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482 紫霄宮議事六圣入魔界

盤古開天之后,體內一團污血落下,化為千萬里幽冥血海。當年佛門、妖族聯手將幽冥血海煉化,冥河老祖損落。自那時起,洪荒就再無了幽冥血海。
    今日,原幽冥血海遺址,一群人望著那幽冥血海枯干后留下的千萬里深坑,每個人眼中都流下了熱淚。
    阿修羅王波旬狠狠地在臉上一抹,擦去淚水,吼道:“為老祖報仇!”
    “為老祖報仇!”天妃烏摩、欲色天、大梵天、濕婆因陀羅、毗濕奴、魯托羅、鬼母等人臉上流下流下淚水,眼中卻充斥著濃濃殺意。
    “走!”波旬狠狠一跺腳,十二品血蓮出現在腳下,踏上十二品血蓮,波旬騰空而起,向六道輪回外飛去,阿修羅眾跟在其后。
    飛出六道輪回,見袁洪正與地藏王佛、觀世音菩薩和彩鳳仙子爭斗。波旬望著那地藏王佛,眼中血光爆射。
    腳下十二品血蓮上血光大作,萬丈血光沖起,瞬間見漫天金光壓制,舉目望去,盡是一片血紅。
    “阿修羅王!”血光一出,地藏王佛轉身望去,見那阿修羅王立在十二品血蓮之上,血光萬丈又有血腥味撲面用來,地藏王佛用手一指,舍利子飛起,在空中上下浮動,放出金光與血光相抗。
    這時,阿修羅眾趕至。望著地藏王佛和那些佛門弟子,真叫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波旬沉聲道:“聽我號令,且慢動手!”
    “是!”
    阿修羅眾聽波旬下令紛紛稱是,波旬冷哼一聲,一股陰風憑空而起,陰風怒號,只聽得颼颼聲響,陰風中無數血影閃動,向地藏王佛撲去。
    “南無阿彌陀佛!愿我盡未來劫。應有罪苦眾生,廣設方便,得令解脫……”地藏王佛口中誦經,身上金光閃爍,在清亮梵音襯托下,使地藏王佛顯得無比慈悲。
    隨著地藏王佛口中誦念,一個個金色大字自地藏王佛口中飛出,在空中飛出,排列在一起,散發出無盡金光。金光過處。陰風消失得無影無蹤,道道血影落在金光中發出聲聲哀嚎,緊接著化作黑煙消散。
    波旬將身一晃,身形之長至百丈,雙手持元屠、阿鼻雙劍向地藏王佛殺去。
    剛與袁洪斗得憋屈,現在又來了阿修羅王。見阿修羅王手持元屠、阿鼻雙劍,腳踏十二品血蓮,地藏王婆不禁有些頭疼。這波旬道行不如自己,但其身家豐厚。身上靈寶有攻有守。有十二品血蓮護身,自己根本無法傷他。那波旬又持殺伐至寶,自己還得防備被他破了金身。
    地藏王佛將加持神杵舞動,道道金光如電。波旬冷笑一聲。揮動元屠、阿鼻雙劍,將地藏王佛殺的節節敗退。這波旬修煉的是殺戮之道,元屠、阿鼻雙劍在其手中發揮出來的威力巨大,血色劍氣所過之處。把無數空間絞碎,仿佛開天辟地一般。
    “阿修羅族余孽,休得猖狂!”一個暴喝自西方傳來。一道虹光飛至,化作身穿淡黃色僧袍的烏巢禪師。
    烏巢禪師一至,見波旬逞威將地藏王佛殺得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一旁的袁洪更是霸道,一條鐵棒將觀世音菩薩和彩鳳仙子壓得死死的。
    烏巢禪師袍袖一甩,一道黃光從袖中飛出,浮在空中化作一黃皮葫蘆。烏巢禪師用手一指,葫蘆口上符印揭開,一道白光從葫蘆中射出。只見那道如線,長約七寸五分。起在空中,有五色毫光照耀。形如利刃,有翅有眼,眼中射出兩道寒光。
    烏巢禪師冷冷地看了看波旬,又看了看袁洪,向斬仙飛刀一拜,口中道:“寶貝請轉身!”
