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72 再現誅仙

“道祖不公!”
    陳九公一聲呼喊,將紫霄宮中五圣,連同那立在臺下的童子都嚇了一跳。
    這可是鴻鈞道祖啊!以身合天道,待天行法。想那通天教主何等神通,當年不也被鴻鈞一把抓至紫霄宮?
    陳九公早已站起身來,緊走進步來在臺下,雙眼直視鴻鈞道祖,絲毫不畏懼這位洪荒執法者。
    道祖雙眼無有一絲神采,淡淡的望著陳九公,“有何不公?”
    陳九公大聲道:“道祖,我截教為玄門正宗,我截教祖師盤古玉清圣人為盤古正宗,為何當年道祖分寶時,不予我截教鎮壓氣運之寶,才使我截教在封神之劫時被他人所滅?”
    “天數如此。”
    聽道祖淡淡的說了四個字,陳九公又道:“當年道祖分寶,予人、闡二教至寶鎮壓氣運,卻不予我截教,雖是天數所定,但這難道不是不公么?”
    陳九公強詞奪理,但卻說得鴻鈞道祖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但那絲異色轉瞬即逝,即使在場的六大圣人也沒有發現。
    看著陳九公,道祖問道:“你想怎樣?”
    陳九公躬身一拜,朗聲道:“乃請道祖賜下寶物,以示天道公正!”
    其他圣人陳九公向道祖索要寶物,不禁暗暗驚心,皆道這陳九公大膽。
    在陳九公看來道祖既已合天道,恭敬也好,失禮也罷,他都不會理會。這正是無情無欲的天道,只要不違了大勢,順應天數,就是和他稱兄道弟怕也沒事。其實。其他圣人也知道。但自開天辟地時起,諸圣在道祖門下聽道三萬年,又曾親眼見道祖合道,在他們心底,都有對道祖的深深敬畏。
    陳九公一臉倔強地直視道祖。似乎道祖今日要不賜下至寶,他就不依。其實,要不是今日道祖予了佛門戒刀和十二品三色蓮花,陳九公也不會向道祖索要寶物。在賜給了佛門鎮壓氣運的靈寶后,想想當年給人教的太極圖,給闡教的盤古幡。卻是只有截教和妖教沒有從道祖這里得過鎮壓氣運的寶物。陳九公就是抓住理不放,非要與道祖講理。而那女媧娘娘么,她要敢要,自會像陳九公一樣。若是不敢,也怪不得別人。
    聽陳九公要寶,鴻鈞道祖微微搖頭。“你截教不是有了混沌鐘么?”
    道祖提起混沌鐘,陳九公冷笑道:“道祖,當年天顯異象,至寶歸蓮花,想來這混沌鐘當為佛門所得!后落于截教,是我教祖師以被道祖鎮壓三個量劫換來的!”
    看著那沖著道祖大喊的陳九公,老子、元始天尊、女媧娘娘、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都驚住了。而那臺前的灰衣童子。讓陳九公驚得,頭上兩根朝天辮一顫一顫的。
    將目光轉向面無神色的道祖,老子心中暗道:“這陳九公竟然在老師面前放肆,端的不為人子。”
    元始天尊:“通天門下弟子,都是這般無禮。”
    女媧娘娘:“道祖若是震怒,將這陳九公也鎮壓三個量劫,那可真是太好了!”
    阿彌陀佛:“……”
    準提佛母:“截教之人怎得都是這般瘋狂,門人弟子如此,掌教圣人也是這般。”
    就在眾人各懷心思之際,鴻鈞道祖袍袖一揮。一把呈混沌色的長劍立于身前。此劍一出,一股古樸的威壓四散開來。此劍長有四尺三寸,劍身古樸自然。
    看到道祖取出一寶,陳九公心中大喜。而其余圣人是驚訝萬分,他們驚得是陳九公這樣也能要來寶物。驚得是截教已經有了混沌鐘,若是再得一鎮壓氣運的寶物,那以后還了得么?
    鴻鈞道祖坐在臺上,淡淡說道:“此劍曰混元劍,乃先天至寶,殺伐不沾因果,鎮壓氣運更是神妙。”說到此處,鴻鈞道祖伸手將混元劍召入手中,輕揮兩下,“此劍與你截教有緣!”
    陳九公聽道祖此言,眼前一亮,心中大喜,上前一步,向道祖深深一拜,“拜謝……”
    “慢著!”
    被鴻鈞道祖出言喝止,陳九公抬起頭,有些驚奇的望著道祖。不說此劍與我截教有緣么,還要出什么幺蛾子?
    鴻鈞卻道:“那混沌鐘與佛門有緣,卻被你截教所得。此劍與你截教有緣,卻不知最后會落于哪教?”
    “啊!”道祖此言一出,陳九公心頭一顫,就感覺到有些不妙。而其他五圣,則是眼前一亮,心中大喜。
    鴻鈞道祖看著神色不妥的陳九公,將混元劍一拋,那混元劍化作一道混沌劍氣從混沌落下,不知落到哪里去了。
    只聽道祖說道:“此劍與你截教有緣,但天數運轉,因果循環,若想得劍,各憑機緣。”
    說完,鴻鈞道祖憑空消失在臺上。
    “道祖……”陳九公急忙望去,卻不見了道祖身影。
    這時,元始天尊從蒲團上站起身來,看著陳九公冷笑一聲,轉身離去。
    老子現在與陳九公還是盟友,也不能說什么,只是搖了搖頭,同樣起身離開紫霄宮。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相視一眼,齊齊站起身來。準提佛母向女媧娘娘道:“娘娘,我與師兄先回靈山了。”
    女媧娘娘此時也起身,口中道:“我也回西極。”
    轉眼的功夫,偌大的紫霄宮就只剩下陳九公和那小童兩人。知道那五圣著急離去,是想趕快回道場下令門下弟子找尋那混元劍。陳九公心中暗暗苦笑,同時暗自腹誹那鴻鈞道祖是不是真的已是無情,怎么竟能想出這么一招。熟不知陳九公讓道祖給閃了一下,現在還有些沒緩過神來。
    狠狠的向那空蕩蕩的高臺忘了一眼,陳九公轉身要走,突然止住腳步,回身看著那立在高臺下的童子。
    見陳九公看著自己,童子不禁有些害怕。只聽陳九公和聲道:“童兒何名?”
