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30 再現誅仙

誅仙劍陣,威震洪荒的第一殺陣。
    當日陳九公決定以誅仙劍陣守護金鰲島,今日為與人、闡、佛、妖四教爭奪六道輪回氣運,陳九公命無當圣母將誅仙四劍從四島上摘下,但陳九公沒有取那在金鰲島地脈中的誅仙劍陣陣圖。
    反正那碧游宮下的誅仙劍陣陣圖也不是正品,陳九公干脆又祭煉了一張,讓無當圣母帶著來在西牛賀洲。
    誅仙劍陣一立,佛門、妖教的眾強者難免有些膽寒。那是誅仙劍陣啊,洪荒第一殺陣,雖不完全,不至于非四圣不破,威力也略有減弱,但有幾人敢保證,自己在這誅仙劍陣中一定能保住性命。
    這些年來,妖族五大強者執先天五行大陣,知自己這贗品的先天五行大陣尚有那般威力,想來這不完全的誅仙劍陣也不差。而與先天五行大陣不同,這誅仙劍陣是殺陣,是會要人命的。
    誅仙劍一立,鎮元子飛身落在八卦臺上,與燧木道人分立無當圣母左右。平心娘娘、后羿、嬴政來在誅仙臺上,以三才之勢將盤王老祖護在當中。蚩尤、白起、呂布來在戮仙臺,刑天、九鳳、雨師至陷仙臺,項羽、相柳、九瞳則至絕仙臺。
    有鎮元子和十二祖巫護持,坐鎮陣中五臺上的無當圣母等人可以說是穩如泰山。無當圣母右手托著混沌鐘,左手現出無回劍,以無回劍在混沌鐘上一敲。
    鐺……一聲鐘響傳出,四門內臺上,盤王老祖、盤庚老祖、赤松子、白憬道人齊齊張手,各打出一道掌心雷,震動懸于四門之上的誅仙四劍。
    佛、妖二教眾強者只感到一股極大地壓力撲面而來,令人窒息,呼吸都不順暢,心里只覺得沉悶無比,撲通,撲通直跳。
    四聲雷響,四劍震動。霎時間風氣呼嚎,乾坤蕩漾,雷聲激烈,震動山川,四把寶劍各射萬道劍氣,直朝陣中佛、妖二教眾強者射去。
    落在誅仙陣中,這些人哪里敢亂走,全都聚在一起,紛紛祭起靈寶護身。
    誅仙劍氣、絕仙劍氣、戮仙劍氣、陷仙劍氣,道道劍氣劃過,二教眾強者護體神光層層破碎。那青蓮造化佛見狀不妙,伸手一指,造化鼎飛出,在半空中一轉,放出青光百丈,將眾人護在青光之中。
    青蓮造化佛這等強者,往日催動靈寶,能護方圓萬丈之內。可今日在誅仙劍陣之中,以青蓮造化佛的實力,也只能護持百丈之地。只見那千萬劍氣擊至,青光上現出道道裂痕,青蓮造化佛用力一咳,吐出一道青氣。青氣一出,化作十二品造化青蓮,十二品造化青蓮轉動,放出陣陣青氣。青氣浮起,那片青光閃爍不停,裂痕消失,并逐漸向外擴散。
    見那青光越來越盛,無當圣母冷笑一聲,“也太小瞧我誅仙劍陣了。”說著,無當圣母持無回劍在混沌鐘上連敲三下,。
    鐺……鐺……鐺……
    清脆悠揚的鐘聲在陣中響起,盤王老祖、盤庚老祖、赤松子和白憬道人連連打出三道掌心雷。誅仙四劍接連被震動三次,無盡的劍氣從誅仙四劍中射出,將陣中唯一的一片青光射出。在那青光之下,是佛、妖二教強者,青光若破,就是這些人損命之時。
    見那劍氣無窮無盡來的兇猛,青蓮造化佛連噴三口本命青氣,強行維持著這一片青光。而佛、妖二教眾強者豈會看著青蓮造化佛獨自苦苦支撐,那與青蓮造化佛一樣將造化之道衍化完整的造化童子出手了。
    造化童子的造化之道與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還有不同,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是參悟十二品青蓮所得,而造化童子的造化之道是造化珠中蘊含的。
    造化童子將手一揮,二十四顆造化珠化作太極圖,造化童子將太極圖一抖,道道金光沖起,將青蓮造化佛發出青光鎮住,使他們不致在無盡劍氣下破碎。
    雖有造化童子相助,青蓮造化佛卻道:“妖師,我等支持不住多久,速速想法子破陣。”
    鯤鵬妖師狹長的眸子中碧光不停流轉,可發現無有法子,鯤鵬妖師忙向白澤妖圣道:“白澤妖圣可有計較。”
    白澤妖圣一邊搖著羽扇,一邊搖了搖頭,“白澤無能,卻是想不出破陣之法!”這不是白澤妖圣無能,這太古第一殺陣只能以強力破陣。就像封神之戰四圣所為,就像陳九公當年收回誅仙劍陣時所為,佛、妖二教眾強者想要破陣,只有一條路,就是強行破陣。可現在這陣中有無數強者坐鎮,又有大陣不斷發動攻擊,想要破陣卻是不易。
    這時,那懼留孫佛道:“諸位,想破這誅仙劍陣,必須同時定住誅仙四劍方才。以如今你我之力,想破此陣卻是妄想。”
    聽懼留孫之言,眾人面色皆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還用你懼留孫說么。你也不想想誰也沒說是為什么,你這么一說不是影響士氣么。
    同為佛門上古七佛,尸棄佛平日常與懼留孫佛在一起,關系很是不錯。見懼留孫佛說錯了話,似乎要犯眾怒,尸棄佛連忙拉了拉懼留孫佛衣袖,暗示他不要再說了。
    懼留孫佛明了尸棄佛好意,正色道:“諸位,我等無破陣之力,但卻有出陣之能!”
