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474 九公化分身

就在朱子真、楊顯答應長眉真人賭斗一場時,身在金鰲島羅浮洞中的陳九公突然心血來潮,立刻坐在蒲團上閉目演算天機,可是眼前一陣混沌,什么也算不出來。
    “難道被人掩蓋了天機?不知是老子,還是阿彌陀佛。”陳九公自言自語。諸圣之中,只有那兩位出手掩蓋天機,才會讓陳九公連一絲破綻都察覺不到。
    峨眉山上,朱子真、楊顯出手,各祭星辰劍向長眉真人攻去。
    見那兩條銀色蛟龍長牙舞爪的撲來,長眉真人將紫郢、青索祭起,兩聲龍吟在峨眉山上回蕩,一紫一青兩條神龍與兩條銀色蛟龍廝殺在一起。
    長眉真人左手一扣,一道道太清神雷沖天而降,向朱子真、楊顯劈去。
    楊顯上前一大步,頂上一股青氣沖起,現出慶云。慶云清亮如水,慶云上一朵青蓮托著那靈柩宮燈。青蓮上沖起一道青氣,青氣將靈柩宮燈托起。靈柩宮燈一轉,燈中噴出滾滾青焰。那一道道太清神雷落下,落在青焰中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有楊顯抗住太清神雷,朱子真祭起定海珠向長眉真人打去。長眉真人看不分明那五光十色之中是什么寶物,但不敢怠慢,忙將老子賜下的混元一氣太清符祭起。
    混元一氣太清符在長眉真人頂上一轉,兩儀之氣在長眉真人頭頂凝聚。定海珠打在兩儀之氣上,仿佛打在一團棉花上,虛不受力,卻又打不破兩儀之氣。
    長眉真人心念一動,那混元一氣太清符頓時化作兩儀之氣。兩儀之氣向周圍擴散開來。所過之處化作一方天地,正是兩儀微塵陣。
    落在兩儀微塵中,朱子真不禁神色大變。他曾陳九公講過人教的兩儀微塵陣,也知道破解這兩儀微塵陣的方法。但知道不一定能做到,憑他和楊顯二人之力。根本無法破開此陣。
    長眉真人催動紫郢、青索雙劍向朱子真斬去,同時兩儀微塵陣運轉,兩儀神火平地而起,化作一條條黑白雙色的火龍。又有那兩儀玄風呼呼吹來,向朱子真、楊顯卷去。
    朱子真向定海珠上吹口青氣,定海珠光芒大作。將一條條兩儀神火凝聚的火龍打散。而那兩儀玄風無形無影,根本無法集中。好在楊顯將靈柩宮燈祭起,在他和朱子真身外布下層層火海,阻擋兩儀玄風。
    “三弟,可有辦法脫身?”
    聽朱子真之問,楊顯搖了搖頭。“老師說過要想破這兩儀微塵陣,一是以大神通強行破陣,再就是使陣中兩儀失衡。無論是那種方法,都不是你我能做到的!”
    “卻是麻煩了!”楊顯說的,朱子真都知道,就像楊顯所說,現在他們根本沒有能力破陣。
    見朱子真苦惱。楊顯知道他心憂何事,“二哥,那長眉勝了,你我才將北山與他,現在即使你我被困陣中,他也不能把咱們兄弟怎么樣,又何談勝敗?”
