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485 斧刃破雙魔

佛、妖二教強者一個不察,被困于誅仙劍陣之中。在來之前,佛門教主準提圣人在布置奪取六道輪回的計劃時,也沒想到巫族會如此徹底的靠向截教。就因為這一步沒算計到,佛、妖二教眾人落于誅仙劍陣之中。
    欲走東門不成,眾強者行那破釜沉舟之事,直接向八卦臺攻來,要強殺主陣的無當圣母。
    大日如來祭起日精輪,一道紅光在黑漆漆的大陣中劃過,凌空一轉,化作一輪紅日。紅日散發光芒照耀四方,周圍燃燒著熊熊太陽真火向八卦臺墜去。
    鎮元子大袖一甩,地書從袖中飛出,黃光自臺下升起,形成一層黃色光罩,將整個八卦臺護住。那紅日墜下,被黃光阻擋,太陽真火散開,卻見那地書放出道道黃光,那太陽真火煉不得戊土之力。
    造化童子施展造化之道,以九天息壤化盤古幡,催動盤古幡,發出道道混沌劍氣。混沌道人祭起一把通體呈混沌之色的長劍,青蓮造化佛催動戒刀,山河老祖連連搖動山河扇,各顯神通,去破那黃光。
    鎮元子所修戊土之道的確是偏防御,這位地仙之祖的神通也不淺,但怎得也抵不過五位同等層次的強者。黃光瞬間即破。燧木道人連忙催動靈火萬鴉壺,可他那神通尚不及鎮元子,火光一閃,就被大日如來以日精輪破開。
    就在這時,項羽、相柳和九瞳殺至,將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青蓮造化佛攔下。燧木道人攔下大日如來,而鎮元子甩動拂塵,與造化童子斗在一起。只有那鯤鵬妖師無人攔阻,向無當圣母殺去。
    見鯤鵬妖師殺來,無當圣母不慌不忙,將混沌鐘祭起,有這至寶護身。任那鯤鵬妖師連連攻擊,只擊得混沌鐘發出鐘聲震震,根本傷不到無當圣母分毫。而且,鯤鵬妖師每一次攻擊混沌鐘,震響混沌鐘,鎮守誅仙劍陣四門的四大準圣,聽鐘聲就得信號,連連震動那誅仙劍氣,無窮無盡的劍氣向佛、妖二教眾人殺去。
    這時,腳踏九品金蓮。手揮戒刀與祖巫九瞳拼殺的藥師王佛,見鎮守西門的三大祖巫趕來相助,心頭一動大喊道:“速走西門!”
    走東門最好,南門、北門也可以,但西門卻是二教眾人最不想走的一門。因為從西門脫身,就還在西牛賀州,有這誅仙劍陣阻擋,是去不得六道輪回了。
    可如今形勢,就是逼著他們走西門。在誅仙劍陣威脅之下,這些人想不走,也不得不從西門而出。
    聽藥師王佛呼喊,眾人紛紛明了其意。此時也顧不得那么多了,青蓮造化佛催動造化鼎與十二品造化青蓮,護著懼留孫佛等人,直往西門而去。鯤鵬妖師等人。在外拖住鎮元子等人,且打且往西門撤去。
    見佛、妖二教強者往西門而去,鎮元子哈哈一笑。大袖飄飄,從八卦臺上飛起,與燧木道人、項羽、相柳、九瞳直追著佛、妖二教強者。
    趕至西門前,看到赤松子盤膝坐在絕仙臺上不斷震動掛在絕仙門上的絕仙劍,鯤鵬妖師眼中寒光一閃,直奔赤松子殺去,卻被那趕來的鎮元子以地書擋住。
    “妖師速走!”藥師王佛持戒刀就斬,逼退那沖過來的祖巫相柳,對鯤鵬妖師喊了一聲,直奔絕仙門外沖去。此時絕仙門內就只剩鯤鵬妖師一人,哪里還敢久留,將身一晃,直奔絕仙門外沖去。那坐在絕仙臺上的赤松子猛然站起,從袖中取出一道符印祭起,只見青光一閃,掛在絕仙門上的絕仙劍憑空掉落,直奔鯤鵬妖師斬下。
    鯤鵬妖師大吼一聲,全力催動河圖洛書,河圖洛書發出陣陣白光將鯤鵬妖師護住。可那絕仙劍落下,斬破白光,一劍斬在鯤鵬妖師后脊梁上。
    鯤鵬妖師慘叫一聲,竄出絕仙門。鎮元子趕到時,只看見絕仙門前留下的一灘血跡。
    ……
    就在佛、妖二教從誅仙劍中脫身之時,在那東勝神州之上,有四人斗得正酣。
    一方是人教護法麒麟王、墨家家主墨翟,另一方是闡教廣成子和南極仙翁。以那麒麟王的神通,莫說是廣成子和南極仙翁,就是再加上云中子也未必是他敵手。可云中子仗盤古幡,布下混元一氣陣,將這二人困住。混元一氣陣乃闡教護教陣法,雖不被陳九公放在眼中,但有盤古幡為主陣之物,陣中盤古幡發出道道混沌劍氣,卻是讓麒麟王心生忌憚。