    聽陳九公問自己名字。童子怯生生的道:“回圣人,小童長生。”
    “長生……”陳九公聞言,贊嘆一句,“好名字!他日有是有空,可來我金鰲島玩耍!”說完。陳九公不待長生童子說話,直接轉身離去。
    陳九公剛一出紫霄宮,一道青光閃過,落在那第三個蒲團之上,化作一人,劍眉朝天。朗目如星,一襲青色的道袍,正是盤古玉清圣人通天教主。
    陳九公一步踏出紫霄宮,猛地回身向宮中沖去,那紫霄宮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無奈的跺了跺腳,陳九公回金鰲島去了。如今的陳九公和以前不一樣了。已經是混元圣人,就要與其他圣人一樣受到限制,非量劫不可離開自己道場。
    雖然人間殺劫未完,但各教之間因果該了的都了了,沒了的也都積攢到下次量劫。故而道祖相召六圣至紫霄宮,告訴他們從今日起不可再在洪荒上走到。
    冷不丁受到限制,陳九公有些不愿意。但他敢頂撞道祖,卻不敢違背了天道之命。
    回到金鰲島,陳九公命金霞童子前往花果山,將那花果山七仙喚來。
    花果山七仙就是昔日的梅山七怪,在不用整日去地府當差后,袁洪繼續回花果山逍遙自在。今日聽陳九公喚自己,袁洪連忙與六位兄弟,一起來在羅浮洞中。
    進到羅浮洞中后,拜過陳九公,只聽陳九公道:“今量劫將了。我截教需要有人在人間傳道,你們七個誰人愿去?”說到此處,陳九公看了看那悄悄把自己屁股底下蒲團往后蹭的袁洪,笑罵道:“你這猴頭,就是想去。為師也不會用你!”
    聽陳九公這么一說,袁洪嘿嘿一笑,反倒放心。這時,朱子真道:“老師,弟子愿去人間傳我截教道統!”
    “好!”陳九公聞言,叫了聲好,又道:“還需一人,有誰愿去?”
    知兄弟幾個都不愿意去傳道,二哥朱子真已經挺身而出了,作為老三的楊顯只能道:“老師,弟子愿去!”
    陳九公點了點頭,袍袖一卷,兩道青光飛在朱子真身前,化作兩枚玉符。“此乃我截教上清仙法上卷、黃庭三卷。此次前往人間以你為首,你且將其收好。切記非我截教弟子,看過我截教仙法者,或入教或死!”
    聽陳九公說的鄭重,朱子真連忙起身,向陳九公一拜,朗聲道:“弟子遵老師法旨!”
    待朱子真將玉符收起,坐回蒲團。楊顯向陳九公問道:“老師,我與師兄往人間,不知當于何處傳道?”
    陳九公掐指一算,沉聲道:“在人間有一山,名喚峨眉,你二人可于此地開辟道場!”
    朱子真和楊顯聞言,不禁大喜。開辟道場,就是說二人以后有自己的洞府,為一脈祖師。
    陳九公想了想,袍袖一卷,一道青色火焰飛至楊顯面前,化作一盞形四方,高有九寸,通體青翠的寶燈。
    “楊顯!”
    “弟子在!”
    “此乃靈柩宮燈,本是頂級先天靈寶,為上古大神通者燃燈道人之物。當年萬仙陣一戰,龜靈師伯自爆元神、肉身重創燃燈,也重創此燈。封神劫后,燃燈入佛門化燃燈上古佛,將此燈重新煉過。祭煉千年,得此后天至寶。今日為師將它賜予你,你在峨眉開辟道場后,可以此燈為鎮洞之寶!”
    本來下界傳道是硬著頭皮應下的,不想能開山立派,還能得老師賜寶,楊顯大喜,捧著靈柩宮燈向陳九公拜謝。
    這時,陳九公又對朱子真道:“子真,你已有定海珠,為師就不予你寶物了。他日可向六耳借乾坤尺,若有機緣,可將那定海珠化作二十四諸天!”
    “弟子謹遵老師教誨!”
    陳九公點了點頭道:“回山收拾收拾,就去吧。”
    朱子真和楊顯聽陳九公之言,一起起身,屈膝跪倒向陳九公連拜九拜,齊聲道:“老師,弟子去也!”
    陳九公揮了揮手,朱子真、楊顯出了羅浮洞。這時,有那袁洪等人得陳九公應允,出來相送。
    見袁洪等人似乎有些不舍,朱子真哈哈一笑,“大哥,諸位兄弟,我與三師弟是去人間傳道,若是想我們了,可以來人間峨眉山!”
    一聽朱子真此言,袁洪眼前一亮,心里暗道:“以后在東海玩的膩了,還可去人間耍耍。”
    ……
    大赤天,八景宮中,自離了紫霄宮,老子就回到了大赤天,也是在大赤天中召見長眉真人。
    將一個黃皮葫蘆交給長眉真人,老子道:“長眉,在人間有一山名喚峨眉,你且前往峨眉山開辟道場,傳我人教道統。”
    “弟子遵命!”
    拜別了老子,長眉真人下界,直往人間而去。與此同時,那朱子真和楊顯也離了金鰲島,飛往人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