    “哎呀!糊涂!”懼留孫佛話音剛落,那白澤妖圣大叫一聲。這時其余人也反應過來,是啊,破陣不行,我們不能出陣么?無法在十二祖巫阻擊和大陣攻擊下同時定住誅仙四劍,只要能從一門突圍而出即可。
    想到此處,眾人商議一番,決定從東門誅仙門突圍出陣。
    見佛、妖二教強者欲走誅仙門,無當圣母冷笑一聲,“可笑,這些人竟然還不死心。”
    鎮元子聽無當圣母此言,不禁淡淡一笑,“六道輪回氣運,佛妖豈肯輕易放棄。”
    原來在佛門、妖教欲走東面誅仙門的目的是沖出誅仙劍陣后,直接前往六道輪回。沖至誅仙門前,卻見那平心娘娘持騰蛇鞭,嬴政頭懸和氏璧,手持天子劍。后羿彎弓搭箭,后羿箭正對準那金烏太子,似乎要將當年唯一走脫的金烏射殺。
    外有青光護持,來在誅仙臺前,鯤鵬妖師頂上現出河圖洛書,青蓮造化佛腳下現出九品金蓮。大日如來腦后一輪紅日,頂上懸著扶桑巨樹。混沌道人頭頂混沌珠,混沌之氣四溢。山河老祖右手持山河圖,左手持山河扇,周身白光閃閃。四大強者一起從青光中沖出,向三大祖巫殺去。此時,佛門、妖教強者不少,但能在陣中護得自身周全,還有余力攻擊的,除了那維持青光護住其他人的青蓮造化佛和造化童子,就只有這四位了。
    若是往日,這三大祖巫聯手或許才能敵得過這四人中的一位。可今日,有那從四面八方射來的道道劍氣,鯤鵬妖師等人要留力防守,根本無法全力攻擊。
    可即使這般,三大祖巫也只能各抗住一人,還有那鯤鵬妖師無人阻攔向盤王老祖殺去。眼看著鯤鵬妖師一爪抓向盤王老祖面門,項羽殺至,揮戟向鯤鵬妖師頂上懸著的河圖、洛書劈下。此時河圖、洛書不斷發出白光護持著鯤鵬妖師,鯤鵬妖師知自己就算是殺死了盤王老祖,河圖、洛書的防御也必被項羽破開。那時千萬劍氣臨身,肯定是死路一條。
    將身一擰,棄了盤王老祖,鯤鵬妖師回身與項羽斗在一起。
    誅仙劍陣正中八卦臺上,燧木道人遙望東方,向無當圣母道:“無當道友,燧木不明教主為何容他們離去?”
    無當圣母還未答話,鎮元子開口道:“不是容他們離去,是不得不讓他們離去!”
    “不錯!”無當圣母面色有些凝重,“這些人中有幾位神通廣大,若是將他們必到絕路,行那玉石俱焚之事,那就麻煩了!”
    就在三人談話之際,青蓮造化佛又噴出兩口青氣,同時大喊道:“諸位,事不可為,速走南門!”
    聽青蓮造化佛呼喊,鯤鵬妖師他們飛回青光之中,鯤鵬妖師面色鐵青的道:“恐怕那南門也不會好走!”
    造化童子冷聲道:“不若直接攻正中,擊殺那主陣之人!”
    “好!”
    眾人聽造化童子之言,感覺非常可行,當即一起向誅仙劍陣正中央的八卦臺行去。
    無當圣母能猜到這些人想的是什么,絲毫不以為意,連連震動混沌鐘。鐺鐺鐘響,坐鎮四門的盤王老祖等人連連震動誅仙劍氣,劍氣無窮無盡,攻擊不休。
    殺到八卦臺前,臺上除了主陣的無當圣母之外,就只有鎮元子和燧木道人。那青蓮造化佛臉上青光不斷閃爍,對造化童子喊道:“造化道友,且出手誅殺那主陣女子!”
    “好!”
    這次不光是鯤鵬妖師、青蓮造化佛、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又多了一個造化童子。在催動靈寶護住自身的同時,這五大強者各出全力,攻向八卦臺上的三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