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4)     

截教仙473 誅仙陣中斗

截教朱子真、楊顯下界,人教長眉真人入人間。
    那闡教、妖教、佛門也沒閑著。
    當日與巫族一番惡戰后,女媧娘娘命戰后剩下的千余妖族隱于人間。佛門在人間傳道多年,又有白馬寺為佛門圣地,自是不用多說。
    要說的是,自楚漢相爭之時,遷往清微天的闡教,在元始天尊的帶領下重歸昆侖山。元始天尊將門下赤精子、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靈寶大法師、清虛道德真君、道行天尊全派下界,命他們在人間開辟道場,傳闡教道統。
    經這一次量劫,元始天尊發現無論是截教,還是妖教、佛門,這三大勢力門人弟子都不下萬數之多。相比起來,自那人間納了儒墨陰陽三家,又招攬了太古走獸一族殘余的百十來人后,勢力還在自己闡教之上。思前想后,元始天尊才決定廣開山門。
    趁著此時兩界屏障未曾形成,闡教弟子趕在量劫了結之前進入人間。
    卻說那朱子真、楊顯,按著陳九公吩咐入了人間。召來日游神一問,探清了峨眉山方位,朱子真、楊顯直奔峨眉山飛去。
    按著日游神所指,朱子真、楊顯來在峨眉山上空、從云頭往下一望,只見這峨眉山山勢嵯峨矗矗,直沖霄漢,山間蒼松斜掛似飛龍。嶺上鳥啼嬌韻美,崖前梅放異香濃,澗水潺潺流出冷。清幽僻凈:鶴鹿紛紜,猿猴來往。楊顯不由得贊嘆一聲,“雖不如我花果山,但在人間也算是不錯了。”說著,楊顯就要落下云頭。
    “三弟!”
    被朱子真叫住。楊顯停下腳步,此時他也聞到風中傳來的陣陣妖氣。
    兄弟二人相視一眼,知這山為妖王占據。但來時陳九公選定此山,朱子真、楊顯就必須得此山為截教傳道之地。
    “誰在窺視我峨眉山!”
    就在朱子真、楊顯剛要降下云頭之時,只聽山中一聲大喝如奔雷。一股黑煙沖起,滾滾黑云在峨眉山上空凝聚。
    黑煙涌來,朱子真冷哼一聲,頭頂現出半畝慶云,慶云清亮入水,慶云上三朵青蓮散發著陣陣青氣。在青氣中盤旋著二十四顆發出五光十色的珠子。
    朱子真心念一動,青氣自周身擴撒,滾滾黑云退散,朱子真、楊顯周圍三丈之內,充斥著青氣。
    這時一陣腥氣撲鼻,楊顯瞅了瞅鼻子。輕笑道:“還不是普通的妖怪!”說完,楊顯用手一指,靈柩宮燈懸于頂上,靈柩宮燈一轉,噴出青色火焰。青色火焰席卷開來,那黑煙、黑云遇青火,嘶嘶聲響。大片大片的消失。
    隨著黑云消散,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朱子真、楊顯眼中。一個黑大漢,身高丈二,濃眉大眼,面如黑炭。頭戴鐵盔,身披烏金鎧甲,外罩皂羅袍,腰系黑綠絲絳。足踏烏皮靴,手提黑纓槍。
    看到朱子真、楊顯,這黑大漢先是一怔。而后臉上露出猙獰之色,“我道是誰人犯我峨眉,原來是截教門下。”
    聽這黑大漢的話,明顯是認得自己二人,可朱子真、楊顯卻認不得他。
    這時朱子真看到此妖面露兇狠。想到一種可能,眼中寒光一閃,對楊顯道:“師弟,此乃妖教妖神,準備出手。”
