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17 開天斧

之前女媧娘娘演算天機,算出此次量劫與人教之爭,自己妖教會敗。但思前想后,女媧娘娘卻始終想不明白妖族為何會敗?想當年與截教相爭時,女媧娘娘早就料到陳九公會動用六魂幡,在入人間時就做好了失敗的準備。可在今日之戰以先,即使早就知道了妖教會敗,但女媧娘娘就是想想不明白,自己妖教在勢力占優的情況下,為什么會敗。
    “小勢可改,大勢如一。”女媧娘娘牢記著鴻鈞道祖的這句話,這才沒有強行那逆天之事。
    現在見老子以太極圖、盤古幡化開天斧,雖少了混沌鐘,缺了斧刃,但這不全的開天斧在盤古真身手中,展現出來的威力讓女媧娘娘震驚。
    至寶無刃,大巧不工。斧雖無刃,卻也威力驚人。
    那一斧不是劈,而是砍,是砸。一斧砸飛了造化童子那贗品混沌鐘,狠狠的落在千萬黃蓮之上。仿佛巨石砸在水面驚起無數浪花,千萬朵黃蓮破碎,造化童子大驚之色,噴出一口鮮血在中央戊己杏黃旗上。
    這中央戊己杏黃旗也是贗品,是造化珠所化。那造化珠又是造化童子以元神祭煉數萬年,早已心神合一的寶物。得造化童子一口精血,中央戊己杏黃旗上黃光大作。與此同時,先天五行大陣四門內四座臺上,四大強者一起催動手中旗子,五行相生,無盡的戊土之力向大陣中央的戊土臺匯集,形成一個巨繭,將造化童子與戊土臺罩在其中。
    而隨著一斧落下,轟得一聲,造化童子口噴鮮血。飛出老遠,重重跌在地上。就見那盤古真身掄起大斧,連著三斧,將戊土臺砸得粉碎。霎時間,戊土之力向四方涌去。轉化為庚金、甲木、丙火、壬水之力。此時,先天五行大陣中五行缺一,再無一絲戊土之力。
    先天五行大陣運轉不得,一陣散發著持赤、青、黃、白、黑五色的陣圖飛起,正是女媧娘娘祭煉的先天五行大陣陣圖。這陣圖飛起,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女媧娘娘袖中。緊接著。四周空間顫動,先天五行大陣散開。
    老子隨手一招,盤古真身手中的開天斧飛出,老子持斧在手,向女媧娘娘擊去。女媧娘娘翻手將造人鞭收起,素手在空中連抓。片片玄色云團在空中連成一片。而后,女媧娘娘轉身就走,那金烏太子等人隨后跟上,隨同女媧娘娘一起回返西極。
    先天五行大陣一破,妖教強者全部退走,見馬超立于關上,墨翟下了蘆蓬。將天地硯祭起。天地硯在空中一轉,迎風便長,如山岳一般向函谷關砸下。馬超將手中鐵棍祭起,去打天地硯。就見一道紫光至,將鐵棍擊成兩截。
    “馬超!走!”鯤鵬妖師的聲音悠悠傳來,馬超狠狠一咬牙,化作一道碧光向遠方遁去。
    這時,天地硯落下,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半個函谷關塌陷。關上將士死傷無數。
    “殺!”見函谷關破,早就準備好的曹操下令,攻入函谷關。一時間,喊殺聲四起。
    立在蘆蓬前,老子望著西方。眼中有異色流轉,“女媧竟有這般果斷,想來是受那準提影像。可恨未盡全功,他日還有麻煩。”
    ……
    東海,金鰲島,羅浮洞中。陳九公正與準提佛母說著什么,突然一道黑光飛來,陳九公伸手接住,原來是那十二都天神煞陣。
    翻手將包著十二金人的陣圖收起,陳九公向準提佛母道:“女媧娘娘有這般決斷,可是受了佛母影響?”
    準提佛母聞言,淡淡一笑,捻起案上白玉托盤中的黃中李,“明知不可為,又何必拿門下性命賭氣?”
    “佛母好算計!”想起當日赤壁一戰,佛門所為,陳九公稱贊一句,而后又要說些什么,耳邊卻傳來一個聲音:“速來紫霄宮!”
    陳九公心頭一震,這聲音的主人正是鴻鈞道祖。抬頭看了準提佛母一眼,陳九公道:“二位教主,同去?”
    “同去!”
    三圣起來,來在羅浮洞外,跨出一步,已經身在混沌之中。往前方望去,只見前頭一片亮光,走過去就是紫霄宮。
    來在紫霄宮前,只見宮前站著一灰衣童子,這童子看到陳九公、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三圣行來,躬身一拜,口中道:“三位圣人請先行入宮。”
    三圣聞言,一起進到紫霄宮中。今日紫霄宮中,只有一座高臺和七個蒲團。陳九公左右尋找,卻沒有發現通天教主的身影。
    阿彌陀佛坐在第五個蒲團上,準提佛母坐上第六個,指著自己身旁那空著的蒲團,回身對陳九公道:“教主,請!”
    陳九公也知這第七個蒲團才是自己的,走過去坐定,仍向四面不住的打量。
    不一會兒,女媧娘娘到了。這位剛剛敗在老子手中的妖教教主,美艷嬌嬈,櫻唇桃紅,姣好的面容上沒有絲毫沮喪。
    女媧娘娘徑自走到第四個蒲團上坐下,與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寒暄著,卻不理會那向四面張望的陳九公。
    女媧娘娘不理陳九公,陳九公自然不去搭理女媧。這時,陳九公一直想著一會兒能不能見到自己師祖。
    突然,一個聲音在紫霄宮外響起,“人教大勝,元始在此恭喜大師兄了。”
    聲音傳入女媧娘娘耳中,女媧娘娘面色一變,美目中一道寒光閃爍。
    這時,老子與元始天尊并肩走入紫霄宮中,老子坐了第一個蒲團,元始天尊坐在第二個上。此時紫霄宮的七個蒲團,只有第三個是空著的。
    隨著六圣齊至,那在宮外的童子走入宮中,來在高臺前,脆生生的高呼:“恭迎老師!”
