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469 不叫佛子入陰間

聽見造化童子邀戰,麒麟王停下話語,將目光轉向對面,當看到造化童子時,麒麟王心頭一顫。
    “父親,此人命喚造化童子,神通了得!”見麒麟王望向造化童子,墨翟連忙說道。
    “嗯,卻是神通不凡!”麒麟王稱贊一句,提刀下了蘆蓬,來在陣中。
    見麒麟王出戰,造化童子走上前去,向麒麟王打一稽首,“多年不見,獸王風采依舊。”
    看著造化童子,麒麟王在記憶里搜尋一翻,有些不肯定的說道:“我好像對你有些印象……”
    聽麒麟王之言,造化童子淡淡一笑,“當年獸王神通冠絕洪荒,造化哪入得獸王法眼。”說到此處,造化童子話鋒一轉,“今日能再見獸王真顏,造化心神激蕩,想與獸王做過一場。”
    麒麟王未說話,一震手中戮魂刀,將這刀橫在胸前,“想戰就來吧!”
    造化童子從袖中拿出九天息壤,一雙小手飛速的在九天息壤上捏了幾下,那九天息壤瞬間化作一把長槍,正是與戮魂刀齊名的弒神槍。
    造化童子一抖槍,一道紫芒直奔麒麟王射出。麒麟王手中戮魂刀一斬,一道血色刀芒從刀鋒上劃出,劃破紫芒之后去勢不改,向造化童子斬去。
    造化童子將手中弒神槍一晃,那弒神槍化作中央戊己杏黃旗,造化童子將旗子展開,一朵黃蓮飛出,擋住戮魂刀發出的血色刀光。
    造化童子一手持中央戊己杏黃旗,一手甩動,系在腕上的二十四顆造化珠飛起,化作翻天印向麒麟王擊去。
    麒麟王暴喝一聲。揮刀便斬,一刀斬出,翻天印在空中一轉,化作天殺箭繞過戮魂刀向麒麟王射去。
    麒麟王將戮魂刀輪開,或攻或守。造化童子以造化之道衍化九天息壤與造化珠。也是一攻一守。這二人一個將造化之道衍化完整,只要機緣一至,就可斬出自我,得證混元。另一個則是神通廣大,力量已經達到了圣人之下的最頂峰,或許能有機會完成那以力證道的壯舉。
    二人打在一起。戰在一處,又有那玄都大法師與山河老祖在一旁廝殺。一時間,函谷關下異光四射,爭斗不休。
    斗了約有半個時辰,山河老祖漸漸感覺有些吃力,不再單以山河扇對敵。又現出河圖。可那玄都大法師就向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說的,已經將太極之道融入雙劍之中,道法玄妙非常,將山河老祖這上古大能死死壓制。
    見山河老祖落在下風,混沌道人大喝一聲,用手一指,混沌珠飛出。懸于山河老祖頭頂。只見灰蒙蒙一片,在玄都紫府劍與騰空劍擊來之時,混沌珠化作一道人雙手將玄都雙劍抓在手中。
    以玄都大法師的神通,自然能看出那道人是混沌道人以混沌珠化作的第二元神。連忙手掐劍訣,那玄都紫府劍、騰空劍不斷掙扎,兩道劍光閃爍,破開那道人雙手,在空中一轉,飛回玄都大法師身旁。
    看到混沌道人飛身入陣與山河老祖合斗玄都大法師,孔丘飛出蘆蓬。祭起儒道尺向混沌道人打去,可卻被鯤鵬妖師以洛書截住。
    鯤鵬妖師出手,那墨翟、鄒衍一起出手,向鯤鵬妖師殺來。這二人一攻一守,鄒衍以陰陽二氣護住自己和墨翟。墨翟一次次祭起天地硯向鯤鵬妖師砸去。
    鯤鵬妖師長嘯一聲,河圖洛書在空中結河洛之勢擋住天地硯,雙手連抓,陰陽二氣微微顫抖。
    這時,蘆蓬中的澐仧、燚恴殺下,來助墨翟、鄒衍。又有曹操、玄妃出手,將那馬超攔住。函谷關下一場混戰,爭斗的還全是準圣級別的強者。
    ……
    三十三天外,錦繡天中。仙鶴翩飛,走獸行走,仙草滋長,仙果繁累。各種鮮花綻放,爭奇斗艷,樹木蔥綠。在錦繡天深處的媧皇宮,氤氳之氣在宮上空騰升,五光十色閃耀不停。
    媧皇宮中,女媧娘娘默坐云床,鳳眼微閉,一身淡黃色翠光道袍,一頭烏黑的長發徑直下垂,頭上鳳冠不見,只插著一根鳳簪,簪上鳳凰展翅欲飛,神韻盎然。
    女媧娘娘鳳眼睜開,喃喃自語:“時候道了!”說著,從蒲團上起身,走出宮外。
    女媧娘娘剛一出宮,就有彩鵲仙子迎上,“娘娘,可要備車?”