    見朱子真認得自己,黑大漢大笑一聲,橫槍在手,遙指朱子真道:“妖教黑風,今日取爾等性命!”話音剛落,黑風將槍一抖,滾滾黑云凝聚在黑纓槍上,隨著黑風一刺,一條黑龍從槍上飛出,長牙舞爪的向朱子真沖去。
    朱子真張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將那黑龍擊碎。楊顯祭起星辰劍,用手一指,星辰劍直奔黑風斬下。
    舉槍將星辰劍挑開,黑風縱身而上,黑纓槍輪開,一招橫掃千軍,漫天黑色槍影將二人罩住。
    朱子真、楊顯各持星辰劍,與黑風斗在一起。沒斗幾個回合,朱子真、楊顯就覺得這黑風有些扎手,看來憑武藝自己二人很難將他拿下。朱子真虛晃一劍,抽劍就走。二人配合多年,朱子真一撤,楊顯雙手捧劍直刺黑風左眼,逼得黑風收槍去擋楊顯一劍。
    這時,朱子真將定海珠祭起,五色光芒流轉。黑風抬眼望去,只見五色十色看不分明,突然只覺得額頭一疼,被定海珠從空中打落。
    黑風重重得摔在山間,塵土飛揚,數十小妖聚了過來,將黑風扶起。黑風在小妖攙扶下撐起身,忙道:“快!離開此地!”
    見那些小妖抬著黑風逃離峨眉山,朱子真、楊顯也不去追,待他們走后,才降下云頭。見那壁陡崖前,聳出一座洞府。煙霞渺渺采盈門,松柏森森青繞戶,上有三個大字“黑風洞”。
    朱子真搖了搖頭,笑道:“黑風洞,名字有些不好,說著朱子真用手一指,黑風二字化作顯真。”
    “顯真洞!”看到朱子真將黑風洞改作顯真洞,楊顯心中一暖,剛要說話,就被朱子真拉著往洞中走去。
    這洞原是那黑風所開,可容他與那數十小妖居住,洞中很是寬敞,就是有些陰森。楊顯取出靈柩宮燈,分出四縷靈柩青焰落在洞中四方石壁上,洞內頓時一片通明。
    就在這時,只聽得外面傳來一個聲音,“人教長眉至此,還望山中道友現身一見。”
    “長眉!”朱子真聞言,不禁眉頭一皺,向楊顯道:“他怎么來了?”
    楊顯搖了搖頭,沉聲道:“恐怕是來者不善!”
    朱子真點了點頭,同意楊顯之言,“不管他為何而來,咱們兄弟且出去會他一會!”
    “好!”
    朱子真、楊顯出了顯真洞,抬頭望去,只見那長眉真人駕云浮在半空。
    那黑風與幾十小妖剛剛離開不久,朱子真、楊顯也剛入顯真洞,還未清理山中妖氣。長眉真人至此。也感覺到山中傳來的妖氣,本以為山中有大妖,可不想從洞中走出的竟然是朱子真、楊顯。
    長眉真人認得朱子真、楊顯,朱子真、楊顯也認得長眉真人。雙方見面,長眉真人卻是有些驚訝。但想起老師太清圣人指明要他在這峨眉山立派,長眉真人不敢違背老子之命。可看起來此地已被截教二仙所得,想在此地開辟道場,恐怕不會那么容易。
    長眉真人向朱子真、楊顯打一稽首,“兩位道友,長眉有禮了!”
    朱子真、楊顯一起還禮。朱子真開口道:“道友不在南瞻部洲峨眉山納福,怎來人間峨眉?”
    長眉真人聞言,淡淡一笑,未答反問道:“二位道友不在花果山納福,怎來人間這紅塵之地?”
    朱子真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正色道:“我師兄弟二人奉老師之命。來這峨眉開辟道場,傳我截教道統!”
    聽朱子真此言,長眉真人暗道麻煩,面上神色不變,“長眉也是奉老師之命,來峨眉山開辟道場。這與二位道友在此相遇,又該如何是好?”
