子漸漸的道法有成,最差的吳龍也有金仙頂峰修為。而且這幾個弟子雖是妖族出身,但本性忠厚,孝順師長。在復立截教之時,陳九公宣布自己門下再無記名弟子,以前那些記名弟子全部轉正,以后都是親傳弟子。
    對這憨直的金大升,陳九公想了想,“你也一起,隨你師兄與為師出行!”
    “是!老師放心,弟子路上一定聽老師話!”
    聽著這老牛憨直天真的話,陳九公不禁淡淡一笑。金大升見陳九公笑了,心中大喜,連忙拉著火眼金睛獸頸上的韁繩,為陳九公牽獸。
    一旁的袁洪看著心花怒放的金大升,不由得暗想道:“兄弟啊,你是不知這沒有了法力的老師有多么能折騰人……
    飛出了東海,袁洪向陳九公問道:“老師,咱們先往何處去?”
    由金大升牽著火眼金睛獸,陳九公盤膝坐在火眼金睛獸寬闊的背上,聽袁洪之問,陳九公道:“且往祖巫殿一行!”
    “祖巫殿?好嘞!”金大升聽陳九公要去祖巫殿,一拉韁繩,那火眼金睛獸四足生風,就要往祖巫殿飛去。這時,卻聽陳九公道:“慢著!”
    “老師有何吩咐?”
    陳九公搖搖頭,對袁洪、金大升道:“為師出來是為走動走動,莫要著急,且落下云頭,步行去祖巫殿。”
    “什么!”袁洪、金大升聞言皆驚,自東海岸邊至那祖巫殿足有幾萬里。想陳九公已經應允十二祖巫可將祖巫殿遷回北俱蘆洲,這步行趕過去,恐怕那祖巫殿早就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