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25 孫策損落

孫策一死,徐州、揚州,甚至江東都陷入一陣慌亂之中。孫權為孫堅次子,年不滿雙十,如何能使江東、徐、揚之地臣民心服?
    怎奈有周瑜、魯肅、張昭這些江東重臣鼎力支持,孫權上位,繼承江東基業。而那徐、揚之地么,內因孫策身死,幼主繼位;外因曹**揮軍八十萬,兵鋒之勝,無人敢阻。這一路,各郡各顯望風而降,曹**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徐州之地。
    命曹仁守徐州,曹**揮軍從徐州入豫州,從豫州攻打荊襄之地。
    自得益州兩川之后,劉備親自坐鎮蜀中,關羽駐守荊州。好在這關羽道術玄通,若是曹**舉兵攻漢中,關羽就飛至漢中助劉備阻擋曹**。可今日,曹**不走漢中,就從豫州殺入荊州,又有郭嘉統兵二十萬攻打漢中。
    漢中乃益州咽喉,漢中若失,則無蜀矣。可關羽知曹**分兵兩路來攻,必與玄妃分開,曹**攻荊州,想來那玄妃就在郭嘉軍中。若是孫策尚在,就可助自己擋住其中一人,可現在……
    關羽不知曹**用什么手段誅了孫策,但卻知此時孫、劉軍中也有自己才是能抵擋曹**或玄妃。可如今曹**、玄妃兵分兩路,自己必須舍一保一。
    突然,關羽只覺得全身法力凝滯,有運轉不得之感,關羽面露喜色,大呼道:“天助我也!”
    原來量劫了結,天地有感,兩界屏障重現,將人間與地仙界阻隔。凡在人間的修士,修為都會被壓制到天仙以下。本來還想自己在此地阻擋曹**,誰去對付那玄妃。現在那玄妃修為被壓制到天仙頂峰,劉備帳下白耳精兵皆是以道兵之法訓練出來的,一擁而上,必可要那玄妃輪回轉世。
    陽平下,二十萬曹軍結成陣勢,旌旗招展,殺氣沖天。郭嘉立于陣前,遙望陽平關上,口中贊道:“好一座天下雄關!”
    郭嘉話音剛落,大將張郃道:“祭酒,這陽平關易守難攻,強攻恐怕會損失慘重。”
    郭嘉聞言,微微搖頭,“都說漢中為益州門戶,而陽平關則是漢中門戶。我就是要強破陽平關,使蜀地人心震動,好為主公破蜀!”
    “祭酒……”
    “夠了!”張郃還要說什么,就聽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張郃不禁打了個冷顫。這時,一道白光落在郭嘉身旁,手持青釭劍的玄妃冷冷地望著張郃,“曹公有命,軍中大事盡由奉孝做主,爾等休得聒噪!”
    “是!”別看張郃是領軍大將,但卻知玄妃手段,更知這女人的脾氣。聽玄妃之言,張郃不敢有一絲不滿,連忙躬身退下。
    冷冷地瞪了張郃一眼,玄妃向郭嘉問道:“奉孝既然拿定主意攻城,為何遲遲不肯下令?”
    郭嘉聽玄妃之問,望著那陽平關上一個個彎弓搭箭的將士,淡淡一笑,“嘉在等一人。”
    “奉孝可是在等劉備?”
    “不是。”郭嘉眼中精光流轉,沉聲道:“嘉在等我那二師兄。”
    “二師兄?”玄妃聞言,先是一怔,瞬間大喜,“難道奉孝師門前來相助曹公……”
    玄妃話音剛落,就聽陽平關上傳來一個聲音,“小師弟,愚兄來也!”
    聽聲音從關上傳下,玄妃只以為是郭嘉的師兄已經拿下了陽平關。可不想,郭嘉上前一步,沖著陽平關打一揖,“郭嘉見過師兄!”
    陽平關上,弓箭手紛紛讓開,諸葛亮立于城頭,搖著羽扇笑道:“多年不見,卻是未曾想到會與師弟在此相見!”
    這時玄妃看到諸葛亮身旁的劉備,有些明白了,原來劉備手下有郭嘉的同門師兄啊。
    聽諸葛亮之言,郭嘉哈哈一笑,“師兄,還是這般不爽快,若不是知我在曹公帳下,師兄又豈會去助劉備?”
    諸葛亮聞言,也是哈哈大笑,“好!師弟既已命我心意,那就在這人間,以天下為盤,兵將為子,師弟持黑,愚兄持白,分個上下可好?”
    “好!”往日**不羈的郭嘉,今日一臉的正色,面容嚴肅的應道:“既然師兄想讓,那師弟我就持黑先行了!”說完,郭嘉伸手從袖中取出一支令旗,將令旗揮動,喝道:“攻城!”
    郭嘉一聲令下,張郃、于禁、樂進、李典四將各率精兵一萬,輪流攻城。
    這陽平關當真是易守難攻,四萬大軍連攻兩個時辰,只剩不到三萬。郭嘉又下令,大將高覽身先士卒,率二萬甲士攻城。
    又攻了兩個時辰,見那陽平關巍峨不動,而自己一方損失慘重,玄妃輕嘆一聲,“奉孝,還要攻么?”