    朱子真心中暗暗冷笑。指著身后的顯真洞道:“我與師弟先來一步,以開辟道場,卻是要道友白走一趟了。”
    長眉真人剛要說話,就聽楊顯又道:“我與師兄來峨眉時,見此地東去五百里外有一山,那山巍峨雄偉,不下于峨眉,道友不妨一行,在那山中開辟道場,還可與我師兄弟二人做個鄰居。”
    朱子真、楊顯一唱一和。讓長眉真人有些無話可說。當有老子之命,長眉真人只能輕嘆一聲,“多謝兩位道友好意,只是老師命我在峨眉傳道,長眉不敢往別處去。”
    楊顯冷笑一聲。“截教、人教一向交好,道友莫不是要因這峨眉與我等做過一場?”
    長眉真人搖了搖頭,看著二人道:“兩位道友,這峨眉山方圓三百里,兩位已與南山開辟洞府,不如將那北山與我如何?”
    朱子真面色一變,道:“道友侍奉師長之命,我師兄弟又何嘗不是,既然道友晚來一步,這峨眉就與道友無緣,道友請回吧!”
    聽朱子真拒絕,長眉真人幽幽一嘆,左臂一揮,袍袖一卷,一青一紫兩道劍光飛出,化作兩把長劍浮在長眉真人左右。
    見長眉真人亮出紫郢、青索雙劍,朱子真眼中寒光一閃,冷聲道:“怎么?莫非道友還要與我兄弟二人做過一場?”
    長眉真人雙手伸出,將紫郢、青索抓在手中。雙手持紫青雙劍,長眉真人直視朱子真,口中道:“長眉愿與二位道友賭斗一場,不知二位道友可敢?”
    楊顯大怒,手上現出星辰劍就要上前,卻被朱子真攔住。只聽朱子真道:“長眉道友,這峨眉山乃我師明指之地,我師兄弟二人只能在此開辟道場,無論如何,也不敢拿峨眉做賭!”
    同樣是圣人弟子,長眉真人知朱子真和自己一樣,對自家圣人老師的話不敢不尊。長眉真人道:“道友,長眉并非想獨占峨眉。只想賭峨眉北山,還望二位道友能夠答應。”說到此處,長眉真人從袖中取出一黃皮葫蘆,對朱子真道:“此乃家師所煉金丹,為門下弟子筑基頗有神妙。若二位道友愿意與我賭斗一場,無論輸贏這一葫蘆金丹都歸二位道友所有!”
    “這……”朱子真、楊顯相視一眼,不由得有些遲疑。人教圣人煉制的金丹,那可了不得啊。聽長眉真人的話,這丹對初入仙道者有奇效。想自己二人開山立派,廣收門徒,若是有此丹……
    見朱子真、楊顯有些動心,長眉真人心中大喜,忙又道:“二位道友放心,長眉若敗,轉身就走,絕不與二位道友為難。二位道友若能讓我一招半式,長眉只取北山!”
    聽長眉真人此言,朱子真、楊顯暗中傳音交談。只聽楊顯道:“師兄,賭是不賭?”
    朱子真心念急轉,回應道:“這長眉真人道行在你我之上,但你我合力,仗著老師賜下的靈寶,想來不會輸給他!”
    “小弟也這么認為!”
    朱子真、楊顯相視一眼,一起望著長眉真人,“好!我兄弟二人就與道友賭斗一場!”
    長眉真人聽到朱子真、楊顯答應,心中無比喜悅,將手中黃皮葫蘆一拋,直向朱子真飛來。
    一把將葫蘆接在手中,朱子真輕輕搖晃搖晃,感覺葫蘆中金丹不下百枚,翻手將葫蘆收起,取出星辰劍。“道友,得罪了!”說著,將星辰劍一拋,星辰劍化作一道銀色蛟龍向長眉真人撲去。
    與此同時,楊顯也將星辰劍祭起,同樣化作一條蛟龍撲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