    六圣同時起身,躬身道:“恭迎老師(道祖)!”說完。五圣的目光都落在陳九公身上。因為只有陳九公剛才沒喊老師,喊得是道祖。
    陳九公絲毫不在意五圣的目光,當日他已經拒絕了道祖收徒,從今往后都不會拜道祖為師。
    鴻鈞現身,作于高臺。隨后。陳九公等人才坐下。雖然鴻鈞道祖已合天道,對這些禮節不計較,但這些人卻要顯示對天道的尊重。
    鴻鈞道:“人、闡、截、妖四教因果已了,從今日起,圣人不可離開道場,直至下一量劫!”
    眾圣聞言。紛紛點頭稱是。
    鴻鈞又道:“接引、準提上前來!”
    接引,就是接引道人,是阿彌陀佛前身。但鴻鈞道人只喚接引,阿彌陀佛就得應。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一起上前,來在高臺前,鴻鈞道:“西方佛門。有大興之相。下一量劫,佛門當興!”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早知天機如此,但這話從鴻鈞道祖口中,更讓他們欣喜不已。
    “接引!”
    “弟子在!”聽道祖喚自己,阿彌陀佛連忙躬身拜道。
    “佛門十二品金蓮毀于封神之劫,今無至寶鎮壓氣運,終歸不妥。”說著。鴻鈞道祖右手輕抬,一把呈金色的短刀立于身前。此刀一出,陣陣金光四散開來。眾圣抬頭望去,只見此刀長一尺二寸,刀身金色縈繞,毫無戾氣、殺氣。
    自佛門尚未西方教時,就沒有先天至寶鎮壓氣運,只有一十二品金蓮,還在封神大劫中被那蚊道人吃去三品。后來蚊道人被陳九公斬殺,那十二品金蓮也落到了陳九公手中。當年混沌鐘出世。天顯異象“至寶歸蓮花”,陳九公仗著三品金蓮,硬生生的將混沌鐘從佛門手中奪走。在爭奪混沌鐘的過程中,三品金蓮損于戰中,佛門十二品金蓮徹底沒有了復原的可能。
    因果糾纏之下。佛門大興時,當有至寶鎮壓氣運。無了混沌鐘,卻又靈寶應運而生。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知當年截教無有至寶,才在封神一戰中被滅。這些年來,一直苦惱著佛門沒有能夠鎮壓氣運的靈寶。方才聽道祖之言,不就是要賜給佛門至寶鎮壓氣運么。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心內歡喜,眼睛就沒離開過那把短刀。
    鴻鈞道祖見二圣盯著此刀,也不以為意,口中道:“此刀名喚戒刀,乃是應佛門氣運而生。雖不為先天至寶,但殺伐不沾因果。”
    道祖的話不但讓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面色一變,其他四圣也糊涂了。剛才道祖的意思明明是說要予佛門鎮壓氣運的靈寶,可這戒刀雖看上去不凡,但不為先天至寶,如何能鎮壓氣運?
    道祖也不理會眾圣的驚奇,左手輕輕一揮,不帶一絲煙火,戒刀就向阿彌陀佛而來。
    阿彌陀佛雙手接住戒刀,雖有些疑惑,但卻絲毫不失禮數的向道祖拜謝。
    鴻鈞道祖又喚道:“準提!”
    “弟子在!”這一次準提佛母高興了,原來這寶物也有自己的份啊。雖說阿彌陀佛得寶,準提佛母不嫉妒。但如此一來,佛門就得到了兩件寶物。
    鴻鈞道祖用手一指,金、青、紅三色光芒流轉,一朵三色十二品蓮臺出現在準提佛母身前。只見這蓮臺共分金、青、紅三色,各色皆有四品,共有十二品。
    “此蓮亦應佛門氣運而生,雖不為先天至寶,但與戒刀同在佛門,可鎮壓佛門氣運!”
    準提佛母聞言,雙手接過十二品三色蓮臺,略微激動的道:“準提謝老師賜寶!”準提佛母乃一萬劫不磨的圣人,心境早已古井不波,但但他聽到道祖說這十二品三色蓮臺與戒刀在一起,可鎮壓佛門氣運時,內心竟起了一絲波瀾。
    這也難怪,當年道祖于分寶巖分寶,一件寶物也沒給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只得了一青蓮寶色旗。且不說老子得太極圖,元始天尊得盤古幡,通天教主得誅仙劍陣。就連女媧娘娘,也被道祖賜予了紅繡球和江山社稷圖。
    西方本就貧瘠,又無寶物鎮壓氣運,無奈準提佛母只能一次次的東行尋找寶物。可每一次來,都要受到盤古三清打壓、排擠。所以,今日道祖賜下寶物,準提佛母激動也在常理之中。不過準提佛母很快就發現自己心境有些不穩,連忙平復下來。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捧著寶物,回到各自蒲團上坐定,女媧娘娘起身向道祖一拜,“老師,弟子亦掌大教,教中亦無靈寶鎮壓氣運,還望老師開恩,賜下至寶鎮壓氣運!”
    鴻鈞搖了搖頭,沉聲道:“無有靈寶應妖教氣運而出。”
    女媧娘娘心頭一顫,無奈的退了回來,重新坐下。
    就在這時,只聽陳九公大喊一聲:“道祖不公!”(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