    烏巢禪師話音剛落,那白光一閃,瞬間來在袁洪頭頂。
    烏巢禪師來時,袁洪就有了感應。曾聽自己老師說過,這烏巢禪師有件寶物,名喚斬仙飛刀,霸道的很。所以,袁洪早就留心著他。見那白光沖自己飛來,袁洪就感覺泥丸宮中元神一顫,連忙將頭一晃。
    隨著袁洪一晃腦,一道黃光從頂上沖起,一株高有十幾丈,枝杈虬結,古樸蒼勁,黃光璀璨的果樹立于袁洪頂上。正是那天地之靈根,造化之奇物黃中李樹。
    黃中李樹樹身上黃光氤氳,仿佛輕煙淡霧繚繞在樹枝之間。
    只見那斬仙飛刀如風車般飛速轉動,黃中李樹上發出的氤氳黃光連成一片,將袁洪護住。任那斬仙飛刀連連轉動,也破不開氤氳黃光。
    “不想陳九公把寶物都給了這猴子!”烏巢禪師見斬仙飛刀無功,不由得暗恨。現在在場的地方兩大準圣,袁洪有黃中李護身,那波旬有十二品血蓮,無論是靈根還是靈根,都能抵擋自己的斬仙飛刀。想到此處,烏巢禪師把目光放在不遠處觀戰的阿修羅眾。
    這烏巢禪師卻是心狠手辣,向斬仙飛刀一拜。隨著烏巢禪師心念轉動,斬仙飛刀離開袁洪,直奔那東張西望的**天而去。
    白光一轉,**天元神被斬,整個人倆眼一翻,仰面栽倒。
    “啊!”見**天神色,波旬大怒,也顧不得地藏王佛將元屠、阿鼻祭起,元屠、阿鼻雙劍直奔烏巢禪師殺去。
    看到元屠、阿鼻雙劍殺來,烏巢禪師連忙施展化虹之術。這化虹之術乃三足金烏一族獨有的秘術,卻是有獨到之處。烏巢禪師化虹而走,元屠、阿鼻雙劍斬空,阿修羅王暴怒之下,催動雙劍向那無數佛子、佛兵斬去。
    見阿修羅王向佛子佛兵動手,地藏王佛暗恨烏巢禪師壞事的同時,祭起十二品三色蓮臺,十二品三色蓮臺上金、青、紅三色光芒大作,鋪天蓋地一般,將無數佛子、佛兵護住。
    烏巢禪師躲過元屠、阿鼻雙劍,在遠處現身,托著斬仙飛刀,烏巢禪師冰冷的的目光從阿修羅眾身上掃過。
    可就在這時,烏巢禪師心頭一顫,順著直覺抬頭望去,只見一白衣女仙跨青鸞而至。烏巢禪師認得這女仙,知其手段,連忙化虹向遠處遁去。
    看著一道虹光消失,云霄冷笑一聲,自言自語地說道:“教主早已布下天羅地網,看你還能往何處逃!”說到此處,云霄娘娘見目光轉向那不斷催動三炫環、寶蓮燈攻擊袁洪的彩鳳仙子。
    就在云霄要祭起混元金斗之時,只聽一陣道歌聲傳來,“不用乘騎與駕舟,五湖四海任遨游。大千世界須臾至,石爛松枯當一秋……”
    歌聲入耳,云霄美目之中殺機閃動,出言諷刺,“闡教門下怎得與佛、妖同流合污?”
    “非也!非也!”云中子駕云而至,向云霄笑道:“佛門是佛門,妖教是妖教,我闡教是闡教。”
    “哼!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云霄冷哼一笑,素手一翻,一把長劍現于掌中,催動青鸞飛起,向云中子斬去。
    陳九公與元始天尊會面,必有一戰。截教門下與闡教弟子相遇,也不會手軟。見云霄持劍殺來,云中子伸手一招,揮劍相迎。
    這云中子和云霄,一為玉清圣人親傳弟子,一為上清圣人親傳弟子,二人修為相當,又都身懷靈寶。二人相斗,正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在以后兩次量劫中,這二人互為對手,相斗萬年。
    與云中子斗了幾個回合,云霄右手持劍連斬,左手一翻,將混元金斗祭起。混元金斗一出,道道金光向云中子刷去。
    看到混元金斗,云中子不禁想起當年在西岐,被陳九公以混元金斗將自己師兄弟一十二人全部捉拿。此時金光刷來,云中子哪里敢讓金光刷到自己,連忙取出杏黃旗護身。
    先有佛門、妖教,又有闡教準圣。此時六道輪回入口出,好是熱鬧。而在九天之上,玄都**師帶著孔丘、鄒衍觀下方之戰。見云中子到來,玄都**師點了點頭,口中道:“闡教也出手了,真是太好了!”
    聽玄都**師之言,孔丘道:“玄都道友,我等何時出手?”
    玄都**師眼中精光閃動,口中道:“老師吩咐六道輪回氣運要爭,也不要與截教撕破臉。再等等,等截教支撐不住的時候,我等再出手不遲!”
    孔丘點了點頭,看了看下方爭斗的幾人,不禁有些疑惑地問道:“那佛門、妖教高手如云,為何才來了這么幾人?”
    玄都**師聞言,也是一愣。是啊,且不說那佛門小乘佛教,單說大乘佛教中準圣就不下十位。那妖族同樣是能人輩出,那三位副教主個個神通廣大,為什么一個也沒來,只有這地藏、彩鳳和觀世音菩薩?
    想到此處,玄都**師感覺到有些不對,連忙掐指推算,卻發現天機晦澀,眼前一片混沌,根本算不分明。
    面色一變,玄都**師沉聲道:“天機混亂不清,想來是有圣人攪亂了天機。”
    “難道是佛門圣人或女媧娘娘?”
    “不!”聽墨翟之言,玄都**師很肯定的說道:“我猜是那截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