    朱子真聞言,不由得眼前一亮。對啊,那長眉勝了才得北山,現在他雖布下兩儀微塵陣將自己兄弟二人困住。但頂多是個不勝不敗之局。
    就在這時,二人身外的靈柩青火被撕開,一黑一白兩條巨龍揮動著爪牙撲來。
    朱子真神色一變,連忙將定海珠祭起,這寶物打在黑龍龍頭上。砸的龍頭破碎,化作絲絲黑氣消散。可霎時間,大陣中的黑色陰氣凝聚出一個新的龍頭。
    朱子真、楊顯紛紛祭起星辰劍,卻見那兩條巨龍齊齊張口,黑龍噴出紫郢劍,白龍噴出青索劍,與兩把星辰劍斗在一起。
    黑白雙龍撲來,朱子真、楊顯慶云上三花散發出青氣,青氣凝聚成大手,向雙龍抓去。
    兩儀微塵陣中兩儀之氣不斷凝聚在黑白雙龍身上,使得雙龍身軀越來越大,那一雙青色大手抓來,雙龍齊齊咆哮,將一雙青色大手撕開,兩個巨大的龍頭分別向朱子真、楊顯撞去。
    朱子真用手一指,定海珠浮在頂上,二十四顆拳頭大的珠子散發著五色光芒,在朱子真慶云上不斷轉動。在那黑龍沖來時,一顆顆珠子飛起,相繼擊在黑龍頭上。而楊顯則是往靈柩宮燈中噴了一口仙氣,那靈柩宮燈上青光一閃,青色火焰從燈盞中飛出,化作一條青色火龍與那巨大的白龍糾纏在一起。
    這時,兩聲清脆的響聲傳來,朱子真、楊顯齊齊一震,原來是他們二人的星辰劍毀于紫郢、青索雙劍之下。
    紫青雙劍化作兩把千丈巨劍斬下,定海珠、靈柩宮燈正在對付黑白雙龍,朱子真、楊顯無奈之下,只能運轉玄功,頂上三花放出道道青氣,青氣垂地倒往上卷,將二人護住。
    紫青雙劍至,將朱子真、楊顯的護體青氣破開,而后化作兩道光華退去。
    隨著紫青雙劍退去,黑白雙龍消失,兩儀微塵陣散去,混元一氣太清符落下,被長眉真人接在手中。
    將混元一氣太清符收起,長眉真人向朱子真、楊顯拱手道:“二位道友承讓了!”
    朱子真、楊顯二人,此時面色發青,但知長眉道人剛才已手下留情,自己也不能丟了圣人弟子的氣度。朱子真心底輕嘆一聲,向長眉真人一拱手,“道友道法玄妙,我與師弟學藝不精,甘拜下風!”
    長眉真人臉上沒有絲毫驕傲之色,很謙虛的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從今以后我與道友就是鄰居,平日不妨多走動走動。”說完,長眉真人駕云往北山飛去,留下那面色不渝的朱子真、楊顯。
    楊顯長嘆一聲,“二哥,一時貪心,壞了大事,這可怎么向老師交代?”
    朱子真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罷了,三弟。老師神通廣大,想來此事老師已然知曉。你我還是好生傳道,將功補過吧!
    ……
    朱子真說得不錯。陳九公在羅浮洞中發現天機晦澀,就開始推算。直至那兩儀微塵陣一立,陳九公也算命了天機。知道被老子算計了,陳九公冷哼一聲,喚來金霞童子和水火童子。讓金霞童子去天庭喚洪錦、龍吉,命水火童子去金鰲島東端叫六耳。
    很快六耳就來在羅浮洞中,拜過陳九公,六耳恭恭敬敬的站在陳九公面前。
    “六耳!”
    “弟子在!”
    陳九公看著六耳,問道:“六耳,今殺劫將了。我截教需在人間傳下道統,保我截教興盛不衰!”
    一聽陳九公此言,六耳頓時知道陳九公找自己來此的目的,向陳九公躬身一拜,六耳朗聲道:“弟子愿往人間,傳我截教道統!”
    “好!”陳九公聞言大喜。將上清仙法上卷與黃庭三卷交予六耳,“人間有一山名喚武當,當為我截教興盛之地,你就在那里開辟道場,傳我截教大法!”
    “弟子遵老師法旨!”
    六耳離去之后,陳九公對旁邊的水火童子道:“去將紅孩兒喚來!”
