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470 佛門妖教攻輪回

陳九公自金鰲島來,自然是為相助人教教主盤古太清圣人。而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這師兄弟,是來為妖教教主女媧娘娘助陣。雙方可以說是對手,但在此地相遇,彼此間氣氛十分融洽。
    這種情況出現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且不說女媧娘娘立妖教那日,就說佛門與截教相爭于赤壁之上,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齊至,卻也只是由準提佛母出手,和陳九公比劃比劃,然后還故意敗在陳九公手中。
    為自己佛門尚且如此,今日是為他教助拳,佛門二圣又怎會與陳九公真得動手?
    就在陳九公與二圣寒暄之時,突然一陣陣陰風平地卷起,天上傳來陣陣雷聲,黑色的煞云凝聚,遮住了太陽。此時,整個人間陷入一片死寂。
    陳九公眉頭一皺,對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道:“殺劫,殺劫,今日為此量劫最后一戰,天地竟生異象。”
    準提佛母聞言,正色道:“周天星辰運轉,因果循環不絕。此次殺劫了,卻是下一次殺劫之始。教主,吾佛門賢者劫時,還要與教主做過一場。”
    陳九公點了點頭,他心里清楚那時候再動手,可就不是像此次量劫這樣做樣子了。那時候是為截教氣運,即使面對二圣,陳九公也得拼勁全力,為門人弟子爭天地氣運,以在大劫之中保全他們。
    見陳九公點頭,準提佛母想了想又道:“教主,此次量劫妖教、人教做這最后一場。待下次量劫,這最后一場就由你我二教來吧。”
    陳九公聞言,思索片刻,沉聲道:“理當如此。”
    這時,只聽得下方陣陣呼喊聲傳來,原來這煞氣一起,整個人間一片漆黑。無數妖魔鬼怪、邪魔外道開始渾水摸魚。
    阿彌陀佛面色疾苦,念聲佛號,單掌一揮,陣陣金光散下。人間大地上縷縷黑煙騰空,那些魔頭都化作黑煙消散在空中。
    陳九公見準提所為,不禁出言贊嘆,口稱:“教主慈悲!”
    阿彌陀佛擠出一絲笑容,雙手合十向陳九公道:“教主,賢者劫時,吾佛門欲將佛法東傳。還望教主能夠應允這個。”
    聽阿彌陀佛之言,準提佛母也將目光轉向陳九公。今玄門有五圣,分別是盤古三清、女媧娘娘和陳九公。通天教主在紫霄宮,玄門還有四圣。佛門想要傳佛法至東土,或是得玄門圣人應允,或是強行傳入東土。
    女媧娘娘自是不用說了,她妖教現在還暫在佛門之地,她巴不得佛門能趁著大興擴大地盤,這樣她妖教生存的空間也會變大。除了女媧娘娘外。玄門其余三圣,不管彼此有什么矛盾,都不會希望佛門擴張。
    想得到老子和元始天尊的首肯,恐怕是不可能了。所以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就想說服陳九公。到時候少了截教,強行傳佛法入東土,受到的阻力也會小上許多。
    可陳九公聽完阿彌陀佛之言,卻是搖了搖頭。“天命西土歸佛門,佛門還是好生教化西牛賀州生靈吧。”
    陳九公這么說,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被陳九公拒絕。阿彌陀佛神色一暗,臉色更加疾苦。而準提佛母嘆了口氣,對陳九公道:“平心而論,我與師兄實在不想與教主為敵。”
    陳九公心頭一動,說道:“佛母,此事或有轉機。”
    “哦?”聽陳九公此言,準提佛母眼前一亮,忙向陳九公道:“還請教主賜教。”
    “賜教不敢當,此地非說話之處,不若二位教主往我金鰲島坐坐?”