    要說這雙方本都是趕往六道輪回,去爭奪六道輪回氣運,一方是從大赤天下界,一方是從昆侖山過來,不知怎得就碰到了一起。麒麟王根本不認識廣成子和南極仙翁,可墨翟認識啊。
    雙方正好碰面,又是同往六道輪回。可彼此間早已不是昔日的盟友,今日在六道輪回可能還會做過一場。
    其實這也沒什么,畢竟還沒到六道輪回呢不是。可雙方一見面,廣成子和墨翟互相譏諷了兩句,然后那麒麟王就不干了,就這么打起來了。
    直到動起來,廣成子才發現自己和師弟不是這二人的對手,連忙布下混元一氣陣,卻是將這留給截教的陣法,用在這二人身上。
    就在這四人在混元一氣陣中爭斗之時,六道輪回上空,玄都**師雖盤膝而坐,但心底卻暗暗著急。他著急不是為別的,是再想麒麟王和墨翟為什么還沒來。
    不久前玄都**師是對玉帝說麒麟王和墨翟在大赤天閉關修煉,但自己說的是真是假,玄都**師自己還不清楚么。現在左等右等,莫說是麒麟王和墨翟,就連那佛、妖二教強者也沒到。
    眼看著下方之戰,佛門、妖教即將落敗,玄都**師知道自己猜的沒錯,那出手攪亂天機的圣人就是陳九公。而麒麟王和墨翟,想來也是中了他的算計。
    陳九公若是知道玄都**師想的是什么,一定將玄都**師引為知己。
    此時,金鰲島羅浮洞中,陳九公正坐在蒲團上暗暗思索。雖然今日將四教阻于六道輪回外,但卻是使了些手段。能阻得了他們一時,恐怕阻不了他們一世。當日玉帝、王母來金鰲島,也是有這方面的擔心。
    六道輪回這塊大蛋糕,憑截教和天庭,根本無法全部吃下,就是再加一個巫族,除非是將誅仙劍陣布在六道輪回,否則絕無法阻擋四教。可以誅仙劍陣籠罩整個六道輪回,莫說是那四教之人,就是輪回轉世的真靈一入六道輪回,也會被絞殺。這樣一來,必有天罰臨于截教,陳九公是萬萬不會這么做的。
    此時陳九公在想,以現在截教、天庭和巫族的實力,必須做出一些讓步,才能保住更大的利益。可關鍵的是,陳九公不知該將好處讓給讓哪一方勢力。
    半響,陳九公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喚那金霞童子,“且去蓬萊島青蓮池取一朵青蓮來!”
    不一會兒,金霞童子歸來,手捧一朵青蓮獻在陳九公面前。這青蓮并非什么寶物,只是仙家栽種,與凡物有些不同罷了。陳九公打出一道上清仙氣在那青蓮上,青光大作,青蓮化作人形,此人與陳九公樣貌約有七八分相像。此人一現身,就向陳九公打一稽首,口稱:“貧道陳九公,見過道友。”
    “你我一體,道友何需客氣!”
    這是很簡單的化外分身之術,對陳九公來說再簡單不過了。在被天道限制不可出現在洪荒后,陳九公在金鰲島上待了一些日子,發現自己以前在洪荒上野慣了,冷不丁被限制,就感覺好是難受。這不,像那太上老君、須菩提祖師一般,陳九公也弄出個化外分身,這分身在三界行走,與自己出行一般無二。
    唯一一點不好的是,因受天道限制,這分身無有一絲道行、法力。若是在三界行走,知道的自然不敢來惹事,那不知道的呢?萬一這分身被哪個野怪抓去吃了,那這人可就丟大了。
    想想還是等那袁洪了結了六道輪回之戰,讓他隨自己下界,免得遇到什么麻煩不好辦。
    想到此處,陳九公隨手一招,那具分身化作一道青光落入袖中。同時,陳九公面前出現一面鏡子,鏡子中的畫面只是六道輪回外,袁洪惡戰觀世音菩薩和彩鳳仙子的一幕。
    卻說那觀世音菩薩、彩鳳仙子與袁洪斗得不知有多么憋屈,這二人都曾在陳九公手中吃過虧。斗不過陳九公也就罷了,現在連陳九公的弟子都打不過,怎能不讓他們惱怒?可修士相爭就是這般,你技不如人,就合該挨打,在這生死相爭之時,誰也不會讓你。
    那袁洪雙手輪定海針神、雙手揮毀天劍,還有雙手握拳,將觀世音菩薩和彩鳳仙子狠狠的壓制。任你們有什么靈寶、有什么法術,我自肉身抗寶、以力破法。他手中毀天劍、定海神針威力又大,那觀世音菩薩、彩鳳仙子有沒有他那么強橫的肉身,只能且戰且躲。
    就在這時,一道虹光飛至,烏巢禪師憑空現于戰場,二目寒光閃爍,盯著袁洪心里暗道:“看這回還有誰能救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