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483 入魔界斗殘缺

玄都大法師很了解陳九公,這不是作為朋友的了解,而是作為對手的了解。自封神劫后,玄都大法師與陳九公爭斗多次。通常是吃虧的時候多,占便宜的時候少。
    不過,通過一次次的爭斗,玄都大法師對那個讓自己屢戰屢敗的對手產生了一些了解。就像今日,玄都大法師雖算不清楚,但憑感覺猜測這攪亂天機的圣人除了陳九公沒有別人。
    對于玄都大法師的猜測,孔丘、鄒衍有些驚訝。反正不著急出手,二人就想問個明白。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三人耳旁響起,“人教、截教互以為盟,三位道友既至,為何不出手相助那三位道友?”
    “誰!”
    聲音傳入耳中,玄都大法師眉頭一皺,袍袖一卷,周圍空間破碎,風水地火齊出。
    隨著空間碎開,身穿道袍的玉帝、王母現出身來。
    “見過大天尊、娘娘!”看到是這兩位,玄都大法師心頭一顫,感覺到了一絲不妙。心中暗想:看來那截教教主不光算計闡教、佛門和妖教,也提防著我人教。
    看著玄都大法師,玉帝淡淡一笑,將剛才的問題又問了一遍。
    玄都大法師聽玉帝之問,回答道:“想那三位道友莫不是圣人門下,就是一族之主,我等相助三位道友也無不可,只是難免有以多欺少之嫌。”
    “哦?”王母聞言笑道:“玄都道友莫要多想,盡管出手相助,我想云霄道友他們會念著三位道友的好處。”
    王母話音剛落,就聽那孔丘道:“娘娘有所不知,那佛門、妖教高手如云,玄都道友生怕他們另有后招,才與我等在此,為那三位道友壓陣!”
    “原來如此!”聽孔丘此言,玉帝仿佛恍然大悟,向玄都一抱拳,口中道:“道友高義,我替教主先謝過了!”
    “不敢,不敢!”
    玄都大法師、孔丘、鄒衍三人站在一起,玉帝、王母并肩站在一起,雙方就這么對望。一時間,玄都大法師感到有些尷尬,“大天尊、娘娘為三界至尊,執掌三界,貴人事忙,今日至此,不知有何貴干。”
    玉帝正色答道:“道友有所不知,那佛門、妖教高手如云,我與娘娘怕他們另有后招,才下界至此,為那三位道友壓陣。”
    玉帝這番話跟孔丘剛才說的幾乎一模一樣,玄都三人不禁面色一變。此時能夠確定,這二位來此就是為了防備自己三人的。
    見三人尷尬,玉帝、王母相視一笑,玉帝向四周望了望,“為何不見太古獸王與墨家家主?”
    玉帝口中的太古獸王是麒麟王,墨家家主是那墨翟。聽玉帝此問,玄都大法師哪里會說真話,“護法與墨翟道友正在大赤天閉關修煉,不能前來相助,還望大天尊莫怪。”
    “不怪,不怪!”玉帝大度的一揮手,口中道:“朕奉道祖之命執掌三界,可總有些人生事,若虧有太清圣人和人教教主相助,否則朕這至尊之位也坐不安穩。”說到此處,玉帝頓了頓,繼續道:“若是玄都道友愿意,可來天庭任紫薇大帝,助朕一臂之力。”
    聽玉帝越說越遠,再看那下方爭斗到白熱化階段。不再是七大強者相爭,地府四大冥帥率三百萬鬼卒加上阿修羅眾殺出,已與佛門佛子、佛兵混戰在一起。玄都大法師心中輕嘆一聲,暗道麻煩了。
    玉帝也看到了下方混戰,將目光轉向西方,眼中流露一絲擔憂之色。這時,王母輕輕握了握玉帝的手,玉帝沖王母點了點頭,二人盤膝坐在云頭,閉目養神。
    見玉帝、王母這般,孔丘、鄒衍以目視玄都大法師,詢問玄都大法師這該怎么辦。玄都大法師搖了搖頭,也盤膝坐在云上,閉目不語。孔丘、鄒衍無奈的搖了搖頭,卻只能隨玄都大法師一起。
    在那西牛賀洲之上,大乘佛教和妖教的準圣聯合在一起。大乘佛教以青蓮造化佛為首,藥師王佛、大日如來佛、毗舍浮佛、毗婆尸佛、尸棄佛、懼留孫佛、俱那含佛、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妖教則是以金烏太子為首,鯤鵬妖師、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獼猴王。當然,那金烏太子、白澤妖圣、計蒙妖圣分別是那大日如來、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三佛分身,不能分開算。
    如此,佛妖二教共有十五位準圣,聚集了洪荒幾乎一半的準圣,陣勢之強,無需多言。
    二教強者一起向六道輪回飛去。還未出西牛賀洲,就見十二道巨大的身影立在前方,佛妖二教強者止住身影,那攔路的正是巫族十二大祖巫。
    有妖教在,這十二祖巫肯定不是來幫忙的,看著架勢那真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金烏太子一步跨出,怒視眾祖巫喝道:“爾等竟敢來西牛賀洲?”