    “既然如此,卻是要叨擾教主了。”
    “教主客氣了。”陳九公微微一笑,用手一指,混沌鐘從頂上飛出,直飛在函谷關上,將整個函谷關護住。
    見陳九公所為,阿彌陀佛用力一咳,吐出九品金蓮。準提佛母祭起青蓮寶色旗,二寶一起飛起,飛在函谷關上空,將方圓萬里空間定住,免得老子與女媧娘娘一戰將這人間打破。
    做完這些,陳九公向二圣道了個請,這三位圣人一起離了人間,往東海飛去。
    陳九公和西方二圣如此和諧,那人教教主與妖教教主可就免不了大戰一場了。函谷關前,隨著女媧娘娘到來,二教準圣紛紛罷戰,人教準圣退回蘆蓬,女媧娘娘命從浮屠山剛來的金烏太子與鯤鵬妖師、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布下先天五行大陣,只等老子來攻。
    等老子來在函谷關前,望著那先天五行大陣,不禁眉頭一皺。“玄都。”
    “弟子在!”聽老子呼喚,玄都**師連忙來在老子近前。
    指著先天五行大陣,老子向玄都**師問道:“今日妖族來了多少人?”
    “只有那主陣的五大強者隨女媧娘娘至此!”
    “哦?”老子聞言,眼中精光閃爍,推算天機,卻發現天機晦澀,“哼,好個女媧,竟然打得這般主意!”老子冷笑一聲,對眾人說道:“罷了,今日之戰與你等無事,回地仙界去吧!”
    眾人聽老子之言,又驚又喜。驚得是一場大戰說不打就不打了,喜得是不用與那妖教群妖爭斗,免去一場廝殺。不過,即使老子這么說,眾人也沒退去,孔丘對老子道:“我等在此等教主破了妖教大陣,到時與教主同歸!”
    “說得好!”老子哈哈一笑,對曹操道:“將那十二都天神煞陣與我!”
    曹操不敢怠慢,連忙取出包著十二金人的陣圖,呈于老子面前。老子收了十二都天神煞陣,催白牛往陣中走去。
    方才聽老子與玄都等人對話,可是把這白牛給嚇壞了。看這幾人說的又女媧、又教主的,這些人是誰,白牛這修煉了千年的大妖怎會不知?
    想這白牛本還有找機會背主逃走之心,但知老子身份后,這念頭頓時掐滅。給圣人當坐騎,總比給別個騎要好得多,起碼在大劫之中也好有了靠山。旁人便是再厲害,若是想取自己性命,須得顧慮掉了圣人面皮的后果。只是而今雖然得了個穩當的安身之處,卻已不再是自由身,今后想要任意逍遙,那是愈發不可能了。
    心中苦澀的想著,白牛突然感覺臀部一疼,原來是老子見他走得太慢,拿扁拐給了他一下子。挨這一擊,白牛連忙張開四蹄。向先天五行陣中沖去。
    老子從南門而入,一入丙火門內,就將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祭起。只見陣圖在空中一展,十二金人凝聚成盤古真身向金烏太子殺去。老子以十二都天神煞陣攻丙火臺,卻是有分散大陣威力之意。
    留下了盤古真身,老子催白牛向陣中走去。那金烏太子見盤古真身殺來,袍袖一卷,日精輪從袖中飛出,在空中一轉。一輪紅日懸于丙火臺上。
    盤古真身一拳轟下,金烏太子頂上現出扶桑靈根,扶桑靈根本是先天丙火靈根,在這先天五行陣丙火門內。扶桑樹拔地而起,無數枝條搖曳,火光鋪天蓋地。
    三年前于洪荒星空一戰,女媧娘娘知鎮守先天五行大陣南門的金烏太子能力不足。恐怕會被別人抓著不放。所以此戰之前,命金烏太子去大日如來那里取來扶桑樹、日精輪。在丙火臺前,有這先天靈根、先天靈寶之力加持。金烏太子搖身一變,就是不弱于鯤鵬妖師的存在。
    雖說破不了十二都天神煞陣,但金烏太子自保無虞。就在此時,老子已來在大陣正中戊土臺前。
    一震手中扁拐,老子望著女媧娘娘冷笑道:“好個女媧,竟有這般決斷。”
    女媧娘娘同樣冷笑,冷冷的說道:“太清,總有一日,我要你做不得這人教教主!”
