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477 路遇二龍

六道輪回,三界蒼生輪回之所,也是集天地氣運所在之地。可以說,誰掌控了六道輪回,就能得天地氣運。
    當年六道輪回一場大戰,聚集了人、闡、截、佛四教和天庭、血海,這六個洪荒頂尖的勢力。
    當時佛門斗血海,人、闡聯手與截教、天庭相爭。最后佛門勝了血海,人、闡二教敗于截教、天庭之手。
    自那之后,佛門占靈山,截教、天庭掌地府。六道輪回氣運,被這三方勢力瓜分一空。
    多年之后,陳九公斬出自我,強勢回歸。將那地藏王佛逼離陰山,將原本佛門從六道輪回中得到的氣運,盡收于截教。若非如此,此次量劫截教因何而興?
    數日之前,道祖聚六圣于紫霄宮,告之六圣量劫已了,直至下次量劫起,圣人不可現于洪荒。從那時起,六圣就知道,當年壓在各教準圣們頭上的那座大山已經飛上天了,無了陳九公的壓制,各方勢力又要重新爭奪六道輪回氣運。
    氣運是好東西,誰也不會嫌多。作為圣人門下弟子,云中子也清楚,只有闡教大興,自己才會過得好。想要闡教大興,就得爭奪氣運。那六道輪回的氣運,不可不爭。
    向元始天尊一拜,云中子出了玉虛宮,前往后山去找南極仙翁。
    與此同時,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正在囑咐青蓮造化佛在爭奪六道輪回氣運時,需要注意的事。
    當聽準提佛母說此時去六道輪回,以自己為首,率整個大乘佛教前往,青蓮造化佛向準提佛母問道:“師兄,那小乘佛教無論如何也是我佛門一脈,大劫中不出力,這次怎也不出力。”
    聽出青蓮造化佛對小乘佛教上下有些不滿,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師弟莫要多想,上次量劫,大乘佛教應劫,賢者劫時,應劫的就是小乘佛教。”
    青蓮造化佛聞言,眼中精光流轉,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大赤天。八景宮中。
    老子正向玄都大法師和麒麟王交代著什么。半響,老子終于說完,向玄都大法師、麒麟王問道:“還有什么不懂么?”
    麒麟王搖了搖頭,玄都大法師卻問道:“老師,此次往六道輪回,可否與截教聯手?”
    老子聽玄都大法師之問。沉吟片刻,搖頭道:“截教……不可與之走得太近。”
    西極之地,萬妖山媧皇宮中,女媧娘娘坐在云床之上,金烏太子、鯤鵬妖師、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白澤妖圣、計蒙妖圣、獼猴王,這些妖教高層皆在。
    只聽女媧娘娘朗聲道:“十日后前往六道輪回,必要將書截教、天庭趕出地府!”
    “遵娘娘法旨!”
    ……
    天庭。瑞瑤宮中氤氳飄渺,仙靄繽紛。玉帝、王母與園中賞花,又有女仙奉上蟠桃,玉帝、王母一邊品桃,一邊閑聊。
    王母道:“師兄,今值園中上品蟠桃成熟,不若送些與教主嘗鮮?”
    知道王母口中的教主是陳九公,玉帝點頭道:“那是自然。來人啊!”
    聽玉帝呼喚,兩個女仙急忙上前,卻見玉帝一揮手,“無事,退下吧。”
    這不是逗人玩兒呢么?可這兩個女仙神色如常,恭恭敬敬地向玉帝、王母行禮,才一起退下。
    見玉帝揮退了兩個女仙。王母笑道:“怎么?師兄又不送了?”
    “豈能不送?”玉帝搖了搖頭,想了想道:“師妹,你我往金鰲島上走一趟,順便將蟠桃送予教主如何?”
    “師兄有事?”
    “嗯。”這時玉帝神色有些凝重。正色道:“如今教主已經證道混元,無了教主壓制,想來各教早已就起了爭六道輪回的心思了。”
    王母一聽玉帝之言,想起這的確是件大事,連忙喚來紅霞仙子,命她往蟠桃園取蟠桃百枚。
    拿著蟠桃,玉帝、王母也不命人備車架,也不用天兵天將隨行,二人換上道袍,下界往東海金鰲島。
    就在兩位天庭至尊下界之時,陳九公就有感應,連忙喚金霞童子,“速速敲響金鐘!”
    “老爺,敲幾下?”
    “一下,快去!”
    “是!”
    見陳九公有些著急,金霞童子連忙出洞,去敲金鐘。
    羅浮洞前這金鐘、玉磐是有說道的,玉磐響一下,是著急陳九公門下弟子。金鐘響,是召集截教上下。金鐘響一下,是東海上各島弟子齊聚。響三下,是截教所有弟子皆至。
    金鐘一響,三仙島、蓬萊島、方丈島、瀛洲島上的截教弟子紛紛趕往金鰲島。身在金鰲島上的截教弟子就更不用說了,從四面八方向羅浮洞聚集。
    等眾門人弟子聚的差不多了,金霞童子站在洞前高呼:“恭迎老爺!”