    女媧娘娘搖了搖頭,對彩鵲仙子道:“彩鵲,命錦繡天中所有人前往西極之地,從今日起錦繡天不開。”
    “遵娘娘法旨。”聽女媧娘娘之言,彩鵲仙子大驚,但也不敢多問,只能躬身領命。
    待彩鵲仙子離去,女媧娘娘幽幽一嘆,下錦繡天,直往人間。
    就在女媧娘娘下界的一瞬間,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齊齊睜開雙眼。只聽阿彌陀佛道:“師弟,今日一戰過后,就是吾佛門大興!”
    準提佛母看著阿彌陀佛,微微一笑,“師兄所言甚是,吾佛門大興實乃天定,無人可阻。”
    二位圣人相視而笑,一起起身往人間而去。
    首陽山,八景宮前,老子對金角童子、銀角童子道:“且去收拾東西,待今日之后就隨吾回大赤天!”
    “是!”
    老子拄著扁拐出了首陽山,似乎對今日這一戰已有十分勝算,口中作歌道:““玄黃外兮拜明師,混沌時兮任我為。五行兮在吾掌握,大道兮度進群迷。清靜兮修成金塔,閑游兮曾出關西。兩手包羅天地外,腹安五岳共須彌。”
    老子行至臨近人間之時,見一座高山巍峨雄偉,往山中一看,只見妖氣凝聚不散。老子心頭一動,掐指一算,哈哈一笑,降下云頭落在山前。
    在這山中有一洞,洞中有一大妖統御三千小妖。今日這大妖正在飲酒,突然腰間一道白光閃爍。這大妖扔下酒壺,直向洞內跑去。眾小妖見大王如此,不明就里。這時,老子剛剛走到洞口,突然停下了腳步,笑道:“好個妖王,竟然身懷至寶。”說著,老子消失在洞前。
    在此山后山,一個渾身肌肉虬結的三丈大漢現出身來。只見這大漢身披生鐵甲,手里提著一根混鐵棍,頭生雙腳,一對牛眼瞪出。
    這大漢聚目四處掃視,發現周遭無有異處,忙收了混鐵棍,喃喃自語:“老牛且先避過今番再說。”話音剛落,就聽“哞……”的一聲叫喚,變作一頭高有丈余的大白牛,打了個嚏噴,不緊不慢地踱步行至一處青草地,悠閑地啃起嫩草來了。
    這大漢剛化作白牛,就見一道赤光閃過,老子現出身來,望著那白牛。老子是什么人?這大妖變化又豈能瞞得了他?淡淡的望著那白牛,老子走上前去,笑道:“今日倒巧,貧道正好缺一坐騎代步,你這牛頭卻送上門來。”
    這老牛長得雖然威猛,骨子里卻是個機靈妖怪。在此山為王已有千年,仗著身上一件寶物不知坑死了多少人。而這么多年來,只有面前這道人能一眼透過寶物瞧出自己根腳。想來此人定然是個道行精深的得道高士,自己肯定不是他對手。只是給人去當坐騎,哪有占山為王、逍遙自在來得快活,想要他心甘情愿卻是休想。
    這老牛當即化作先前的人身,手里混鐵棍一震,怒道:“兀那道人好生無禮,今番且不與你計較,本王去也。”
    自青兕損于劫中之后,老子就無了坐騎,今日心血來潮發現此妖與自己有緣,追到此地,又哪容他施法遁走。
    那老牛只覺得眼前一花,老子已出現在他面前,扁拐高高舉起,往這老牛頂門之上拍打一記,這老牛只覺得腦門一陣暈忽,栽倒在地,現出原形。
    老子袍袖一卷,一縷赤色絲絳從袖中飛出,系在白牛脖上。老子斜坐牛背之上,拍著其背道:“走,去人間!”
    那絲絳往脖子上一系,白牛只覺得元神仿佛被系上了一層枷鎖,還哪敢不聽話,忙負著老子往人間而去。
    金鰲島,羅浮洞中,陳九公從蒲團上站起身來,將旁邊掛著的毀天劍摘下,口中喃喃自語:“今日一戰,可得百年清靜。百年之后,哎……”陳九公搖頭苦笑,將毀天劍背在身后,出羅浮洞往人間行去。
    陳九公剛入人間,就見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立在空中。陳九公淡淡一笑,向二圣打一稽首,“讓二圣久等了。”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紛紛向陳九公還禮,準提佛母笑道:“知教主會來,我與師兄在此恭候多時了!”
    陳九公聞言,搖了搖頭,口中道:“這人教、妖教爭斗,卻是把你我拉扯進來,真是不得安寧。”
    準提佛母聽陳九公此言,哈哈大笑,“教主,此次量劫最后一戰,你我難免要出來為那兩位道友助拳。”
    今日阿彌陀佛似乎心情不錯,少有的開口道:“教主,只要此戰過后,就可享百年清靜。”
    聽阿彌陀佛之言,陳九公指著他笑道:“教主,下一量劫為佛門賢者劫,佛門大興,教主還哪里會在意清靜與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