    聽金烏太子之言,蚩尤冷笑道:“天地皆為盤古圣父所化,我等為圣父血脈,這天地哪里去不得?”
    金烏太子剛要開口,卻聽鯤鵬妖師低聲道:“太子,事情緊急,莫要與他們廢話,殺!”
    鯤鵬妖師一個殺字出口,金烏太子伸手一招,妖皇劍入手,妖皇劍上閃爍道道血光。
    見金烏太子亮劍,二教眾強者紛紛現出靈寶、兵器。這時,青蓮造化佛眉頭一皺,望著北方道:“鎮元子既然來了,何不現身?”
    青蓮造化佛話音剛落,空間顫動,金光閃爍,鎮元子憑空現出身來,望著青蓮造化佛笑道:“多年不見,不想你已將造化之道參悟到這種程度。怎得不在靈山好生閉關,若是此時損落,豈不可惜了?”
    作為洪荒數一數二的老好人,鎮元子今日竟然有這么強的攻擊性,即使是青蓮造化佛也沒想到。聽鎮元子之言,青蓮造化佛心頭微怒,對一旁的鯤鵬妖師道:“妖師,今日將這鎮元子交給我吧!”
    “好!”鯤鵬妖師狹長的眸子中閃著陣陣碧光,口中發出尖銳的聲音,“佛祖出手,必可叫著鎮元子化為飛灰。”
    “聒噪!”鎮元子淡淡一笑,大袖飄飄,整個人緩緩向青蓮造化佛飛來。
    看著鎮元子御空飛來,群佛、眾妖向兩旁閃開,想給青蓮造化佛和鎮元子留出戰場。可卻聽得那鯤鵬妖師大聲道:“還不速速出手,免得中了截教算計!”
    別看今日來的是祖巫十二祖巫和鎮元子,沒有一個是截教之人,但誰不知道他們是受截教差派,否則那沒有圣人的巫族和洪荒第一面的鎮元子哪敢和佛門、妖教為敵?
    鎮元子聽鯤鵬妖師之言,哈哈一笑,將大袖一甩,施展袖中乾坤之術,欲將那白澤妖圣、計蒙妖圣收入袖中。
    見鎮元子一出手選中己方中最弱的兩妖,青蓮造化佛右手一揚,一陣青光浮現,擋住鎮元子袖口。同時,青蓮造化佛取出七寶妙樹向鎮元子打去。鎮元子揮拂塵與青蓮造化佛斗在一起,二人都是圣人之下最頂尖的強者之一,斗起來一時片刻絕分不出勝負。
    佛、妖二教強者也不觀戰,紛紛向那十二祖巫殺去。十二祖巫各持兵器與兩教強者斗在一起,雙方雖人數相差不少,但妖教三大副教主與鯤鵬妖師都是能夠以一敵眾的強者。
    突然,空間破碎,一個巨大的身影向鯤鵬妖師撲來。鯤鵬妖師感覺氣息就知是那十二金人凝聚的盤古真身,當年在廣陵城、洪荒星空斗過,鯤鵬妖師長嘯一聲,將與盤古真身廝殺在一起。
    自那空間之內,不光飛出盤古真身,還飛出無當圣母、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赤松子、白憬道人。只見那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赤松子、白憬四人各持一把寶劍,飛快分開,在四方站定,把手上寶劍一拋,紛紛念動真言。
    “不好!”
    看到這幾人所為和被他們祭起的寶劍,藥師王佛道了聲不好,連忙祭起戒刀,向赤松子斬去。
    鐺……
    一聲鐘響,一口大鐘從天而降將戒刀擋住,正是先天至寶混沌鐘。這時,只聽無當圣母作歌道:“兵戈劍戈,怎脫誅仙禍。情魔意魔,反起無明火。今日難過,死生在我。佛妖招災惹禍,穿心寶鎖,回頭才知往事訛。咫尺起風波。這番怎逃躲!”說著,無當圣母將一張陣圖祭起,霎時間卷起一股陰風,愁云慘霧一齊涌來。方圓萬里之內伸手不見五指,光華都照不出三丈開外,殺氣騰騰,陰冷狂風呼嘯。
    誅仙劍、戮仙劍、絕仙劍、陷仙劍在空中齊齊一轉,四把寶劍之下突然化為四門。乃是東方誅仙門、南方戮仙門、西方絕仙門,北方陷仙門,四把寶劍掛于一門之上。四門內各又現出一座高臺,大陣正中又有一八卦臺。無當圣母手托混沌鐘立于八卦臺上,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赤松子、白憬道人分立四門內高臺之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