    “攻!”郭嘉斬釘截鐵的說道,揮動令旗,高覽帶著一萬殘兵退下,換大將朱靈率軍叩關。
    陽平關上,劉備看著那前仆后繼、悍不畏死的曹軍士卒,對諸葛亮道:“軍師,你那師弟這是要干什么?”
    諸葛亮神色凝重,回答道:“無他,無非是想以千萬將士之血祭陣罷了!”
    “祭陣?”
    “不錯。”諸葛亮搖著手中羽扇,指著曹軍最后面那沖起的道道紅光,“當年我師兄弟四人奉祖師之命下山,祖師與我等一人一件靈寶,并傳下我截教陣道。小師弟得的是什么靈寶,我倒不知,但我知其參悟的是我截教火龍陣。”
    “火龍陣?想來是當年破咸陽的手段。”當年郭嘉因火燒咸陽而名揚天下,劉備也有所耳聞。想想這陽平關雖是天下雄關,但咸陽城是兩朝皇都,雖不如陽平之險,但城池堅固遠勝陽平。
    可見諸葛亮一臉輕松,劉備放下心來,對諸葛亮道:“備有些好奇,想知軍師學得什么陣法?”
    聽劉備問起這個,諸葛亮傲然一笑,“八卦陣!”
    “八卦陣可否能勝過那火龍陣?”
    諸葛亮搖了搖頭,臉上又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八卦陣乃困陣,并非殺陣。不過,當日朱師伯祖在烏林營前立下**葵水陣,亮得師伯祖厚愛,參悟些門道,正可用來破我那師弟的火龍陣!”
    劉備雖修為不高,但也知水能克土,見諸葛亮有把握也就放心了。不過想起一事,劉備不禁有些擔憂,“軍師,若此戰得勝,軍師那師弟……”
    諸葛亮面色一變,笑道:“主公,我與小師弟并無仇怨,只是欲分個勝負罷了。無論我們之間誰勝,都不會傷及對方性命。”說到此處,諸葛亮嚴肅的說道:“況且我截教最忌同門相殘,若有加害同門之心,連輪回轉世都是奢望!”
    “截教規矩竟然這么多……”
    諸葛亮道:“并非是我截教規矩多,我截教無甚教規,只忌欺師滅祖,同門相殘,教中同門以誠相待,師如父,徒如子,師兄弟互為手足。”
    “原來如此!”劉備聽諸葛亮一番話,不由有些神往,“萬仙陣中不畏死,世人勿忘截教仙。只恨備無緣,否則定要拜入截教門下,做個截教仙!”
    看了劉備一眼,諸葛亮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望向城下的郭嘉。這時,師兄弟二人四目相對,相視一笑。
    過了大半個時辰,朱靈麾下兩萬甲士都半數長眠于關下,郭嘉吐出一口濁氣,下令朱靈率軍撤回。
    八萬大軍連番猛攻,死傷慘重。那陽平關守軍,也難免有些吃不消。可見朱靈殘軍退下,諸葛亮掐指一算,手中羽扇一揮,口中道:“弓箭手退下,子龍!”
    “末將在!”
    “結陣!”
    “是!”
    隨著諸葛亮一聲令下,趙云帶著三百人頂替那些弓箭手的位置,趙云在前,那身穿白色輕甲,手持藍色長幡的三百人各依方位站立。
    “這是什么陣法?”陽平關下,郭嘉本想直接命火龍兵結火龍陣,凝聚火龍攻城,但見關上異動,郭嘉望著那結成陣勢的三百零一人,不禁眉頭緊皺。
    “祭酒,城上弓箭手撤了!”那張郃剛才讓玄妃呵斥了一句,生怕惹得那位姑奶奶不悅,這一看到城頭異動,立馬稟報郭嘉,熟不知郭嘉早就看得分明。
    郭嘉向關下走去,朗聲道:“師兄!”
    “師弟何事?”
    這諸葛亮和郭嘉真不像各為其主彼此揮軍廝殺,現在任誰看都是師兄弟在嘮嗑,根本沒有什么火藥味。
    郭嘉抬頭看著諸葛亮,笑道:“我截教陣法,天下第一。我截教**,皆精修陣道。今日師弟有一陣,不知師兄可敢來破?”
    “師弟盡管布陣就是,師兄必不叫你失望!”
    “好!”郭嘉道了聲好,下令大軍后退三里,火龍兵于陽平關下結陣。
    三千火龍各持刀幡,在城下結成陣勢,郭嘉從袖中取出一張紅色的陣圖,將陣圖祭起。
    陣圖一起,三千火龍兵揮動手中長幡,齊齊張口噴火。火噴在長幡上,火光大作,火焰涌出、霎時間,陽平關下出現一片火海。
    火龍陣陣圖一閃,化作一團火焰一分為九落入陣中,分落八方與正中。緊接著,一座火焰凝聚的大陣拔地而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