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26 同門相爭

郭嘉于陽平關前立下火龍陣,等諸葛亮來破。看著那滾滾火焰中,一條條火龍游走,劉備只能將破陣希望放在諸葛亮身上。
    諸葛亮手中羽扇一揮,一座高臺憑空現于身前。只見這臺方圓二十四丈,每一層高三尺,共是九尺。
    第一層,上插二十八宿旗,以四相而立。第二層上,插黃旗六十四面,按六十四卦,分八位而立。
    諸葛亮身上一陣青光閃動,眾人看不到青光之內,待青光閃去,諸葛亮身穿白色道袍,跣足散發。
    諸葛亮憑空而起,落在高臺之上,手中羽扇化作一柄長劍,諸葛亮持劍在手,口中念念有詞。
    過了約有一盞茶的時間,片片烏云在陽平關上空凝聚,只聽得陣陣雷聲,隨后大雨傾盆而下。
    “好神通!”見諸葛亮喚來大雨,劉備不禁贊嘆。
    諸葛亮下了高臺淡淡一笑,“區區呼風喚雨之術,不足道也。那火龍陣火非天火,非野火,乃是我師弟煉成的三味真火。只可惜我師弟修為不夠,只能靠三千火龍兵布陣。可亮之**葵水陣只得皮毛,想要破陣,必要借些外力。”
    諸葛亮一番話,劉備聽得云里霧里,但大概能知道諸葛亮喚雨,是為了營造破陣的環境。
    “子龍,隨我破陣!”
    “末將遵命!”
    趙云帶著三百白甲兵,跟在諸葛亮身后出關,來在火龍陣前。此時大雨嘩嘩從天而降,那火龍陣散發出來火焰卻不見有一絲熄滅,來在陣前十丈之處,就能感覺到陣陣熱浪撲面。
    諸葛亮持劍在手,用劍一指,火焰分開,形成一條入陣的通道。諸葛亮頭也不回向陣中走出,口中道:“入陣!”
    趙云大喝一聲。身上銀甲上藍光閃爍,地上雨水卷起,在趙云周身之外凝聚成一身水衣。同樣,那三百白甲士身上白甲全都放出藍光,凝聚雨水在身外。
    眾人隨著諸葛亮入陣,陣中條條火龍游走,不斷噴出火焰。可那火焰進不得諸葛亮之身。涌到趙云與那三百白甲士身前,也盡被雨水凝成的水衣阻隔。
    諸葛亮帶人直向大陣深處走去,在大陣中也不知走了多遠,就見前方一條巨大的火龍,身軀約有百丈之長,十人合抱粗細。在火龍頭上坐著一人,正是郭嘉。
    看著諸葛亮身后那些人身上的水衣,郭嘉不由得一怔,輕嘆道:“師兄好手段!”
    諸葛亮微笑道:“師弟,好看了!”說著,諸葛亮手中長劍一指,一道藍光從劍尖出飛出。藍光在空中一轉,擴散開來,霎時間水聲陣陣。
    在那趙云與三百白甲士身上,皆有藍光閃動,藍光越來越盛連成一片,一聲龍吟,一條巨大的水龍直奔郭嘉沖去。
    郭嘉面色一變,身體浮起。其下方的火龍與水龍廝殺在一起。同時,郭嘉袍袖連連揮動,一條條火龍噴出火焰,一道道烈焰向三百白甲士纏去。
    “師弟好眼力!”諸葛亮口中說道,將手中長劍祭起,劍光一掃,將條條火龍斬破。
    就在這時。那水龍得勝,火龍消失得無影無蹤。水龍在火龍陣中呼嘯而過,條條火龍化為烏有。
    就如諸葛亮與劉備說的一樣,截教同門之間不可相互殘殺。雖然各為其主,一個布陣,一個來破陣,但郭嘉沒向諸葛亮出手,諸葛亮也沒向郭嘉出手。
    見沖起的一條條火龍被水龍吞噬,諸葛亮笑道:“師弟,師兄這**葵水陣怎樣?”
    “**葵水陣?師兄好機緣!”
    “師弟,火龍陣可是支撐不了多久了。”
    面對諸葛亮的好言提醒,郭嘉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袍袖一卷,一道火光飛入袖中。
    郭嘉收了火龍陣陣圖,火龍陣消散,三千火龍兵茫然地看著郭嘉。
    只見郭嘉向諸葛亮一拱手,“師兄,小弟此陣輸的心服口服!”
    聽郭嘉開口認輸,諸葛亮臉上卻無一絲喜色,想自己這位師弟揮軍叩關,損失近四萬人。諸葛亮還道他是以血祭陣,可若是以血祭陣,火龍陣威力不會只有這些。
    回頭看著被鮮血染紅的陽平關,即使在大雨沖刷之下,鮮血仍附在關上,諸葛亮頓時面色大變,驚呼一聲:“不好!”