    “是!”水火童子連忙出了羅浮洞,去叫紅孩兒。
    水火童子出洞。陳九公坐在蒲團上暗自盤算。不一會兒,紅孩兒隨著水火童子進到洞中,“弟子牛圣嬰,拜見老師!”
    “起來吧!”陳九公揮了揮手,然后對紅孩兒道:“人間臨西牛賀洲之處,有一山,為六百里鉆頭號山。你這就下界,往那山為王!”
    “啊!”昨日朱子真、楊顯下界傳道的事,紅孩兒也有所耳聞,本以為老師喚自己來。是讓自己也下界傳道,可不想卻是讓自己去占山為王。要說以紅孩兒的性子,和袁洪一樣,讓他傳道那是折磨他,要是讓他占山為王。他是樂意之極。
    見紅孩兒喜形于色,陳九公冷哼一聲,嚇得紅孩兒低眉順目,不敢有一絲逾越之處。
    陳九公沖著紅孩兒教訓道:“為師讓你下山,并非是放縱你。切記在人間不可胡作非為,不可荒廢了修為。”
    “弟子不敢,老師教誨,弟子銘記于心。”
    陳九公點了點頭,想想這個弟子有神通,也有寶物,日后就靠他阻那孫悟空師徒入西牛賀洲了。想到此處,陳九公正色道:“圣嬰,為師也不瞞你。六百年后,佛門準提圣人弟子從你兩界山而過。你為我親傳弟子,必不能叫那佛門弟子比下去!”
    陳九公這么一說,紅孩兒就明白了。當即胸脯一挺,大聲道:“老師放心,我截教弟子不弱于人!”
    “小子此言大善!”陳九公撫掌稱善,命紅孩兒去地府將其往人間之事告之牛魔王和鐵扇公主,免得他們惦記。
    紅孩兒走后不久,洪錦和龍吉公主隨金霞童子,來到洞中拜見陳九公。
    洪錦這些年來很少在陳九公身旁,一直在天庭輔佐玉帝,這個弟子如今已有太乙金仙修為,應當回截教獨當一面了。
    陳九公袍袖一卷,十二道銀光閃過,化作十二支長幡浮在洪錦面前。只聽陳九公道:“洪錦,你與龍吉前往人間,與終南山開辟道場,傳我截教道統。此乃十二星辰幡,為你鎮山之用!”
    聽陳九公吩咐,洪錦、龍吉異口同聲地說道:“弟子謹遵老師法旨!”
    陳九公掐指推算,對洪錦和龍吉公主道:“你二人先不要回天庭了,速速趕往人間,一定要在闡教雷震子到終南山前,布下十二元辰四相陣!”
    知道自己截教和闡教的關系,聽是要與闡教弟子爭奪終南山,洪錦大聲保證,“老師放心,終南山必為弟子所得!”
    “好!”
    洪錦和龍吉公主急匆匆的離去,陳九公眼中寒光一閃,“人間十條祖脈,武當、終南,加上半個峨眉,自己就占了四分之一,其他的就讓給人、闡、佛、妖四教去爭吧!”
    就在洪錦、龍吉飛出金鰲島,直往人間而去時,東勝神州終南山云柱洞中,云中子對雷震子道:“徒兒,在人間有一山,亦喚作終南山,當為我云柱洞一脈所有,你且下界,在那里開辟道場,傳我闡教道統!”
    “弟子遵命!”
    對于門下唯一的親傳弟子,云中子有些不放心,在雷震子將要下山前,云中子為其推算,卻發現天機晦澀。
    雖算不分明,但云中子冥冥之中感覺到雷震子此次下山恐怕不會那么順利,便取出一寶交給雷震子。“徒兒,此乃中央戊己杏黃旗,是掌教圣人賜予為師的先天靈寶。今日你下山,將它帶去,若是與人爭斗,可保你無恙!”
    當年雷震子為西岐大將,輔佐姜子牙東征,豈能沒見過杏黃旗?知道這寶物的不凡,連忙恭恭敬敬的將杏黃旗接過,“老師放心,弟子去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