    眾人紛紛參拜,齊聲高呼:“拜見教主,教主圣壽。”
    陳九公從洞中走出,朗聲道:“袁洪!”
    “弟子在!”
    陳九公道:“截教四代弟子以下,隨袁洪去道外恭候大天尊與王母娘娘!”
    袁洪帶著大部分人離去,剩下的這些人就是無當圣母、云霄娘娘、燧木道人、盤庚老祖和盤王老祖。陳九公對這幾人道:“諸位在此等候,我去停了誅仙劍陣!”
    這一次玉帝、王母來金鰲島,陳九公可是給足了他們面子,不但讓無事的截教弟子全部出迎,還暫時關閉了誅仙劍陣。
    玉帝、王母來在東海前,見以袁洪為首的截教弟子一起向自己行禮,心里確實高興。當然這兩位在天庭上有的是人跪拜,也有的是人山呼萬歲,他們此時高興的是陳九公對自己二人的態度。
    在以前沒有陳九公,玉帝、王母還沒與圣人們鬧矛盾是,六圣就沒有一個把玉帝、王母放在眼里的。雖說玉帝、王母是道祖欽命的三界至尊,但在圣人們看來,他們還是當年在紫霄宮中童子童女。
    今日在金鰲島前,玉帝、王母感受到了陳九公對自己的尊重。上了金鰲島,袁洪落后玉帝一步相隨,截教眾仙隨后,仿佛眾星捧月一般將玉帝、王母擁到了羅浮洞前。
    當看到陳九公帶著五大強者站在洞前時,玉帝、王母連忙緊走進步,玉帝道:“怎敢勞教主相迎,真是折煞我等!”
    陳九公哈哈一笑,拉著玉帝,“大天尊,你我相交多年,若是沒有大天尊與娘娘多年來鼎力相助,豈有今日的截教?豈有今日的陳九公?”
    “不敢,不敢。”玉帝連忙推辭,卻被陳九公拉著進到洞中,王母、無當圣母等人相隨。
    進到羅浮洞中,依次落座,王母羅袖輕揮,一個個金色竹籃出現在洞中,籃中裝的是一個個紫紋蟠桃。王母笑道:“今日正趕上園中蟠桃成熟,特送來幾個請教主與諸位道友嘗鮮。”
    “大天尊、娘娘有心了。”陳九公淡淡一笑,揮手命金霞童子、水火童子去取玉盤,呈蟠桃與無當圣母等人。
    在兩個童子下去準備時,陳九公向玉帝問道:“大天尊今日來島,莫不只是為何送桃吧。”
    “就知瞞不過教主,我與師妹今日前來,是想與教主商議有關六道輪回之事。”
    “六道輪回?”陳九公聞言,面露笑容,“大天尊放心,此事我早有安排,任那四教怎般算計,也爭不得六道輪回一絲氣運去!”
    “原來教主早有安排,以教主妙算,看來那四教此次要無功而返了!”玉帝清楚地聽到陳九公說“任那四教……”四教自然是那人、闡、佛、妖,本以為此量劫中人教與截教聯手,陳九公會讓人教分一杯羹,可現在看來,陳九公根本沒那打算。
    見玉帝明了自己的意思,陳九公正色道:“當年四方與我為難,只有大天尊不棄我截教式微。無論何時,只要我陳九公在,天庭、截教之盟就不會改變!”陳九公這話不止是嘴上說說,在他心里,這些年玉帝、王母對自己和截教的幫助不小,好幾次他們都是冒著危險在為截教出力,以陳九公的脾氣,絕不會做那卸磨殺驢之事。
    聽陳九公此言,玉帝、王母大喜。之后,玉帝、王母又與陳九公就三界之事做了些探討,在某些大事上達成了共識,這才起身告辭離去。
    兩位天庭至尊離去后,截教眾仙散去,陳九公坐在羅浮洞中沉思片刻,對金霞童子道:“去將那項羽喚來。”
    “是!”
    自當日廣陵一戰,巫族落敗之后,除了呂布之外的十一大祖巫都回到地仙界。那十位祖巫回了祖巫殿,項羽則是上了金鰲島,隨著截教弟子一起,在陳九公座前聽道。
    今日,這項羽正在金鰲島上觀看截教弟子們演練十絕陣,正看得入神,突然感覺有人拉自己衣袖,低頭一看原來是金霞童子。“可是教主喚我?”
    “嗯,老爺正找你呢,快隨我來!”
    跟著金霞童子來到羅浮洞中,拜過陳九公后,項羽盤膝坐在蒲團上,等著陳九公說話。
    陳九公只問了項羽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巫族想回北俱蘆洲么?第二個問題是,巫族想得六道輪回氣運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