    等諸葛亮回身再望去,只見郭嘉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晃了兩晃,險些栽倒在地。還好有那火龍兵反應及時,連忙上前將郭嘉扶住。
    見郭嘉吐血,諸葛亮一步跨出,來在郭嘉身前,伸手向郭嘉左手手腕抓去。
    “你要干什么!”那扶著郭嘉的火龍兵見諸葛亮出手,閃身攔在郭嘉身前。諸葛亮冷哼一聲,這二人蹬蹬蹬連退三步。
    這時,不光是其余的火龍兵,就連玄妃、張郃等人也率兵壓上。
    “不可……”郭嘉在火龍兵攙扶下,虛弱的說道,同時示意不要對諸葛亮出手。
    一把拉過郭嘉左手,諸葛亮右手上青光一閃,將自身修煉的上清仙氣源源不斷的傳入郭嘉體內。
    手上青光一閃,郭嘉震開了諸葛亮的手。諸葛亮怒道:“師弟,你不要命了?”
    郭嘉慘淡一笑,對諸葛亮道:“師兄,師弟對不住你!”
    諸葛亮聞言,不禁搖頭苦笑,“師弟與我各位其主,說這些作甚。只是……”諸葛亮說到此處,痛心疾首地道:“值得么?”
    “值得!”郭嘉面色蒼白,但眼中卻又精光閃爍,“師兄,我要住曹公一統華夏!”
    諸葛亮又搖了搖頭,向郭嘉道:“師弟,這一次是師兄輸了!”說完,諸葛亮轉身離去。趙云看了郭嘉一眼,連忙帶三百白甲士隨諸葛亮回陽平關去了。
    見諸葛亮等人離去,玄妃將一道玄光打入郭嘉體內,見郭嘉臉色漸漸紅潤,玄妃怒道:“奉孝豈可行這不智之事,即使不要陽平關,也不可拿性命當兒戲。”
    “咳咳……”郭嘉輕咳兩聲,嘴角有鮮血流出,“陽平關非我所欲也,我要為主公盡取兩川之地。”
    聽郭嘉此言,玄妃怒火中燒,“你這般模樣,還如何取兩川?”
    郭嘉聞言,哈哈大笑,“嘉早已命焦觸率軍三萬走子午谷道、馬延統兵三萬走讜駱谷道,張南率軍三萬走褒斜谷道,如今三路大軍已攻入漢中,兩川指日可下!”
    眾人聽郭嘉之言,皆是又驚又喜,驚的是郭嘉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分兵三路入漢中。喜的是此戰有郭嘉之謀,真的是兩川可下,益州可得。
    此時玄妃似乎明白了什么,望著那陽平關上尚未凝固的鮮血,終于明白了剛才諸葛亮那些話的意思。同樣,玄妃也不禁問了一句:“鮮血兵魂掩天機,折陽壽、損氣運,非要輪回九世,歷經磨難方可重修。奉孝,值得么?”
    郭嘉沒有說話,在兩個火龍兵的攙扶下站直了身,沖著陽平關上高喊:“師兄,好走!咳咳……”
    陽平關中,劉備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諸葛亮,“軍師此言當真?”
    諸葛亮艱難的點了點頭,一撩衣袍跪在劉備面前,“主公,亮一時不查,中了我那師弟算計,今三路大軍已攻入漢中,葭萌關已破,益州危在旦夕……”
    “軍師快快請起!”還沒等諸葛亮說出請罪的話,就被劉備拉起。只聽劉備道:“軍師,戰事緊急,還請軍師下令,我等該如何行事?”
    自劉備收諸葛亮后,就將軍政大權盡交付其手。今日諸葛亮雖中了郭嘉算計,但劉備仍然信任的。一時間,諸葛亮心底不知是什么滋味,即使仙道將成,也不禁落淚,心中暗道:“師弟有他的明主,我也有我的主公。就憑主公知遇之恩,亮必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想到此處,諸葛亮立刻振作精神,思索片刻,命大將趙云、魏延聚集軍隊走水路從巴郡沿長江水道至秭歸回荊州。
    得到軍報,知郭嘉取了益州兩川,曹操大喜,將捷報傳于三軍。三軍士氣大振,曹操下令猛攻新野,務必要在劉備回軍之前破新野。
    ……
    人間三方爭斗不休,六道輪回這三界蒼生輪回之所,今日也不得安寧。
    朵朵金蓮平地涌起,金光萬丈從天降,陣陣梵音傳遍地府,似有無數佛子詠頌經文。一道道金光射入六道輪回之中,將偌大的六道輪回染成了金色,使那原本陰森森的六道輪回,變得寧靜、祥和。
    閻羅殿中,閻王將生死簿合在掌中,對身旁判官道:“速去請勾陳大帝!”
    “不用了!”突然,一個聲音響起,袁洪出現在閻羅殿中。
    見袁洪到來,閻王似乎有了主心骨,“大帝,這佛門犯我地府,不知該如何是好!”閻王不在乎什么六道輪回,他只在乎他的地府,只在乎他的閻君之位。
    今日的袁洪似乎與往日不大一樣,舉止有度,也是一臉的沉穩。聽閻王此言,袁洪正色道:“冥君放心,老師昨日在羅浮洞中說過,‘不叫佛子入陰間’,這佛門今日不會在六道輪回討去任何好處!”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