    “大言不慚!”老子搖了搖頭,催白牛上前,揮扁拐就打。
    老子一拐祭出,卻見一朵黃蓮憑空而現,托住自己扁拐。這時,只聽噼啪聲響,一道黃光直奔面門打來,正是那功德至寶造人鞭。
    老子心頭一動,頂上現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將老子護住。造人鞭擊來,抽在玄黃之氣上,玄黃之氣只是微微一顫。
    仗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老子持扁拐向女媧娘娘打去,早有那造化童子于戊土臺上連連催動中央戊己杏黃旗,放出朵朵黃蓮為女媧娘娘護身,讓女媧娘娘能夠毫無顧忌的攻擊書老子。
    老子一拽白牛,躍出戰團,一推頂上道冠,一股赤氣沖起,化作三縷清氣。正是使出一氣化三清之術,化作太清道人、玉清道人和上清道人。這三化身一現,就向戊土臺上的造化童子殺去。
    太清道人捧龍須扇,玉清道人持靈芝玉如意,上清道人手揮長劍,以三才之勢向造化童子殺來。造化童子右手持中央戊己杏黃旗猛揮,朵朵黃蓮護持著女媧娘娘。同時,取出九天息壤在手中捏了捏,往空中一扔,那九天息壤化作混沌鐘懸于造化童子頭頂。任那三化身如此攻擊,也破不開造化童子防御。
    見這女媧娘娘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老子感到有些棘手。也不戀戰,直接現出盤古幡,將盤古幡一抖,道道混沌劍氣自盤古幡上射出,從四面八方向女媧娘娘、造化童子射去。
    老子動用盤古幡,造化童子以造化珠衍化的混沌鐘就有些抗住不了。又有三大化身圍攻,造化童子忙催動中央戊己杏黃旗,發出道道黃蓮,助混沌鐘抵抗混沌劍氣。
    莫說此時的造化童子幫不上女媧娘娘什么忙,造化童子現在無疑是在為女媧娘娘分擔壓力。若是沒有他,女媧娘娘就得一人稱受老子的全部攻擊。
    女媧娘娘漸漸的開始反擊,手中軒轅劍、造人鞭連擊,那乾坤鼎、神農鼎、紅繡球、崆峒印輪流向老子打去。
    這時,老子大喝一聲:“女媧,今日就落你面皮!”說著,老子在心中呼喚那盤古真身。
    當日陳九公將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借與巫族時,曾將留在其中的元神烙印抹去。后將大陣收回,已重新祭煉。今日將其借與老子,卻是沒有抹去元神烙印,老子只是粗略的祭煉一下,在運用上沒有問題。
    得老子召喚,盤古真身繞過丙火臺向陣中沖去。那金烏太子見盤古真身離去,不但沒想別的,還長舒了一口氣。
    盤古真身一路沖至戊土臺前,女媧娘娘見老子召他過來也沒在意。在女媧娘娘心中,若是那巫族十二祖巫凝聚的盤古真身,確實又與圣人抗衡的資本。這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的盤古真身么,女媧娘娘可以無視他的存在。
    見盤古真身至,老子哈哈一笑,將手中盤古幡一揚,盤古幡落于盤古真身掌中。而后,老子手上一翻,太極圖現于掌中。將太極圖祭起,太極圖向盤古真身飛去,被盤古真身一把抓在手中。
    兩件先天至寶入手,盤古真身上散發出無邊霸氣。將盤古幡、太極圖一起拋棄,兩件至寶在空中盤旋在一起。
    一道紫光貫穿先天五行大陣,一把大斧現于盤古真身掌中。看著那無刃的大斧,女媧娘娘神色大變,不敢置信地驚呼道:“開天斧!”
    盤古真身那無神的二目中閃過兩道紫光,高高舉起手中少了斧刃的開天斧,一斧向那立于戊土臺上的造化童子劈去。
    女媧娘娘見盤古真身不來攻自己,而是去攻造化童子,心里大急,忙向戊土臺沖去,卻被老子攔下。女媧娘娘張口噴出一口仙氣,仙氣飛入乾坤鼎中,乾坤鼎繞過老子直向盤古真身砸去,重重的砸在盤古真身后心之處。盤古真身一個踉蹌,穩住身形,沖起戊土臺前,揮斧就砍。
    這一斧劈來,造化童子嚇得小臉煞白。那是開天斧啊,雖然少了混沌鐘,這開天斧尚不完全,但這一斧,自己手里的贗品混沌鐘能擋得住么?
    造化童子很快就知道答案了,九天息壤化作的混沌鐘受無刃的開天斧一擊,化作一道黃光飛入造化童子體內。造化童子大驚,連忙噴出一口精血在中央戊己杏黃旗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